中共国在澳大利亚混得风生水起

新闻來源: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作者: Eryk Bagshaw, Anthony Galloway and Nick McKenzie

翻译、简评:毛毛猫猫

PR:leftgun

Page: 玄天生

简评:

中共国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对澳大利亚政治经济领域进行渗透,以加强对澳大利亚政治和社会的影响力。 虽然澳洲政府有所警觉,在去年通过了旨在反对外国干涉的新法律,但维多利亚州政府为了经济利益,不顾莫里森政府和工党核心成员的警告,依然与中共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协议,并与“科大讯飞”这样具有语音识别、人脸识别和声纹识别的高科技公司进行合作。美国最近将“科大讯飞”等中共国科技公司列上上实体黑名单,提醒西方近乎所有中共的这类科技公司都与中共军方和国家安全部门勾结,进行违反人权的卑劣勾当。与这类公司合作无疑会对西方社会价值观和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正如美国兰德公司政策分析师阿里韦恩所说:美国发出越来越多的信号要求自己的朋友和伙伴必须在这场已经开始的科技冷战中做出抉择。

被美国制裁的中共国公司却在澳大利亚维州混得风生水起

据报道: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政府接待的一家与中共国的“一带一路”政策有关联的中共国公司,该公司已受到美国国务院的制裁,并被指控对中共国境内的维吾尔族进行了镇压。

由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政府(澳大利亚维州州政府)的前中共国事物首席顾问——迈克·杨(Mike Yang)经营的一家公司,于去年5月在维多利亚州政府办公室与中共国的语音识别巨头“科大讯飞”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作为其澳大利亚之行的一部分。

在北京,一个由“科大讯飞”研制的机器人正在使用人工智能技术

这家中共国公司还向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在维州议会中开展的活动提供了翻译服务。

由德勤组织的此次澳洲巡回活动还见证了“科大讯飞”与另一名悉尼商人签署了一项协议,但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没有介入这项交易。“科大讯飞”进军澳大利亚市场之前,维多利亚州与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协议引起了对中共国日益强硬的外交政策和对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感到担忧的联邦内阁大臣们的愤慨。

“科大讯飞”这家公司专门从事实时翻译,语音匹配和图像识别服务,由前中国共产党全国人大代表刘庆峰创立。在中共国,它已进入生物识别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以帮助政府追踪其民众。

维州与“科大讯飞”的交易虽然是在该公司被列入美国制裁的黑名单之前的六个月进行的,但却是在人权观察组织首次提出对该公司与中共国警方合作开发国家语音生物识别数据库的担忧开始的两年后了。

中共国驻维多利亚州总领事龙舟,曾担任中共国网络事务部官员,将与“科大讯飞”签署的合作协议与维多利亚州的“一带一路”协议直接挂钩,并表示希望他能帮助促进该业务在澳大利亚的扩张。

去年五月,他说:“维多利亚州是澳大利亚第一个与中共国政府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的地方政府。它有着良好的传统和与中共国进行交流与合作的良好氛围。”

“我们希望“科大讯飞”能够抓住市场需求,与当地社会各界合作,并与更多本地企业进行沟通。领事馆愿意为此提供全面的指导和服务。”

杨先生是在他还在反对党的期间加入安德鲁斯(Andrews)办公室,担任多元文化顾问的,被广泛认为是推动维多利亚州的总理(Victorian Premier)与北京进行接洽的主要动力。这位前法院翻译是在2014年大选后加入安德鲁斯(Andrews)政府的,但在2018年维州与中共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之前离职,而澳大利亚外交部对该协议是有反对建议的

长期对翻译服务感兴趣的杨先生通过他的房地产开发公司Modun签署了与“科大讯飞”的这笔交易。据接近该交易的消息人士称,该交易尚未在澳大利亚开始商业运作,而且该交易是在维多利亚州各方意识到该公司与对新疆维吾尔人的镇压有关或美国国务院的担忧之前签署的。维多利亚州政府的外国投资机构——维多利亚投资局去年5月在“科大讯飞”访问澳大利亚时,也与之进行了会晤。

去年,“科大讯飞”与Mike Yang(中左)的公司Modun签署了一项协议

总理办公室没有针对该公司在维州议会进行会晤活动的事情发表评论。但维多利亚州投资局表示,为一家在墨尔本没有正式办公场所的国际企业提供会晤场所是一种标准做法。

维多利亚州投资局的发言人说,州投资局的工作就是“定期与国际企业会面,致力于推动为维多利亚州引进更多的投资和工作机会”。

“科大讯飞”是由中共国的国家电信公司——中国移动(China Mobile)部分拥有,并与中共国公安部合作,对犯罪分子进行语音追踪的一家公司。

该公司是深圳证券交易所价值最高的软件公司,于去年10月被列入美国贸易制裁的黑名单。美国商务部在其文件中指控“科大讯飞”和其他七家公司参与了在中共国的镇压和大规模任意拘留的活动,以及对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成员的高科技监视活动中涉嫌侵犯人权”。

由于该公司希望将其业务扩展到图像和语音识别系统,以允许语音控制汽车和教师同时以多种语言进行广播,因此美国采取的行动限制了该公司对半导体和软件等高科技组件的涉及。

同样的技术正在被用来编译中共国公民的语音数据库。根据中共国法规,该数据库是合法的,对个人的监视和安全管控已在中共国社区中被广泛接受。“科大讯飞”没有回应对此置评的请求。

6月12日,这家公司在中共国的淮北市建立了一个智能社区派出所,以人工智能技术构建“社区安全防控网络”。该网络将在上海市的西北边的这个城市安装55台高清红外摄像机,面部识别系统和车牌识别系统。

“科大讯飞”的创始人刘先生在2018年表示,该技术如果能够尽可能多的收集到中共国公民的信息则对该公司的发展会非常有利,并将使中共国的人工智能技术比其在美国和欧洲的竞争对手以更快的速度增长。

他在2018年强烈回应了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他说:“中美之间如果没有合作,就不可能共同建设一个美丽的世界。”

人权观察组织中共国高级研究员王玛雅(Maya Wang)说,考虑到“科大讯飞”在镇压新疆和中共国其他地方的维吾尔族人中所起的作用,澳大利亚政府和公司应谨慎处理与这家公司的关系。该技术已被用于控制和监测中共国内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活动,中共国政府将这些组织归类于恐怖组织,并试图通过建立“职业教育营”来关押更多的人。

她说,这家公司在澳大利亚收集的数据也有被滥用并被移交给中共国政府的严重风险。

她说:“这些人工智能公司必须依法与中共国政府分享信息。”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副主任丹尼尔·凯夫(Danielle Cave)表示,考虑到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和人权问题,像“科大讯飞”这样的公司在最近寻求进入澳大利亚市场的现象值得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

她说:“感谢人权组织,研究机构和媒体,他们向政府,企业和大学提供了很多的信息,使他们在决定应该与哪些团体合作时有据可循。”

“这也意味着,当澳大利亚这些组织机构们被迫解释为何与被控言论审查或在新疆侵犯人权的公司结成有问题的合作伙伴关系时,借口显得越来越那么单薄。

“至关重要的是,澳大利亚必须继续朝着马格尼茨基式的人权立法迈进,并解答公众关心的,与澳大利亚的企业,理事会,特别是政府机构正在合作的是什么样的组织的问题。”

凯夫女士说,“科大讯飞”是中共国政府的“人工智能领域的冠军”之一,这意味着该公司被确定为拥有“核心技术”,并被选中带头推动中共国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以期在2030年之前超过美国。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6355/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