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该如何应对中共国的挑战—-脱钩

翻译报道:新中国联邦加拿大农场 枫老赵

Gatestone Institute的Lawrence.Franklin在6月25日的一篇题为《如何与中共国打交道–“美国制造”》中,以澳大利亚与中共国最近的冲突为例,阐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世界只有摆脱了经济上对中共国的依赖,才可以应对中共国的挑战的观点,那就是脱钩。

2019中澳关系因间谍指控和侵犯人权而“错综复杂” - ABC中文
图片来源:ABC

澳大利亚与中共国关系恶化

作者叙述了最近澳大利亚和中共国之间关系恶化的原因。因为澳大利亚呼吁对CCP病毒的来源和中共国在其中可能扮演的角色进行全球调查。而且要求绕过世界卫生组织,因为世卫组织一直在散布有关该病毒传播性的谎言和虚假信息。中共国领导人对此很不高兴,中共国认定,澳大利亚坚持进行独立调查影响了两国双边关系。的确在过去的30年里,澳大利亚的经济一直由与中国不断扩大的商业关系所支撑。但是这种关系现在已经变质,中共国一直在用经济战威胁澳大利亚。他们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了80%的关税,并威胁要抵制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牛肉。

此后,中共对澳洲政策和政客的攻击变得更加尖锐和针对个人。中共国下属的社交媒体称澳大利亚是 “粘在中国鞋上的口香糖”,并称澳大利亚政府首脑被袋鼠踢了脑袋。另外,中共国安人员还试图通过向广告商施压,要求其撤回赞助,来压制澳大利亚的独立华文媒体。中共国同时派遣游说者向那些过去与中共国进行经济合作而受益的澳大利亚商人施压,以说服政治领导人放弃对中国处理CCP病毒的批评。

中共威胁要惩罚澳大利亚,态度嚣张、咄咄逼人,不仅对澳大利亚,对印度、台湾及太平洋地区的邻国都是如此。中共侵略性扩张在太平洋国家中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

澳大利亚应对措施

作者根据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和实际情况给出了一些具体的应对策略。譬如,澳大利亚肉类出口商可以增加对日本、越南和其他东南亚邻国的猪肉产品出口量。与中共国不同,澳大利亚与东盟所有成员都有很好的关系。澳大利亚可以利用这些友好的外交关系,最大限度地实现互利贸易。

他还建议到,澳大利亚政治领导人还可以制定税收优惠政策,以促进澳大利亚商界领袖对印度企业进行更多投资,尤其是在国防相关行业。澳大利亚可脱离中共国的供应线,将其转移到本地区其他发达经济体,如韩国和新加坡。同时鼓励从其他东亚地区批发进口计算机和电器产品。澳大利亚人可以决定不再向中共国出口铀,从而停止为中共国在2025年前建设约100座核电站的计划提供服务。澳大利亚很可能会在印度找到替代中国的客户。

澳大利亚与周边其他国家加强合作是明智之举。6月10日,澳大利亚通过促进加强与印度(中国在亚洲领导地位的竞争对手)的防务关系,向中国发出了明确的信息。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印度总理莫迪在视频会议上宣布,作为抵御中共国在亚洲扩张的前头堡垒,两国已经建立了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

澳大利亚现在已经准备好成为 “四边安全对话”的正式合作伙伴,该对话是由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组成的合作性防务信息对话。澳大利亚还可能会参加印度发起的马拉巴尔军演,该军演的重点是印度和澳大利亚如何利用印度和澳大利亚近海岛屿上的军事设施,更好地对该地区商业至关重要的国际海峡进行巡逻。

西方国家要与中共国脱钩

解决中共国对外扩张的唯一办法是西方国家(所有186个在CCP病毒大流行期间被中共国的谎言所伤害的国家)切断与中共国的一切联系,开始实行 “本国制造 “或 “除中共国以外的任何地方制造 “的坚定政策,与这个渴望主宰世界的国家割裂开来。作者用二战的例子提醒西方世界要尽快行动,文中写到:“世界也许会记得,如果能在希特勒越过莱茵河之前阻止他,那场战争就容易多了。”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