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如何购买影响力

新闻来源: AMERICAN GREATNESS《美国的伟大》;

作者:Curtis Ellis / 柯蒂斯 埃利斯 ;

发表日期:June 17, 2020 2020年6月17日

翻译/简评:风起云涌; PR:Julia Win;

Page:拱卒

简评:

中共在过去几十年,使用蓝金黄手段对世界各国进行渗透。为了维护他们邪恶政权的稳固,和梦想统治全世界的野心,任意挥霍从十四亿中国人身上榨取来的血汗钱,在大外宣上的巨大投资已见成效。西方民主国家民众的思维正在被共匪一点点改变。比如在英国就有一大批人,特别是年轻人开始不喜欢美国人,不喜欢川普总统。这都是中共潜移默化,长期宣传的结果。

中共对他们取得的成就沾沾自喜,更于2019年末开始利用新冠病毒向全世界发起了生化武器战。世界各国在遭受了国民死亡人数超过一战、二战,以及经济受到巨大损失后,越来越多的人慢慢苏醒,开始认清中共的丑恶嘴脸。一场铺天盖地的全球灭共行动正在进行中。一切已经开始!

原文:

北京如何购买影响力

中共善于挑拨西方盟友之间的关系。 它利用目标的弱点,使他们与之为伍。

中共正在发动信息战,已影响美国的公众舆论,影响我们的经济和政府政策,使之对他们更有利。

中共并不是通过购买广告牌和电视广告来左右公众舆论,对他们来说,那种说服方式太美国化了。

相反,他们会拉拢我们的领导者,买下整个公司。

中共的方式,比起简单的给有影响力的美国代理人一个个塞满现金的信封来的更加狡猾和阴险。通常,这些代理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中共招募了。

中共巧妙的利用目标人自身利益的需要,让他们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在为中共工作了。

你很少会听到这些影响力的人说,“中共确实很了不起——我们应该以他们为主导!每个人都参与进来!”。

相反,他们会说些类似于 “跟中共做生意是很好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 或者 “ 我们需要和平与和谐的世界,”又或者说 “ 这是任何明智的人都会倡导的”

但是所有他们所说所做的——或者不说不做的——都有利于中共的目标。

其中一些有影响力的人会被赋予一定状况下的既得利益。

上海迪士尼乐园周四(2016年6月16日)正式开幕,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上海市市长杨雄与一众迪士尼高层出席开幕典礼。

迪斯尼(Disney) 作为ABC新闻的母公司,需要向中共国分销电影,并在那里有一个主题公园。 环球主题公园/制片厂(Universal theme park/studio),CBS(派拉蒙电影公司-Paramount Studios)以及CNN(沃纳兄弟主题公园和制片厂-Warner Brothers theme parks and studio))。好莱坞要得到中共政府的许可才能向那里分销电影,所以北京的共产党人手握着最终裁定权。

几十年来,在中共国的美国商人变得越来越不敢说话,即使中共黑客他们的电脑,偷走他们的计划蓝图,并生产出他们自己产品的仿制品。美国商人不但不投诉他们违反贸易法,反而更进一步拥护同一个由北京掌权的有倾向性的、失衡的合作关系。他们生怕冒犯了这个在中共国绝对控制他们生意的政权。他们知道中共国可以拒绝发放或废除许可,强制给予限制,甚至没收他们的工厂。

华尔街金融家与中共政府做交易,收意高达数十亿美元。中共给予桥水基金(Bridgewater Capital),一家由瑞达利奥(Ray Dalio)经营的私人对冲基金几十亿美元。你自然会经常看到达利奥(Dalio)在电视上告诉我们中共系统是如何比我们优越。

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在成为财政大臣前曾是高盛集团的首脑。他和他在华尔街银行的同僚们,曾经是有利于中共发扬全球主义的忠实合作伙伴,华尔街为了金钱而参与其中,他们要么是没意识到,要么就是不在乎他们是在出卖美国。商业贸易削弱了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华尔街有力的推动了将美国退休基金和指数型基金投资到中共政府控制的公司里。这不仅把钱扔给了独裁者,更有可能把上百万普通美国人转变为替中共影响大众的媒介人,因为他们会担心退休金和股票投资受到威胁而不愿意跟中共对着干。

北京直接付钱给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管理顾问,麦肯锡作为回报告诉它的客户——包括顶级公司和政界人士——中共是一个伟大、值得信赖的商业伙伴。

然后是进口游说,沃尔玛及鞋业和服饰联合会的每个人(实际是鞋业和服饰进口联合会)对美国商会和商务圆桌委员会表示他们依赖于中共国的廉价进口商品。他们游说反对对中共国加关税,巧合地是,这正是中共想要他们做的。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报刊都依赖于这些进口商和把货物运走的零售商的广告费来支撑。

当这些获得了利益的人说这是为了“ 国家的利益,” 让我们继续和中共沿着现有的道路走下去时,他们的意思是为了他们自己生意上的利益。

中共明白由外国商业卷入的腐败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力。金融记者兼作家伊莫恩·芬格尔顿(Eamonn Fingleton)解释了19世纪中共帝国如何向外资开放。

“国外投资者和当地精英组成联盟,他们实际上是成为了国外资本的说客。国外资金很快遍布政府,并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独立的政策制定。很快,当地的精英开始认同外国人。” 他写到。

中共学习了这段历史并使用同样技俩,只是反着来的。他们收买美国精英,利用他们在华盛顿做说客。精英们已经开始将自己的利益等同于中共的利益。美国商人变成了北京的辩护者和说客。

中共在世界各地都使用同样的策略。

徳国,法国,英国的跨国公司也如饥似渴的想吸走中共国的钱。北京对香港的冲击,欧盟和徳国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闭嘴。布鲁塞尔和柏林在外交上已经从他们的跨国公司那里得到了启示,不想中断与北京的商业来往。

当你再次听到 “我们不能孤军奋战,我们必须与盟友合作“来对付中共国时,请记住这句话。

中共善于挑拨西方盟友之间的关系。它利用目标的弱点,使他们与之为伍。

生意人喜欢钱,于是北京便提供赚大钱的商业机会。政治家需要钱,于是中共便发起赞助,通过我们的政治领袖来实现他们的愿望。政策制定者需要相信他们是大思想家和战略策略大师,于是中共便用 “全球化,” “全球主义,” 和 “后国家主义未来” 这样的语言为外衣来掩饰其民族主义议程。记者容易受群体思维和传统智慧的影响。他们在缺乏安全感的情况下自我审查,并吸取华尔街以及华盛顿强力信息资源,于是中共便利用他们这一弱点。

中共腐蚀它所触及到的每件事情和每一个人——我们的文化领域,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政府。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4815/ […]

0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4815/ […]

0
trackback
w88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4815/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