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调剂全国养老基金,背后真相是养老金空账,我们将老无所依!

作者:文茗

近日,中共财政部发布了2020年中央调剂基金年度预算,数据显示,今年中央调剂基金预计达到7398.23亿元,比去年执行数增加1095.23亿元,增幅达到17.4%。

中共养老保险基金调剂制度是于2018年7月开始实施。其中,部分省份上缴的资金额大于得到的拨付额,成为净贡献省份;得到的拨付额大于上缴额,成为净受益省份。实施的原因就在于全国大部分省份养老金空账所致。

根据今年的预算,有7个省份是净贡献省,21个省份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净受益省,还有3个省份持平。7个净贡献省份分别是广东、北京、福建、江苏、浙江、上海、山东,一共净贡献了1767亿元。这些省份全部位于东部沿海,包括了粤苏鲁浙这四个经济大省、京沪两大强一线城市,以及民营经济发达的东南沿海省份福建。其中,第一经济大省广东净贡献达到645.71亿元,占净贡献总额比重高达36.5%,成为中央调剂金贡献最大省份。

广东一直是养老金结余最多的省份。去年4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称,在引入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后,2019年当期广东养老金结余1296.0亿元,位居第1,远超排在第2位的四川478.3亿元和第3位的北京477.2亿元,优势明显。

除了7个净贡献省份,贵州、云南和西藏这三个省份持平,他们也是人口出生率较高、老龄化程度较低、领退休金人口比例较低的省份。此外还有21个省份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净受益省份,其中有四个省份的净受益超过了100亿元,分别是辽宁、黑龙江、湖北和吉林。净受益省份总体呈现老龄化程度较高、年轻人口外流、养老金收不抵支的状态,东北地区尤为典型。数据显示,辽宁净受益最多,达到555.58亿元,此外黑龙江净受益485.56亿元,吉林净受益145.19亿元。

显然这样的调配制度是对广东极为不公平的,其他省份今天还有广东还可以调配补充,那如果广东也“老去”之时,谁又能调配给它呢?归根结底这一切根源就是养老金空账所致。

在养老金调配制度之前,2015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累计记账额(即“空账”)达到4.7万亿元。而当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额只有3.5万亿。也就是说,即使把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所有结余资金都用于填补个人账户,也仍然会有1万多亿的差额。

由于补充养老保险和个人养老保险并不普及,一般谈到养老金,多指国家强制的基本养老保险,包括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机关和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三种类型。

截至2016年末,中共国基本养老保险覆盖人数超过8.8亿。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总收入是2.84万亿元,总支出是2.58万亿元,当期结余是2600多亿元,累计结余是3.67万亿元,可以确保17个月的支付。但是,由于目前我国养老保险主要是省级统筹,各省之间养老保险基金的运行差异比较大。高的省份,能够保障50个月的支付,特别困难的省份,当期收不抵支,累计结余也基本上用完。

根据中共人社部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显示,2015年,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共六省份的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当期收不抵支。其中,黑龙江收入比支出少183亿元,辽宁、吉林也收支相差105亿元、41亿元。即便是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最多的广东,粤东西北多个市也出现严重收不抵支。

而截至2014年底只有河北、黑龙江、宁夏3省份当期收不抵支。很显然,“入不敷出”的地区数量在增加。这些养老金收不抵支的省份,主要依靠财政资金补贴。最近几年,财政补贴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据学者测算,2016年财政给予养老金的补贴或超过6000亿。

2018年末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可支持14.7个月的支出;分省市看,广东高达52.2个月,黑龙江已转负。以累计结余与当年基金支出之比衡量养老金可持续性,则2018年末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可持续月数为14.7,全国范围内广东(52.2)、北京(41.8)、云南(22.0)、西藏(19.8)和四川(18.3)可持续月数居于前列;黑龙江(-3.1)、辽宁(1.7)、青海(4.8)、湖北(5.9)和河北(6.7)可持续性较差,其中黑龙江为唯一累计结余为负的省份。当年养老保险收支结余为负的省市有黑龙江和辽宁,当年结余分别为-152.1和-366.9亿元。对比2017年,15个省市的养老金可持续月数减少,其中安徽2018年可持续月数为13.3,较2017年大幅减少10个月;广东、内蒙古和甘肃较2017年分别减少3.7、3.1和2.7个月;云南、北京和重庆较2017年增加7.9、3.7和3.5个月。

中共的养老保险制度是20多年前建立的,当时人口抚养比是5:1,现在已经持续下降到2.8:1。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发展,人口抚养比还会快速接近2:1,到2050年将会达到1:1(亏空达43.2万亿)。

最可怕的是很多地方政府私自挪用社保资金,最典的的案例就是涉案金额达百亿人民币的“上海社保基金案”。这只是冰山一角,全国范围有多少类似的事件我们根本无从考证。

如果共产党还不把财富分配给民众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而是持续敛财,养老保险基金的运行就会出现大问题,也许70、80、90后这一代人未来将无养老金可以领取,我们将老无所依。解决这一切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消灭共产党,财富重新分配,建立新的社会保障体系,我们才能安度晚年。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