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根本挑战”:威廉·巴尔说美国正在打击中共间谍行为

新闻来源: 《Washington Times》

作者:Bill Gertz

翻译/简评:Victory

校对:CharlesS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本文描述的中共间谍行为只是中共邪恶计划的一个环节。中共邪恶扩张是经过非常精密的策划的。中共利用蓝金黄的各种手段渗透各国政界、商界、科学界、媒体界乃至宗教界等各个领域的精英阶层,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对世界的全方位控制。西方民主体系是存在固有漏洞的,而毫无底线的中共恶魔充分的利用了其中漏洞,让世界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慢慢沦入中共的魔掌。郭先生在第一次正式新闻发布会结尾时就向世界发出警告:“黑暗已经降临”。

所幸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美国和主要西方国家正义力量已经觉醒。中共邪魔的日子屈指可数了。

“一项根本挑战”:威廉·巴尔说美国正在打击中共间谍行为

司法部长比尔巴尔周日表示司法部门正在打击中共国针对美国的情报搜集行动。“我的看法是:这是对美国的根本挑战”巴尔先生在福克斯新闻说。

自19世纪末美国就享有的技术领先优势,正在被中共国威胁,它们偷偷摸摸的以各种方式获取美国技术并试图取代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

“在过去十几年,中共国一直在大力推进取代我们的进程,这非常明显。”巴尔说。司法部门已发起一项对中共国的行动,包含抓捕,起诉以及其他针对中共国侨民及中共在美特工的法律行动,他们很多藏身于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当中几乎每周,司法部都会宣布一些针对中共国间谍行动的措施。

巴尔先生说中共国的情报搜集“非常肆无忌惮”并包括旨在超越美国而进行的各种偷窃和欺骗。“它们想在所有主导经济的未来科技领域成为领导者”,他说“它们偷窃我们的知识产权。当它们偷窃我们的未来科技机密时,它们是在偷窃美国人的未来。”

就中共国对美国研究人员的利用,巴尔先生说司法部门和执法机构正在专注于终止这种非法合作。

“我们正在明确地打击相关研究人员以及它们派遣来参与我们关键技术项目的人员,”他说。“顺便要说,这不单涉及到武器系统,还包括农业,医药,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等领域。这涉及到未来全部重要技术。”

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领域是中共国一直试图主宰全球5G通讯技术。获得了市场控制权将让北京“占据对美国巨大的优势”“巴尔说。“如果我们的工业和制造业都建立在它们控制的平台基础之上,它们将会对西方世界占据终极优势,”他补充道。

巴尔先生说,中共国一直在全球市场采取不公平竞争手段,与此同时川普总统正以任何前美国领袖都未做到的程度对抗北京。美国工商界是“问题的重点,因为基本上他们大部分都愿意为短期利润而牺牲公司长期经营能力,以便可以拿着股权去度假”他说。

美国商界领导者没以长远眼光和中共国做生意,需支持维护美国强大的概念。被问及拒绝将与中共国做生意当作国家安全问题的那些人,巴尔说:“我们现在不是说德国人,因为过去的美国商界不这么想,他们和美国站在一起。”

中共国的技术搜集行动是全面的,从传统间谍行为如招募特工到“培养他们今后可以利用的关系”他说。

“人们常常不能完全接受他们被中共国当作傀儡利用的事实”巴尔指出,并且补充道美国商界应该理解这个问题。被问及参议院正在考虑一项由美国政府购买两家通讯公司(爱立信和诺基亚)股份,以便更有效的和中共国竞争部署5G的提议时,巴尔说这两家公司定位都非常有利于和中共国的华为竞争。

遍布全球的华为设备可以被中共国的情报机构利用其后门远程登陆。“我想说,他们肯定有能力这么做,而且这么做的可能性很大”巴尔说。华为表面上是一家私有企业,却受中共政府支持,为其创建了1000亿美元的基金用于5G市场扩张。

“所以它们可以到其他国家说,我们可以不需要现金结算,价格非常便宜。”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来自华为的竞争。像爱立信和诺基亚是这个领域西方世界最强的竞争者,巴尔说。诺基亚是芬兰的跨国企业,爱立信是瑞典的。巴尔说他担心中共国可能试图利用美国专心应对起源中共国的中共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的机会。

“我担心他们可能觉得我们注意力已有效的被中共肺炎疫情转移,而无法应对,”他说“我担心他们可能认为当前的环境正好加以利用并突破底线。”

中共国已经在争议地域加强了激进安全措施和军事行动,包括中(共)印边界,南中国海和香港,并进逼对手台湾。巴尔称对美国来说挫败中共国间谍和影响力活动对维持美国技术领先优势非常重要。中国被中共统治是“极大的悲剧”,他说。

“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有伟大的历史,非常勤奋能干,”巴尔说“曾经希望把他们带入世界系统和经济系统,他们的政府会走向开放。但我想中共还在实施铁腕统治,这非常不幸。”

其他方面,司法部长说乔治弗洛伊德的死引发的社会不安已经转变为群体暴力。“我们不能被暴徒控制,我们要以法律程序管理社会。”

关于FBI进行的通俄罗斯门的不当行为调查,巴尔说以约翰达勒姆为首的联邦调查可能在夏末结束。

“我同意这很令人震惊,我们的主流媒体面对全盘覆灭的“通俄门”沉默不语,这可是他们曾极尽所能地煽情和推动的。”巴尔告诉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姆,“这就像,甚至都没有一句‘哎呀,抱歉’他们就径直转向下一个假的丑闻。这是让我吃惊的,人们对我们的公民自由和政府程序的完整性毫不关心。”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