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对准澳洲大规模的网络黑客

新闻来源:BREITBART

作者:SIMON KENT, 19 Jun 2020

翻译、简评:Hemingway

PR:Julia Win

Page:玄天生

简评:

澳大利亚遭受的系统性网络攻击是中共政权入侵西方社会的系统性“超限战”的一部分。其实,第三次世界大战早已悄无声息地打响。而这次比以往更危险,敌人和战争比以前更加隐蔽,因为邪恶中共的“超限战”打破了战争中的时空概念,打破了“战时”和“非战时”的概念。用最直白的语言,“超限战”可以解释为“技术的高度不够,理念的无底线来补”。引用《超限战》中的原话“真正具有革命意义的战场改变来自对非自然空间的拓展……,战场空间将越来越多与非战场空间重叠,两者之间的界限也愈见模糊不清。原本相互隔绝的领域统统被打通,任何空间都被人类赋予了战场意义……。试想如果电脑工作室或是股票交易所也可以发起致敌国于死命的战场,那么哪里还有非战场空间呢?……倘若那个衔命出发的小伙子这时候问:哪里是我的战场?回答是:任何地方。”

而中共发起的超限战,是一场我们已经无法溯源,却知道一定无法停下的战争。这与中共性质的政权有关。中共并非普通的政党,而是共产国际扶植的、外来的且彻底的解构性政党。他只能以掠夺的形式存活,在其寄生的社会上抢夺别人之经营,而无法在其控制的任何社会,建设起任何可以持续造血和创新的社会有机体。依赖盗窃、破坏而存活,是其政权的本质。因此,注定中共存活一日,就会本能地寻找入侵丰饶和活力旺盛的社会,以维持其摇摇欲坠的统治。所以,与其说“超限战”是其战略思想,不如说就是其本身存在的形式。中共的存在,就是一种进攻性武器,半个多世纪以来十三亿的中国人民,便是其残暴统治的见证。对此视而不见的任何国家,都会在其年复一年更为无所不包的BGY,3F行动中,付出难以挽救的代价。这才是中共党魁苦心打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正含义。

澳大利亚作为西方国家中,诸多方面紧跟美国的政策和立场的文明国家,此时成为了CCP大规模打击的首要目标。其战略野心昭然若揭:对澳大利亚卫生、基要服务和关键基础设施的攻击,一、可以在澳大利亚国内,在疫情紧张氛围下的更易挑起的民意上放一把火,以达到“搞乱西方”的目的;二、可以在国际上获得更大的吸引他国战队的筹码:若是美国听任紧跟其立场的澳大利亚被中共攻击,而不作为。很容易四两拨千斤地,离心以美国为同心圆的世界体系中,较为边缘的潜在盟友,以促使其转向CCP。在疫情期间,全球各国内部情况纷繁复杂,民意波动。而CCP在疫情期间作为战略储备,大量囤积的医疗物资,便是在此处配合离心美国盟国,“收买人心”的筹码。

只有真相的声音最震耳欲聋,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即时地告诉世界以真相:防火者在救火,施毒者在解读。在“匡扶正道”使命的感召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从沉睡中醒来,参与到这项伟大的历史运动之中。

原文:

布雷特巴特:澳大利亚疑似遭到中共国大规模的网络黑客

澳大利亚总理表示,周五早上,本国在近日渐升级的网络战中受到了“一个尖端的且国家级黑客”的网络打击——威胁澳大利亚各级政府,企业,基要服务和关键基础设施。

尽管各方猜测都指向明确,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拒绝透露任何具体国家的名字。网络攻击反映了澳大利亚与中共国之间日益敌对的贸易裂痕。

莫里森说,他已经不断地公开警告公众,以提高人们的认识,尤其希望卫生、基要服务和关键基础设施部门加强防御技术以应对此类威胁。

这位保守派联合领导人说,本国的一系列重要部门被攻击者锁定,网络入侵频率和造成的伤害这几个月一直在持续增加。

ABC新闻报道说,莫里森强调真正的攻击尽管“还没有开始’’,但依然在持续不断地威胁着澳大利亚。由于不断增加的攻击,我们需要向政府和私营部门发出严正的警告,以加强抵抗网络攻击的能力。

其中一些攻击是针对联邦政府部门和机构,以及地方政府的。所有这些机构都持有敏感的经济和个人数据。

莫里森说:“该网络攻击的目标是澳大利亚各行各业的组织,包括各级政府、各类产业、政治组织、教育、卫生、基要服务提供商,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运营商。”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智囊团执行主任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说,只有中共才有能力和动机,发起针对澳大利亚的如此大规模的网络攻势。

詹宁斯告诉美联社:“我绝对可以肯定,这背后是中共。”

中共近几周禁止了从澳大利亚最大的屠宰场出口的牛肉,并用关税壁垒,结束了与澳大利亚大麦的贸易。甚至警告其公民不要访问澳大利亚。

正如布赖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报道的,这些措施被广泛解读为,对澳大利亚支持调查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起源和传播进行独立调查的“惩罚”。

中共国大使在二月时声称,澳大利亚决定加入美国禁止华为参与任何国家5G网络建设的阵营,是两国之间的“痛点或棘手问题”,并声称澳大利亚“歧视中共国公司”也是争议核心之一。

出于安全考虑,电信巨头华为,于2018年8月被禁止参与澳大利亚的5G部署。当时的特恩布尔保守党联合政府选择效仿美国,对华为说“不”。

新闻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3237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2467/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