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挖掘机爆料: P4实验室第2季(3)

【DT挖掘机团队出品】03研制CCP病毒终极生化武器的过程及条件

DT挖掘机说明:

之所以将CCP病毒(公认名称)定义为一种终极的生化武器是基于上两篇文章的结论,这种病毒是实验室中制成的,具有高传播性、低死亡率的特点,目前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药,(或许中共已经掌握)以及根据现在在全球感染超过几百万人死亡数十万的特点,可以定义为一种高效的终极生化武器。那么在本次挖掘中将集中讨论和揭示研制终极生化武器CCP病毒的过程及条件。

以下为详细内容:

DT挖掘机在GNEWS上发现了这样一篇文章,作者同样是“冠军的亲爹”。这篇文章详细从石正丽发表的几篇论文论证了冠状病毒生化武器发展史,也就是研制病毒的过程:本次挖掘中将集中讨论和揭示研制终极生化武器CCP病毒的过程及条件

总结:在上面这篇文章里,“冠军的亲爹”(王岐山?)仅仅通过石正丽发表的几篇论文就揭示了CCP的研发过程以及以石正丽为首的团队正在研发病毒的事实。并且断定,按照什么是病毒学研究定义:也就是研究病毒的结构、分类和进化,感染和开发宿主细胞繁殖的方式,它们与宿主生物体生理和免疫的相互作用,它们引起的疾病,分离和培养它们的技术,以及它们在研究和治疗中的应用。正常情况下,研究病毒的目的是消除病毒。石正丽这个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消除病毒,而是制作新的病毒。

石正丽因为研究这个病毒获得了众多国家荣誉,仅仅因为她发现和分离了这些病毒就获得如此巨大的荣誉,其研究发现的重要性绝对不是因为她的发现研究消灭了已知的病毒,可以断定是因为其研究发现在整个病毒生物基因武器过程中的关键性作用。我们通过上文揭示的研发病毒的过程就可以得到这个答案。

一个新发病毒的研发过程,就是“A发现病毒—B重组技术—C重建病毒建立和洗白—D动物模型测试”这样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也正是我们判定CCP病毒一定产生于实验室的支撑性证据。石正丽的发表的论文严密地证明了这一过程。

换句话说,病毒的研制是整个生化武器研究的核心,而发现病毒是研制病毒的核心和基础,石正丽正是由于这个基础核心的发现的杰出贡献而获得荣誉,换句话说,没有石正丽发现并分离出病毒就没有新冠病毒这种武器。可以确定的是病毒的起始来源确实是蝙蝠,在这一点上石正丽并没有说谎,但是那不是最终的新冠病毒,也不是猪瘟病毒,而是在实验室里经过加工改造后变成新的病毒,换句通俗的话,来源于蝙蝠并不等于就是蝙蝠身上那个病毒。只不过是这些科学家用词语来愚弄不懂科学的老百姓。

在这里,DT假想一下自己是整个生物基因武器研发的总指挥,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团队和组织,需要做什么,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和研发过程,好的,DT回答你!

这个生物基因武器的团队一定是3个团队,“A研制病毒—B研制解药—C传播病毒”,道理很简单,因为是武器,必须能够做到“可防可控,目标明确,指哪打哪”,因为一定是“听党指挥的枪”。

好下面我们就对号入座吧。

DT挖掘机拥有足够的资料来证明这种假设和布局,在以后的文章里我们将逐步展开,在这里首先分析几个关键的时间点对这个布局加以假设验证。这种验证方法很简单,通俗的讲就是你在一张纸张上发现了上千个点,用线把这些点连起来发现是一幅完美的画像,那么问题是这些点是随机自然产生的吗?绝对不是是实现设置好的,不过刻意隐藏了连接点的线。我们找到了这些点也就显示了这个完整的布局。

两个关键的时间点

让我们依据郭文贵的爆料资料中的“沉船计划”的描述继续假设吧:有两个时间点非常关键一个是2003年的SARS,另一个是2016年的那场猪瘟。为什么这样说,我们猜测89年后制定的“沉船计划”中的生物基因武器研究的布局和启动应该是在2000年前后,(也就是中科院的“知识创新工程”和陈竺的“生物医学十大平台建设计划”)但是布局开始了并不意味着有把握找到甚至掌握预想中的终极武器,所以开始的生物武器的研究主要是针对国内的统治包括盗走亿万国民的财富,也就是大健康产业,一方面放毒,一方面卖药。(关于这一点将在后面的文章中披露,什么叫一边放毒,一边卖药)

第一个关键点:2003年的SARS的重要性

2003年的SARS使得一切出现了转机,我们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SARS冠状病毒一定来自自然界蝙蝠或者实验室,这不重要,重要的是SARS爆发使得这个团队看到了研制终极武器的希望,看到了终极武器的效果,这正是他们需要掌握的病毒武器,于是调动几乎所有的国家级力量进行研究,当然研究的目的不是消灭这种病毒,而是在这个病毒的基础上研制真正的终极武器。

于是,一切从2003年SARS开始,于是开始了P4实验室的故事。正是由于SARS的爆发,几个团队在北京采集充足的SARS活体毒株样本后,石正丽带领学生跋山涉水到处抓蝙蝠最终从一只蝙蝠身上找到并分离出SARS病毒。至于这枚病毒是注入到蝙蝠中还是原发自带病毒没有足够的证据,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石正丽找到了有人分离出SARS冠状病毒的母体,病毒的来源被确定来自自然界的蝙蝠,制作病毒的第二步可以开始了,找到了研究病毒开发疫苗的正当理由。

那么为什么不能直接用SARS病毒作为病毒武器呢?在第一篇文章中我们分析过,新冠病毒的致病力和SARS病毒相比只能是个弟弟,发展为重症的比率和致死率远低于SARS,但传播能力却强过SARS。而且新冠病毒比SARS病毒更狡猾,潜伏期更长。新冠病毒更符合生化基因武器的标准,要的是传播能力和潜伏期,而不是致死率,况且SARS已经暴露直接使用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还有一个核心问题需要解决的,就是改造的技术路线问题,就是我们在第一篇和第二篇文章里所说的怎么最终确定修改S蛋白的技术改造方案的。從S蛋白的改造,重組病毒的建立,到體内動物實驗,乃至建立多種病毒的生化武器庫,这是一个漫长的科学实验和研究的过程,需要人员、设备,甚至实验设施条件,以中共国当时的能力是很难做到的,怎么办?寻求国际援助,主要是美国,于是千人计划、青年千人计划启动。

沉船计划是中共的绝密计划,目前我们只能从文贵爆料窥得一点点信息,生物基因武器的研发更需要要包装和演示,于是SARS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借口,以人民的名义研发病毒。所以,第一个关键的时间点是2003年的SARS。

另一个关键点:2016年的10月猪瘟

第二个时间点就是2016年10月广东清远爆发的猪瘟,参与单位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华南农业大学、新加坡DUKE-NUS新发传染病研究所和美国生态联盟(Ecoheath Alliance)。参加单位还包括泰山医学院、广东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武汉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广东实验动物监测所和华北理工大学。之所以兴师动众地组织这么多团队进这次处于边远山区的病毒研究根本原因是预先知道这是一次由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引起的畜(猪)直间传染的新型冠状病毒而不是新发冠状病毒,在第二篇文章里我们已经论证过,这是一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实验演习,目的是获得数据,检验这种病毒武器的传播效果。

第四步动物模拟实验中的小白鼠实验已经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3动物实验室中做过,哺乳动物实验已经在中科院昆明动物所或者广州所的猴子身上做过,现在需要的是人畜共患的传染实验。所以选择一个的偏远的山区,一个是为了保密,另一个是为了避免发生实验泄漏。所以目前为止,我们看不到任何这场诡异的新型冠状病毒猪瘟现场研究防疫的真实照片。而只是为了掩盖公共舆论而发表的研究论文成果,当然这也是一项可以出名的研究成果。但是这篇论文却泄漏了秘密:那就是CCP在2016年已经掌握了这种生物基因终极武器!

于是赵永芳的死就不奇怪了,赵永芳应该是在2016年猪瘟爆发更早些的时候在实验室研究时接触到了和这次猪瘟病毒武器试验相关的抑制剂的研制工作的核心机密,或者说已经开发出来正在组装,地点就是饶子和领衔的中科院生物化学所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由于良心发现做出某种举措而导致被意外死亡。不擅露面的饶子和出现赵永芳的葬礼上绝对不是领导关心下属或者导师关心学生那么简单,我们已经有充足的证据证明饶子和不是赵永芳的导师。在饶子和的简历上,虽然显示他2011年已经调任天津南开大学任校长,但是2014年以后的经历很模糊,可以肯定的是,2016年饶子和仍然在主持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工作,而后他也成为上海科技大学的科研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这意味着什么?操控饶子和背后的力量要露面了。我们不仅要问,赵永芳之死真的是这样吗?

2016年猪瘟病毒武器试验(可以这样称呼了)只所以这么重要是因为需要一次模拟演习获得数据,然后把试验数据输入到另外一个计算机模拟系统中,来通过传播模拟的方式检测和预测在人群当中传播造成的效果,包括对各个国家群体的健康、生活、经济的影响。

这个模型的名称我们不知道,但是它的研制者我们根据挖掘资料分析猜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学院,也就是郭文贵爆料的那个防化学院,某中心副主任、教授黄顺祥,这位立功多次的教授最杰出研究就是气溶胶,换句话说就是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方式方法途径及相关数据。他通过实地采集的大量数据建立了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数学模型,因而开发了一套病毒气溶胶传播的模拟系统。气溶胶传播就是这次新冠病毒的最主要传播方式。所以说,这个团队是负责传播病毒的,或者说投毒的,他们依据这个系统,可以知道哪里投放病毒最有效,投放者最安全,是真正的正规生化部队。

所以说2016年的猪瘟是个关键点,无意中接触到核心秘密的赵永芳必须死,虽然她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虽然她的老公作为一个老老实实的科学家也在给上海科技大学那个隐藏在背后的所有人(包括赵永芳)的大老板打工,这真是滑稽。

2016年的猪瘟是个关键点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除了已经通过基因武器在猪身上的实验证实这种病毒“可防可控”具有设计的“低死亡、高传播、潜伏期长”的目标效果,最主要的是,这帮科学家集体让隐藏在背后的大老板们确定自己终于掌握了生物基因终极武器,于是变得不再低调,不再韬光养晦,不再闷声发大财,所谓的沉船计划变成了病毒航母战略,开始启航吧,目标是这个世界的领导者,美国,干掉美国,统治世界,千秋万代,世界是中国的,是领导中国的共产党的,不是美国的,他们要构建世界命运的共同体,那就是你们的命掌握在我的手中!

真的那么简单吗?这个终极武器真的完成了吗?可防可控的解药在哪里?

请听下回分解。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inlucious
9 月 之前

十分感谢你们的辛勤劳动。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