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我们频频经历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

作者:Diago

篇首视频来自沸点视频2020年6月22日 21:17 来自 iPhone 11

【贵州暴雨洪水淹没村镇 #消防员站齐腰洪水中接力传送沙袋# 】6月22日,贵州遵义出现暴雨,山体滑坡、桥梁受损,多地发生人员被困。消防人员抵达现场后迅速展开救援,站在齐腰深的洪水中接力传送沙袋,翻窗解救被困人员,划皮划艇前行。目前,暂未无伤亡情况,救援还在进行中。#贵州暴雨#
L沸点正能量的秒拍视频
O贵州暴雨洪水淹没村镇 消防员站齐腰洪水中接…收起全文d

随着雨季的到来,篇首这样的视频充斥于新浪微博,这样的视频看着越来越有正能量了,消防救援人员急人民群众之所急,在已经变成汪洋的城市中,泛舟前行,扶老携幼,肩背手扶,义无反顾,这样的场景已经越来越令人激动了,这样的场景已经越来越正能量了。

可是我一点也激动不起来,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为什么?每一个被这样的场景激动的人们,每一个被这样的场景激起正能量的人们,我们要问一下,在我们的祖辈,他们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降雨强度?在他们经历了这样的降雨强度之下,他们的街道会不会变成汪洋?或许人们会说,这样的说法太偏激,因为在“解放前”这个地方没有城市,在“解放前”中国没有城市水文记录。

那么中共经常会提及的一句“百年一遇”是怎么回事呢?中共是怎么在没有百年水文记录的情况下炮制出“百年一遇”的灾难呢?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在没有水文记录的情况下,依然会有“百年一遇”的记录。根据我查到的资料,通常水文部门会对老人进行回访,问到这样的问题:在您记忆中,您经历过的最大降雨是什么情况啊?然后老人回答,在他几岁的时候,碰到下了几天的雨,雨水都积到坑檐(或者窗台)啦,然后水文部门根据老人的回忆算出当地出现大雨的年份,再根据积水的深度(到坑檐或者到窗台的位置对于基准水准点的高程)算出当年的降雨量,这样就能大致算出百年一遇或者一百二十年一遇的情况,对于积雪的情况及其它累似的异常天气灾害也是用的这种类似的方法。

至于千年一遇,那通常要结合史料和地方志来进行了,在此不再赘述。

那么对于目前深受水灾之患的民众来说,他们祖上有多少次经历过这种直接把街道变成汪洋的场景呢?他们有没有听他们的爷爷、他们的爷爷的爷爷说过在他们家乡有过这种情况呢?我相信有幸能够记起与他们的爷爷或他们的爷爷的爷爷有过这种交流的灾区的人们,他们的祖辈或曾祖辈基本上没有现在这种把城市变成汪洋的场景,那么我们再来说说降雨量,关于这一点其实不用灾区的人们问他们的祖辈或曾祖辈,就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今年这样的降雨频次和强度,他们应该都经历过吧?或者再有兴趣,去查一下自有水文记录以来的这个城市的历年降雨量,应该可以得出最清晰的答案。

答案是什么呢?答案就是龙应台的一句话——一个城市的下水道就是一个城市的良心!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们只有华丽城市的外表,这个国家的管理者没有给我们的城市安上良心。这也是我们每年都会经历“百年一遇”甚至“千年一遇”的理由,可是“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用一次行,用两次行,再用多了,就会让我们每个人每年都经历几次“百年一遇”乃至“千年一遇”,这个频次是如此的多,以至于官媒现在都很少提起“百年一遇”或者“千年一遇”了,官媒已经不屑于再用这样的词了,他们直接给你上充满正能量的画面和场景,可是我们不能忘了,由于我们的城市欠缺了良心,所以我们每年都会有“百年一遇”乃至“千年一遇”!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艾格

6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