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奥抨击博尔顿的书

消息来源: Fox News

作者:Michael Ruiz

翻译/简评:Hemingway

PR:Julia Win

PAGE:玄天生

简评:

博尔顿是否是白宫的真“叛徒”,仅凭政治人物在社交媒体上的口水仗,实难得知。但从披露出的简短摘录里,我们可以寻得另外一些奥妙。

博尔顿批评川普总统的角度,还是过去四年里各大西方媒体老生常谈的内容:不审慎的语言风格和行为风格,“不专业”的国际政治知识。就算加上一些难验真伪的“轶事”细节,来迎合民众窥探屏障之后私隐的欲望,也只是卖给光看热闹不看门道的观众,增加一些本书商业上的成功。川普总统并非职业政治家出身,七十多岁入主白宫。比起那些在政治世家中耳濡目染、或者在准政治家的律师行业中摸爬滚打,练就了一身可以在任何一个用词上都格外小心,生怕让政治对手抓住把柄本领的职业政治家相比,显然个人风格截然不同。其次,在其入主白宫前的竞选阶段,作为一个既不太了解政治机制的有机运作、也鲜有接触国家机密的美国人,川普就算有竞选团队的助攻,更多也只能根据普通美国人对国际政治和国家事务的直觉,表达其对政治和外交事务的看法。因此,在言语上的吹毛求疵,也只可以迎合白左媒体叙事的偏好。对川普团队来说,是根治不了,却也伤不了筋骨的小麻烦。

但是,博尔顿对众议院民主党的批评中,则能看出民主党这几年结构性的积弊。“他们似乎更多地受到自己的当务之急的政治指令的支配,而不是在完成一项全面调查。他们只是迅速采取行动对弹核条款进行投票,以避免民主党总统提名时间表被打乱。”近些年来,民主党内部分歧太多,无法拧成一股绳子,在行动上显得章法不足,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以遇见的近期内似乎只能以反对党的形式存在,无法形成系统性的执政理念。

这一点,并不仅仅是民主党自身的问题,我们需要说到美国两党政治的钟摆效应。在美国社会中,共和党代表的是以“社区性”为基础的美国价值观的基本面;而民主党,则是以美国吸收的新移民为代表的,具有“种族性”的扩大部分。当核心价值观受到冲击和稀释,社会就会转右,以重新巩固其“美国性”;反之,当核心价值观得到巩固,就也可以接纳更多新移民带来的新元素。

“美国性”约等于“社区性”。社区性带来了不慕权威的自由和创新。而CCP是一个完全“反社区性”的解构性政党,代表着对自由的剥夺和对创新的扼杀。这一点还体现在其盗取政权的大半个世纪以来,在其控制的十三亿中国人的土地上实行的,对“家庭观念”、“民间团体”、“宗教团体”,等一系列“社区性”在实质上的组成部分的血腥摧残和破坏。在过去几十年,尤其是在其加入WTO之后,CCP便以大规模系统性的超限战,入侵美国和西方社会,是对美利坚共和国的“美国性”的一种空前破坏。这也是美国社会急剧转右的根本原因。也因此,民主党在几年内,以空前的速度,急转直下成为绝对弱势的一方。只能发起一些类似“通俄门”、“川普税单”“弹劾案恰”这些有头无尾的调查,占据白左媒体的头条吸引眼球,却无法拿出美国选民买账的任何政策包。

CCP这种悄无声息地超限战对美国是致命危险的,单靠美国社会自身的钟摆效应,很有可能来不及在自身遭到摧毁之前即时作出反应。在川普总统刚刚上台时,CCP曾经十分希望利用川普重商主义的倾向,和其为美国企业寻找机会的愿望,来扭转其在大选中的对CCP的态度,以赢得继续悄无声息地掠夺西方,继续深入BGY腐蚀西方社会的根基的时间。比如,2017年1月,他们曾经派出马云,荒谬地对川普总统许下为美国创造一百万就业岗位的“承诺”,就是想保持川普总统在这一方面的念想。因此,郭文贵先生发起和领导的爆料革命,其中的“以美灭共”,便是在推动美国社会提前启动并加速这种钟摆效应。爆料革命,不仅在唤醒十三亿沉睡的中国人民,也在唤醒麻痹的美国社会,来共同对抗消灭CCP——人类文明社会共同的敌人。

彭佩奥抨击博尔顿的书为“撒谎”,称其为“叛徒”:“当时我也在房间里”

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卷入了围绕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并在周四表态:“当时我也在房间里。”

彭佩奥在一份声明中说:“约翰·博尔顿最终的公众角色是一个叛徒,他辜负了人民对他神圣的信任,从而损害了美国,这既是令人伤心的,又是危险的。”

国家最高外交官表示,他还没有读过这本预定于6月23日发行的书。

彭佩奥说:“但是从已经发布的摘录里,我知道约翰·博尔顿散布了许多谎言,包括半真半假和彻头彻尾的谎言。”

川普总统本周三在福克斯新闻的“汉尼蒂”(Hannity)专访中严厉批评了博尔顿。第二天,蓬佩奥则发表了这一声明。

本周,许多媒体转载在对本书摘录的回应里,挑选了一些细节。包括指责川普总统“对他中意的独裁者给予个人青睐”。

据博尔顿称,特朗普曾经甚至不清楚英国是核大国,还询问过芬兰是否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博尔顿还说,在特朗普2018年与朝鲜领导人会晤期间,蓬佩奥给他一张有关总统的便条,写着:他简直是一坨**。”

一位蓬佩奥身边的消息人士周三晚对福克斯新闻说:“博尔顿是在卖书,而不是讲真话。”消息人士补充说,蓬佩奥并不传递便签,并建议博尔顿出示其声称的便签来佐证他的说法。

本周早些时间,美国司法部试图通过诉讼阻止该书的出版,理由是情报官员担心该书包含了机密信息。博尔顿的律师回击说,政府阻止该书发行的尝试“不会成功”。

博尔顿周四在推特上转推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信息,信息提及理查德德·尼克松总统几十年前尝试阻止《五角大楼文件》一书发表的企图。

高法院随后裁决确立了“没有事先约束”的概念——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推文认为“任何川普政府制止约翰·博尔顿著作出版的努力,都注定会失败。”

据报道,这本书还瞄准了川普时代民主党人的作为。

摘录中的另一段猛批众议院民主党人“弹劾舞弊”。博尔顿形容他们自始至终都在贸然,且最终无果地行动,百般试图罢免总统的职务。

他写道:“他们似乎更多地受到自己的当务之急的政治指令的支配,而不是在完成一项全面调查。他们只是迅速采取行动对弹劾条款进行投票,以避免民主党总统提名时间表被打乱。”

博尔顿在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期间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并曾经担任乔治·布什政府的联合国大使。

新闻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