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违约背后的真相是共产党强监管和对行业打压

作者:文茗

此前中共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要求信托公司加大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和化解工作,压降通道业务。中共银保监会此则通知实则是指年初至今大量出现信托违约事件。

近日川信和雪松两家信托公司暴雷更是被推上风口浪尖,两家公司同时遭遇了投资人集体维权的事件。违约发生时,在南昌和成都两地,两家信托公司同时遭遇投资人集体维Q事件。

6月11日本是四川信托几个信托计划的最后兑付日。然而当晚投资者接到的却是无法兑付本息、产品无限期延期的通知。3天后,现场超过百名投资者集聚四川信托总部成都川信大厦37楼讨要说法,负责接待的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称: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目前遇到流动性问题,在考虑处置资产和引进战略投资者。

近日江西南昌,也发生了信托集体维权事件。根据投资人的反映,上周六投资人陆续收到了雪松信托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书,不过部分投资人对转让协议的内容并不满意,此次维权诉求主要有三个:1、要求支付延期利息;2、要求张主席录音录像做保证;3、要求信托公司出公告。
同一天在不同的两家信托公司同时上演维权事件,这个也是信托行业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根据信托业协会2020年一季度数据,当前行业规模约21.3万亿元,融资类和事务管理类占比近76%,估计其中70%以上为通道类业务。过去信托融资类产品,主要服务于社会融资体系中能承担最高边际成本的主体(影子银行),如中小房企、层级较低的地方融资平台、行业地位较弱的民企等。

2020年1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2017年之前,信托风险资产不良率大多数维持在0.8%以下,2018年小幅上升也只有0.98% )。对应风险资产近0.64万亿元,从同比来看,2020年1季度末信托项目数量和风险资产规模同比增幅分别为62%和127%。考虑到CCP病毒和经济下行的冲击,有可能此后信托业会一直处于信用风险频发的状态之下。

有一点非常值得关注:最新数据统计,5月发行的集合信托产品平均收益率为7.49%(银行理财一年期定期理财的收益率,普遍在3%-4%之间,大约是信托收益率的二分之一);信托是少数在表外实现大类资产配置的金融牌照,受到银行等主流金融机构和央企等产业集团青睐;与处置银行业风险牌照不同,预计监管部门很有可能推动机构间的牌照收购,推进混业经营,出现行政接管的可能性低。

这也正是共产党对信托行业“重拳出击”的根本原因:信托实则“游离”在共产党的监管范围之外,不论是中小企业还是地方融资平台,可以绕开银行种种“刁难”取得融资;这对于共产党来说是不可容忍的,由于利差它会吸收大量资金游离在共产党银行体系之外;现如今滞涨时代,资金的匮乏已是常态,说白了共产党即使多么疯狂印钞,永远都会处于“没钱”状态;如果“影子银行”集体开始暴雷,是共产党不可靠、不可防的,会瞬间冲击到共产党核心银行系统。

今年以来,监管已对山西信托、中江国际信托、安信信托、中航信托、中铁信托、山东省国际信托6家信托公司开具了7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达1600多万元。

同时共产党在供给侧开始对信托行业下手:中共要求信托产品整体投向逐步减少对非标资产的依赖,增加以债券为主的标准化资产配置。投行化(通过非标和标准化工具系统解决客户融资问题)、理财化(发行以“固收+”为主的私募净值型产品)、私行化(拓展代销渠道)将是未来的方向。

中共面临如今被“围剿”的国际环境,内部矛盾、经济环境的日趋恶化,资金短缺导致它毫无顾忌肆虐的对国内各行业最后的“收割”。共产党如若还是这样与民抢利,必会彻底击毁这个国家的一切,后果不堪设想。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8

6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