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振华猥亵看中共淫乱治国

By 2064
2020-06-21

2020年6月17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对王振华、周燕芬猥亵儿童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猥亵儿童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振华有期徒刑5年,被告人周燕芬有期徒刑4年。法院称“王振华用的是手指,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触;这不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实施犯罪,也不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王振华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他无罪,他辩称“我作为长辈,不能抱抱孩子吗?“ 同犯周燕芬表示被害人处女膜破裂属于“陈旧性破裂”,与王振华无关。一个控超700亿财富的大佬花10万元让人从外地带小女孩到酒店房间,只是以长辈的身份搂搂抱抱?

面对如此轻判,面对这丧尽天良的辩词,网民愤怒了,表示有钱人真是可以为所欲为,有人甚至要悬赏在狱中将其阉割。可是屁民的愤怒有用吗?我们一直在愤怒,但我们愤怒的声音连个屁都不是,多少年来这种令人发指的猥亵儿童事件不断发生,一次次刷新我们的底线。身为律师的鲍某钻法律的空子,对刚满14周岁养女控制在公寓内进行性侵;安徽潜山一小学校长性侵9名女童,最小仅6岁;兰州派出所副所长涉嫌嫖宿数十名幼女;河南镇平县政协副主席涉嫌强奸数十初中女生;59岁小学老师强奸11岁女学生致其怀孕;辽宁一富翁连续强奸8名少女,买通公安后逍遥法外;更有人以“童星招募”为幌子,诱骗受害女童拍摄淫秽视频,实施“隔空”猥亵…….国家权力部门和党媒每次都会配合我们的愤怒表示要严惩罪犯,但类似让人痛心疾首的事件一再重演。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将针对儿童的性犯罪列为重罪。在美国,家中藏有儿童色情照片都属于犯罪行为,对性侵儿童判罚监禁最低25年,最高可至死刑。凡是涉嫌性侵儿童的罪犯,其个人信息都会被登记在任何人都可以查阅的开放的系统中,并用电子脚镣来限制犯罪分子的活动。相比之下,天朝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令人唏嘘。反观中共特色的 “嫖宿幼女罪”规定,与未满14岁幼女发生性行为的男子,如果能够“证明”自己向幼女支付了报酬或其他补偿,获得的惩罚比强奸年龄较大的女子的罪犯更加宽松。对此还诞生出一个中共特色的司法解释:行为人确实不知对方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未造成严重后果,情节显著轻微的,不认为是犯罪。嫖宿幼女罪不但量刑太轻,这个罪名还是对受害人的诬蔑,用个“嫖”字就把责任推给了受害的幼女,指称她们卖淫成为雏妓。如此以来,手握公权力的禽兽可以堂而皇之地奸淫幼女,即使事情败露也可以用”嫖宿幼女”的罪名,从轻发落。 再加以佯装不知对方是“幼女”,连“犯罪”都算不上。嫖宿幼女罪”成为权钱阶层的“保护伞”和“免死牌”。除了匪共,怕是找不出更坏的帮派组织是这样对待本国国民中特别需要得到保护的群体的了。

当世界文明发展到了今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仍然是一个封建奴隶制社会。在中国,未成年幼女从来没有成为被保护的对象,她们根本就是权贵阶层的泄欲对象。他们琢磨着食用在女孩阴道里泡过的红枣(阴枣)而吸阴壮阳,他们憧憬着与处女性交提高性能力,他们迷信着给处女破“处”而提升为处长。权贵阶层玩幼女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它甚至还被美其名曰为“双修”。 他们还有红蓝黄幼儿园为其不断输送处女。如果能到王教宗陈波切的俱乐部参加双修,那不仅不是犯罪,而是一种荣誉。从这个角度上讲王振华被判5年应该心有不服。王猥亵儿童肯定不是第一次,而中共对此更是了如指掌。根据中共的一惯作风,我推测王振华有今天的遭遇有两种可能。一是在难以支撑的经济形势下,为解燃眉之急,逼王交出资产,目的不在其命。二是因为党派斗争,王成为弃子,或者被另一方成为利用的突破口。

中共统治中国70年,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如同魔鬼一样把中国变成了人间地狱。空气被污染,河流被污染,人的心灵被污染,我们的下一代被污辱,中国大地上到处充斥着末世的淫乱象。推翻中共,中国人才能重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0805/ […]

0

热门文章

WENZI

6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