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芯片之战

新闻来源:War On The Rocks

作者:STEVE BLANK

翻译/简评:Johnwallis

校对:Julia Win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在21世纪,芯片就是一个国家经济、社会活动能够正常运转的中枢神经,就像20世纪的石油一样重要。控制这种高端芯片制造业的国家可以扼制其它国家的军事和经济力量。美国最近限制中共国华为将其内部芯片设计外包给台积电制造。作为回应,中共国可能会通过战争之外灵活的战略,胁迫台积电停止为美国公司生产芯片。甚至中共国可能会对美采取更激烈措施,也可能会对台湾发起某种类型的贸易战,或者让这些台湾芯片代工企业遭受蓄意破坏。本文同时也探讨了台积电在限制令下的选择、中共国半导体产业的现况和雄心、及美国该如何应对中共。

21世纪的芯片之战

21世纪控制先进芯片的制造,很可能被证明就像20世纪控制石油供应一样。控制这种制造业的国家可以扼制其他国家的军事和经济力量。美国最近对中共国的做法是,限制华为将其内部芯片设计外包给台湾芯片代工企业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mpany,TSMC)(台积电)制造。中共国可能会通过战争之外灵活的战略作出回应,也许会成功胁迫代工厂停止为美国公司生产芯片。如果谈判失败,中共国可能会采取激烈措施,将矛头指向美国。在最温和的一端,中共国可能会与台湾发起某种类型的贸易战以确保准入,北京曾在终端高空区域防御(THAAD)上胁迫韩国,或威胁澳大利亚,因其最近决定领导调查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呼吁。在更极端的情况下,这些台湾芯片代工企业可能会遭受蓄意破坏。尽管该地区的观察家们可能会淡化风险,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可能会被中共国用作长期以来以武力统一愿望的部分理由。这就是芯片在这个时代的重要性。

无论如何,华盛顿都应该感到担心。如果美国被剥夺了对这些代工厂的使用权,美国的国防和消费电子产业将倒退至少5年。此外,由于中共国正在投资自己的芯片代工厂,中共国可能会在未来十年或更长时间内成为世界技术的领导者。这就是为什么看到参众两院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提出250亿美元来帮助美国的半导体产业是令人鼓舞的。但这应该只是一个开始。

芯片行业的半导体制造企业有两种类型。有些(如英特尔、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在自己的工厂里设计和制造自己的产品。此外,还有一些代工厂,制造由消费和军事客户设计的芯片;台积电是世界上最大的代工厂。台积电制造的芯片几乎出现在所有的产品中:智能手机、高性能计算平台、个人电脑、平板电脑、服务器、基站、游戏机、互联网连接设备,比如智能可穿戴、数字消费电子、汽车,以及21世纪制造的几乎所有武器系统。台积电生产的芯片中,约有60%是为美国公司生产的。

2012年,美国众议院(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的一个两党委员会调查了中共国公司华为是否在其设备中安装了后门,使其能够监视设备中的数据。委员会认为,华为不能或不愿解释其与中共政府的关系,也没有遵守美国法律,但也没有得出是否存在这种后门的结论。不过,大多数观察家还是认为,该公司在安全方面并不谨慎。报告建议,任何政府或承包商的系统中都不应包括华为系统。2019年,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s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有效地限制了向该公司出售或转让美国技术的行为,不过在某些情况下,该公司已经获得了一系列豁免限制的许可。

本月,商务部要求使用美国技术和设备的海外半导体企业在向华为销售前必须申请许可证。该命令针对的是台积电,而台积电是华为先进芯片的主要供应商;如果没有这些芯片,华为在智能手机行业与苹果或三星的竞争中,以及在网络设备市场与思科等公司的竞争中,将处于劣势。(有分析人士指出,该命令存在潜在的漏洞。)接下来,华盛顿很可能会禁止向中共国销售用于制造芯片的设备,这些设备来自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科磊(KLA Corporation)和泛林集团(Lam)。

台积电暂时站在了美国一边

2020年5月,台积电宣布要在亚利桑那州(Arizona)建立一个价值120亿美元的晶圆代工厂,生产一些最先进的芯片。代工厂建立起来至少需三年时间,这是世界上最贵的工厂。台积电的工厂计划于2021年开始建设,但实际的芯片生产要到2024年才会开始。

虽然这个消息值得欢迎,如果亚利桑那州的晶圆代工厂建成后,它只能加工台积电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厂约1/4的芯片产品,而且仅相当于台积电目前在台湾经营的制造能力的3%。在台湾,他们有四个主要的生产基地,每个基地都有六七家代工厂,每年生产1300万片晶圆–半导体薄片。相比下,他们打算在2024年在美国生产25万片晶圆。如果美国失去了台积电,输给了中共国,一家美国新厂并不能弥补产能上的差距。

中共国的半导体产业

十年前,中共国就认识到,作为世界低成本工厂的初步成功,即将走到尽头。随着中共国劳动力成本的增加,越南等其他国家可以填补这一角色。因此,中共国需要打造更先进、更复杂的产品,向美国看齐。然而,这些产品大多需要定制芯片–而中共国国内缺乏制造这些产品的能力。中共国在国内和出口市场的产品中使用了全球61%的芯片,2018年进口价值约3100亿美元芯片。中共国认识到,无法制造最先进的芯片是其战略上的致命弱点。

中共国制定了两个计划来解决这些问题。第一个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是国家更新中共国制造业基础的路线图和融资工具,从制造低技术产品到快速发展十大高科技产业,包括电动汽车、下一代计算、电信、机器人、人工智能和先进芯片。其目标是减少中共国对国外技术的依赖,在全球范围内推动中共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此外,为了鼓励中共国高科技公司在中共国而不是在美国上市,中共国政府建立了自己的纳斯达克版本市场,称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技创新板(Shanghai Stock Exchang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Board,STAR)。

中共国的第二个计划是 “国家集成电路计划”,这是一个建设本土半导体产业和加快芯片制造的路线图。目标是到2030年满足其本土芯片需求。

别搞错了:这些都不是那种最终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政府公告。这是一项大规模的国家努力。中共国为了成为世界上发展半导体产业的领头羊,花费了一千多亿美元。中共国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The China Integrated Circuit Industry Investment Fund),即 “大基金”,募集了510亿美元–2014年募集了220亿美元,2019年再募集290亿美元。中共国利用资本启动了70多个半导体产业项目(如建设晶圆厂、收购外国公司、开办合资企业),中共国的芯片产量从零到16%,虽然目前芯片的质量很低。展望未来,中共国计划开始投资芯片设计软件、先进材料和半导体制造设备。

中共国领导人认为,这是他们的世纪,并认为美国的行动是为了阻碍中共国在世界的适当位置。鉴于控制先进芯片制造供应的重要性,如果美国切断他们的供应渠道,中共国将被迫做出反应。问题是,中共国是否会将对华为制裁行动视为对单一公司的制裁,还是对中共国获得先进芯片的进一步行动的征兆。

中共国从美国先前的行动中学到了什么?

在21世纪,美国已经忽视了自身利益受到威胁。在一些中共国决策者看来,美国已经从无休止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筋疲力尽,不太可能再打仗。他们看到,美国在政治上是分裂的,被COVID-19大流行病分散了注意力,不可能为了一个芯片工厂这样抽象的东西去冒美国人的生命危险。

过去几十年来,当中共国采取咄咄逼人的行动时,美国的反应大多是纸上谈兵的抗议。2012年,中共国占领了黄岩岛(Scarborough Shoal),并从菲律宾手中夺取了它的控制权。由于当时中共国还没有做好军事对抗美国的准备,如果美国人把航母打击群停在那些岛附近呢?这是否能阻止中共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建设计划?华盛顿却选择了忽视,仅限于严正厉词。如今,附近的南沙群岛上,中共国的新基地布满了地对空导弹和战斗机,这改变了西太平洋战争的格局。美国控制该地区领空的任何企图都将面临严重的反对和重大的损失。

直到最近,香港虽然是中共国的一部分,但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新闻自由都得到了保障。中共国正准备对言论、集会和新闻界实施与中共国其它地区同样的严厉限制。除了表达关注,或许取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外,美国能做的并不多。但中共国并不在意。它已经将美国的反应考虑在内,并决定值得这么做,它狡猾地算计出,任何反应都会使香港变得更穷,而香港失去的任何生意大多会流向中共国的其它地方–或者说,失去其它国家的生意是对香港实行控制的代价,它可以承受。而一个更贫穷的香港,将是对其公民站出来争取他们所承诺的权利的惩罚。

在中共国对香港动武的第二天,中共国总理李克强在提到北京希望与台湾 “统一 “时,就把 “和平 “二字给省略了,这显然是政策上的变化。

美国对这些事件缺乏有效的回应,这让中共国领导人看到,美国不愿意强行介入亚洲事务。这将使中共国的下一步行动有恃无恐。

中共国的目标和选择

中共国近期的目标是保证芯片的稳定供应。为了应对美国切断华为进入台湾最先进的芯片代工厂,中共很可能正在思考下一步的动作。中共国可能希望通过与美国对话来避免任何升级,要么接受目前的限制,并承诺不会再进一步,要么通过谈判接受其他的限制,恢复华为与台积电的合作。或者,北京可能会寻求与台北谈判或胁迫台北(或两者兼而有之),以便让中共国独占台积电,阻止对美国的芯片出口,从而确保中共国自己的供应,同时削弱美国工业。或者中共国可能会完全踢翻桌子,通过某种协同的蓄意破坏活动,甚至直接攻击,努力确保台积电的代工厂不能被华为或美国使用。虽然这些更激进的场景看起来似乎不靠谱,但随着始于武汉的COVID-19疫情席卷全球,中共国的行为也变得更加激进,承受更强的风险。

要恢复现状,修复华为与台积电的联系,可能只需要某种形式的贸易协议谈判,或者同意华为网络装备的销售限制(占其收入的34%)。如果能够实现,这种交易将让华为消费者和企业业务(占其收入的66%)生存和发展。然而,这需要中共国的退让。而中共国可能已经决定,跨越卢比孔河(即迈出了不可回头的一步)。

如果中共国不谈判,危险的是美国进一步加大赌注,禁止台积电与更多的中共国企业合作,或者禁止向中共国任何公司出售用于制造芯片的设备。这种升级可能会让中共国认为,美国的行动不是关于华为的争端,实际上是一场更广泛的经济战争的炮火。中共就需要想办法迫使台积电听话。

最不可能的选择是执行中共国政府自1949年以来的威胁: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一个叛乱的省份,必要时中共国会武力统一。这种方案引发美国军事反应的风险最高,虽然有可能,但可能性极小。中共国可以在不直接入侵或封锁的情况下,达到眼前的目的,削弱台湾。

第二条或许更有可能的道路是贸易战,再加上针对台积电和美国的大规模虚假宣传,这将使目前来自中共国的影响活动变得苍白无力。这样可以强调美国是侵略者,是在非法对中共国发动经济战争。北京可以宣布,由于台湾是中共国的一个省,中共国有权限制台积电对美国的销售,并对任何向美国关联公司销售芯片的行为实施禁运。这可以配合对台湾人民进行同样大规模的造谣,指出美国不会为了一家半导体公司而战,中共国的要求是公平合理的。鉴于中共国对台湾1月选举中并没有让其心仪的候选人当选,虚假信息活动的效果如何有待商榷。中共国可以提出不入侵的承诺作为交换,同时提醒台湾政府他们已经知道的事情:即无论承诺如何,美国都无法捍卫他们。即使美国试图干预,在与中共国的枪战中,老式的美国平台–尤其是航母–会有多大用处,有一场严肃的辩论。

尽管如此,台湾很有可能仍然会拒绝,所以中共国就会加大压力。首先,它可以将台积电在中共国大陆的两家不太先进的代工厂国有化。接下来,中共国可能会对台积电在台湾的一家老代工厂进行精确制导导弹攻击,以传递信号。 中共国可能会宣布每周摧毁一家代工厂,直到台积电同意只卖给中共国。即使把台湾的台积电代工厂全部摧毁,对中共国来说也是净胜。美国的军事和消费技术将不再有先进的代工厂,但中共国会有。

美国应该怎么做?

美国会不会为了芯片与中共国开战?失去台积电,美国将仓促寻找替代来源。美国可以转向英特尔重启代工业务,也可以转向三星甚至全球代工厂。但过渡和恢复至少需要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以及数百亿美元的资金。与此同时,美国在技术方面将处于二线地位。

其结果可能取决于中共国行动的时机。现任美国政府可能不想在总统大选前发动战争,但这是不可预知的,一个以中共国为重点的竞选季可能会改变这一布局。如果总统职位易手,新一届政府可能会缓和并扭转原有的限制,但从现在到2021年1月之间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

关于华为进入台积电的争议,凸显了美国工业在失去其唯一的先进芯片供应方面是多么脆弱。如果不能通过谈判解决,中共国可能会将限制视为经济战,并迅速升级,有可能威胁到台湾。完全不清楚华盛顿是否考虑过其在此行动的后果,也不清楚本届政府是否将芯片供应作为更广泛的供应链安全和国家产业政策的一部分。鉴于中共国比美国有更多乐观的选择,现在肯定是负责人考虑这可能导致的结果的时候了。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9896/ […]

0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9896/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