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和独裁是对自由的最大威胁

对于生活在墙内的中国人来说,言论自由犹如天上星宿,可望而不可及。这个问题反映在媒体上尤为突出。在中国,所有的媒体都受政府控制,政府对媒体进行政治领导,引导媒体为政府做正面宣传,并通过审批,审查等手段进一步加强对媒体的控制。在独裁专制国家,媒体无法做到独立客观,也不允许讲真话。如果违反规定,轻则遭受罚款,解雇,重则破产,坐牢。

那么在自由民主发达的美国,是不是人们可以畅所欲言呢?有人说,美国言论真自由,老百姓可以随便骂总统。没错,我们确实可以经常从电视网络上看到揶揄总统的节目。这无疑可以体现出美国言论的自由。然而,我们也越来越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事实,例如,推特会以违反其相关规定等理由禁言某些用户,甚至给川普总统的推文标注上需要事实确认的标签,Youtube公开声称禁止批评WHO的节目等。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这些科技巨头为什么会进行言论审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这周,福克斯知名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其自己的节目上猛烈抨击了谷歌参与言论审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禁言人们讲出事实,发出自己真实的声音。下面是他在节目中的评论节选:

周一晚上,我们做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我们用了节目第一个整段来集中讲述一个话题。我们和大家讲了“黑命贵”运动, 他们信奉什么,以及他们掌握了空前的力量要对这个国家做什么。这个话题用了将近20分钟,根据节目制作标准,显然这个时间太长了。然而这个话题我们有太多需要讲述的。

最后,非常多的人观看了这个节目。而我们的节目也成为周一全美国观看量最多的黄金时段电视栏目。这个栏目的评分非常高, 超过了所有的有线电视和新闻,娱乐和体育栏目。我们从不谈论评分,我们告诉你们这个也绝不是向你们炫耀。可以确信的是,电视上已经有足够多的吹牛栏目了。无论什么情况,没有什么可以在电视行业永存。我们告诉大家这点是想提醒大家你不孤单。突然间,你的观点被视为犯罪。工作时说出你真实的想法,你可能会在这个大萧条中被解雇。在网上说出你想的,你可能会被科技巨头禁言。

所以,你不敢说出自己的观点。你没有选择。很多美国人已经在这么做。他们 保持安静。当然,这就是禁言的要点所在—使人们保持孤立和孤独,防止形成能够挑战当权者的共识。如果你被迫闭嘴,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对你和你的国家做任何事。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但是周一晚上的节目显示了他们还没有成功,尽管他们正努力这么做。数百万的美国人认同你。你没有疯狂,你的观点也并不邪恶。

现在发生在这个国家的事是完全彻底的错误。当某一天我们的“法国大革命“结束时,每个人都可显而易见它的错误。现在,大部分人太害怕而不敢指出它的错误。我们指出它的错误而且经常这样做的一个原因是福克斯新闻是独立的公司。我们并不依赖科技巨头谷歌谋生。谢天谢地!

大部分媒体公司依赖谷歌。谷歌控制了70% 线上广告。因此,如果你处在新闻行业,你不得不服从谷歌。当谷歌让你去做某事,你必须去做,你没有选择。他们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让你破产, 而且他们会这么做。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没有任何一个实体拥有过比谷歌还大的对信息的控制权。因此, 如果你担心一些不负责任的角色手中的权力过于集中,你应该非常重视,没有人拥有比谷歌还多的不受约束的权力。

周二下午,NBC新闻决定利用谷歌的权力关掉它的一些竞争对手。权力在这方面非常有用。一个叫Adele Momoko Fraser的NBC的员工给谷歌高管转发了一个来自英国左翼激进组织的截图,谴责两个网站零对冲(Zero Hedge)和联邦主义者(The Federalist) 是“种族主义者”。

当然,谷歌立即咬住了鱼饵。它威胁在谷歌广告平台禁止这两个网站。换句话说,就是切断它们的收入。

那么“Zero Hedge”和“The Federalist”到底做了什么使他们遭受今天的待遇, 断绝其收入来源?我们询问了谷歌,他们说这两个网站保留了无节制评论区。换句话说,读者可以自由发表评论。谷歌觉得这样难以容忍。面对这样的遭遇,“The Federalist”没有办法只能屈服于谷歌。它删除了整个评论区。更不用说在该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了。零对冲“Zero hedge”仍然保留着评论区, 因此他们的收入来源被切断了。 让我们拭目以待他们是否能继续运营下去。

所有这一切引发一个有趣的问题。谷歌说它要为保守派网站的评论承担责任。而更具讽刺的是,得益于其从美国国会收到的特别优惠 —《通讯规范法》第230条,谷歌自己并不为其平台上的言论负责,因为国会说他们可以不用负责。因此,如果你被某人诽谤,并且该诽谤言论通过谷歌服务器发出,你不能因此起诉谷歌。对于大公司来说,拥有免疫力是非常好的事情。福克斯新闻没有。多亏了国会,谷歌拥有这个免疫力,这也是为什么谷歌创始人会成为世界上最有钱最有权的人的主要原因。

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指出了这点。我们期待他和他的同事能尽快撤销这个特权。如果谷歌不能用230法案保护他人,显然他们也不能用这个来保护自己。谷歌应该很早以前就面对这样的结果, 国会应该几年以前就做这件事。很明显,这些科技巨头已经越过联邦政府成为对我们自由的主要威胁。谷歌已经直接影响人们可以说什么,以及什么是他们被允许说的。这是对言论自由的直接压制。

由此我们看出,在美国,政府没有成为言论自由的主要敌人,科技巨头谷歌凭借其对美国线上广告70%的控制权,凭借其手中掌控的独一无二的权力,使得大部分美国媒体公司不得不屈膝接受它的审查。这和独裁专制的政府有什么区别呢?卡尔森在节目中呼吁,谷歌等科技公司已成为对自由的最大威胁。然而究其本质,专制和独裁才是我们自由的最大威胁!只有消灭独裁和专制,我们才可以自由发声。中国的言论审查并没有仅仅影响到中国人民,它的审查制度已经扩展到全球。同样,美国的谷歌言论审查也不会仅仅影响到美国人民,作为世界科技巨头,它同样影响着整个世界。如果中共和谷歌合作,那么整个世界将暗无天日。所有向往自由,以及自由世界的人们只有联合起来废除各种形式的专制,我们才会赢得真正的自由!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喜马拉雅
校对翻译:文投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5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57908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8573/ […]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