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如花的生命逝去,是整个社会犯了罪!

作者:黄三封

众所周知的缪可馨事件在继续加热,点燃全网,非但没有删帖封号,还有许多人站出来指认袁姓教师的师德问题,一时间竟然会有中共媒体言论自由的错觉。这是为什么?口口声声正能量的袁老师,至此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负能量,不知道她自己此刻作何感想!

中国人嘴里的所谓的正能量,从语文老师的角度来说,就是以作文的名义,逼着孩子学习撒谎。这些所谓的正能量,是裹着死尸的金缕玉衣,看上去很美,里面是彻底的腐烂。

关于孩子的作文教育,乃至语文教育,本来就不仅仅是教育中的问题,更是社会问题的浓缩,是成人世界问题的延伸。

一个10岁的孩子,平时就写日记,日记里的文字超级可爱,撒娇卖萌,让人唏嘘,日记里的那个她,才是一个十岁孩子应该有的样子。同时,她又能写出这样的文字——[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今的社会][阴谋诡计]以及[卑鄙手段]等文字,出自一个十岁孩子的文章里,这本身就让人不寒而栗。这样的思维方式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孩子对[如今的社会]的认识,出自于哪里?社会的样子难道是孩子臆想出来的?

这种文字放到国外任何一个国家,孩子能有这样的想法,恐怕都要咨询心理医生了。可是在中共治下,家长却不得不教育孩子防范社会上的各种邪恶,以免孩子受到伤害。也不得不教育孩子提防各种陷阱。比如发生过孕妇利用孩子的善良,配合丈夫做出奸杀孩子的恶行;比如老师、教导主任甚至校长的咸猪手一次次伸向未成年的女童,这样的环境,让家长怎么教育孩子去信任别人?怎么去给孩子传递所谓的正能量?

所以,当十岁孩子能写下那样的文字的时候,当她幼小的心灵对社会缺乏了安全感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已经犯罪了。本来,孩子的创造力是无限的,而作文刚好能满足这种自由的创作模式。而这种[无限]的背后,无法回避的是生长环境的影子。我问了许多朋友,他们的孩子是在中国以外的国度长大的,几乎无一例外地回答,十岁的孩子,绝写不出这种与[阴谋诡计]有关的文字,在民主国家,对家长和老师而言,孩子们就是无忧无虑倍受呵护的熊孩子,调皮捣蛋都是天性使然,如果家长和老师发现孩子在哪方面呈现出天才的设置,一定会不遗余力地给孩子创造条件。比如半个月前被中国境内封杀的表演天才钟美美,如果生在美国,多半会成为好莱坞童星,而在中共国,却遭到封杀,理由也是因为不够正能量,这种专门扼杀天才的环境怎么能有创造力?

看一件事到底是一个特殊事件,还是已经成为社会问题,就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貌似个案的背后,有没有一个无法突破的普遍存在。那个袁姓老师,如果自己也是也恰好有一个女儿,她平时的家庭教育是什么?是引导孩子提防这样那样的陷阱,还是让自己的孩子传递正能量?对于她来说,学校要求的正能量和作为母亲要保护孩子的安全这两个职责发生冲突,她又怎么选择?为什么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呈现出如此巨大的矛盾?

一个好的社会,对孩子的呵护应该是方方面面的,而不是家庭一套教育孩子安全第一的话语体系,社会一套教育孩子所谓正能量的谎言话语体系,这会让孩子无所适从,进而人格分裂。

看看现在中国社会上比比皆是的人格分裂的成年人,就知道这种从小的谎言教育有多么混蛋了!

我曾亲见中国亲友面对自己儿子被同学抓破脸的时候,教育自己的儿子:你去把他的脸抓破,把他打挂彩,我宁愿给他们家道歉,我宁愿给他们赔偿医药费,也不愿意看到你让人家欺负。

还有一个我的女同学,总觉得自己儿子太文气,希望他能打一架训练一点野性,以免受人欺侮。

一个人,当他知道一个社会所谓的制度都是黑箱,无法保护自己的时候,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强壮,去保护自己,这就是那些家长的心情吧。

我的亲身经历则是女儿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班主任把我和另外两个家长叫到学校,说孩子已经半只脚迈进青春期,精力旺盛,应该参加课外班把精力填满,要是不参加补习班,恐怕会有早恋风险。我当时的回答是:老师您说的是真的?孩子有早恋倾向?太好了,至少我知道了她性取向正常。其他两个家长立刻表示支持我的观点。后来,我们三个家长不约而同用脚投票,三个孩子一个去了英国、一个去了澳洲、一个来了加拿大。

缪可馨的事件中,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那些给老师点赞的家长。他们用行动呼应了鲁迅先生所说的国民性。尽管我曾经对这个问题很不感冒。当下却有这些血淋淋的案例,正好反证了邪恶的制度是国民性形成的诱因,也是人性中的恶充分释放的土壤,就是这种体制把人类变成畜类。这些吃人血馒头的人,对手握权力者的绝对顺从,对同类苦难的冷漠麻木,甚至不惜踏上一只脚作帮凶。这些人,自己在一次灾难中幸存了下来,就以为会永远幸运下去。跳楼的不是他们的孩子,他们都懒得回头看一眼受害者,懒得为受害者说一句公道话。他们忙着去讨好施害者,想尽办法成为[自己人],以共同行恶换取短暂的苟安。那些送红包、送礼物,极尽各种巴结讨好,无非就是这个念头。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已经不在了,居然还有家长毫无人性地提议给老师点赞,还能马上得到呼应,之后,就是争先恐后表达立场的忠诚表演,可悲也可恨,这些连基本的推己及人的一点同情心都丧失了的人,又是什么造成的?这件事情仍在继续发酵,没有删帖封号,甚至有若干年前受过袁姓老师体罚的人站出来举报,这是吊诡之处,使人误以为言论环境宽松了。而实际上,这件事的[霸屏],无非就是引导舆情忽略最近纷至沓来的各种灾难,比如北京疫情爆发、比如新中国联邦建立、比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国外长杨洁篪的会晤、比如中印冲突,等等。我们甚至不难想象,接下来,如果袁姓老师被处理了,这帮人会立刻变成声讨者,一个个口诛笔伐比谁都起劲!不信走着瞧。

写到此处,心痛不已,我们这个民族,七十年来被糟蹋成了这个样子,接下来,如何面度这样千疮百孔的教育,如何在文化和精神的废墟上重建家园,依然任重而道远!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7281/ […]

0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7281/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