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电信网络和资本市场监控美国

新闻来源:当下危机委员会

作者:Deborah Hamilton, Patrick Benner,

翻译/简评:Hemingway

校对:孙行者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的这份关于在美运营的中共电讯公司调查报告,为当委会向川普总统喊话做了充足的铺垫。美国反中共间谍活动的正式立法也呼之欲出。笔者相信,接下来,一连串对中共在美间谍活动的起诉会相继发生,从而为美国大规模“排干沼泽”准备大量判例,提供立法基础。

共产党靠从事间谍活动起家,盗取政权后,又伪装成可以进行自我改良的统治者,欺骗西方社会,得以加入世界文明俱乐部。

臭名昭著的文化大革命中,CCP便鼓励全民进行准间谍活动,亲人间相互检举、邻里间互相仇恨,通过剥夺所有人的安全,来巩固自己的统治。

五十多年过去了,CCP手法依然如出一辙。通过渗透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各个方面,将全世界人民的财富、健康、安全置于危险的境地。CCP还将文明社会所不齿的厚黑经验理论化、体系化、战略化成“超限战”理论,配合其近些年来一直引以为豪的所谓“顶层设计”,用现代化的通讯、资本市场,和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系统地武装其在超限战中的进行的间谍活动。

其实了解爆料革命的人都知道,不仅是这四家电讯公司,也不仅仅是这两年逐渐浮出水面且被排斥出西方5G布局的华为,在中共的统治下,所有的中资机构,从某种意义上都可以有间谍机构的职能。并不是说,这些机构公司在任何时候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间谍行为。大部分时候,他们也是在做正常的商业往来。但只要CCP需要,它就会伸出黑手,就可以随时激活系统里留的后门、海外布局的中资公司、被中共BGY捉住小辫子的美国精英、被腐蚀了的“沉默的力量”、私营企业里设置的党委、葫芦岛的美元印钞机。各个关节形成一个内外纵深的体系,在CCP几十年的经营中,都安装上了开启间谍活动的开关。对于习惯了民主法治的西方人来说,这种来自统治者高度体系化的恶行似乎是不可思议的,因此就算了解到类似的信息,很容易下意识将其归于阴谋论。西方社会中这种民意性格也被CCP利用,加大了“排干沼泽”的难度。

因此,几周前,川普总统令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库德洛和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阻止了联邦雇员退休基金对中共公司的投资。这是应对CCP的一个四两拨千斤的高水平精准反击。因为联邦雇员退休基金在基金中的种子属性,它可以带动千万倍资金规模的商业基金、引导和私人投资调转方向;相信它也带动了这次对各州政府和工会的养老基金等对CCP的一干投资的风险评估,将更快地5唤醒美国社会。

原文:

中共利用我们的电信网络和资本市场,对美国政府、公司,和公民进行监视和其他间谍活动

当前危机委员会呼吁总统的团队阻止资助威胁国家安全的行为

华盛顿特区—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的一个小组委员会,最近结束并完成了一项关于在美国长期运营的四家中国共产党(CCP)的电信公司的调查。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的报告(The 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 report)得出结论,这几家公司利用他们的通讯渠道,深入渗透美国国家体系的纵深,对美国进行了实质性地,猖獗且不受审查的长期间谍活动。这些间谍活动在过去历届美国两党政府的执政下,一直在持续进行。

调查人员没有强调,却更令人不安的是,多年来,这四家中共电信公司(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ComNet),均从不知情的美国投资者那里获得了担保资金。前三家公司,实际上已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这些恶意的中共国公司,还利用了诸多特惠安排,使其不必遵守其在美国本土的竞争对手们都必须遵守的有关透明度、问责制、治理和重大风险披露等要求。简而言之,是我们给中共付钱,让其在我们的国家进行间谍和渗透活动。

5月29日,特朗普总统向他的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PWGFM)下达了指令,以回应中共“对香港自由的绝对扼杀”。他下令工作组“研究中共国公司在美国金融市场上的各种不法做法,以保护美国投资者。投资公司不应使其客户承受因为资助中国公司,使它们无需和美国公司一样遵守市场规则所带来的潜在和不当的风险。美国人有权获得公正和透明的投资信息。”

几周前,在总统的指令下,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库德洛(Lawrence Kudlow)和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阻止了(美国)联邦雇员退休基金对中共公司的投资 — 此动作说明,美国投资者并不是唯一面临风险的人。他们警告说,一些公司“由于违反美国制裁法令开展业务,协助中共极权政府f发展军队和压迫宗教少数民族,引起了重大的国家安全和人道主义担忧。”

鉴于参议院就中共的这种行为提供了新的证据,当前危机委员会主席布莱恩·肯尼迪(Brian T. Kennedy)于2020年6月11日致信了PWGFM主席。他分享了研究和风险管理咨询公司RWR Advisor Group提供的数据。数据记录了各州和工会的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以及其他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所面临的来自这些和其他类似的中共公司的风险。当前危机委员会(CPD)主席呼吁财政部长姆努钦和其他工作组成员,立即建议撤销中共电信公司ComNet的在美注册。ComNet的母公司中信集团(CITIC)是中共党卫军最重要的武器制造集团之一。

当前委员会主席,还敦促PWGFM采取以下政策:“中共公司不得在美国的股票债务交易所上市——不论交易是主动还是被动。政策范围应囊括,且不限于所谓的“A股”,和具有指数镜像功能的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所持有的中共“政策银行”。除非他们符合美国的所有法律、会计准则,以及其他的金融法规。

针对那些企图在我们的资本市场中募资的人,采取这种审慎的指导方针刻不容缓!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