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币贬值之前,中国富人争先恐后地将现金转移到境外

作者: Tyler Durden 06/15/2020 /Tyler Durden 2020年6月15日

消息来源:Zerohedge 《零对冲》

翻译/短评:万人往

PR:海阔天空

简评:

2019年8月2日,由于中共国对贸易协定出尔反尔,川普总统宣布对中共国加征关税,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涨破7,这也是自2015年811汇改以来首次涨破7。8月23日,川普总统宣布再次加征关税后,美元兑离岸人民币一路走高,最高到7.195。虽然中共嘴上很硬,私底下跟美国服软,把汇率拉到6.845,通过操纵汇率,摘掉了“汇率操纵国”的帽子。2020年1月疫情爆发以来,汇率开始缓慢贬值,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最高到了7.196,随后开始回落。可见中共想把汇率控制在7附近震荡,最高不超过7.2,给人造成一种汇率稳定的假象。

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不是中共一些媒体鼓吹的来自“境外势力”恶意做空,而是中共政权岌岌可危,货币超发。而民众私有财产得不到保护,所以有钱人才会把财富转移到安全的西方文明世界。

记得郭先生直播说过,某公司想撤离中共国,由于中共政权耍无赖,不让换汇,只能通过民间渠道大额换汇,汇率超过10,还不包括10%的介绍人佣金。单从货币发行量和GDP总量这个角度看,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早就应该是两位数。中共一方面发行天量货币,一方面限制人民换汇,老百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财富不断兑水。

现在我们有爆料革命打造的诺亚方舟,GTV股权、G币让我们的财富有了安全、升值的保障。个人认为,这是墙内战友财富出逃的最后机会,将手中人民币美元化、证券化、资产化,一步到位。下半年,随着全球灭共,美国终极制裁,万箭齐发的到来,人民币将出现自由落体式的暴贬。希望同胞们在这个历史节点,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减少受到的冲击,新中国联邦还等着我们去建设!

在人民币贬值之前,中国富人争先恐后地将现金转移到境外

据《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道,由于对人民币贬值和中美日益紧张的贸易关系感到担忧,富有的中国公民正竭尽所能将资金转移到国外。

中共国将每人每年的外汇上限定为5万美元。在海外投资方面,买主通常会使用多家庭成员来共同筹集资金并超出限额,或者在出国旅行时携带现金——这一策略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旅行禁令期间被搁置。

“今天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一位黑市外汇交易员上周在上海繁华的南京西路被接洽时表示。“1美元兑换7.2元人民币”。

那天的官方汇率是7.06,但这位刚刚过了盛年的人却目中无人。上月末,人民币汇率在海外交易中一度跌至7.19元。他对货币贬值的方向很有信心。

“哦,我也可以帮你把钱寄到海外。我有一个朋友可以做到这一点。”说完,他迅速离开了现场。据说该地区的警察最近变得更加严格了。——《日经亚洲评论》

不仅富裕的中国人在香港开设更多的美元账户以便将资金汇往海外,而且随着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减弱(或暂停),投资者对海外房地产和保险产品的兴趣也开始复苏。

一家投资公司正在兜售爱尔兰的房地产,声称爱尔兰不会受到与西方关系恶化的影响。至于回报?报告称,“最后,这位高管展示了一套132万欧元(150万美元)的住宅,预期回报率接近3%。”

这次演讲是聚外(Juwai)自5月份以来举办的一系列网络研讨会中的最新一次。聚外是一家专注于移民、房地产和海外教育机会的中国经纪公司。马来西亚和日本的房产也在其中。

另一家经纪公司表示,马耳他和塞浦路斯等地越来越受欢迎。——《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

根据法国银行(Natixis)的数据,由于旅行禁令限制了资金的境外流动,中共国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资本外流总额仅为10亿美元。一旦边境重新开放,这一数字可能会增加。

“人民币在两年内贬值超过10%,”香港一位产品以外币计价的保险经纪人说。“你需要外汇来保护你的资产。”

与此同时,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富有的香港居民也开始向海外转移资金——开设离岸账户,申请新护照,以及减少对香港的敞口,以便能在接到通知后立即动用自己的资产。

私人银行家表示,在中国上月宣布将对香港实施有争议的国家安全法后,他们的客户加快了应急规划的步伐。这项法案可能会削弱香港的司法独立,引发美国的制裁,并重新引发街头抗议活动。在中共病毒爆发令香港经济陷入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之前,香港的旅游业和零售业就受到了冲击。——《彭博社》(Bloomberg)

总部位于香港的港区投资管理公司(Port Shelter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里斯(Richard Harris)表示:“我们基本上看到的情况有点像一辆缓慢行驶的火车残骸。”“那些还没有把钱转移出去的人可能会忍不住想:‘好吧,也许我应该把钱转移出去。’这个过程可能会继续下去。”

尽管如此,彭博社(Bloomberg)和日经(Nikkei)都承认,我们还没有看到“广泛的资本外逃”,但基础已经奠定,资金开始流动。彭博社(Bloomberg)指出,4月份香港银行存款增至创纪录水平,而港元兑美元仍保持强劲,这是资金持续流入的迹象。

彭博社还指出,“许多香港企业家和高收入专业人士的看法更为悲观。”

香港资深投资银行家山姆(Sam)已决定离开香港。43岁的他将与妻子和两个儿子在大约三个月内移民澳大利亚,这是他第二次在香港政治动荡期间离开香港。山姆在布里斯班长大,12岁时,他的父母被中共国1989年镇压天安门广场抗议者的行动吓坏了,于是他搬到了布里斯班。20年前,他为了事业回到香港,但现在他认为留在这里没有什么好处。

他说:“情况看起来很糟糕,而且还在恶化。”“我们还是收拾行李搬到澳大利亚去吧,这样孩子们就能在更好的环境中成长。”

高德迈移民咨询有限公司(Goldmax immigration Consulting Co.)驻香港移民项目主管Margaret Chau说,在国家安全法案公布后,她所在公司的咨询数量增加了大约五倍。就目前而言,她的大多数富有客户更感兴趣的是建立一条逃跑路线,而不是马上离开。

“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后备计划,”Chau说。

新加坡联合家族办公室Kamet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Goh Kerry说,他的客户已经从询问有关搬离香港的一般性问题,转变为对学校、签证和银行账户等方方面面的详细询问。

“香港发生的事情确实加快了2047年的到来,”吴先生说。他指的是中国承诺在香港从英国回归后保持50年自治权的截止日期。“随着香港问题的加剧,新加坡的好处变得更加不言自明。”——《彭博社》(Bloomberg)

“我可以在伦敦买一套大得多的公寓,为什么不呢?”34岁的香港高管“丹尼斯”说,他的家人和很多朋友已经开始把现金转移到香港以外的地方。“我只是想保护我的钱不受任何不确定性的影响。”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