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如何从委内瑞拉获得原油?

作者:Luc Cohen, Marianna Parraga

消息来源: Reuters 《路透社》

翻译:Chloe(文秀)

简评/校对:孙行者

简评:中共国能够逃避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继续从向委内瑞拉购买大宗原油,这是它的邪恶本性决定的:破坏一切规则;践踏任何正义;摧残所有美丽。而且,就像钱理群说的,这个世界上的坏人,黑暗之子已经联合起来,做尽了坏事。中共并不是一个国家在与美国对抗。它能够一直成功地购买委内瑞拉的石油,离不开它的极权伙伴俄罗斯的协助,也离不开美国政府监管机构内部不作为的纵容。所以,让所有的光明之子清醒和联合起来,消灭独裁政权,还世界和平和美丽。

特别报道:中共国是如何不顾美国制裁,从委内瑞拉获得船运原油的?

委内瑞拉首都卡拉卡斯/墨西哥城(路透社):去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委内瑞拉原油的第一大进口国。 委内瑞拉是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激烈交锋的又一议题。

在这张由Planet Labs拍摄并经TankerTrackers.com核实的卫星图片中,可以看到雅典航行者号油轮(上图,浅绿色)正在与忠诚A号油轮(下图,红色)于2020年4月16日在马来西亚Kual Linggi海岸进行船对船的原油转运。图片拍摄于2020年4月16日。Planet Labs / Handout via Reuters

为推翻该国社会主义总统尼古拉·马杜罗(Nicolas Maduro),美国对委内瑞拉国有的石油公司实施了制裁。美国炼油厂已停止购买委内瑞拉原油。马杜罗的盟友和长期主要客户中共国,突然发现自己成为委内瑞拉原油的最大购买者。在2019年的前六个月中,中共平均每天从委内瑞拉进口35万桶原油。

但在去年八月,华盛顿收紧了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措施,警告任何继续与马杜罗政府有商业来往的外国实体都可能会受到制裁。中共国有企业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当月即停止在委内瑞拉港口装载石油。中国的进口数据显示中共对委内瑞拉原油采购开始放缓,到2019年底突然停止。

图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加拉加斯出席签约仪式。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2014年7月在加拉加斯出席签约仪式,根据周一签署的协议,中共国将向委内瑞拉提供4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这笔钱将由OPEC成员国委内瑞拉的石油运输偿还。该协议是在正在拉美考察的习近平对委内瑞拉进行24小时访问期间签署的。路透社/Carlos Garcia Rawlins

尽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称支持马杜罗,但CNPC这家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与其他一些国家的客户一样,似乎正在屈服于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威胁。

但路透社发现,中国实际上从未停止购买委内瑞拉原油。在俄罗斯国有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瑞士子公司帮助下,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的原油通过迂回运输的方式使其看起来像原产于马来西亚,而不断被运至中国港口。

路透社发现在7月1日至12月31日之间,油轮公司向中共国港口运送了至少18船共计1,970万桶重新贴标为产自马来西亚的委内瑞拉原油。 该发现基于船运追踪数据,PDVSA内部文件及对四位跟踪委内瑞拉原油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情况的石油分析师的采访。

该船运追踪数据显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一个部门租用了其中至少一艘油轮,这意味着它为船上的原油负责。数据显示,这艘名为“冒险”号的船只于7月18日接收委内瑞拉原油,并于9月4日在中国卸货。尚未有其他17艘在中国卸载原油的船舶租船信息。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根据欧佩克的数据,这18批原油占委内瑞拉2019年原油总出口的5%以上,按该国原油旗舰等级Merey的市场价格计算,估价约为10亿美元。尽管路透社无法确定这18批原油能为委内瑞拉国库增收多少,但这项交易为马杜罗政府提供了急需的支持。 PDVSA经常以很大折扣出售其原油,部分所得用于偿还债务而不是产生现金。

路透社发现,将委内瑞拉原油重新贴标为原产于马拉西亚的这类船运一直持续到今年。 此发现是根据财务信息供应商Refinitiv Eikon的数据,卫星图像中挑选的照片以及油轮发送的自动识别系统(AIS)数据。总部位于纽约的Refinitiv部分由路透社的母公司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所拥有。

这类船运方式(即油轮在公海上转移原油)几个月来一直受到川普政府详细审查。今年2月华盛顿制裁了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总部位与日内瓦的Rosneft的子公司),因为该公司用船到船的过驳作业来掩盖原油真正产地的方式帮助委内瑞拉原油出口。 俄罗斯石油公司否认有任何不法行为。

为回应本文提出的问题,俄罗斯石油公司在其6月5日的一份声明中说公司“一直也正完全按照适用的国际法规开展业务”。

俄罗斯能源部未回复置评请求。

华盛顿新美国安全智库中心的制裁专家彼得·哈雷尔说,中共国间接进口委内瑞拉原油属于灰色地带。

哈雷尔相信美国的制裁赋予华盛顿权力,来惩罚通过中间人购买PDVSA原油的外国公司,尤其如果该公司“知道或应该知道它是委内瑞拉原油”。但制裁并不能强制美国政府采取行动。

哈雷尔说:“归根结底,这些制裁基本上只是政策而已”。

路透社无法独立核实中共是否知道经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到达其海岸的原油来自委内瑞拉。

实施贸易制裁的美国财政部拒绝置评。

在就路透社的发现接受采访时,美国国务院委内瑞拉事务特别代表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说,美国对中国公司购买转运原油的可能制裁方案正在“讨论中”。

艾布拉姆斯说:“我国将单独采取行动应对通过SAS的方式帮助委内瑞拉出口原油”。

中国海关总署未回应置评请求。中共外交部告诉路透社,中国与委内瑞拉的往来没有任何不当之处。外交部还说,美国的制裁“严重影响”了委内瑞拉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但表示北京打算继续与该国进行贸易。

PDVSA,委内瑞拉石油部或代表政府回应媒体的信息部均未回应置评请求。该国官员一再描述美国对委内瑞拉的的制裁为非法且无盟友支持的单独行动。

去年以来石油分析师曾表示委内瑞拉原油正通过STS方式进入中国。本报告第一个揭示出通过此种方式进行的船运量,并展示出这种方式有多系统化。路透社还查阅了PDVSA的内部文件,该文件显示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参与了此种方式的运输。

如此大量的PDVSA原油以这种方式运往中共国,以致中国2019年从委内瑞拉进口的原油数量实际为平均每天28.3万桶。根据路透社基于Refinitiv Eikon数据的计算,这比中国海关报告的平均每天22.87万桶的进口量高出24%。

中共的进口并不能完全抵消美国制裁对PDVSA的影响;在2019年1月实施制裁前,美国炼油厂平均每天从PDVSA进口高达50万桶。但在国外买家削减需求而导致委内瑞拉国内原油大量过剩,几乎迫使PDVSA关键油田完全停产之际,中共的进口帮助委内瑞拉石油工业存活下来。

STS策略也曾被伊朗用于其原油出口。伊朗的石油行业亦受到美国制裁,多年来一直通过STS将其原油运往中国。正如路透社在其2019年和2015年(1)的报告中所记载,伊朗原油经常被贴标为产自邻国伊拉克。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operator of a Chinese terminal where one such shipment unloaded in 2019 denied that the origin of the oil was Iranian.

这样贴标的伊朗原油2019年卸货于中共一个码头,该码头运营商的一个代表否认这批原油产自伊朗。

伊朗驻纽约联合国代表团发言人阿里雷扎·米尔尤塞菲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如何售卖及出口我国自己出产的原油与他人无关”。 他说美国对伊朗原油出口的制裁措施是“非法”但的。

石油分析师认为,委内瑞拉原油运至中共国从多方面来看异乎寻常。

STS转运通常用于合理的目的–例如从深水钻井船上卸载原油,或将大型油轮上的原油泵送到能够在狭窄或浅水航道中航行的较小船舶上。石油分析师称,去年年中STS才开始被用于运输委内瑞拉原油至中共国。

满载PDVSA原油的油轮在离开委内瑞拉后并未像过去那样直接前往中国。路透社查阅的船运追踪数据显示,有15艘油轮所行路线表明他们第一站是马来西亚海岸。在马六甲海峡离岸几英里的地方,每艘满载油轮都有一艘空载的接收油轮和他们并行。

然后满载PDVSA原油的油轮将其所载泵入接收油轮,有时泵入多个较小的接收油轮。中国海关记录显示,随后18艘接收油轮驶往中国,在那里委内瑞拉的原油被卸载并被登记为产自马来西亚。

路透社无法确定在到达中共海关之前是谁更改了这批委内瑞拉原油的原产地标签,也无法确定更改原产地标签这种行为是否明确地违反了任何海事法律或者任何适用司法管辖区的当地法律。

航运业刊物劳合社(Lloyd’s List)市场编辑兼分析师米歇尔·博克曼(Michelle Bockmann)表示,更改原油原产地标签的情况非常罕见。博克曼表示,除去伊朗原油外,她想不起来还有如此这般更改原油产地的其他案例。

这批原油进口方式有别于中共过去的做法。 中共通常采用STS转运从巴西和俄罗斯等国进口原油。 但根据中国海关数据和Refinitiv驻新加坡的石油分析师艾玛·李(Emma Li)的说法,中国海关在那些情况下准确记录了真实的原产国。

此外,马来西亚原油产量中等,从历史来看从没有出口如此多的原油到中共国(中共国海关数据)。 中共国的官方数据表明2019年其从马来西亚的原油进口量比之前三年的高出400%,这也是Refinitiv Eikon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该数据系列可追溯到2006年。

马来西亚政府主要负责对外贸易的马来西亚对外贸易发展公司,及马来西亚国有石油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委内瑞拉原油的这种迂回贸易方式现在是特朗普政府打击目标。

路透社查阅过的PDVSA内部文件显示,透社所查明这批原油的运输商是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直至今年三月下旬它都一直是委内瑞拉原油交易的主要参与者。美国财政部于2月18日对其实施制裁,指控它帮助委内瑞拉避开美国的强力施压向海外出售石油。

美国官员宣称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采用的战术包括STS。国务院委内瑞拉问题特别代表艾布拉姆斯对路透社表示,通过使用一艘船从委内瑞拉运出原油,另一艘船再将这些原油运往中国的方式,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试图模糊这批原油的所有权链并掩盖其真实产地。艾布拉姆斯没有对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这样做的意图提供进一步证据。

艾布拉姆斯说:“俄罗斯石油公司这样做百分之百为逃避美国的制裁,百分之百想误导这批委内瑞拉原油的真实产地”。

3月28日,俄罗斯石油公司宣布正终止其于委内瑞拉的业务,并将它在该国的所有资产出售给另一家未具名的俄罗斯国有公司。

该公司在6月5日给路透社的声明中说:“俄罗斯石油公司现在在委内瑞拉没有生意,资产和业务;因此没有进一步置评的内容”。

与此同时对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的客户,特朗普政府设定5月20日为他们解除与该公司合同的最后日期,否则客户们将面临美国制裁。当被问及中国客户是否参与了隐瞒委内瑞拉原油的真实产地时,艾布拉姆斯说亚洲客户通常不在乎“东西是如何到达他们手里,及被贴上什么标签。 他们只要得到他们所购买的东西就行”。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said in a statement it was not aware of the STS transfers in question.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它对所讨论的委内瑞拉原油被STS一事毫不知情。

声明说:“无论形势如何变化,中委两国之间的合作都将正常进行”,“这合法且造福两国人民,合作不会受到任何单方面制裁措施的影响”。

路透社无法确定PDVSA原油在中共国的最终客户。但中共国的业内人士称,委内瑞拉的Merey混合油是中国生产沥青的首选原料。

最早做STS的有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属子公司用的一艘油轮冒险号。 Refinitiv Eikon数据显示,7月18日它在马来西亚水域从另一艘船上接收了190万桶委内瑞拉原油,然后前往中国。

冒险号经理方(总部位于希腊的东地中海海运有限公司)说,它从未与PDVSA或被美国制裁的任何公司达成任何协议,并且它“尊重并完全遵守”美国的制裁措施。东地中海海运公司说,这批货物的提货单和原产地证明书都说这种油产自马来西亚。

在马来西亚进站

马来西亚是原油STS的热门地点,因为它靠近新加坡,而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贸易和仓储中心之一。 路透社所查看的STS中,一次发生在马来西亚的瓜拉林吉港口附近;其余的则发生在该国丹戎布鲁斯港口以外。

为查清这些STS如何运作,路透社利用Refinitiv Eikon的记录来重现一批目的地为中国的200万桶原油的船运路线。该批货物于2019年8月5日离开委内瑞拉东北部的何塞码头。

Refinitiv Eikon的数据和路透社所查阅的PDVSA内部文件显示,该批原油由一艘悬挂利比里亚国旗的名为“艾盖三角洲号”的船只运载。 PDVSA文件显示,该批原油是委内瑞拉独有的被称为Merey 16的重质混合油,客户为俄罗斯石油贸易公司。

艾盖三角洲号航行到马来西亚的丹绒布鲁斯港口附近水域。Refinitiv Eikon数据显示,在那里机组人员于10月28日通过STS将该油轮所载的Merey 16 原油卸载到另一艘挂着马耳他国旗的利帕里号油轮。利帕里号然后前往中国,于12月12日卸货于湛江港。

Refinitiv Eikon的船舶追踪数据能显示船只的位置及算出船只的满载程度。数据显示,本案例中当两艘船同时在马来西亚水域的同一地点时,每艘船的吃水深度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吃水深度是吃水线到船底基线的垂直距离,是其载重标志。初略的测量显示,艾盖三角洲号抵达马来西亚时满载,离开时空载,而利帕里号则恰恰相反–这表明两者之间发生了石油转运。

由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地球影像公司Planet Labs提供给路透社的一张照片中,可以看到艾盖三角洲号和利帕里号正相互靠近并于10月28日开始进行石油传输。该照片使用欧洲航天局的雷达卫星拍摄,而且已由石油行业数据提供商TankerTrackers.com验明了其真实性。TankerTrackers.com专门从事追踪船只的卫星图像分析。

Refinitiv Eikon从卫星图像及陆地传感器中收集油轮位置信息,这些传感器从船舶应答器中收集数据。国际海事法要求船舶携带应答器以传输有关其位置,速度和目的地的信息。美国政府指责从委内瑞拉和伊朗运输原油的油轮和船运公司发出虚假的目的地信号或干脆关闭应答器,以此来操纵应答器数据以避开美国政府监测。

Refinitiv Eikon数据显示,艾盖三角洲号在离开其早前位于印度的泊位后于7月份前往委内瑞拉,途中从未表示过将前往这个南美国家。该油轮将其目的地一栏设为“等候订单”,表示其尚未收到下一步指示。

分别管理艾盖三角洲号和利帕里号的运输公司三角洲油轮有限公司和TMS油轮有限公司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分别经营丹绒布鲁斯和瓜林吉吉港口的马来西亚矿业公司和T.A.G.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当利帕里号于中国西南城市湛江卸货时,中国海关将这批原油标记“Singma 混合油”,这种等级的原油只从去年开始出现。海关将其原产国登记为马来西亚。

Refinitiv分析师李表示,将这批原油标记为混合油似乎不正确。李说,如果这批原油是不同等级相混合(这是石油行业的惯例),那么STS将涉及多艘从不同产地运来原油的船只,而船舶跟踪数据显示没有这种情形发生。李说:“看起来未曾有任何混合”。

李汇编的数据显示,在路透社查阅的18艘油轮中,有14艘的原油被中国海关登记为“Singma混合油”或“Mal混合油”,后者是去年之前尚不存在的另一种混合油。其他4艘油轮运输的委内瑞拉原油被赋予了较知名的马来西亚原油等级的名称,例如Miri油或Kimanis油,或者未写明等级。委内瑞拉混和油Merey 16未曾被提及。

俄罗斯原油公司从委内瑞拉原油交易中退出

至少在2020年的头两个月还有委内瑞拉原油通过STS转移方式运抵中国。2020年1,2月间中国海关再次报告没有进口委内瑞拉原油。然而根据路透社本次调查,在这两个月中,平均每天有近13万桶的PDVSA原油通过7艘进行过STS的油轮抵达中共国港口。

随着美国加大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压力,目前尚不清楚PDVSA及其合作伙伴在过去一年中用于出口委内瑞拉原油的STS策略是否仍然可行。

甚至在3月28日宣布完全撤出委内瑞拉之前,俄罗斯石油公司大约一个月都没有从该国港口装载任何原油。同时,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导致需求下降,最近几个月全球油价暴跌。委内瑞拉今年的原油产量下降了20%以上,每天产量低于70万桶。

尽管如此,有迹象表明此类隐蔽交易将继续。

因担心惹怒特朗普,愿意直接从委内瑞拉购买原油的知名石油公司寥寥无几,因此两家鲜为人知的墨西哥公司–利博·阿伯多(以下利博公司)和施拉格商业集团–最近成为PDVSA原油的最大中间商。两家公司告诉路透社,他们与马杜罗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提供包括玉米和运水车在内的货物来换取委内瑞拉原油,然后再将原油转售。

据三位知情人士说,作为可能违反美国对PDVSA制裁调查的一部分,美国联邦调查局一直在调查这两家公司。

这两家墨西哥公司表示,只要没有向马杜罗政府提供现金付款,美国制裁下以商品换原油是被允许的。两家公司表示,他们不清楚美国对他们的以货易货交易有任何调查。

根据Refinitiv Eikon的数据,2月11日,一艘挂有巴拿马国旗名为“雅典旅行者号”的油轮在委内瑞拉西部的阿穆伊石油港附近装载了约700,000桶原油。根据路透社查阅的内部PDVSA文件,其客户是利博公司。

4月5日星期日,满载的“雅典旅行者号”抵达了目的地:马来西亚沿海的林吉 STS枢纽。在那里,它于4月17日将其所载货物泵送到一艘悬挂利比里亚国旗的名为“忠诚A号”油轮上。

雅典旅行者号经理方(总部位于希腊的澈纳夫船运有限公司)让该油轮船东(总部位于马绍尔群岛的阿福冉娜夫海运公司)置评。忠诚A号油轮的经理方–尼日利亚的雅昕塔海运–未回应置评要求。

6月2日,因其在委内瑞拉原油交易中的作用,美国财政部宣布对雅典旅行者号的船东阿福冉娜夫海运公司实施制裁。财政部说雅典旅行者号直至今年2月中旬都还从委内瑞拉港口装载了原油。

船东阿福冉娜夫海运公司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两家墨西哥贸易公司之一的利博公司于5月31日宣布破产。它说,与委内瑞拉之间的交易协议已被马杜罗中止,并称自己是华盛顿所推动的国际联合施压的目标。

在6月8日发给路透社的电子邮件中,利博公司确认雅典旅行者号上装载的原油登记在该公司名下。 6月10日利博公司公司进一步表示,产地文件表明该批原油产自委内瑞拉。该公司还说已将其运至马来西亚,并根据最终客户的要求将其转移到另一艘船上。利博公司不愿透露该最终客户的名字。

根据Refinitiv Eikon的数据,接收油轮忠诚A号目前正前往中国青岛。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