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务卿蓬佩奥:关于201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的演讲及答记者问(中国部分)

以下是美国务卿蓬佩奥在201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演讲及答记者问中关于中国部分的翻译:

蓬佩奥国务卿:大家早上好。很高兴今天与你们相聚,自豪地再次谈论自由和自由社会。尽管美国绝不是一个完美的国家,但我们始终致力于建立更完美的联盟,并努力加以改善。我们一直以来仍然是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国家。

本届政府做的诸多好事之一便是我们致力于保护全世界的宗教自由。上周,特朗普总统签署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份行政命令指示整个美国政府的工作重点就是要保障宗教自由。

我在国务院已两次主持了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我们组建了国际宗教自由联盟。还培训了外交部官员去更深入地认知宗教自由的问题。

今天,我自豪地发布《 201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没有哪个国家像我们一样对宗教自由如此关注,以至于我们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报告——这是一个庞大且全面的基本人权状况的记录。

让我强调一下我们在过去一年中观察到的一些积极进展:
……

但是,在世界还有许多黑暗地方,在那里信徒仍被迫害或被剥夺敬拜的权利:
……

在中国,由国家发起的对所有宗教的镇压继续加剧。中国共产党现在正在命令宗教组织服从中共领导,并将共产主义教条灌输到他们的信仰教义和实践中。新疆维吾尔人继续遭到大规模拘禁。对藏人佛教徒、法轮功和基督徒的镇压也是如此。

我今天把这一报告推荐给所有人。它的存在证明了我们坚决捍卫人类尊严的决心。

与我一起的布朗巴克(Brownback)大使,将在我结束这次谈话后回答你们的提问。

说到中国,我上周谦卑且荣幸地与31年前中共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中的幸存者会面。

我还发表了一份声明,内容是中共以极其龌龊的手段企图利用我们的国内局势来推动其政治目的,我相信你们当中很多人都看到了。

我们两种政体是不可相提并论的。我们有法治,中国没有。我们享有言论自由,信奉和平抗议,他们也没有。正如我刚才指出的那样,我们捍卫宗教自由,而中国数十年来一直在进行对宗教信仰的战争。

对比再清楚不过了:在境况最好的时候,中国也残酷地推行共产主义。在美国面临最艰巨的挑战中,我们仍致力于确保所有人的自由。
……

正如我们与世界卫生组织所做的一样,川普政府将要求所有依赖美国纳税人资源的国际卫生组织担负起它们的职责。我们的金钱必须用来支持创造价值和支持我们价值的事物。
……

我也想简短地提到习总书记即将就COVID-19与非洲领导人举行的会议。我们注意到,中国和所谓的中国私人企业给非洲的捐款是非常微薄的。

与掩盖行动造成的经济和人力成本相比,中国在对抗大流行病方面的贡献微不足道。我还要提到我们对中国将利用大流行病作为借口,继续其不透明的借贷做法表示担心,这些做法导致非洲各国陷入债务和失望的境地。

美国已经并且将继续在非洲开展大量有益的工作。 PEPFAR已挽救了数百万非洲人的生命,美国正在非洲开展多个计划来对抗COVID-19大流行。我们将继续这项杰出的人道主义工作,因为我们是许多非洲朋友的可靠、透明和坚定的伙伴。

最后,我宣布美国将坚定不移地向遭受大流行病困扰的国家和人民提供帮助。

首先,我要宣布向难民和弱势移民提供1400万美元的新一轮人道主义援助。

第二,川普总统将自豪地为世界各国供应呼吸机。

今天,我们提供了将近1.8亿美元购买这些呼吸机以及这些复杂机器所需的培训和支持。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承诺向60多个国家/地区提供近15,000台呼吸机。

我现在很高兴地结束我的演讲,回答一些问题。

国务卿蓬佩奧答记者问(中国相关部分全文)

肖恩(Shaun)提问:我想问一下过去一周在我们国家发生的事件——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亡事件。我看到您在Twitter上对此发表了评论。您本人批评了中国和伊朗对此事件的回应,并说他们正在利用此事件,但请问国务院传达的信息是什么?当我们更关注美国这里的种族差异时,当您看到在拉法叶公园(Lafayette Park)(警察)使用武力时,美国向世界传达了什么信息呢?今天我们听到了宗教自由的问题,美国有什么合理立场从道德角度提出这种类似问题呢?您认为国务院本身应该在多元化方面做更多的工作吗?谢谢。

国务卿蓬佩奧:好的,我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从我来到这里的那一天起,我们就非常重视每位人才能在国务院的各个部门履行美国的外交使命。我们将全国各地、不同种族、不同政治背景的多元化人才汇集于此。为了确保我们有正确的团队、多元化的团队,我们做了许多工作。我对此感到自豪。我认为统计数据表明了卡罗尔·佩雷斯(Carol Perez)和她在人力资源部的团队做出的努力。我认为他们为此做了出色的工作。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当我们在世界各地工作时,我们的团队代表美国,反映了美利坚合众国的所有荣光和多样性。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令人困扰。因为你的问题建立在美国与这些国家道德对等的假设上。在这些国家,政府压制人民,残害人民,烧毁宗教设施,抵制记者。他们剥夺记者向国务卿提问的权力。像你刚刚那样,问我问题,要求我们回答,并以此追究我们的责任,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在那些国家发生。

我们世界各地的外交官都为他们代表着一个将上帝赋予的权利载入开国文件的国家而感到自豪。这些文件确保当美国遇到问题时,在发生类似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悲剧性事件时,政府能正确地应对。

我们看到了地方执法部门和司法部都迅速采取行动解决这个事件。现在,我们已经看到有人说:“嘿,我们呼吁执法方式的改变。”我作为国务卿对此不做评论,但是,可以看到,这样的辩论能在美国发生。而世界的众多国家都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31年前,在天安门广场,数千人遭到屠杀,而中共当时压制记者,使人民失踪。这是本质的不同。

我们的国家是如此特殊,它是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国家。今天,美国所面临的挑战,都将迎刃而解,(我们)将会进行政治程序,将进行广泛的辩论,而我们的核心原则——即我们尊重每个人,因为他们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将在美国应对这些挑战的过程中得到体现。实际上我认为,我们的外交官现在有这个难得的机会来讲述一个重要的故事,即美国如何在本国内部面对挑战,如何以一种最能体现美国缔造者理想中美国所能达到的最好的方式来面对这些挑战。

克里斯蒂娜(Christina)提问:我想请问你,不杀害记者不关押持不同政见者肯定不是对美国这样国家的标准。本周,我和我的同事亲眼目睹警员在街头使用警棍攻击和平示威者,并积极针对媒体,但我们没有听到白宫对这些行为的谴责。 而且我想知道,本届政府如何以及为何如此大力支持海外示威者的权利,比如香港,而不支持离在您一英里左右的地方抗议者的权利。

国务卿蓬佩奧:噢,我认为,本届政府无论在哪里看到和平示威者都会支持并且继续支持。

记者:我们还没看到白宫发声明谴责警察针对记者和攻击和平示威者的行为。您对这些行为怎么看?

国务卿蓬佩奧:在过去的两年半间,我一直为记者服务,他们可以毫无顾及的表达。(比如)我走出来和你对话。你可以问我任何(被打断)

记者:确实

国务卿蓬佩奧:(接上文)你选择的问题,对不对

记者:是的,并且我也提问了。

国务卿蓬佩奧:你看,你一直这么做的。对于我来说,有些时候我喜欢这些问题,有些时候我不喜欢。但是(不论喜欢与不喜欢),这都是程序的一部分。我对此一直欢迎。

对于你所建议的具体事情,我知道有些国家的担心他们的记者在这受到不当对待。其中一些指控已经到了国务院。你和那些国家都应该知道,我们会以绝对合理的方式处理这些问题。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在国务院的能力范围内对这些事情进行调查,并以合适的方式去尝试和处理这些国家的担忧。你见过这些国际记者,他们经常和你一起出入(这里)。我们将尽一切力量无论在何时都会保护(记者),并且照顾他们,给他们机会提问,同时让他们对此感到安全。

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Ambassador Brownback)答记者问(中国相关部分全文)

尼克(Nick) 提问:我想问一下中国、新疆以及您所见的内容。中共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说,被囚禁或拘留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穆斯林维吾尔族人在冠状病毒期间已经被释放,那么您是否有证据证明?您是否看到独立研究人员发现的证据,其中一些被拘留者被迫在工厂工作,其中包括给西方公司生产产品的工厂?谢谢。

布朗巴克大使:我们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已经被释放,即使他们被释放,他们也生活在一个虚拟警查国家。这个虚拟警察国家正是由中共和它培养出来的前西藏党委书记、现任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创造的。陈全国有来自(中共)足够的资金。这些是我们确实知道的事实。同时我们也确实知道,现在新疆已经有许多工人被安置在强迫劳动设施中,甚至现在美国商务部也已经制裁了几家公司,称这几家公司的产品是由强迫劳动力生产的,不能在美国市场上流通。

这是一个可怕的情况,我们最担心的是这将是未来的压迫形式,当维吾尔人离开监狱营地后将会如何。随之而来的将会是相机监视识别、社会信用体系、压迫,特别是当人们想实践自己信仰的时候。在许多这样的地方,人们几乎可以做所有的事情——比如接受教育,工作等,但是一旦人们想实践自己的信仰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如果有人这样做了,那将会对他本人包括他手机上的联系人造成严重后果。这些发生在虚拟警察国家中的事,让我们非常担心未来新疆以外的地区也会变成这样。

尼克(Nick) 提问:在您所说的那些强迫劳动设施中,有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工厂是为西方制造产品的工厂?

布朗巴克大使:关于这个,我会以商务部实体名单为准,名单上的企业已经被商务部禁止进口以及出口。但是,这些信息、传闻证据等均来自于作证人,这些作证人自己或他们的亲人曾在这些设施中工作生活过。

凯莉(Kylie)提问:对比今年的报告与去年的报告,哪个国家在宗教自由方面落后最多? 然后第二个问题,您谈到了宗教机构可能由于冠状病毒而处于关闭状态。 您能否指出正在关注的几个国家,以便我们继续保持关注? 谢谢。

布朗巴克大使:这是个好问题,而且很难回答。也许这听起来像打破了记录,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在宗教自由方面举足轻重的国家并如此负面,让人们不容忽视。此外,中共对外输出他们的手段和技术。如果中共只对自己的人民使用手段和技术,这本身就已经很可怕了——但现在我们更无法忽视这个情况。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时晗,文旺
校对整理:Sonya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 年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9897/ […]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1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