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是否在美国的困境中狂欢

作者: David Bandurski | Jun 3, 2020 / David Bandurski|2020年6月3日

消息来源:China Media Project 《中国传媒研究计划》

翻译/简评:毛毛猫猫

PR:Julia Win

简评

中国共产党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无情地利用美国黑人佛洛依之死做政治宣传。试图将美国在佛洛依死亡事件中所采取的措施,与中共剥夺人权、剥夺自由的恶行混为一谈, 试图证明其流氓独裁政权的合法性。

本文用大量的实例,从外交战狼华春莹,到党媒小丑胡锡进,从各地报章到网络媒体,从消息来源到版面排列,具体分析了中共如何通过其海内外各类媒体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从而用事实彻底揭穿了中共的拙劣本性。

正如彭佩奥国务卿在其声明中所说,“与历史上所有独裁统治一样,只要能服务于它对权力的贪欲,中共无耻的谎言从没有下限。任何人都不应该再受这种可笑宣传的欺骗。”北京当局残酷地利用他人的伤痛来进行红色冷血宣传注定会失败。

中共国是否在美国的困境中狂欢

最近几天,许多国际媒体报道说,由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惨遭杀害引起的美国抗议活动,使得很多中共国官员喜上眉梢。《卫报》周一指出,中共国的官员和官方媒体都似乎“醉心于报道美国的动荡景象,并将那里的抗议活动与香港的支持民主的运动相提并论。” 《纽约时报》昨天报道说:“当抗议暴力席卷美国数百个城市时,中共国此刻正陶醉其中。”

中共国官员将抗议美国警察对黑人的野蛮行为,视为一次破坏美国关于香港民主运动,以及更广泛的人权言论合法性的绝好机会。让我们看看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六向我们展示的娴熟的推特技巧,她在回应警察的抗议活动时的呼声很简单,但回应她的美国同行摩根·奥尔塔格斯(Morgan Ortagus)的推特:“这是世界的关键时刻,它将载入史册。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必须站在法治的这一边,中共国共产党公然违背了对香港人民的承诺,我们一定要追究它的责任。”时却用了一句“我无法呼吸”。

中共国对美国抗议活动的一些幸灾乐祸的报道,也与《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有关。在其一系列与美国相关的推文中,胡锡进将香港街头的抗议行为与纽约特区和明尼阿波利斯街头明显的破坏行为挂钩,声称后者一定是由香港“暴徒”煽动的,他们已经“渗透到了” 美国的各州。胡锡进还在其后来发表推文中带有挑衅意味地说:“总统先生,请不要躲在特勤局后面。请认真去和示威者交谈。与他们进行谈判,就像您敦促北京与香港暴徒交谈一样。”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转载法国新闻记者皮埃尔·哈斯基(Pierre Haski)的评论:“这是北京方面收到的一份意外惊喜。” 但是,在纷繁的国际关系中,当你陡然收到这样一份大礼的时候,你必须表现的更专业一些。从华春莹和胡锡进的评论中可以看出,香港问题是围绕着中共国批评美国抗议活动的基本问题,并使得中共国对美国抗议事件的关注变成了一个既偶然又极为棘手的话题。

是的,中共国领导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利用美国的这次抗议机会,但同时他们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又必须非常谨慎,他们不能让外界觉得香港的民主抗争运动是合法的。在宣传上,一方面,他们不能让老百姓知道,美国的这次抗议活动,民众所主张的价值观念是——自由、民主和人权;同时,他们还要小心翼翼的保证这种价值观不会被广泛而明确的传播。

因此,除了中共国的外交部官员在社交媒体上的那些回应和胡锡进那句尖酸刻薄的,毫无意义的言论之外,中共国的媒体到底在说什么,并在怎样报道美国所发生的一切的呢?事实上,情况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的多。撇开胡锡进的《环球时报》(《环球时报》通常被认为是在中共的核心媒体外围发出敌对声音的一股力量),中共国的中央和省级党派媒体对美国的这次抗议活动进行大力的宣传,尤其是在全国各地的报纸上,这种情况尤为明显,这些报纸都没有针对这件事情的比较突出的新闻报道,即便是有一些报道,也倾向于避免刊登一些抗议的图像,特别是描绘更多暴力行为的图像。与此同时,不被视为国有媒体的社交媒体平台(包括微博和微信)却成为分享更多信息(包括谣言,猜测和评论)的主要渠道。例如,来自马里兰州的贝塞斯达的凤凰卫视记者王冰茹有趣的现场报道;苹果商店被抢劫的视频,伴随着国外媒体援引“苹果公司警告抢劫者——将跟踪被盗手机”的报道;和在纽约市进行游行的视频,附上了“美国州长拒绝了川普决定派遣部队的决定”的标签。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浏览微博标签“ American riots”(“美国暴乱”),来分享一下这些信息。

但是,考虑到中共国官方媒体对美国抗议事件如此有兴趣,我觉得更加系统的对这些媒体是如何处理新闻的进行研究,可能会有所帮助。在此,我主要想警告的是,由中共国党媒运营的新闻App和公共帐户传播的信息,以及同一媒体的印刷版和网络版所发布的信息似乎都存在着显著差异。这将引起对通过数字平台处理和共享信息(包括宣传)新的宣传方式难以解答的问题。例如,《纽约时报》昨日在其报道中指出,一张由中国共产党主要官媒报纸——《人民日报》刊登的,描绘了站在白宫上支离破碎的自由女神像,名为“人权之下”的图片,本周在社交媒体网站上被广泛传播。”

应该强调的是,这张图片显然是由“人民日报新媒体”创建的(带有新浪微博的“人民日报”标签)。尽管与中共国的官媒报纸的联系不言而喻,但是,在发挥媒体的作用时又非常的模糊,对潜在的受众进行了交叉处理,只是暗示该图像是由《人民日报》“出版”的。

正如我将在稍后讨论的那样,上面的漫画风格图片所承载的图形信息是我们从实际的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它的话语权由权力的较高层精准的掌控着)的版面中找不到的。该图片显然是针对社交媒体的受众,而不是针对中共官员(《人民日报》的主要读者)的,目的是让图片所传达的信息像病毒一样快速传播。数字媒体时代病毒性的宣传,以及官方传统宣传媒体与官方新闻应用平台和社交媒体的区别使用,是一个值得进一步研究(呼吁所有感兴趣的研究生们加入)的巨大的问题。如果我们再把俄罗斯和其他右翼信息源在中共国官方媒体和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作用也考虑进来,会让这种情况变得更为复杂,所以,以上这些我将仅简要介绍一下。

让我们来看看中共国的传统媒体,印刷版的《人民日报》吧。该报纸昨天没有报道美国的抗议活动或相关评论。头版以习近平在海南建立自由贸易港的计划以及其他中共官方活动为主,而其余大部分内容则是在最近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逐页通过的法规。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对于中共国领导人来说,即使考虑到当前在美国发生的抗议事件,香港问题也仍然是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在6月2日出版的《人民日报》中,仅在第3版和第4版就分别有五篇文章涉及到香港问题。第3版有一篇来自笔名“钟声”的评论员文章(“钟声”这个笔名启用自2008年11月,据说是中共领导层用来表达自己对有关国际事务观点时会使用它)。这篇文章探讨了“某些美国政客”由于拟议的国家安全法而威胁对香港实施制裁所采取的行动,重申了中共领导人的立场:

“有关香港的国家安全法规完全是中共国的内政。中共国推进相关立法是合理合法的,并且是符合包括中共国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共国人民的利益。显然,美国的某些政治家不希望看到香港的长期稳定发展,他们开始捏造各种所谓的罪行,并威胁要对香港实施制裁。”

该评论员文章敦促结束所谓的美国“制裁成瘾”,但又绝不会引起美国的抗议。当您看到文章结尾的结论时,就能理解他们这样安排的良苦用心——这意味着需要更紧密的中美合作:“在COVID-19流行病给各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和经济发展挑战的时候,中美合作,应对全球的困境显得更加重要。美方应选择在与该流行病作斗争的领域加强与中共国的合作。”

在6月2号出版的《人民日报》的第4版上的四篇文章分别涉及香港国家安全法和美国的回应,指出:美国抹黑“一国两制”政策,他所谓的“制裁”措施是不恰当的,批评川普总统周五宣布的禁止有中国军方背景的中国公民进入美国接受研究生教育。

那么今天呢? 6月3号的《人民日报》首页上始终侧重于共产党的内部事务,从始至终没有提及美国,甚至香港。

当我们回顾昨天的中共国省级地方报纸时,我们发现这种模式再次成立。隶属于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员会的机关报《北京日报》没有提及美国的新闻,而是专注于《人民日报》相对应的头版报道,内容涉及海南新自由贸易港的总体规划。后面几页的重点是促进当地经济增长,与贫困作斗争以及全国人大的法律法规。甚至还有如何处理城市垃圾的政策。

中共福建省的官方喉舌《福建日报》同样没有提及今天的美国,再次将重点放在习近平对拟建的海南自由贸易港的评论上。

再看浙江省委官方媒体《浙江日报》,海南自由贸易港新闻和习近平的讲话再次成为头条新闻。剩下的都是些枯燥无味的官方新闻,我留给您自己去阅读。

再让我们把视线转向市级层面的报刊媒体,同样的麻木思维模式继续上演。例如,中共在武汉的官方出版物《长江日报》以习近平关于海南的故事,人大法规和当地官方新闻为主导。

那些中共主流报纸的商业版情况又如何呢?这些报纸往往更专注于新闻的覆盖而不是枯燥的官方新闻。虽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这块领域,但我发现绝大多数商业报纸对美国的抗议活动采取了谨慎的报道态度。甚至对于许多人来说,美国的抗议活动根本不存在。

一个明显的例外是《新京报》,这份由《光明日报》社和广东省的《南方日报》社于2003年联合创办的商业报纸,在2011年由中央媒体单位划归北京市管理。该报纸昨天发表了两篇有关美国的文章,一篇是一个评论员文章(在第3版),另一篇则是一篇新闻报道(在第12版)。前者的标题是“美国骚乱升级”,由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的年轻教授陈积敏(Chen Jimin)撰写。

在简短介绍美国的局势,包括伴随着“暴力事件”的示威游行,以及在多个城市派遣国民警卫队后,该评论员文章将批评集中在美国的虚伪上,其目标很明确,就是破坏美国的核心价值的可信度。

“这一事件无疑是一场悲剧。此外,人们叹息地发现,这是一场在标榜着“民主,人权,自由与平等”的美国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游行示威。任何一个稍微了解美国历史的人都不会对这场游行感到吃惊”

第二篇是在刊登在《新京报》“世界新闻”部分的整版报道,关注的重点是美国的“暴动”,标题是:“已有4100多名抗议者在美国暴动中被捕。” 该报告主要是根据CNN和BBC的报道重新叙述已知事实。该报告强调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讲话,他在本周表示,“来自非盟和非洲国家的声音代表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他希望美方正视并认真倾听。” 赵说,中共国“愿意与非洲方面一道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以及一切煽动种族歧视的仇恨语言。”

当然,中共国最近也因为一些非洲领导人抗议在广州的非洲国民受到种族歧视待遇而遇到了严重问题,他们的一些城市在对待非洲裔美国人方面也面临着很多质疑。

尽管如此,我们应该看到,在中共国官方媒体对美国抗议活动的处理中,似乎有两个主线是永远保持一致的:1)美国在谈论人权和自由方面没有信誉; 2)中共国在维护共同价值观方面与世界其他国家站在一起。

其他的商业报纸几乎没有怎么关注美国的抗议活动。我们注意到,广州的《南方周末》(通常被认为是中共国比较有趣和专业的出版物之一)今天它的所有网站上都没有关于美国的报道。另一个比较有趣的是:作为官媒《浙江日报》的商业版的《钱江晚报》,今天更愿意在其首页上解释为什么龙虾价格如此之低。报纸上没有任何地方提到美国或其它全球新闻。

当我们进入中共国官方媒体的新闻网站时,相关的报道开始变得耐人寻味了。昨天,中央电视台(China Central Television)的网站上有两篇关于美国的抗议活动的报道,关于俄罗斯的和右翼来源的问题的报道也同框出现了。

下图显示的是第一篇文章,报道了“今日俄罗斯”电台拒绝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将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示威游行的幕后黑手甩锅给俄罗斯的主张。实际上,赖斯周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接受沃尔夫·布利泽(Wolf Blitzer)的采访时说:“如果得知是他们(俄罗斯人)用社交媒体煽动了双方的某些极端分子,我不会感到惊讶。即便得知他们以某种方式为其提供资助,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赖斯并未明确谴责俄罗斯,她的评论更专注于俄罗斯是如何利用分裂美国的这些虚假信息进行宣传活动的,而这些活动都有据可查的;但是赖斯的评论在保守派的新闻网站以及众多俄罗斯媒体例如“今日俄罗斯”电台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被广泛报道。

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文章显然是将“今日俄罗斯”电台的报道作为其新闻报道的唯一来源,文章附有中文的“今日俄罗斯”电台报道的屏幕截图,写着“美国政客”想甩锅给俄罗斯,但受到俄罗斯媒体的嘲笑。” 该文章被许多在线媒体:包括腾讯新闻,湖南的“红网”,江西官方的“江西大江网”,陕西的“陕西新闻网”,广州的羊城晚报网站,搜狐网以及新浪网等纷纷转载。

这并不是中共国官方媒体使用“今日俄罗斯”电台和一些显然来自西方右翼网站,或类似的其他俄罗斯信息渠道作为报道来源的孤立案例。这个周一,包括新浪网在内的许多中共国网站分享了一个“今日俄罗斯”电台的报道,该报道详细描述了达拉斯的抗议者对一名白人男子的袭击,该白人男子自称是达拉斯的一位店主,他用砍刀保护附近居民。这个故事源于“烈焰传媒”的自由制作人Elijah Schaffer,该网站由美国保守评论员和阴谋论者Glenn Beck于2018年创立。 沙弗显然编辑了这次袭击的视频片段,使其看起来更符合阴谋论的口味,并在后来散布了受害者已经死亡的谣言。但根据沃思堡星报(Fort Worth Star-Telegram)的报道,是达拉斯当地警察的后续处理使沙弗(Schaffer)事件变得更复杂,而这名男子仅在事件中受了轻伤。

然而,许多中文媒体,其中大部分隶属于《环球时报》的报道都称:“今日俄罗斯”电台引用目击者的话说,被袭击的那个人正试图保护当地商店免受示威者的伤害。” 可正如“今日俄罗斯”电台文章所阐明的,这名目击者实际上就是沙弗本人。

新浪网(Sina.com)的“军事新闻”专栏也分享了《环球时报》源于俄罗斯“今日俄罗斯”电台的报道。

同样,在本周,中新网通过其新闻应用平台分享了“今日俄罗斯”电台的另一则报道,该报道称“今日俄罗斯”电台采访了乔治·弗洛伊德的姑妈安吉拉·哈雷尔森(Angela Harrelson)。这些和其他的一些报道中的实例表明,中共国官方网站和党控媒体在报道中多次援引了诸如“今日俄罗斯”电台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之类的俄罗斯媒体的消息,这样的举动值得我们保持进一步的警惕。

昨天在央视新闻网上刊登了与美国抗议活动有关的另一篇文章——“针对警察残酷执法的抗议活动在美国持续蔓延”,这已经是对美国的抗议活动相当直接的描述了,内容包括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茨宣布宵禁,以及德克萨斯州和弗吉尼亚州等其他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该报道完全基于CNN和美联社的报道。 文章的附图仅显示了一个在模糊的夜景中的抗议人,并没有报道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许多游行其实是非暴力的,并没有发生任何街头大火和焚烧旗帜,毁坏班车或烧毁邮局大楼的情况。

通过在中共国官方媒体上查看有关美国抗议活动的图片,似乎可以看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尽量避免使用暴力的图像,这表明官方宣传机构并不鼓励使用这类图像。当然,再次由于香港的原因,这种推测的范围是有限的,因为当局小心翼翼的避免美国的抗议者和警察之间发生暴力冲突的景象使人浮想联翩。

我们注意到,昨日晚些时候发布在中共国的央视新闻网上的文章和视频继续在人权问题上攻击美国,但同时也避免出现美国抗议活动的暴力场面。视频和文章的来源是“中国环球电视网”(在美国注册)的最近的一次特别报道,名为“美国:现实观察”。中文版的标题是“揭露美国内部人权混乱状况的六大事实”。我们对这类攻击的语气感觉麻木又熟悉:“美国一直吹嘘自己是世界上的人权捍卫者,每年都针对特定国家的人权状况进行报告汇总,尽管(我们认为)报告的内容真假参杂,但是,美国的人权状况真的如某些政治家所言那样完美吗?”

再一次强调,中共国的两条基本主线为:1)美国在谈论人权和自由方面没有信誉; 2)中共国在维护共同价值观方面与世界其他国家站在一起。

有关新西兰抗议活动的类似主题的图片昨天在新华社的官方中文网站上刊出。焦点集中在国际社会对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引发的强烈抗议,文中隐含着中共国对该事件有着与世界人民一样的愤慨。文章的标题为:“新西兰抗议美国警方的暴力执法。” 参考一下《新西兰先驱报》的类似报道,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该报道强调了对美国抗议者的声援:“今天,新西兰抗议者与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一起示威,抗议明尼阿波利斯的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害。”

中共党报和主要网站对美国抗议活动的轻描淡写今天仍在延续。“人民日报网络版”今天没有在首页上进行任何相关报道。

同时,新华社官方网站的中文版网站刊登了一篇报道,题为:“美国各地针对警察的暴力执法抗议活动持续,弗洛伊德的葬礼安排已经敲定。” 该报道没有包括中共国外交部的声明或其他评论,它写到:

6月2日,美国各地反对警察暴力执法的抗议活动仍在持续,抗击活动进入第八天。美南部和西部的城市举行了和平示威活动。同时,被警察暴力杀害的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追悼会和葬礼将于本周晚些时候至下周举行。

6月2日下午,在得克萨斯州休斯敦,成千上万的人冒着酷暑,为弗洛伊德(Floyd)举行纪念游行。游行前,示威者进行了短暂默哀。

再一次,新闻的照片显示了和平抗议的景象,并避免了任何暴力示威图像出现。在新华网的首页上,这个报道排序在十一号。此前有习近平关于建立公共卫生体系和扶贫脱贫措施的报道,林郑月娥对香港国家安全立法的评论等等。

鉴于中共党媒报道的性质,对于中共国官员是否愿意对美国发生的场面进行公开的“披露”,我不想在这里再做任何评论。我谨慎地认为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有一些明确的案例可供我们剖析,例如“中共国环球电视网”的名为《美国:现实观查》的报道,该报道是针对海外受众的,但同时也提供给了美国国内受众。还有一些例如在《新京报》上刊登的这样的评论,试图强调美国的虚伪。总之,无论在美国发生了什么,中共国的官方媒体都经常刊登类似腔调的报道。但是他们的官媒最近也减小了一些动静,这很可能是因为那些宣传部门的官员刻意要避免与香港问题联系起来。

正如我在本文一开始所指出的那样,在诸如《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和其数字媒体——“人民日报客户端”之间,可以找到非常有趣的对比。后者专长于数字化的病毒性的宣传(这种宣传包括操纵我以上提及的,在破坏美国人权和自由的信誉等方面两大不变的主线)通常它们由于更具挑衅性而显得卓有成效。

另一个例子可以在本周“人民日报客户端”上发表的帖子中找到,该文章题为“美式双标,已经破产!”。该帖子在包括《中国日报》,网易,“手机凤凰网”和《羊城晚报》在内的许多网站和应用上发表,使用了川普总统的话来破坏美国在香港的信誉。

“抢劫一旦开始,老百姓会开枪保护自己的财产。” 川普是在回应白人警官跪在一个黑人脖子上致其死亡而造成的暴力冲突时说的,[总统]说,军队将支持明尼苏达州州长,甚至声称要使用武力对付明尼苏达州的匪徒。

但是,发表在“人民日报客户端”的这篇文章继续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些美国政客在香港爆发暴力抗争事件时称其是’美丽的’。” “现在,我们可以把这句话还给这些美国政客吗?”

这个帖子附有图片,以使其更具有病毒般的传播性。图片描绘的是具有漫画风格的破损的自由女神像,一面美国国旗飘扬其侧,上面还有一个警官的肖像,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并跪在抗议者身上。中文标题是:“美国政客:双重标准的代言人”。

关于作者:

David Bandurski是“中国媒体项目”的联合总监,也是该项目网站的编辑。 他是《钻石村的龙——中国城市化和社会行动主义的报道》(企鹅图书)的作者,与(香港大学出版社)合编了《中共国调查新闻》。他的著作发表在《纽约时报》,《远东经济评论》,《华尔街日报》,《查禁目录》,《南华早报》等杂志上。他在2007年因其有关中共国互联网审查指南的解释性功能而获得人权新闻奖。David拥有西北大学的梅迪尔新闻学院的硕士学位,是香港大学新闻与媒体研究中心的名誉讲师。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