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一词碰碎了中共的玻璃心

By文荷

2020-06-06

效率!效率!效率!最近,中共应该又为自己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大大自豪了一把。只见中央一声号令,总理一句充满“烟火气”的点赞,“地摊经济”瞬间霸占了所有媒体头条,浩浩荡荡的的农民工潮摇身一变成了地摊大军,御用文人们恨不得在这个题材上挖地三尺找出亮点来,于是媒体树立除了这样的创业典型,他面对镜头侃侃而谈说“摆地摊,一天收入4万“……得了,您呐,别说脱贫奔小康了,我看这地摊经济可以把中共经济直接送入太空了。

正当人们开始对这个话题有点审美疲劳时,一夜之间,有关“地摊经济”的报道开始集体下架,前一天还炙手可热的新闻题材瞬间变成了敏感话题。面对这么魔幻的转折,网民们又一次集体蒙圈,难道是又错过了什么吗?此时,在我眼前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一个浑身都是肌肉的壮汉,泼妇骂街般的坐在地上打滚,一问才知只因刚才有人好心提醒了他一句“裤子上有个洞,走光了”。那一瞬间,我听到了那个叫“中共”的肌肉男玻璃心碎了一地的声音。“伟光正”如我党,怎么能走光呢,就算走了你也得给我把话吞进肚子里别说出来。

自从网络开始普及,信息传播途径从官媒到受众,变成了受众到受众。和过去相比,老百姓似乎有了更多说话的权利。也就在这个时候,“敏感词”这个词开始替代中共那只无处不在的手,出现在老百姓的生活中。习惯了我党的正能量教育的老百姓,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既然党教育我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我要骂共产党不是大逆不道吗?反党反国家的言论,咱不说不就行了吗?可渐渐的,人们开始有点感觉不对了,不仅反党反国家的话不能说了,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也都不能提了,连小粉红们拍马屁用的“习大大,彭麻麻”也不能说了,两百斤担子也不能说了,再后来有人说了句“梦见猪”就被请去喝茶了。拯救苍生的“李文亮” 成了敏感词,描述武汉疫情的方方日记也成了敏感词。人们逐渐发现凡是与中共真相有关的词汇都会让社会噤若寒蝉,草木皆兵。

曾经和我的闺蜜讨论中国人没有知情权和言论自由的问题,闺蜜不以为然的说,我觉得传播正能量没什么不好,中国人没有知情权不一样买了房子,买了车子,那些香港废青就是知道太多了才才吃饱了撑的去要自由。此时的我,除了沉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共产党的洗脑教育最可怕的不是蒙住了人们的眼睛,封住了人们的嘴吧,而是直接砸碎了人们心中那个可以掂量是非曲直的普世价值,让人们变成了行尸走肉,即便睁着眼睛也可以说瞎话。总有一天,当李文亮的命运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当社会主义的镰刀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你会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会为你说话,因为你的遭遇此刻已成为了他们心中自动屏蔽的敏感词,

有时候,我们觉得中共很强大,强大到可以毁灭世界一万次。有时候我们又会觉得中共很脆弱,脆弱得听到李文亮的名字都会浑身发抖。是的,再强大的恶魔也有他致命的弱点。现在想想,所谓厉害了我的国,不过是一个对外胡乱撒币,溜须拍马的败家孬种。对内,不过是一个对内色厉内荏,闻风丧胆的心虚小人。中共,正是因为你那脆弱的心脏,我们才要拼命地打开防火墙,扯掉你那遮羞布。否则,我们如何才能以弱胜强,一击致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2+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4433/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57688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4433/ […]

0
lovegtv
10 月 之前

有时候确实无法去说服一个被洗脑几十年的人。唯一能让他们清醒的,只有疼痛。所以这类人,我不怨恨他们,反而尊重他们,这是他们的选择,但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他们自己。当然也是他们应得的。

0

热门文章

GM67

6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