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新闻发言人Kayleigh McEnany记者会摘要(6.3)

McEnany:大家好!先讲几个公告。首先总统的健康检查会很快公布,总的来说,总统保持健康。同时我要恭喜昨晚预选的胜选人,总统已经为候选人背书, 64比0的胜率,这是国会特殊和主要选举自中期选举以来的胜选率,表现了对总统政策的在64个选区13个月中的全国范围的支持。

接下来想说说全国范围发生的事情。《第一修正案》不是给任何人权力暴动、抢劫、纵火、损毁财物、骚扰私人和警察。然而此修正案赋予你和平集会的权利。最好的案例是1963年8月28日,由马丁·路德·金领导的25万人在林肯纪念堂参与的美国平权运动。著名的金博士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中说,我们不能让我们的运动变成暴力行为,我们要一次又一次地让精神从肉体中得到升华。金博士说,我希望我的四个孩子生活在一个国家,不以肤色而是他们的品质来评判他们。我们继承金博士的精神,纪念因为不公正待遇而去世George Floyd,那个视频我们都看到了。还纪念被抢劫犯枪杀的圣路易斯警察长David Dorn,这是个悲剧,他是一位77岁的退休警察,并且他的太太也是一名警察。Dorn是一个英雄,在这次骚乱中遇难,我们的心与他的家人同在。我们美国人必须团结在一起,我们必须要有法律和秩序。接下来,我开始接受提问。

记者:CBS新闻得知国防部长Esper的发言没有在白宫得到积极反响,部长有没有在今早之前私下向总统表达他对执勤人员的个人观点,以及总统依然对他的工作有信心吗?

McEnany: 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表示他的个人观点,而且我也不会在白宫评论私下的对话。关于总统是否依然对他有信心,我会说,如果总统对国防部长Esper失去了信心,你们一定会第一时间知晓。

记者:国防部长Esper还是合适的人选吗?

McEnany:目前他还是国防部长,如果总统对他没信心了,我们会第一时间知晓。

记者:副总统拜登宣称,如果他竞选成功,他会成立警察监督委员会。川普总统有考虑类似举措,或者具体的相关政策的改革来应对执法中的种族歧视吗?

McEnany:白宫讨论了多项相关举措。我不想在总统之前评论他最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总统相信大多数警察是善良勤劳的人,但他也知道我们所看到的不公正的现象,以及我们需要保证警察们合理使用训练时用到的手段,以保证公正执法。

记者:会考虑联邦层面的监督吗?

McEnany:讨论了不同的方案,但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记者:你提到了金博士(Dr. King)。他也许不会认同周一晚间在白宫一带发生的行为。如果有有机会重来,你们会使用催泪弹和重击抗议示威人群以确保清空公园,让总统可以有机会拍照吗?

McEnany:我首先声明,没有人使用催泪弹和橡皮弹。

记者:有女士向我表示她被催泪弹驱赶,其他人也有在那片区域被同样对待。

McEnany: 再次澄清,没有使用催泪弹。这点国防部(DOD)和公园管理局可以保证。让我退一步声明所发生的事情,因为有很多的失实报道。首先这些早晨的抗议活动,总检察官Barr在上午就认为需要在把禁入区两边都扩大一个街区。但当他下午到达现场发现路障位置没变之后,就告知相关官员需要采取行动。抗议者被3次被大声告知要转移,然后变得越来越无理,开始向警察扔东西袭击,包括用冰冻矿泉水瓶。警察别无选择,采取措施以确保他们自身安全和后移路障。因为我们都知道哪个区域教堂前晚失火,这些是合理的行动。向外移动路障才能确保教堂安全。绝不能容忍向警察扔水平和砖头的行为。

记者:很多人士在和平抗议。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些躁动,只是被人群和警察强力推开,还有一些你们派来的军队成员。你怎么对美国老百姓解释这些?

McEnany:国民警卫队已经在华盛顿执勤,而军队并没有。这两者是有差别的。我想说,扔砖头、扔冰冻矿泉水瓶、袭警行动等,是不能被容忍的。当警察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们有权利自卫,警察处理等很平和,没有人死亡、没人严重受伤。

记者:看到那些处理画面的民众很愤怒,你们这么解释这样的行为呢?

McEnany:警察有权保护自己。让我们说如果警察不去防卫保护自己会如何。在圣路易斯,四名警察被枪袭;拉斯维加斯,警察被爆头现在生命危在旦夕;在纽约警察被打伤;在罗德岛,4到5名警察和州巡警被打伤;在新泽西,一名警察受伤。警察在前线保护民众,包括你Jim进出白宫的时候。我们欠他们荣誉和尊重,并且当他们收到威胁的时候,他们有权利保护自己。

记者:关于Esper部长的评论,总统正在考虑启用《暴动法》(Insurrection Act) 或者根本不考虑?

McEnany: 总统在调用此项法案有绝对权威。此项法案在他权利范围内,总统唯一的目标是保护全美国街道的安全。我们不容忍教堂被烧,警察被枪击,商店被抢劫和损毁。如有需要总统会考虑启用《暴动法》。但目前总统希望依靠国民警卫队,并且在华盛顿和明尼苏达都起到了强有力的效果。

记者: 你是说所有警察在和平示威都文明执法吗?但有证据显示,有警察摔澳大利亚记者的相机,这件事不仅是和记者相关而且和所有和平示威的群众相关。白宫是否相信在白宫附近发生的执法行为都是得当的,而且可以作为全国范围的典范?

McEnany:警察们用合理的手段和权力在暴徒向他们袭击的时候保卫了自己,也保卫了所有其他和平示威者和普通民众。

记者:你认为警察向示威者喷化学物品合理吗?

McEnany:据我所知,没有催泪弹。他们用了最小的武力来应对使用暴力手段的抗议者,以确保圣约翰教堂不会再次被纵火和保护他们自身的安全。

记者:总统在福克斯新闻里说他没对任何人说过应该驱赶示威者,国防部长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请问白宫里面谁知道这个决定,或者这是总检察长单方面的决定吗?

McEnany:总检察长一早就决定要扩大戒严范围。这是在关于教堂的讨论之前。总统下达命令之后,大家按此行动,但总体并未过问每个细节。所以,对这件事的知晓程度正如总统所说。

记者:如果抗议者还在那的话,会有总统出行去教堂的计划吗?

McEnany:我不知道安保人员是如何决定以确保总统步行过去的。我只想重申,扩大戒严范围的决定是总检查长Barr在一大早就决定的。

记者:疫情大流行的问题,Fauci医生说他和疫情应对小组和总统会面的频率显著减少。这是准确的吗?为什么?

McEnany:昨天我们就举行了疫情汇报会。我们一直在监控疫情状况以确保美国人民安全。我们现在看到烧毁的教堂和街头暴力,总统和总检察长、国防部长Esper、Milley将军进行了多次会议以确保街道安全的同时也在监控疫情。

记者: 如果周一的示威是和平的,为什么要清场?是谁的决定?如果总检察长Barr要清场,为什么花了那么久?

McEnany:总检察长Barr命令周一早上要清场,但他到达时清场并没有被执行。他立即他命令戒严区域向外扩大一个街区,我们看到周日晚不是和平示威,而是暴动。以确保圣约翰教堂得到合理保护。总统要保证周一晚上华盛顿是安全的。

记者:从早上下达命令到晚上你们步行过去有这么长时间间隔。为什么要有这么大的间隔?

McEnany:(重申这是Barr的决定)他下达的清场的决定没有被执行,下午早些时候他到的时候发现了,然后让工作人员立刻进行清场。

记者:为什么总统认为经过公园步行过去教堂这么重要?

McEnany:总统要向世人表示我们不会被抢劫、暴动和纵火打倒,美国不是这样的。步行去圣约翰教堂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它向世人展示了重要信息。历史上我们看到世界的总统和领袖在特殊时刻做出的举动向国人宣告领导的坚韧意志。丘吉尔访问被轰炸的废墟,小布什总统在911废墟举行仪式,卡特总统穿上包衣鼓励节约能源,老布什总统在残疾人的陪同下签署美国残疾人法案。对于这一届总统向民众传递一个重要信息,即所有叛乱分子、抢劫犯、无政府主义者不会继续猖狂于世,纵火教堂不是美国精神的代表。手握圣经向美国人宣告我们会通过团结和信仰度过难关。

记者:总统一部分体检是去年年底进行的,剩下的部分是什么时候进行的呢?

McEnany:我不知道具体日期。我可以问Conley 医生。我知道日期快到了。

记者 :白宫花了很多时间讨论抗议是怎么发生的,人民应该抗议什么或者不应该抗议什么,白宫那有做什么来调查这次游行的根本原因吗?

McEnany:总统做了很多事。 加速了FBI对George Floyd案件的调查,确保有关于人权的调查,和他死因的调查,还有联邦检察院的调查。他几次都为受害者的不公正待遇冥不平,包括周六的全国讲话。总统在权力范围内已经传达的对这种不公零容忍的强烈信号。

记者:总统有直接和示威者对话以了解他们的诉求吗?或者总统有无此打算?

McEnany:总统已经调研了他可以使用的已确保执法公正的途径,但还没有相关宣告。但我们在努力。总统认为警察们是勇敢的英雄,大多数都是善良勤劳的爱国爱民的人士。

记者:前任的代理总检查长Rosenstein今天在国会山听证。他没有阅读五角大楼的申请,考虑到Rosen Stein的深度参与,他甚至没有开始准备通俄门调查的总览备忘录(scope memo)。实际上是他挑选了FBI总监Christopher Ray。是不是到了川普总统当局重新任命除Ray之外的FBI新主管的时候了?

McEnany:暂时无评论。关于Rosenstein的听证,除了一些,是、否之外,然后他还承认Peter Strzok的文字没有通俄的信息,但绑架了整个调查。Rosenstein说他不会签署有他名字的Carter Page FISA搜查令。但他的名字明明就在上面。不仅如此,他还不确定他完整阅读了文件。窃听美国公民是严重违反《第四修正案》的事,而且还没有根据,而且还是根据满是谎言的俄罗斯情报。所以,这真的非常令人乍舌听到他,没有完整读过那个搜捕令,我相信说不定能听到他根据2020的后见之明说他不该签署,即使我确定这令Carter Page感到不满。

记者:总统是否对旧事重提感到失望,他现在的立场是什么?他对今天FBI总监Christopher Ray的听证有信心吗?

McEnany:此刻总统和FBI局长和国防部长一样,如果他对谁没有信心,你们会第一个知道。

记者:昨天纽约州长Cuomo 发表重要声明说他可能会解雇Blasio市长,总统是否有跟Cuomo州长谈到向纽约派国民警卫队的事?现在有任何计划吗?

McEnany:总统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保护国民。派国民警卫队只是其中一种方式。既然你提到纽约,提到华盛顿和纽约的如今的现状。华盛顿因为川普总统立即采取了行动,派了国民警卫队,所以现在暴乱制止住了,而纽约因为Cuomo州长不采取任何行动,到周一晚上暴力更加仓狂,梅西百货大楼被抢劫等。川普总统已经认定Antifa 为国内恐怖组织,但是纽约抓了一部分被指控为入室抢劫的嫌疑人,却放了500个已经逮捕的人,所以纽约对违法法律的人的的应对方式是软弱无力的。

记者:除个别警察的行为以外,总统相信现在有系统性真的非裔美国人的执法偏见吗?

McEnany:总统相信正义,当他看到这个件事的时候立刻毫不犹豫的就提出来这是不公正的。他给Sandra Bland打电话时,针对她在视频里受到的暴力对待,直接表示那是可怕的。当他看到George Floyd的视频时,也毫不犹豫的指出那是不公正的,他非常难过,他也让Ahmaud Arbery接受人权调查。同时他也指出,我们的警察是好人,努力工作的人,他们在街上保护他人,拥抱他人,与抗议者站在一起。这就是执法意义所在。这也是

记者:再次问,总统是否相信是否存在对非裔美国人对系统性的执法偏见?

McEnany:总统相信有一些不公正的案例存在,他指出这些案例,民主党在刑事司法改革喊了很多年,如在量刑的种族差异方面,奥巴马总统没有改变这些现状,而是由川普总统改变了这一现状,在量刑改革领域带来了“第一步法案”(First Step Act)。民主党没做到,因此,他们应该向川普总统致敬。

12. 记者:外界对为什么要对公园进行清场有很多解释,其中一个说是尝试执行宵禁,另一个来自公园警察的说法是因为暴力抗议者,司法部说反正早晚都要清场的。你能给大家解释从白宫角度来看这个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McEnany:清场命令不算来自白宫,是最高检察长Barr的命令,因为不能再让我们看到教堂连续两天被焚烧.

记者:就是说不管怎样都会情场是吗?即使是没有暴力抗议者,也一样会情场,是吗?

McEnany:不,如果抗议者是和平抗议,把区域移动并扩大一个街区,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被告知了不知一次、两次而是三次。但是,如果砖头扔进来,警察仍然会保护他们自己.

记者:从过去的这个周末来看,巡视的意义是什么?他在寻找什么?

McEnany:我评论范围不会仅限于总统已经说过的话,因为那些涉及到安全问题。

13. 记者:对Rosenstein和Ray都不愿意承认对总统竞选活动的非法窃听承担责任

McEnany:总统对此感到诅丧。这是一个共和党的竞选活动,被民主党的政府根据总统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和政党花钱买通的卷宗而发起的窃听行为。这是我们看到的最严重的政治丑闻,当好几个在Obama政府宣誓就职的人员的对通俄这件事具有完全两面性,在职时说一套,面对公众说的另一套,说他们有直接证据证明总统竞选时里通外敌,竟然没有媒体有兴趣去深入调查也令人无语。Adam Schiff说,“我有直接的证据”,而事实并不存在。同时,特别检察官 Muller在花了数百万纳税人的钱得到一份报告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用通俄事情的存在。我们需要对此事彻底调查, 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在任何一个总统身上,不管他是什么政党。

记者:国防部长Esper早上说他反对启用《暴动法》(Insurrection Act),上次使用这个法案还是在1992年。现在看总统会使用这个法案吗?这个法案会是最后一招还是现在看来最可能的措施?

McEnany:我们看到总统正在循序渐进的方法解决这件事情。首先,让州长、市长们履行他们的职责。他们有可以派遣警察去处理的权力,《宪法第十修正案》赋予他们这样的权利。纽约州长Coumo和纽约市长Blasio他们应该确保他们的州和城市的安全。他们目前是严重失职的,纽约到处都是抢劫案,华盛顿在市长管控时到处都是焚烧。总统立刻采取了措施,动用国民警卫队,如果步行在启用《暴动法》。目前华盛顿特区在国民警卫队保护下,局势控制良好,如果有必要还会动用军队,以确保华盛顿的和平。

McEnany:我想重新回到开场提到的,因为我没有看到太多关于此的媒体报道。Dorn警长在圣路易斯去世,他被劫匪杀害,此前为圣路易斯两个警察局效力38年,他的太太是路易斯市警察局士官,他是一名英雄。我同时想纪念今年殉职的45名警察。我为他们感到惋惜。作为一名新妈妈,我尤其为两名女性伤痛。印第安纳波利斯市的警察Brianne Leith, 她于2020年4月29日遇枪袭致死,离开了他三岁的儿子,姐姐和她父母,她是国民警卫队退伍士兵;同时我们悼念火奴鲁鲁警察局丧生的Tiffany Victoria和Rica,他们在2020年1月29日因为被枪击,离开了她三个女儿和一个外孙,她是美国空军预备役退伍军官。他们是我们的英雄。谢谢包围我们街道安全的警察,有被枪击的,有被枪杀的,这都是不该发生的悲剧。让我们和执法人员站在一起,感谢他们为我们社会持续做出的贡献。谢谢!

翻译:【水星Stella】 校对:【班仔 】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