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新地!对爆料革命之于民族历史的思索

作者:杠上开花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是真人老子于二千五百年隐匿前于函谷关留给关令尹喜五千言里的一句话。中国的政治是帝王家天下治世,天子家天上(实际天下一人)的垄断信仰。其实就是变相的政教合一,因为天子,这个上古时期巫时代本来是神➡人、人➡神沟通的媒介,僭越位格,成了人世实际神格的存在。又通过其造作礼制,剥夺了除天子之外其权力治下,众生与天的关系。

在礼治之下,众生是没有任何一点的资格与天沟通的,如果有人公然或私自祭天,就会被视为篡权,是视为谋反,这是极度重罪,诛连十族。

在此之下普通人只能祭祖先之灵,不能祭真神(天)。民间的信仰,渐渐演化为祭山灵,祭河灵,祭物灵,祭奇山石、古木,甚至节日,也只能祭灶王爷土地公公,而且这些神灵都是被家天下礼制降维降级之后的存在,礼制之下的这些神灵只能委身于柴火灶墙根下这些场所,上不了中堂神位。让人想起了古代被贬蛮夷边区运离神京的罪臣。

春秋时期,所谓礼崩乐坏,其实就是众生天性的觉醒,是人天感应的自然呈现,不应被自私至极家天下控制森严,以国礼等同为家庙之礼,辅以酷刑之恐吓,是故,当其核心权力羸弱,极权的松动,人的天性就会八侑舞于庭。因为这不过是世俗制度,而非神灵天赋。

天子垄断人➡天自然的关系,篡改了天➡人自然天赋人权的本质。使得众生失去了与神灵的自然而直接的沟通关系,自然的天赋人权被篡夺。等于被剥夺了信仰自。物业不允许业主用公共设施了。甚至管起你可不可以在家自由活动的权力了。

直到佛教进入终至不能禁,众生才有了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信仰,因为禁而不止,就只好任其共存,只要不“出格”。这一幕与今天的共产党乌托邦极权控制何其相似乃尔。就是极权主义都喜欢管你的思想,控制你的思维方式,不允许有它们所谓的离经叛道。由它们定义一切。这是极权的另一个特色。

思维被控制,思想不自由。然后灌输它们精心设计的一套所谓文化,以确保人们的“可控”,这一切的出发点却是出于私欲。帝王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不管这个制是从哪朝哪代开始。无非都是帝王纵欲的真相,甚至死后以妙龄少女人殉的凶残,这种事,畜牲都无。然后在礼制之下,女人的物化,女人的功能化,把人降低天赋的属灵的高尚人格具备的自由。彻底的奴化,也即是工具化。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就是剥夺了人属灵的属性,信仰的不自由,使得人以非公义私法矮化的事实存在。人是因为灵性生命才有超越肉身能欲的高尚,才有灵魂的高贵。

但家天下的政治文化,帝王僭越了天子作为灵媒的位格。政教合一,精神控制,肉身限制。达到极至的就是共产党乌托邦这个邪恶幽灵的利用科技带来的逐渐深化的控制:管天(信仰),管地(物权),管空气,管生殖器,这种人类本能的欲求都要管,领导一切,控制一切。

以前看传统戏曲,只要一看到美少女,美妇人一出场,必有一衙内如蝇随行,后必欺男霸女。以前觉得戏曲是艺术,艺术嘛,就是创作,创作嘛就好讲故事。但如今认知事物的程度不同,使得明白与感应到这似乎就是这个民族集体潜意识里的深深恐惧,深沉担忧的存在。恐惧,是我们这个民族集体潜意识里极深的划痕,未知生焉知死,所以,我们需要人殉。需要死时找几个垫背的这种让有神信仰的民族或凡有信仰的本族也不可理喻的也许只是少部分,但事实却是存在的特性。

未知生,焉知死,使得人的属灵生命堕落为只在乎肉身能欲的食、色,性也的现世存在,人死灯灭,但被压制矮化的灵依然存在肉身,只是被压抑了,潜意识还是会恐惧死后的不可知,不确定,才会有人殉。

今天共产党乌托邦骗子集团的权贵及其官僚体系的官员们甚至凡与其有深度合作的商贾及社会各界,很多正是上演这种在戏曲中的社会风气的存在。普通人被矮化,被奴隶化,被物化,甚至被作为器官提供者的“活体”化。这,就是灵魂被攫取被掳夺的现实寓言。通国家国情怀的虚假宣传,而控制人们的思维能力。当面对利益时,它跟你讲情怀,讲同一个民族。讲付出,讲牺牲小我,成就什么狗屁的大我,从不说利益,这套屡试不爽。

这些林林总总的欺诈骗术,历朝历代,就那么用着。它们害怕百姓个人的觉醒,所以他们灌输给普通百姓的,永远是认知的错误偏差,就是没有灵性的生命。因为灵,就必会聪而明,慧而觉,你一觉它们就没法控制了。

所以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维基的释意是:刍灵,又称刍人,日本称为藁人形,朝鲜半岛称为秸秆人形(韩语:짚인형、짚人形)是汉字文化圈以秸秆扎成的人偶,在古代用作陪葬品。刍灵不限于制成人的形状,还有马、狗等动物造型,如刍狗就是狗形的刍灵,动物造型的刍灵常用作除厄(日语:厄除け)的替身。由于刍狗等除厄用的刍灵有祭祀完后就会被丢弃,因此以刍狗比作无用微贱之物。这就中国三千年来的历史。

当年周被商统治,文主拘于羑里而演周易。恶不积不足以败其身,武王形成联盟伐殷,曾经宣誓: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亶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在这里,武王作了偷换概念。天既是万物父,人万物之灵,亶聪明作天子,天子作民之父母。

在这里以比喻为实,将自己作了民之父母。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于你武王是元后,即天子这样位格的帝王。你就是民之帝王,但与民之父母无涉。以民之父母之喻为由,直接就僭越了位成了万万人的父母,再以孝道为绑架,这样不仅使家天下为名正,其言也顺了。是你父母,怎么待你都应该。人对父毋,自然百依百顺。

它们没有说的一点是:你既为民之父母,可否把你享受的美食美酒美屋美衣也让民也享受呢?,当然不行,这就是中国的所谓文化。好东西它们帮你用保管。这时它僭越社会伦理成了你的父母。等到需要付出时,它把民当随时可抛弃的刍狗。

这就是中国的政治文化。都是偷换概念,躲避焦点,你说东,它说西。你说道德,它跟你说权力。你说权利,它跟你说责任。三千多年来,民就这么被玩着。因为民就是刍狗,是下贱不具多少价值的可随时丢弃的牺牲,是物一样的存在,因为。它们说人乃万物之灵,但不包括其家天下家庙祭祀用来牺牲刍狗-普通民众。这是中国社会的本质。历朝历代谎话连篇,就因为怕你醒。

所以,郭先生开创并领导的爆料革命到今天,一步步接近理想。一步步开启民智。我就是因为郭先生的爆料,使过去的一层薄薄的窗纸戳穿,97度的水才开了,要不永远还会觉得那么高位子的人应该不差,就算有,也还不致于坏到那种程度。郭先生的爆料使我明白了,只要他是人,就会有人性的一切,甚至因为权力,可能使人性更坏的彻底。

郭先生这样的才能要是在历史上,肯定就是开一代王朝,家天下了。但郭先生已声明不参政,惟真不破,讲真话,做实事,而且G-TV私募已结束,他不仅要结束中国几千年来的把国家个人化的历史,不参政,而且还带领普通人致富,过有尊严的生活。过去都玩苦民,贫民那套,哪朝哪代都无不如此。

郭先生开创了历史。更重要的是,他明确提出了让民众有信仰的自由,而且依法规范宗教。这个在,中国的历史,也是开创性的。中国的历史,宗教只是统治者的工具,并未赋予人灵性的一成长。传统的宗教,只是极少数人的领地,普通大众,只是被蒙骗提供财物供养的事实。灵性的生命得不到真实的成长,因为宗教都是权力控制的。

郭先生提信仰的自由极为重要,信仰都可以自由了,人就具备了灵性生命的根基了。信仰的自由是,灵魂觉醒的第一步。人的生命就被赋予了灵魂,不再是物化的低贱刍狗。这是生命真正的意义。这在这个民族的历史,是第一次,是创造,是开天辟地。这与盘古开天辟地一样。

在这个民族的历史上,真正通过唤醒开智于普通到过去只是刍狗般存在的民众,每个生命的开智与觉醒,实际上是被上天赋予了灵魂。人➡天的关系在中国扭曲了三千多年,直到信仰的自由被法治化,才得到恢复其自然,而不是被权力绑架下的扭曲虚假信仰。天赋人权。人➡天,天➡人直接沟通,必然为未来的新中国人赋予自由的生命,灵性的成长,必然带领这个扭曲的社会恢复到正常建康的阳光临照下来。

所以郭先生盘古大观的寓意,必定是开新天辟新地,几千年私义的家天下中华民族的历史结束了。必然会是促成这个民族的新生,一个以公义为要求,以自由为信仰,以爱为维系的正常社会,与世界民族自然而和谐相处。而不是固守陈旧理念的一个阴暗民族心理,走到神的光照耀下的开阔地,不是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逼仄,开启中华民族一个真正新的未来!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