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顽固派利用了八九六四

新闻来源:NEWSWEEK

作者:MICHAEL PILLSBURY

翻译/简评:海阔天空

校对:孙行者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中华民族真是多灾多难,每到最最关键的时刻,总是选了那条最差的路。八九六四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中国社会民主转型的机遇,但中共的顽固派硬是把八九六四看成了一个要打倒自己的政治政变,不惜进行血腥镇压,最终以全体国人三十年的奴隶地位换取了少数几个家族无法无天的政治地位。

“八九六四”,是中共当局最讳莫如深的四个数字。这四个数字表明了中华民族人性的觉醒,对历史的责任,对民主的追求和对自由的渴望。这四个数字证明了中国人有种,中国人愿意用自己的行动去追求民主自由的理想,愿意用自己的热血和青春去让国家变得更加美好。

这四个数字同样揭露了中共政权的无底线、无道德、无人性,这四个数字向全世界宣示中共在中国的统治没有法理基础,没有任何合理性。中共就是一个伪政权,是依靠坦克、枪支维持统治的暴力集团,是依靠谎言和欺骗维持统治的诈骗集团。八九六四是中共永远的伤疤,八九六四将中共改革开放的画皮付之一炬,宣布了中共革新道路的彻底失败,让所有寄托中共内部改良的人绝望。

所以,中共要改写历史,甚至要让历史真相消失。天安门倒下了年轻的躯体,中共却公然向全世界撒谎,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六四没有屠杀。八九六四之后,几乎所有参与过六四的人都遭到了严重的迫害和清洗,就连路人因为打抱不平的一句话都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中共进行了彻底的清洗、彻底的迫害。所有反映真相的文字完全消失,人们只能按照中共规定的标准视角看待六四,只允许在改革开放后用文革的思维评论六四。在美国华尔街资本和华盛顿政客的支持下,中共一步步壮大,中共成功地用权力让人们把记忆封存,用恐惧让人们对六四噤若寒蝉。

六四,似乎就这样静静地被中共封存,被人们遗忘。

然而,人们真的忘记了吗?失去孩子的母亲忘记了他们鲜活的骨肉了吗?失去弟弟的兄长忘记他们的手足了吗?失去丈夫的妻子忘记她的爱人了吗?失去朋友的同窗忘记他的兄弟了吗?

然而,人们真的忘记了吗?人们真的忘记了什么是良知?什么是正义?人们真的不再追求自由、不再追求人生而为人的权利?甚至人们已经忘记了痛苦、忘记了复仇?

人们不会忘记。

六四就像刻在人们心头的朱砂痣,一旦想起,就会剧痛。

六四就像撒在人们心中的自由火种,一有风势,就熊熊燃烧。

六四就像人们隐秘的精神图腾,不断激励人们,为自由、为尊严而抗争、而行动。

31年前,一位年轻的生命为了保护他的哥哥被警察开枪打伤,警察故意拖延不去送医院,最后哥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惨死。哥哥也被投入监狱,失去自由22个月。在监狱,他目睹了人命如草芥,目睹了颠倒黑白的世界,接触了最优秀的中国知识分子。那个时候,他暗暗下定决心,为弟弟复仇,要推翻中共,“要扭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非人道、不民主以及缺乏法治的制度”。

31年磨一剑,今天这位哥哥,要带领着中国人民建立一个民主、法治、自由的新中国联邦。31年来,他坚定不移地灭共,不舍昼夜地准备,只争朝夕地行动。又到了64,他又会对他的弟弟说什么?

六四精神不死!六四始终在他心里,在我们心里。

中国的鹰派是如何利用1989年天安门抗议的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上周五在香港发表演讲时凝重地说,我们曾希望“香港能成为中国未来的一个缩影”。他的意思是,多年来,人们一致认为,中共国政府将逐步向香港政府看齐:民主、保护公民自由,并拥有一个自由市场。香港受到1984年中英条约的保护,条约有效期至2047年,届时,中国期望可以和香港一样。川普指责中共国违反了该条约,而中共国现在甚至否认该条约的有效性。

在天安门屠杀事件31周年之际,我们有必要仔细看看中共国的强硬派是如何利用这一事件来挤兑同情示威者的改革者的。这些鹰派人士是如何利用天安门事件,通过谴责华盛顿、改写历史和妖魔化政治反对派来改变中美关系的?

1989年,美国外交政策机构一致认为,中共国正走在不可更改的改革道路上。令人惊讶的是,当时有5万名学生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纪念活动,悼念一位在当时已被“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罢黜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在7个星期的时间里,大约有100万抗议者和学生们一起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要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政府问责制。他们拿着独立宣言的副本,并造出了一个“民主女神”。在之前的几年里,一些具有改革意识的中国领导人开始考虑走向民主,但强硬派组织起来阻止他们。

1989年4月下旬,我以政府分析员的身份访问了北京。我们的代理大使彼得·汤姆森邀请我开车去广场。当我们接近一大群穿着t恤留着长发的学生时,没有人挡住我们的路。

我用普通话和他们谈论我在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作为学生抗议者的日子。一位后来将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传奇人物很快介绍了自己。他带着墨镜,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他叫刘晓波,来自北京师范大学。他说,几周前,他还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访问学者,刚从纽约飞到北京参加示威活动。后来,他因为签署《零八宪章》和倡导民主而被关进了监狱,错过了以后20年的历史。他在2010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中共国拒绝让他参加,甚至因为挪威在没有他的情况下举办了颁奖仪式而对挪威进行了惩罚。他已经被翻译的作品预言了中国强硬派的崛起,在中文里他们被称为“鹰派”。在1989年那个时候,西方的主流观点是,这些强硬派不会占上风,他们也不会对学生使用武力。没有人会想到他们会大肆叙述出一个强权、错误的版本。

但在5月,这些鹰派人士说服邓宣布戒严,并派遣25万军队进入北京。当抗议者拒绝解散时,邓出动了他的坦克和士兵。数百名手无寸铁的学生在街头丧生。整座建筑物都被子弹扫射一空。士兵踢打抗议者;坦克碾过他们的腿和躯体。在大屠杀的标志性画面中,一名孤独的男子站在一排坦克的道路上。他被一群人拖走了,从此杳无音信。

天安门事件后,中国的许多改革者(包括共产党自己的领导)被终身软禁,另外一些逃到西方国家在巴黎建立了一个流亡政府。流亡政府的民选领导人(严家其)曾经是一名示威者和知名研究机构的领导,该机构研究如何给中国带来民主。政府加强了审查,特别强调要把抗议活动从中共国的新闻和历史书中清除出去。根据裴敏欣的《从改革到革命》,在大屠杀发生的一年内,中共政府“关闭了12%的报纸,13%的社会科学期刊和中共国534家出版公司中的76%”。

美国官员当时并不知道,1989年6月4日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向国内民众描述美国的一个转折点,尽管共产党内部一直存在对西方根深蒂固的怀疑,但毛想利用西方成为超级大国的算计,缓解了这种怀疑。叛逃者后来透露,民主改革、甚至三权分立,都曾在党的最高层考虑过。到2001年,从中共国偷运出的官方文件揭露了鹰派是如何歪曲天安门周围发生的事情,这使邓惊慌失措,开始镇压并注定了改革的失败。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