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207中共信息战之机器人流量

 作者:VOG翻译组 小绵羊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内容摘要

本期战情室探讨中共对美国发起的信息战,中共问题专家Jack Posobiec首次作为主持人加入战情室团队。

联机中共问题专家Gordon Chang讨论中美贸易实际名存实亡,美国政府认定中共故意散播病毒的理由。

联机斯伯丁将军讨论中共使用信息战引起美国恐慌,并破坏美国的社会稳定。

详细内容

在政治科学中,正当性是人民律法政权作为一种权威所给予的认可和接受。在这里,「权威」代表建制政府当中一个特定位置、「正当性」代表一个政府「体系」,而「政府」则代表一个「势力范围」。政治正当性被视为管治的基本条件,缺少政治正当性,政府会在立法机关面临困局并倒台;但在某些政治制度下这个情况不会发生,不受人民欢迎的政权仍然可以生存,因为一小群有影响力的精英依然认为该政权有正当性。

班农直接联机中共问题专家,《中美科技战争》(The Great U.S.-China Tech War)作者Gordon Chang。

班農:Gordon,我们看到过去的五六天内,中共大外宣《环球时报》一直在嘲讽蓬佩奥和川普总统,并把美国发生的抗议和香港的游行抗议相提并论,你怎么看这件事?

Gordon: 《环球时报》们完全是胡搅蛮缠,比如南希-佩洛西发了一张香港六四维园的照片,就被攻击为美化香港的抗议示威。香港的示威者自发的举起美国国旗,唱美国国歌,并支持川普总统的对香港政策。《纽约时报》报道了中共是如何在美国社交媒体上散布假消息,特别是试图从种族角度分裂美国。过去的这一周,我们已经很明显看到这方面相关的证据。

班农:你怎么看川普总统周五的玫瑰花园讲话?

Gordon: 在九分钟内,川普总统扭转了美国过去50年对中共政权的错误政策:把其纳入国际体系并希望中共能自我改良。而且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川普总统不仅谈了香港,还提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失败的防疫措施,中共学生间谍活动以及中国在美上市企业需要合规等等。而且由于中共在周末命令国有企业停止从美进口农产品,实际上已经严重破坏了中美贸易协议。

班农:从2019年5月中共取消中美贸易协议,以及制定自己的科技标准,怎么看起来是中共想和美国脱钩?

Gordon: 你说的没错,实际上美国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澳大利亚因为坚持对中共进行新冠肺炎的起源调查,中共不再采购澳大利亚的大麦产品。所以我认为中美贸易谈判的第一阶段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班农:美国年轻一代没有上一代的工作机会,你认为我们能在不发生正面冲突的前提下,利用信息战和经济战把工作机会重新带回美国吗?

Gordon: 我认为中共政权会发起正面的对抗,这是由其本质决定的,但我认为把供应链带回美国是可行的。现在印度也在积极的吸引世界把工厂建设到印度,中共对此非常恐惧,他们对美国这样的做法就更加恐惧了。而且中国现在更大的问题是没有订单,因为欧洲和美国现在不再从中共国购买商品。

班农:为什么你会认为中共是故意把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的?

Gordon: 中共在12月份就知道存在人传人,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世界,并胁迫世界卫生组织一起撒谎,同时他们也在施压要求各国不限制来自中共国的货物,这两个事实告诉我们中共是故意传播病毒。

班农:你认为我们和中共处于信息和经济的冷战还是热战之中?

Gordon: 中美正处于信息和经济的热战。2018年他们用激光短暂致盲了我们的飞行员,其实中共一直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用激光致盲攻击我们,我们也知道他们是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声波攻击事件的幕后黑手,中共一直以来希望能够终结美国。

班农联机《隐形战争》作者斯伯丁将军,分析自三月份以来中共对美国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信息战。

斯伯丁将军:今年三月份,中共使用短信发送「美国要实行戒严令」的谣言。社交媒体上目前40%关于新冠病毒的消息来自机器人,被@的前50名的消息里有42%来自机器人,被转发前50名的消息里82%是来自机器人,这都是中共和俄罗斯企图破坏我们社会的实证。现在美国的问题是情报界对抗中俄信息战的能力不足,某种程度上我们被自己的隐私法所约束,而中共国有防火墙,俄罗斯随时可以把自己和互联网切断。之前国防部甚至不认为中共是我们的敌人,所以在能力上也没有准备好。

Jack Posobiec:2017年,中共窃取了SF-86数据库,SF-86是美国情报人员的背景调查文件,这里面包含了每一位美国情报人员的个人和家庭的所有信息,而奥巴马政府对此毫无反应。中共的渗透不仅仅是对校园的渗透,学术界的渗透,我们在2018年发现一位国防情报局的官员,居然在情报机关招募反川普总统的人员,并把信息提供给中共。

班农:斯伯丁将军,你曾说这不是阴谋论,世界上没有巧合,从新冠疫情到近期的反法西斯主义运动( Antifa),你认为这是中共对美国的直接的攻击吗?

斯伯丁将军:是的,这是我长久以来研究的一部分,这也是过去20年以来战争形态的变化。我非常仰仗的几位专家包括DARPA项目的负责人告诉我,他们长久以来都在应对中共和俄罗斯的入侵。近些年来我们认为通过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社交媒体,可以更好的宣传我们赖以为荣的民主体制,但实际上这些社交媒体成为了他们攻击的工具。所以无论中俄直接还是间接资助了Antifa,核心问题都是社交媒体上虚假的机器人流量 。

班农:最后一个问题,根据上周五川普总统的玫瑰园讲话,如果你还是国家安全顾问成员,你会建议川普总统采取什么行动来应对中共?

斯伯丁将军:首先我们需要给美国人民提供安全和加密的互联网环境,我们不能容忍混乱的情况继续发生,我会给中共国加永久性的关税并把我们的制造业带回美国。

Jack Maxey提醒大家关注香港的消息,警方以禁止八人以上为由,三十年来第一次禁止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我们会持续关注香港的消息。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6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