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国家安全法》的底裤

作者:文臣

香港《国安法》马上就要实施了, 在中共伪人大代表们竖起他们的中指,按下横尸在他们桌面那一排滑稽的按钮,表示赞成时,举世哗然!

《国安法》究竟是什么东西,竟引起世界如此关注。今天,就让我文臣来扒一扒这部法的底裤,让大家看一看这个丑鄙东西的前世今生!

香港《国安法》是草率出台的一部法律,它精致细腻的亲大哥就是中共伪政权的《国家安全法》,而撕开中共伪政权的《国家安全法》的美丽画皮,里面竟然是臭名昭著,每个笔划,每个标点符号都裹挟着华人累累白骨的毛魔时代的《惩治反革命条例》!

苏俄曾于1927年颁布《俄罗斯联邦法典特别部分》,该法典第1章第58条规定,属于“国事罪”中的第一类罪就是“反革命罪”,在苏联期间,成百上千万的俄罗斯优秀儿女被这部血腥的法律夺去了他们盛开如鲜花一样美丽的生命!

毛魔时代的《惩治反革命条例》就是苏俄在远东的杂种!和中共一样,苏俄是它亲爹,马列是它亲祖宗!

在毛魔时代的中共国,反革命罪是处治最严厉的法律罪名,又是一顶最随意、最泛滥、最令人恐惧的政治污名。

1950年代初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共捕了262万余人,其中杀害反革命分子71.2万余人。文革期间13.5万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为死刑。

大家耳熟能详的张志新烈士,就是文革期间,被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冠以反革命的罪名,在东北的监狱中受尽凌辱和酷刑,最后被割喉而死。

著名的北大才女,基督徒林昭女士,也是以反革命的罪名被中共枪毙,事后中共竟然还厚颜无耻的跑到林昭女士的母亲那里索要1毛钱的子弹费!

毛魔时代的《惩治反革命条例》就是一个恐怖,卑劣,恶心的笑话!

毛魔的好基友,舔菊一辈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当时中共国名义上的最高元首,毫无尊严的死去的时候,他的一个罪名也是被他舔菊的好基友送给他的—-没错,反革命罪!

最为搞笑的是:号称我是主席的一条狗,让我咬谁我咬谁的红都女王,毛魔的妻子江青,在《惩治反革命条例》的始作俑者———毛魔刚一蹬腿儿咽气,就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与《惩治反革命条例》相比,《国家安全法》只是名目改变而实质未变,就是精心画了一张沉鱼落雁的画皮而已:

原来列在“反革命罪”下各项罪名,均改列为“危害国家安全罪”,只是调整了各项具体罪名的秩序而已。原“反革命罪”项之下的各项罪名的顺序是:背叛祖国罪、阴谋颠覆政府罪、阴谋分裂国家罪、策动投敌叛变罪、策动叛乱罪、投敌叛变罪、持械聚众叛乱罪等。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罪名实质顺序(去除立法技术因素)是:背叛国家罪、分裂国家罪、武装叛乱、暴乱罪、颠覆国家政权罪、资助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罪等。背叛国家罪仍然放在首位,而颠覆国家政权罪由原来的第2位降至现在的第4位,分裂国家罪由原来的第3位升至现在的第2位,武装叛乱罪由原来的第7位升至现在的第3位,投敌叛变罪等几种犯罪的位序基本未变。

扒开这部恶法的底裤,我们恶心的发现,里面全是马恩列斯毛!腥臊恶臭,鄙陋不堪! 

我们看一下最近这部披着画皮的恶法都干了什么事:

浙江张建红,在海外少数几个中文网站上发表评论,以表述自己对时政的看法。被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

湖南株洲颜头生、颜喜成父子只是将10余条申诉自己冤情的标语张贴在茶陵县少数公共场所,传播范围极为狭窄,被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

贵州省李元龙利用一些翻墙软件上网浏览海外网站,被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

新疆巴敦打电话、寄信给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被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

上海律师郑恩宠曾将上海益民食品一厂工人因强行拆迁而静坐抗议一事的经过写出发给了美国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被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

北京徐伟、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等四位在校大学生、研究生,只不过是聚集在一起讨论时事政治而已,被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

这部法律造成的令人发指的冤案源源不断,数不胜数!

今天,这部从粪坑里爬出来,边蠕动边散发着恶臭的恶法又要被中共强加给平静安宁的香港人,大家想想,英勇的香港人民怎么可能会答应!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们怎么可能会答应!在中共的威逼下结成的世界正义联盟怎么可能会答应!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6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