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班农谈香港、新冠病毒和与中共国的战争 (一)

新闻来源:The Wire China

作者:DAVID BARBOZA /大卫·巴波萨

翻译:Free Dust

简评/校对:InAHurry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班农先生作为川普总统2016竞选的首席执行官以及其白宫首席策略师,他的政治嗅觉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当班农先生加入川普总统的参选队伍时,他就建议川普总统把“中共和贸易”作为参选主题以赢得大选。果然,川普总统2016的竞选,虽然波折四起,插曲不断,但他还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后来,班农先生离开了白宫,但是他没有放松对中共的关注。在结识了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以后,班农先生对中共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成为我们的灭共战友及爆料革命法治社会的主席。当华盛顿还沉浸在“俄罗斯骗局”中时,班农先生就联合创立了当前危机委员会,在华盛顿宣传中共威胁。由于和爆料革命和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紧密联系,班农先生更是成为最早向白宫和美国社会预警中共病毒的第一人。而当时,绝大多数的华盛顿都还认为中共病毒只是一场流感。

因为班农先生现在已是华盛顿中共问题的绝对权威,《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就中共国问题在5月12日和5月22日对班农先生进行的专访。专访主要围绕香港,中共新冠病毒和中美关系等问题展开。本文就是根据专访编辑而成。

根据内容,我们把专访编译成了四个部分。下面是《班农谈香港,新冠病毒和与中共国战争》系列的第一部分。在这里班农先生谈到了香港国安法以及他认为美国必须对此作出的回应。

原文:

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谈香港、新冠病毒和与中共国的战争 (一)

“如果我们一眨眼(一停顿),我们就会走向战争,走向动武,如果我们现在不停止战争。精英们走在了错误的路上。

自2017年8月离开白宫,不再担任川普总统的首席策略师以来,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几乎只关注中共国。他是“当前危险:中共国”委员会的成员和联合创始人。他与中共国逃亡亿万富翁郭文贵结成了联盟,他的每日广播节目《作战室》(War Room)专门开辟了一个专门讨论中共国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中所扮演角色的栏目。班农是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定期评论员,也是最近两部纪录片《美国法》(American Dharma, 2018年)和《悬崖边》(the Brink, 2018年)的主题人物。他对自己所说的一场已经开始的战争发出了警告。过去两周,《连线》与Bannon进行了两次对话,第一次是在5月12日,然后是5月23日。接下来是经过精心编辑的采访。

问:北京周四宣布,正在计划制定新的国家安全法,这会使中共国领导人对香港有更大的控制权,并破坏半自治领土内的公民自由。 这看起来像习近平和北京领导人的大胆举动,直接针对反政府的抗议和异议。 您如何看待北京和香港目前正在发生的事件?

答:嗯,这可是件大事。去年12月,参议院和众议院以一票之差通过了《香港自由法案》(正式名称为《2019年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我想某些要求必须在5月底或6月1日前得到授权。它现在正在申请认证。我认为,这(国安法)让我们需要对香港的基本贸易协定进行审查:是什么让香港成为资本市场的好地方;以及与美国的基本贸易安排,包括金融事务。显然,《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现在将无法得到授权了。这(国安法)打破了所有授权的可能。我强烈推荐[美国]尽可能地走强硬路线。你马上把香港自贸区撤回来。把我们所有的基础贸易都迁移回来。此外,我们会停止和限制与(国有)中共国银行(Bank of China)或任何中共国内地银行的一切活动。中共国银行就在那里(香港)。你要去限制所有他们的资金交汇的银行和美国之间的活动。此外,你要立即开始制裁;要制裁个人,包括外交部的人。如果中共政治局通过了这项决议,你也要立即对这些人进行制裁。

我们应该立即召开(联合国)安理会会议,质问中共国,作为一个常任理事国,以阻止中共立法。国际社会应该这样做。星期一早上,适逢假期,总统必须召集一次安全理事会会议,并质问中共国为反对国安法抗争。这与(发生在)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的情况完全一样。我们在1938年。对香港来说,这就是那个时刻。如果我们一眨眼(一停顿),我们就会走向战争,走向热战,如果我们现在不阻止它(中共施行恶法)的话。精英们正在错误的方向上。这不是冷战。这是一场激烈的信息和经济战争,我们正在迅速下滑。如果我们现在不阻止这些,我们将不可避免地卷入一场武装冲突。现在,我完全赞成利用多边机构。但美国必须在这里站出来。昨天,加拿大、英国和澳大利亚发表了联合声明。现在是把它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时候了。国安法是对一项已经签署并基本上得到美国参议院批准的条约的废除。我们为此做了立法支持。

你的立场听起来出人意料的咄咄逼人。

你看,世界上没有人想要战争,但是为了避免战争,你不能视而不见。这些独裁者唯一能理解的就是当你站起来反抗他们的时候。他们(北京领导人)的所作所为不仅令人发指,而且违反了法治。现在忘掉(美中的)贸易协议吧。贸易协议已经无关紧要了如果他们现在提交国安法草案。这项[与1997年香港回归有关的协议]是20世纪最重要的条约之一,得到了所有各方的同意,基本上得到了英国和美国人民的承认。听着,查尔斯王子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1997年女王的游艇在交接后离开香港时,他在季雨中转过身,回头看了看国旗。现在飘扬在香港上空的是中共国的国旗。他当时的想法是:“我感到非常糟糕,我就这样把李柱铭(Martin Lee,一位香港政界人士和亲民主领袖)留在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手中。”查尔斯王子是有预见性的。这触及了西方的核心思想,工业民主的核心思想;我们要么支持法治,要么不支持。联合国安理会要么支持法治,要么不支持。李柱铭(Martin Lee)和黎智英(Jimmy Lai)刚刚被捕。李已经81高龄了!

对于那些认为你在妖魔化中共国的人,你有什么看法?

我不是在妖魔化中共国。这与“武汉病毒”或“中共国病毒”无关。“这与中共国无关。这是关于中国共产党的。每个星期,就在今天,我做了一个两小时的有线电视特别节目,“坠入地狱:第六部分”。我是美国唯一被给予一个可以听到不曾受到过干扰的,来自中国大陆声音的平台的媒体高管,我们谈论在这个极权独裁统治下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在过去的六个星期里,我已经做了12个小时的节目。现在,我遮住了他们的脸,但他们的声音已经被听到了。这是令人心碎。我们从美国观众那里得到的反馈非常好。他们想知道更多。他们对这些苦难一无所知。美国人认为他们都是中国共产党人。我说,“你知道,他们不拥有任何土地。没有个人财产所有权。自1949年土地改革以来就没有。”

您是否正在与川普政府或国会议员就这些问题进行合作?

我不想说我在(川普)政府里跟谁有联络,但我每天会跟政府里的人联络很多次。我也没有停止与国会的合作。当前危险委员会[正式名称为: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共国,一个班农为对抗中共国崛起而联合创立的组织],我们正在与国会不间断地合作。我们正在努力与卢比奥参议员、科顿参议员、霍利参议员和克鲁兹参议员合作。有一群超级鹰派(在谈论中共国问题)。我的问题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哪里?我想要看到上世纪90年代的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她的政治生涯始于她对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关注。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在90年代去过天安门,她受到了警方的骚扰。她曾是那么尖锐犀利。

美国中共国的《经济与安全评论》委员会每年都会做出出色的报告,其中一些最出色的人来自她的员工。在国会的这个联合特别工作组里的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哪里? 她让她的‘川普失调综合症’阻止了她那实际上非常惊人的,关于人权,关于支持中国人民的记录。我欣赏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是,以及南希一直在做的是她(对事实)很清楚: 这与中国无关,与中国人民无关。 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是最早区分中国人和共产党的政客之一。 她甚至在川普之前就是反中国共产党的。 他在90年代曾在[日本]案中。 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是第一个[在中国共产党的挑战下]醒来的政治人物。 但是现在,在危机时刻,她是战场逃兵(MIA)。她没有像1990年代那样涉足这次的事件。 我们需要她的领导能力; 世界需要她的领导能力。

史蒂夫·班农在白宫关于网络安全的会议上听唐纳德·川普总统讲话 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 / Getty Images

美国和中共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明显加剧,一些分析人士说,在中共国这个话题上,川普政府听起来越来越像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是这样吗?

我们之所以赢得2016年大选是因为中共国和贸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回去看,就连川普总统也承认了这一点。他在国情咨文中说过这句话,现在他也一直在说。而且这同样将是2020年的选举的重点。这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说新冠病毒大流行没有改变世界历史,但即使有大流行,中共国是唯一重要的事情;(解决中共这个问题)是唯一有效的方式。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