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204坠入地狱特辑(七)——香港危机

作者:VOG翻译组 Sarathecat,starwar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班农先生请杰克谈谈前一小时对Jacqueline访问的感想。杰克说,对那些认为香港抗议民众应该受到谴责的听众来说,当听到来自香港抗议前线的人能引用大家看了五六遍的1980年代的电影《赤色黎明》的时候,你们应该清楚,你们其实是在同一个队伍里。班农接着评论《赤色黎明》这部电影,第一版是上世纪90年代出品的,他的合作伙伴Beau Flynn等人获得授权在2007-2008年重新翻拍了这部电影,但到2012年才公映。电影的初期发行被叫停并要求删减,因为电影原来是有关中共的,必须删减中共的片段并替换成北韩,否则不准在电影院上映。这就是中共对文化方面的影响,周五的嘉宾电影制片人Kris Fenton也证明了中共的无处不在。拜登也是一样,他为中共摇旗呐喊了多年。周日晚上七点在WABC上,我和Dave Ramaswamy等其他几人会做一个关于2020地缘政治的特别节目。

在接进下一个嘉宾前,班农先生播放了一段听众在节目过程中发给战斗室的视频 —- 一封给川普总统的视频信,视频历数中共在香港的暴行揭示了香港示威的真相。班农评论到,在中共和英国签订了条约时,美国其实也是同意了的,虽然当时有很大争议。西方国家有义务保证香港的自由和民主。川普总统说过,没有什么是必然的,人们的行动改变历史。即使我们坐在家里,我们也都在经历着历史上伟大变革的时刻,观看我们的节目也是一种亲历这种变革的行动,就像经历内战、二战、经济大萧条等等,事情正在发生。当我们看到美国总统率领内阁成员在玫瑰园霸气的出现时,你就知道大事正在上演,特别是看到备受人们尊重的富商黎智英在60分钟的视频中说,因为自己不能像那些十几岁到二十出头的中学生和大学生一样勇武而去街头抗争而激动的潸然泪下时,当看到黎智英的朋友在刚才的视频中所叙述的9000多人被捕,他们被强奸,被杀害,十几岁的少女被中共军警抓捕、强奸,许多人被消失。主耶稣基督当时也不是自己先走进水里,而是由两个渔民引路。所有历史变革都是由少数人引领发动的,香港现在就是由两三千高中学生发起的对抗20世纪最后一个专制暴政的运动。我们原来以为20世纪的专制暴政是从1914年8月枪声起到1989年柏林墙的推倒的一段较短的历史时期,其实并不是这样,Fukuyama和那些斯坦福保守历史学家都不对,这段历史并未就此结束,自由的普世价值理念并不易得,虽然已经历经了艰难的30年,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个20世纪的未完成的事业,我们面对的是最后一个独裁的,法西斯共产主义的独裁政权。

班农先生接着请进了来自中国大陆现在已成为美国公民的嘉宾王先生。王先生在上节目前的一席话给班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虽然他不是来自香港而是大陆,但是现在已经是美国公民了,他认为这不是关于香港,而是关于中共以及中共是如何进行操作的。班农先生请王先生向美国听众解释一下他的观点。

王先生首先表达了对班农先生的敬意,虽然中共通过党媒CCTV对班农先生进行了长达二十分钟的批判,但是班农先生赢得了所有中国人的尊敬。回到班农先生的问题,王先生说,他原先其实是反对香港人民街头抗争的,有时甚至反对美国。但自从来到美国后,特别是跟随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以后,他获得了许多在国内无法接触到的信息,这些信息都是超乎他想象的,从里到外彻底否定了原来的他。王先生原来在国内了解的信息是,香港人不知道感恩,大陆提供给香港食物、水和各种生活必需品,不用香港花一分钱,他对这些宣传丝毫不与怀疑,但自从来到美国后,这些观点全变了。现在他和国内的朋友交谈时,他意识到,有些人对香港正在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有些人知道的全是被歪曲了的事实,有些人甚至因对家庭安全的担心而不愿讨论香港议题,这就是大陆的情况。

班农先生问,所有这些发生是因为信息的缺失,或是网络防火墙,还是洗脑?为什么大陆的中国人认为香港人不知感恩,美国人都是坏人?王先生回答说,这都是因为大陆的教育系统教育的结果。在大陆,学校老师每天都在说美国的资本主义如何如何坏,在课本里也有,学生们从小就被教育去仇恨美国,仇恨资本主义。同时,这也是网络防火墙和洗脑的双重作用的结果。比如,大陆中国人都喜欢用微信,它就像美国民众用推特一样,只是微信用户更多而已。王先生在微信和推特搜索”香港“这个关键词,令人惊讶的是,虽然都有许多文章被搜索出来,但没有一篇讲述香港运动的真实目的,香港人民的真实诉求,而是说香港抗议民众是暴徒,他们的目的是想独立,在自由世界的人们都清楚这些都是虚假宣传。

班农先生问王先生对川普总统玫瑰园讲话如何评价,同时,香港民众想从美国民众以及其他听众朋友处得到什么样的帮助。王先生说,中共是造成香港灾难的幕后始作俑者。中共接管了香港但拒绝履行承诺,这导致了香港民众的抗议。中共压制真实的信息自由地在大陆的传播,这也是造成新冠疫情扩散的原因。香港问题只是所有问题中的一个,拯救香港民众其实等同于拯救大陆民众。首先要推倒防火墙;其次,中共其实只在乎钱,我们要在钱上面下文章,比如,冻结所有中共高官在美银行账户以及中共在美国的所有资产。据有关文章报道,80%的中共交易是通过美国的金融系统进行的,我们也可以将中共排除出美国的金融系统,也许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脱钩,这些方法也可以用在港币上。王先生指出,班农先生曾说过,我们要在众多杂音中找到那个清晰的信号,这个信号就是中共,中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敌人,无论我们做什么,使用什么工具,干掉中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另外,我们还可以将中共控制的股票从美国市场上去除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采取的措施。在接入下一位嘉宾Jacob前,班农先生总结了王先生的采访,对王先生所说的“清晰信号”的表达方式大加赞同。如川普总统所说,他不会再犯1930年张伯伦的错误,我们现在面对的是1930年地缘政治危机和经济萧条加在一起,再多一个瘟疫,全都集中在这一个时期,这是个全球化对民族主义的战斗,是对世界最有实力的敌人的真枪实战,不是拜登和希拉里他们的枕头战。香港的抗争是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精神的直接体现。

班农先生请进了Jacob,请他讲述一下中共香港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现在的情况。Jacob说,香港抗议民众并没有因国安法的通过而退缩,Jacob就是香港人,从去年就开始积极参与香港抗争运动。他是那9000被捕抗争者之一。他面临着指控,有可能会被判十年监禁,他的一位表妹上周日也被抓。大家也许会问,什么我们会被抓?在香港,你不必有过激行为或暴力,只是在商场中拿着标语或在街头发传单,甚至只是穿着黑色衣服,警察就可以抓捕你。他们不只是抓年轻人,凡是反对中共的都会被抓,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退休了的教授、老师、律师都被逮捕。这就是香港人现在面对的。中共对香港的打压越来越严重,而香港人除了上街抗议以外,其实没其他选择。我们不但要面临着被警察粗暴镇压的危险,同时还要面对法律的制裁。Jacob以自己为例,他的生活已经被一系列法庭指控所严重影响,如限制旅行和宵禁令。但香港人并未退缩,我们知道放弃或投降绝不是出路。

班农说周六的关于讲述中共如何奴役中国人民的坠入地狱特辑,已经成为战情室最受欢迎的节目。这是关乎大陆、香港、台湾,甚至拥有美国国籍的所有中国人的内容。这些人都正在中共的铁蹄统治之下,中共可能随时因为他们的言论而威胁这些人及他们在大陆的亲人。班农问杰克伯(Jacob),香港运动从开始的“雨伞革命”到现在街头抗争,川普总统昨天的玫瑰园讲话非常冷静清晰,不再称习是朋友,有很多美国政府官员在场。香港的抗争者希望看到西方什么行动?杰克伯说,香港一直是与中共抗争的第一线,2014年香港就有争取民主的雨伞革命,但中共从来没有兑现他们的承诺,现在这种抗争加剧了。现在他们通过了香港安全法,这结束了“一国两制”的体制。我们希望西方像冷战期间对抗苏联那样支持我们香港。现在最可怕的是中共可以根据安全法,派出特勤进入香港进行抓捕活动,并将相关人士遣送到大陆。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世界人民要站在一起,对抗中共的这种做法。

班农敏锐捕捉到了谈话中的一些细节,让杰克伯给美国人解释一下为什么把香港比作当年冷战时的西柏林。因为很多美国人知道香港是个金融贸易港,也知道香港人的抗争。但是如果把冷战时的西柏林和香港类比,这会唤醒很多人对香港状况的深刻认知。杰克伯说,现在中共推行的是所谓的“战狼外交”。他们要通过一带一路等来渗透世界。过去几年中共一直在这么做。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世界放过了中共,再次把这个野兽放了出来。后来让中国加入WTO,希望他们政治更民主,但是这没有发生。反而中共却利用各种漏洞,想把集权统治输出到全世界。这是不能接受的。现在香港选择了为自由而战,而不是眼前利益。

班农问,刚才Jack Leung说夏天的时候形势会升级,中共会加剧镇压,你同意这个判断吗?杰克伯表示同意,香港安全法通过以后,中共可以派特请人员来香港直接进行抓捕活动。之前在2015年,中共就在香港绑架了一个书店的老板,因为他出售反共的书籍。他被绑架到大陆,被迫发出悔过声明,并且不能说出被绑架的事实。安全法通过以后,如果国际社会没有行动,香港的情况会进一步恶化。

班农谈到,过去的两到三天,世界见证了这些(香港的)高中生没有被击垮。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说的“啊,我们感到担忧”,这些年轻人明确表示,他们不需要你们的担忧,他们需要世界的行动。因为历史已经明确告诉我们,这些(镇压和侵犯)不会消失,会一直下去。或迟或早,我们都需要站起来反抗,现在这个时间到了。这些年轻人被抓后可能被杀害,但他们没有被此击垮,而是继续反抗。杰克·麦克西说,更重要的是,这些年轻人知道他们有更重要的任务,不仅仅是关乎香港。他们知道可能会输掉抗争。他们是为了解放14亿中国人在抗争,为可能马上被这个邪恶政权奴役的全球60亿人在抗争。班农说,博明在弗吉尼亚大学的五四演讲,把香港对于民主自由的抗争和百年前中国的五四运动联系起来。同时这也把人类历史进程中追求自由民主的抗争联系起来,从现在的川普总统(对抗中共)到里根政府(对抗苏联)、罗斯福(对抗纳粹)、林肯(解放奴隶),到杰弗逊、亚当斯、华盛顿(独立战争),这个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纽带从来没有断过。我们(美国)成立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共和国,解放了人类历史上最多的人口。现在的年轻人和孩子,如果你想要看真正的英雄,不需要去看卡通漫画,这些英雄就在这,看看香港这些年轻人,高中生。这些年轻人现在正在传承这条人类历史的精神纽带,而且在川普总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1773-1775年有过那些在波士顿和各地反抗的人,现在他们的精神在香港。

中共的领导人非常清楚,美国总统昨天宣布的这些政策和香港的反抗相比,他们没那么在乎。他们最在乎的是香港的这些反抗的年轻人。中共不但邪恶,还很狡猾。他们知道如果香港的抗争不平息,北京(政权)就会垮台。中共一定要控制香港的抗争,他们整个政权的命运都押在上面。

班农问杰克,你想说一个纳粹德国的类比?杰克讲述到,在纳粹德国当年的白玫瑰运动(反纳粹)中,苏菲·绍尔(Sophie Scholl)是慕尼黑大学的学生,她当时因为批评纳粹政权的宣传册在1943年2月22日被杀害。她让我联想到今天香港年轻人的勇气——知道自己的险境,却依然反抗邪恶的中共。我想引述她说的两段话,她在被审判的时候,只被允许在法庭说一句话。那是恐怖分子的法庭,就像今天中共的法庭一样。她说:“迟早要有人来开始。我们写的和说的,很多其他人也相信。他们只是不敢像我们一样表达出来。”(”Somebody after all has to make a start. What we wrote and said is also believed by many others. They just don’t dare express themselves as we did.”)第二天她就被处死,她在走向绞架的时候说到,“多么晴朗的一天,但我要走了。如果通过我们唤醒千万的人开始行动,我的死又算什么。”(”Such a fine sunny day, and I have to go. What does my death matter, if through us thousands of people are awakened and stirred to action.”)

最后一位连线的是香港人迪克逊(Dickson)。班农问,你作为香港人,见证了一国两制,告诉我们现在香港正在发生什么,香港人追求的是什么?迪克逊说(大意,连线信号不清晰):香港基本法从开始就是有漏洞的,因为如果中共不履行也没有办法追究责任。所以中共违反了基本法,也没有承担任何后果,没办法让他们负责。香港安全法通过后,香港已经完全不再是自治状态了,基本法等于失效,也不再是一国两制。班农感谢迪克逊,和今天连线的所有中国人。香港的事件,触发了世界范围内地缘政治的改变,川普总统昨天在玫瑰园的讲话,就是在宣告没有无法避免的事,只是需要有人力、资源,和行动来做出改变。他开始了整个行动,而且不再说“习是我的朋友”了。

班农最后说,CCTV攻击我,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你们(听众)。中共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中国的老百姓和美国的“可悲者”(the deplorables)站在一起。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9480/ […]

0

热门文章

GM67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