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203坠入地狱之香港危机

作者:VOG翻译组 椰子哦耶、小绵羊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内容摘要

班农战情室周六特别节目第七期「坠入地狱:香港危机」,讨论香港的危机迅速升级,因为中共强行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国家安全法,这将打破香港的 “一国两制 “的承诺。

班农联机香港抗争者Jack Leung,讨论香港抗争者如何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的情况下,继续在香港开展抗争,以及「Be Water」去中心化抗争的具体策略。

详细内容

班农提到,几天后的六月四号是他和郭文贵先生开始直播香港抗议的一周年的日子。七百万人口的香港有三百到四百万人上街和平游行。现在香港正处在地缘政治危机的核心,而且疫情大爆发导致的经济灾难引发了金融危机。

班农问Jack Maxey如何评价川普总统周五在玫瑰园发表的讲话?

Jack认为川普态度非常严肃、直接。川普说他今天的公告会影响与香港达成的全部协议,撤销香港的最优待遇,没有任何缓和余地。

班农称当下危机委员会里提到对中共采取12招,完全切断对中共的资金支持和科技支持。他问Jack总统的发言是否与当下危机委员会的决议吻合?

Jack回答:是的。川普总统是在告诉大家,他要管理美国资本市场的负责人周六拿出方案,让中概股遵守美国规则,否则退市。

班农问川普的讲话会给美国制造业就业等方面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Greg Manz称这个大胆的行动对大选至关重要。宾夕法尼亚州的西南部和东北部之前因依赖中共国而丢失工作的人们这次都会站出来。

川普总统短暂地谈论习近平和中共国的热门话题后,直接放下麦克风走人,不想被追问细节。股市竟然上升。班农问有多年华尔街工作背景的Jack如何看?

Jack表示,许多公司都因为对中共的依赖而惨遭损失。美国建国基础是道德,无法对中共的作恶视而不见。

班农谈到,从第一天就说这些在香港抗议孩子们是真正的爱国者。他们和平上街抗议,现在被中共定义成极端叛乱分子也拒绝认输,做好了牺牲和坐牢20年的准备。这样的勇气和决心实在令人动容。他问到,美国人有意识到这是在为自由民主而抗争么?2000年布什总统对阿富汗开战时,也称要把民主带去阿富汗,却没有成功。二者有什么不同?

Jack回答,美国现在不像20年前那么幼稚。美国吸取的教训是,当美国控制阿富汗时,民主并不能发挥作用。在过去20年里,许多人都期望中共国改良转型。

班农说:「我们在欺骗自己么?当里根总统成功制裁苏联时,有人说要联合苏联里的改革派和自由主义人士,但最后发现他们大多是克格博。习近平用的策略相同,他把刘鹤推到前面,花了一年半时间交涉中美贸易协议。200多页的协议里细数了中共经济的七宗罪(如国有企业,强迫科技转让等)。协议的目的是让中共国经济融入世界经济系统里,但中共却以税法不同为借口拒绝合作。中共称他们有和西方完全不同的系统,这是西方的问题。

Jack认为,一大问题就是美国的国家性格里有点幼稚。可能因为美国人总是很乐观,误以为别人和他们的想法一致。但当美国人真开双眼,情况会大不一样。

班农表示,历史已证明美国确实在大事件上行动慢,但美国一旦反应过来,就会全力以赴。这次就如193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如果我们现在不反抗中共,那么以后台湾所在的中国南海或与印度边界等地会有更多的流血冲突。

Greg认同这种说法。当被一拳打在脸上,美国会两倍还击。

班农谈到,川普总统的发言违背一些华尔街人士的意愿,但华尔街里很多人告诉总统在香港问题上要对中共采取行动。这是Greg所说的两倍还击么?

Jack称,问题之一是我们显然不想因香港开启热战。国会和参议院在去年12月通过了法律要求在今年5月底之前国务卿必须决定是否取消香港自贸区。现在蓬皮奥已经承认香港失去自治,到了总统扣动扳机的时候。

关于昨天川普玫瑰园饱受争议的讲话,Jack认为总统指责中共打破当初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承诺,言辞很具攻击性,与之前新闻发言无数次称与习近平是好哥儿们的态度截然不同。现在两人的友谊小船已经彻底翻了。

班农联机香港抗议前线的Jack Leung, 让他介绍一下中共国家安全机构介入的镇压所谓香港暴徒的真实情况。

Jack Leung称,在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时,中共在大陆封锁消息,直到现在大陆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件事发生。但这次香港运动中,在香港联络处被抗议者攻击的当晚,中共在大陆传播了大量的国旗被烧,国徽被污的图片,中共开始把香港抗议者污蔑成暴徒。但当地的真实情况是,警察才是每次暴力冲突的煽动者,抗议者并不想攻击伤害警察,只是不想被警察拆散、逮捕而进行自我防卫。

班农问Jack Leung,香港的抗议者中有很多16、17岁的少年,这些孩子是如何参与到政治运动中来的?他是怎样当上抗议领袖的?

Jack Leung回答,香港确认给人有务实,对政治不感兴趣的刻板印象。自己之前在大学暑假为亲民主的党派工作。当和平游行出现暴力倾向时,他和大学里的一些朋友组队冲在抗议前线,除了队的几个大学同学,他并不认识其他的抗议者。

班农说:「和平示威者有几百万,但可能有数十万的人因警察的行为变成所谓的暴动分子。中共不断地对世界宣称,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由郭文贵,班农,美国中情局和国外军事情报推动的运动。最新的《香港国安法》中也提到,要铲除国外恶势力,帮助香港被操纵的孩子。而这些抗议的稚嫩的孩子们组织性很强。在经济学里,这叫做自组织系统。你现在告诉我们的观众,你只认识自己组内6-8个大学同学,这意味着几百万的游行人群都是由这样一个个6-8人组成的单元细胞构成?

Jack称,前线的抗议者并没有数十万,大概只有五千到一万人,最多两万。和西方的抗议组织一样,他们是由一个个单元细胞构成,不然很容易被政府渗透镇压。

班农问:「你们是为民主和原始协议抗议,但政府却称你们犯有煽动叛国罪,说你们不知感恩,还把幼稚的青少年拉下水。你对此有什么回应?

Jack认为这样的指控十分荒唐可笑。

班农问国安法真的会先在香港抓人,再审问么?

Jack 认为会的。去年港警的策略就是靠近我们,尽可能多抓人。前几天香港再次通过游行抗议刚通过的《香港国安法》。立法会内正在决议新的国歌法,外面被大量警察包围,防止抗议人群冲入立法会。

班农播放一段香港著名企业家袁弓夷朗读,苹果日报制作的给川普总统的视频,全文摘录如下(原视频Youtube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xFuc9jkMzg):

「感谢香港苹果日报黎智英先生的精心制作。

 川普总统,你现在看的视频,就是在过去12个月里,香港的英勇的自由运动中鲜为人知的领袖们。这些青少年主要是高中生和大学生。他们为使香港成为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家园而奋斗,这与美国的开国元勋们没有区别。他们当中有9,000人被捕,很多人被殴打,有的被奸杀,有的被强奸,有的被杀害,他们都在等待被检控。他们将无法完成教育,也无法在香港找到象样的工作。可惜的是,在14亿中国人中,只有这数千个孩子有胆量为自由世界的普世价值而奋斗和牺牲。其他的中国人都很害怕中共的统治,因为他们的生活都被这个中国的克格勃紧紧地控制。他们就像是苏联时期的奴隶。我知道你在香港有很多有钱有势的朋友。不幸的是,他们都可耻地悄悄地躲在这些无助的少年儿童身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站在中共一边,称这些孩子为 「恐怖分子」。这些视频画面显示了谁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殴打这些孩子的防暴警察主要是由伪装成香港警察的㆗国大陆的武警所带领的。总统先生,美国正遭受㆗国共产党所造成的大流行病的侵袭,我们香港也正在被㆗共病毒侵袭。

蓬佩奥部长所说的是完全正确的: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城市香港,不过是一个被中共牵着鼻子走的傀儡地区。香港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洗钱中心,也是中共贪官污吏窃取贪污资金的首都。中共正在上演一场世界级的骗局,吸纳万亿美元的资金,同时把香港打扮成一个自主合法的城市。请你把你的投资银行从香港召回。你们的美元资本将在国内得到更好的发展,而不是帮助中共这个癌症体制,并让其通过 ‘一带一路 ’扩散到世界其他地方。你应该禁止所有这些共产主义实体获得更多的美国资本。

我们都知道香港的末日快到了,这些年轻的孩子们正像敦刻尔克一样,做着最后的准备。他们需要你们的帮助,请你给他们一个体面的美国大学教育。我引用丘吉尔的一句名言:’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少的人为这么多的人做了这么多的事。’

让我再说一遍:’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少的人为这么多的人做了这么多的事。’

如果美国条件允许,请像保护西柏林一样来保护香港,这些孩子是新中国的种子,愿我们的子孙世代友好。谢谢。」

视频播放完之后,身经百战的班农先生哽咽了:「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只有包括我们的嘉宾Jack Leung在内的几千名学生为自由挺身而出,面对着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水炮车,被随意殴打。也正是这几千名孩子,撕下了中共和华尔街等走狗的面具,让世界知道真相,而他们也终于等来了川普总统昨天玫瑰花园的讲话」。

班农:Jack,  能直接的告诉我们你对总统昨天讲话的感受吗?

Jack Leung: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总统先生的讲话非常直接和有力,特别是关于终止香港贸易地位这部分。要知道香港没有什么自然资源,主要是金融业和国际贸易。这个政策会对香港经济带来影响,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们需要西方的帮助,但是我们不会幻想海军陆战地从天而降,根本上我们还是靠自己抗争。西方需要站出来和中共进行正面对抗,而不是仅仅表达关切,不应再容忍中共任何的过激行为。

班农:你对美国国内「给中共多一点耐心」的论调有什么看法?

Jack Leung:这种论调被多次证明是错误的,不是吗?在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克林顿对华政策是:「希望给中国打开世界的大门,这样他们也会逐步的民主起来」,这在当时看起来是没问题的。但是现在西方应该认识到这个极权政府的本质 ,正如认识到他们对新疆所做的一样。而且我们常说香港的今天就是台湾的明天,未来的情况会更糟。

Jack Maxey: 在美国有很多来自香港的学生跟我们说,很多大陆的学生对他们进行了言语上的攻击,在英国你有遇到类似的事情吗 ?

Jack Leung:是的,这种事在英国校园里也有发生。中国大陆人大部分人称香港抗议者是暴动和恐怖分子,但是我不怪他们,毕竟他们由于在防火墙内,无法接触到事实真相,无论是社交媒体,中共官方媒体还是其他媒体,在中国境内都会收到中共的控制。

班农:中共发出信号说,他们会在这个夏天击垮你们,你怎么看?

Jack Leung:从过去的抗争历史来看,每次他们的行动加码,都会使得香港市民更愤怒,但我们不会做出过激的抗议举动,从而导致自己轻易被捕。正如你们所了解的,我们的抗议策略是「Be Water」,去中心化的组织方式使得他们无法对抗。

班农:感谢Jack一样的香港英雄们,我们以后会持续关注香港的抗争并为大家带来更多来自香港的声音。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6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