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口罩,丧失的信仰!忘记了感恩,无尽的索取!

作者:文小明

自从疫情开始以来,经过这漫长的几个月,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戴着口罩的生活。尤其在疫情初期,网购平台上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价格翻了几十倍,却还是供不应求。可谓是疯狂的口罩!“颠鸾”的熔喷布!“倒凤”的国民啊!

我有个朋友的公司是一家机械制造公司。在疫情开始前,原本的主要产品是包装材料制造机,主要面向海外市场。但是,受到疫情影响,外贸业务做不下去了。

到了二月底,公司的股东们决定转产。当时,经过了一番考察后,他们认为,在这个阶段开始卖口罩机,已经晚了。于是,他们决定研发熔喷布机,并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投入了生产。我最开始得知这个消息是通过同事的朋友圈。他们是跑内贸的,对公司的最新动向比较清楚。他们在朋友圈中说:熔喷布机就是「印钞机」。按照当时熔喷布市场的行情和一台熔喷布机生产的效率,所产生的利润相当于用印钞机印五元纸币。所以,说它是「印钞机」倒也不为过。

三月底开始开拓这个陌生的市场。开始售卖熔喷布机。

先是找到了百度贴吧里的「熔喷布吧」,发现有很多人发帖寻找购买渠道,还有人贴出了交流信息的微信群二维码。很快,就顺藤摸瓜,加入了二十多个跟熔喷布产业有关的微信群,在里面发布广告。两个月以来,每天都能接到好几十个咨询电话,市场热度远远超过了股东们的预期。

他们有个股东是从改革开放初期开始做生意的,几十年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局面,「一门合法的生意居然被炒成这个样子,真是活久见」。两个月来,主动找上门的客户不计其数,天南海北,各行各业。

有个东北客户原先是在上海工作的制片人。以前,他们这一行是很忙的,有很多网剧或者纪录片的活儿。但是,疫情爆发后,他就彻底没活儿了,为了生计,只能找新的出路。他之所以找上门来,是因为他认识的一些影视投资人在那段时间也介入了防疫物资的生意,他便干起了倒爷的买卖,帮他们找设备,赚取佣金。

还有个河北来的客户原先是开夜总会的,通身一股「大哥」的做派。疫情爆发后,夜总会关门了,他便带着手下的那些看场子的「小弟」,开始做口罩生意。他是一月份开始做口罩的,赚了不少钱。后来,他发现市场上很难买到熔喷布,便决定买设备自己做。这位大哥来厂里看过设备之后,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当场付了四百万全款,定下了两台熔喷布机。他说,自己特别赶时间,还得去无锡讨债,「老弟啊,你盯紧一点,哥哥比较忙,先走了」

还有一对来自安徽安庆的老夫妇。他们在厂里听着讲解员在厂里给别的客户讲解设备,就决定抵押了家里的一套房子买设备的。因为他们的儿子在海南开网吧,但是疫情爆发后,网吧开不成了,银行的贷款还不上,便十分着急。老夫妇从朋友那里听说,卖熔喷布的生意很好做,便来到了这里,想买台设备回去。

这两个月以来,除了买设备的客户以外,还有很多全国各地的「倒爷」们找上门来。自从疫情开始以来,由于物资紧缺,「倒爷」们成为了市场上最稳赚不赔的赢家。从口罩到熔喷布,乃至测温枪、医用酒精等等,凡是跟疫情相关的产业,都少不了「倒爷」的身影。

他们的交易方式很简单,只需要在各个微信群里发布这样的消息:坐标某地,X 吨熔喷布,需要的来,定金锁货。

「定金锁货」。又一个活久见的词!在疫情之前,国内市场上的这种大宗商品交易中,从来没有过「定金锁货」这种规矩,毕竟,它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而且,确实有很多人因此上当受骗。甚至可以说是不计其数。

另外,河南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叫「长垣」,据说有上千家口罩厂。

还有一个江苏小城,名叫「扬中」,几乎全民都在做熔喷布的生意。

扬中这个地方离镇江比较近,之前一直是在做无纺布。疫情开始后,家家户户都开始做熔喷布。他们基本都是以家庭作坊的形式经营,为了避税,只接受现金交易。

据说有客户是带着 120 万现金去的。到了和卖家约定的地点后,他抱着装满现金的旅行包从自己的车上下来,上了等在那里的一辆商务车。车里坐了四个彪形大汉,把他安置在车的最后一排,坐在两个人中间,还套上了头套。这个过程听起来,和绑架没什么区别。

最终,车开进了一个院子。摘下头套后,他发现院子的墙很高,根本无法分辨那里的方位和周边环境。他跟着走进厂房,发现里面确实有很多设备,在生产熔喷布。然后,他们用现金完成了交易。

在当时,扬中的每家每户几乎都是这个状态,很多人在这场疫情中一夜暴富。这种家庭作坊的工作环境都是很复杂的,根本不具备生产医用材料的资质。再加上他们的设备不达标,制造出来的熔喷布无法在实际使用过程中阻隔可吸入颗粒物,用来做成医用口罩的话,会带来很大的隐患。

4 月 15 日,扬中全市所有的熔喷布企业全部停产整顿。从这一天开始,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规定,管控防疫物资的生产。扬中的所有交通出入口都开始被严查,一旦发现熔喷布,立即扣留,防止扬中生产的劣质熔喷布外流。

在当时那个阶段,熔喷布的价格已经被哄抬到了近八十万一吨,我估计,如果没有及时管控,让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很快,它的价格就会突破一百万一吨,而与此同时,熔喷布的主要原料,「PP聚丙烯颗粒」,也即将成为下一个奇货可居的投机对象。

而如今,按照规定,全国只有不到 100 家的所谓「白名单」企业才具有出口口罩的资质。在这样的限制下,全国各地大量缺乏出口资质的小型口罩厂濒临倒闭,熔喷布的市场也随之降温了。

基本上,我的客户都是在四月份入局的,而这也是熔喷布行业最疯狂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在盲目的状态下一头扎进来的,抱持的根本就不是一种正常的做生意的心态。当形势下滑的时候,他们根本措手不及。

我有个江苏的朋友就是这样。当初,他也是听说熔喷布利润高,便和合伙人一起投资办厂,买了两台设备。交了一百多万的预付款后,他们需要等待 20 天才能拿到设备。但就在这 20 天内,熔喷布市场发生了我之前提到的那些变化。

一开始,他的计划是在张家港办厂,但由于当地管控加严,他不得不把厂的选址挪到金华。正当他忙着在金华做无尘车间的时候,相关部门对熔喷布的生产又增加了新的限制,他又不得不四处奔走,办理各类手续。

折腾了一通后,他的合伙人意识到这门生意已经很难做下去了,便决定撤资。因此,这位客户便没有办法支付设备的尾款了。这便意味着,他前期预付的一百多万收不回来了。对他的财务状况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短短的几个月,在整个世界的灾难里,在国难财里被凸显和放大了人类的贪婪和愚蠢彰显无疑。这个世界何其的不堪。前有汶川地震的一百多块钱一桶的大桶水,今有几十块钱的一个口罩,上有人类史上最黑暗邪性的CCP中南坑,下有从污泥里爬出的肮脏的臭虫腐蚀的红十字会!左有伸手要饭党的假民主、伪民运。右有被蒙蔽了双眼,丧失了信仰和道德的世人。

郭先生说过,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如果8964我们全世界每一个人都能以民主、法制为己任。

如果香港的时代革命全世界每个人都引起重视。

如果爆料革命三年前就得到白宫议会包括全世界的认可和支持。

那么这段历史里的血腥气是不是就少了很多?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相遇时,果报还自受。面对这场人类史前的灾难,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只不过大小,只不过多少,只不过轻重!有些人还在沉睡中,有些人已经潘然悔悟,正在努力唤醒着世人!所幸我们人类还有那些充满着正义、勇气和光明的勇士在奋斗着!所幸我们的英雄们不再孤独的奋战!所幸参加革命的勇士队伍越来越强大。愿上天用圣洁的光辉笼罩这些勇士,保佑这些勇士,引领着世人走向自由、民主和法制!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