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界临床数据造假被揭穿,Surgisphere数据公司遭质疑

最近媒体大肆宣传的一份临床医学报告:The Lancet ‘Hydroxychloroquine or chloroquine with or without a macrolide for treatment of COVID-19: a multinational registry analysis.(“使用硫酸羟氯喹或羟氯喹和大环内酯”治疗CCP病毒,多个数据库数据分析)。

关于此报告受质疑的理由

这篇报告里,引用的到2020年4月14日,在澳洲546位CCP病毒住院患者,其实里面包括了印度尼西亚的医院患者。(印度尼西亚的医院什么时候被澳大利亚政府接管了?)引用数据里还指出收集人群中吸烟北美人数是南美的三倍,引用非洲的身高体重指数在非洲是非法采集信息,怎么可能在任何一篇报告里发表出来。

这篇报道正因为在美国川普总统服用和推荐硫酸羟氯喹来预防CCP病毒,从而一夜间受到社会各界关注。这篇报告的观点没有得到任何双盲实验的论证,只是用了一些学术推论(逻辑推理)的观点,从两组控制实验人群,对使用硫酸羟氯喹和羟氯喹增加心脏病灶来进行论证。

之前曾有爆料革命战友对耶鲁大学教授Harvey Risch的论文中就指出,临床数据可以很容易的掩盖事实,特别在控制组比对实验中,在病人的筛选上可以大做文章。通过临床试验设计达到作者想要的论文推断结果。

在这片Lancet的论文中的数据声(来自Surgishpere registry)称有96032位CCP病毒患者,来自6个国家的671家医院。但这个数据的获得是相当困难,几乎不可能。

在任何一个西方法治社会,病人的数据是绝密隐私。要在如此大的数据库中靠人工输入。Lancet的报告声称不需要通过人到评估审核,但是在西方如果是这样的审核方式,会有一大批病人出来发出反对的声音。

到目前为止,在澳大利亚一个国家,要想让不同的医疗机构(公立和私立医院)进行病人信息分享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即使有政府的拥护,此项目目前只有少数的医院参加。更何况像报告中说的数据都来自Surgishpere的数据库,这让业内人士笑掉大牙。

Surgiphere公司背景

Surgiphere公司只有五名员工在LinkedIn有账户。其他的在文章上写出来的人员,都来自不同的企业管理曾(VP Business Development and Strategy, VP Sales and Marketing)剩下两个都科学评论编辑。但是Lancet的文章发表出来,只能显示他们的水平相当差。

Surgisphere公司声称在671家医院安装了他们的系统软件,并且能与医院内部资料库链接。按照1百万安装一个医院,或者3折(30万)一个医院,他们的公司将是一个上亿万美金的。但是Dun and Bradstreet为他们公司估值才只有4万5千美金一年。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应用数据在2020年4月14号以前确证的案例为63315人,几乎是北美所有医院的总和。

Surgisphere公司网站上对自己描述信息很少,没有顾客评价,没有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规划展望。但网上有一些赢得过的荣誉,但是其中两项国际奖项是假的。第一项,是2015年第39界国际医院代表大会,得主不是Surgisphere,而是德克萨斯州的儿童医院。第二项,2017年第41界国际医院代表大会,第二名Dr Kwang Tae Kim的提名大奖,但提名奖中根本没有Surgisphere和Dr Kwang Tae Kim的名字。

作者:地郎中(文海),澳蓝领(文蓝)

本篇文章作者不愿意再继续写Lancent更多的漏洞,因为这让他非常生气。他指出业内评估的论文尽然如此之差,让他觉得对评估组非常没有信心。如此多的漏洞,和暗藏虚假的数据,对业界是一个污点,但是更会造成阴谋论的法律罪行。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earer.guo
1 年 之前

The Lancet is DEAD!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