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除脸书,下载虚拟专用网络(VPN):香港人准备应对恶法

图片来源:Kin Cheung / Associated Press 5月27日香港数千名抗议者高呼支持民主的口号。立法者随后辩论了一项法案,在这个半自治城市将无视中国国歌为犯罪。

作为资深的政治漫画家,贾斯汀·黄很少会对选择适当的形象为题材而感到困惑。

但是中共在香港施加新的国安法的举动,让他最新的作品只是白色的背景和简单的两个字:“我怕”。

黄是《明报》的插画家。该报是有着六十年新闻独立传统的报纸。长期以来黄一直利用他的平台捍卫香港的自治权,并讽刺北京领导人。

这项新法律如果在中国大陆边界外的香港被任意采用,许多人视其是对前英国殖民地自由的“丧钟”,这使黄先生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仅仅表达自己的观点就有风险。 

46岁的黄说:“我每天都在批评政府。现在,我必须考虑我能说些什么和什么是安全的。”

香港不久将要经历的事并没有现代先例。从来没有一个如此与全球经济交织在一起,并习惯于西方国家的自由和标准的社会,将与专制共产主义制度融合在一起并被剥夺了权利。

相对小得多的澳门在2009年通过了类似的国家安全法,但是这赌博天堂却没有相同的政治氛围。

无论是香港最终看起来更像言论和公众集会受限的金融中心–新加坡,还是处于国家控制下被压迫的中国省份西藏,仍然有待观察。 中国周四橡皮图章的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细节尚未公布。

香港人现在正在发狂地准备面对新的现实—清理其社交媒体的违规帖子,下载VPN软件以隐藏在线活动,查询移民国外所需。

黄鹤是一位喜剧演员,电视明星和前警察,他频频地为抗议活动提供支持而与该市政府发生冲突,并在新法律颁布后的第二天接到律师的电话,建议他做两件事:考虑移民并删除他的社交媒体帐户,这样他的追随者所对他反政府的评论的点赞、分享或评论就不会被追查。 他承认那可能是徒劳的, 那些不会都从互联网上消失,但他还是照着律师说的做了。

这位52岁的演员说:“如果有人因为我而遇到麻烦,我会感到内疚。”他发布了一段视频,解释了如何删除脸书帐户。

黄鹤像许多香港人一样,知道会有一天,香港与内地之间的防火墙可能会推翻,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自1997年与英国签署“一国两制”协议以来,中国原本应该保留50年的香港生活方式。这就是为什么香港人如同美国人民一样拥有许多自由,包括未经审查的互联网和独立的媒体,而中国却恰恰相反。

批评人士说,新的《国家安全法》有望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实施,这实际上标志着(一国两制)试验的提前结束,这是北京渴望更多控制的欲望和因此而激发了近年来的一系列大规模激烈的抵抗抗议活动的结果。

没有哪一次比过去一年中所看到的更为暴力和更为广泛的抗议。这是由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试图引入引渡法的失败而引发的。该引渡法将使香港人遭受到大陆争议性的法律,就像国安法一样。

今天,香港被1997年到来时同样的焦虑所吞噬, 只是这次是带着去年抗议活动的新鲜伤口。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历史学家,《 守夜:濒临香港》的作者杰弗里·瓦瑟斯特伦说:“在1990年代中期曾有可怕的预言,一旦移交发生,报纸将不再能够嘲弄政府,一切都会改变。” 

香港也陷于中美之间迅速升级的地缘政治僵局之中,周五川普总统宣布将取消其特别贸易特权,这进一步加剧了香港的僵局。

一个多世纪以来,能使香港如此重要的原因是,它在中国与西方之间架起一座桥梁,现在在北京眼中这是其最大的脆弱点。北京认为在国际前哨中的异议对其主权构成威胁。

一位20岁的抗议者,他不愿透露姓名,因为他担心自己可能因示威活动而被捕,他说:“香港是新冷战中的新柏林。” 

香港中文大学的法律专业学生帮助成立了一个匿名的脸书团体。该团体于去年成立,目的是反对引发城市抗议的引渡法。 现在已将焦点改为反对国家安全法。该法加强了成员们的立场。 他们蒙面里的怒气现在针对的是北京,而不是香港的领导人。他们主张独立。这是对新国安法主要违抗行为之一。

这位学生说:“只要香港人保持决心和抵抗,我相信, 我们可以向自由世界展示我们抗击中共的前线的价值。”

香港政府试图缓解人们的担心,即中共法律将扼杀这个700万人口惯于居住的城市的许多自由。与此同时香港又引入了一项当地新法律,即任何无视中国国歌将是违法的行为。

行政长官林在周五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说,该市的法律不足以应对暴徒和外国干涉。 她说,北京的国安法将为香港带来稳定,并将定点小范围施用。

林说:“这只会针对极少数的非法和犯罪行为和活动,而绝大多数公民的生命和财产,基本权利和自由将受到保护。 公民将继续享有言论自由、新闻出版、集会、示威、游行和依法进出香港的自由。”

林说,每个国家都有保护国家安全的法律,但法律专家说,其中许多是在三权分立的社会中适用的。 在中国,一党制允许国家安全立法针对新闻工作者,人权活动家和律师,例如已故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他因煽动颠覆罪被判入狱。

香港大学新闻与媒体研究中心法律专家莎荣.法斯特说:“中国人民受制于旨在压制反对派的任意司法制度。随着维吾尔族被大规模拘留,人权律师和宗教团体被迫失踪,我认为很明显,中共的刑事司法系统不可靠,不能支持基本权利。”

加拿大人法斯特说,像她这样的专业人士在香港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 她为学生(包括来自大陆的许多学生)提供的有关国际法律和新闻标准的教义,这些似乎是让中共的领土愿景所深恶痛绝的。

她说:“我感觉自己即将灭绝。我的工作可能被定罪。 我花了15年的时间从这个优雅,热爱自由的地方受益。我不想放弃香港,但这又是人们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在许多方面,批评家说国家安全法将援用的官方有罪不罚的文化可在四月份被捕的15位知名民主人士中预见一般,以及本月初,尽管有大量相反的证据,由警察监督机构发布的报告,还是赦免了抗议期间滥用职权的警队。

去年对引渡法案表示震惊的香港商界,尽管对法院的独立性和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构成威胁,但仍仍对国家安全法更加的支持。 许多人认为,鉴于美国公司在香港有着根深蒂固的金融利益,华盛顿采取法律惩罚性行动所造成的痛苦将是短暂的。

商界领袖们希望这项法律能最终结束抗议活动,抗议活动分裂了许多富裕的香港人,并重振因贸易战和大流行病而受重创的经济体系(香港只有四人死于中共病毒)。

兰桂坊集团的亿万富翁创始人艾伦·泽曼说:“香港永远是一个特殊的地方。1997年我也很担心。但我可以保证一切都不会改变的, 一切将照旧运作。 中国需要香港与世界其他地区做生意。”

民主活动家,前记者格温妮丝·何说,如果生意确实反弹,它仍将不得不面对最近几周重新引发的抗议运动。去年7月份,她在一次带有政治动机的帮派袭击中在遭到殴打。

29岁的她说,她已对抵抗的危险没有什么感觉了,但仍然希望香港人能钝化国家安全法的效力,只要香港的外国新闻团体与外国政府和海外民间社会组织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何说:“那是中国的维权人士所没有的。我们是一个国际城市。 在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像在大陆那样看不见或闻所未闻。”

作者:DAVID PIERSON, TANG WAI YIN

翻译:凤凰九天小队(Jenny Peter & 新中国2020)

原文链接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