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法治人士谈CCP如何推行“假法治”,谋求“真独裁”!

作者:懒洋洋

本人在中国大陆体制内,常年从事地区法治牵头工作,对CCP“假法治”既深恶痛绝又无可奈何。可以说,CCP在设立全球最大防火墙(Firewall)基础上,对内全面推行CCP特色“假法治”,让“真独裁”渗透到国家体制的每寸肌肤、每个毛孔。

一、CCP宣称领导一切工作。

1.CCP领导写入宪法。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2018年3月通过宪法修正案,增加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2.CCP控制国家重要权力。CCP体制存在“五套班子”,即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纪委,不论在中央和地方都是如此设置,当然党委是最高领导组织。在党内职务级别上,这五套班子的领导级别是最高的,特别是高于法院、检察院领导。CCP下设众多权力部门,例如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政法委等。其中组织部垄断国家领导干部的考察提拔;宣传部成为新闻媒体的领导单位;统战部负责分化拉拢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民主宗教人士、港澳台海外人士等;政法委则指导监督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等部门开展工作,维护社会稳定。这些权力都是来自百姓,本该由国家代为行使,却被CCP垄断。

3.民主党派接受CCP的领导。中国境内有8个民主党派,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民主党派只能是参政党,且要接受CCP的政治领导。1989年12月,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进一步规范了党对民主党派政治领导的内涵,“中共对各民主党派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和重大方针政策的领导”。设置政协的目的就是以相对不明显的方式推行民主党派接受CCP的领导。

二、千方百计防控“真法治”发生。

1.严控媒体讨论“真法治”。媒体姓党,不能自由讨论多党制、三权分立、司法独立、言论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等,现在在微信等上发言,都会受到审查,如果越界就可能会被删除发言、被封账号,甚至被喝茶。同时,党和政府明确提出不搞多党制和权力制衡等。例如2009年3月9日,吴邦国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就明确提出:“要积极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文明成果包括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但绝不能照搬西方的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 。

2.各种改革不能推行“真法治”。长期以来推行的司法体制改革,不能触及司法独立。近几年掀起的法治建设热潮,避开“真法治”需求;法治建设不研究权力是否有效制衡,重点聚焦依法行政;法治建设怎么建、怎么考核,是CCP或政府自己牵头确定,缺少百姓的真实需求和真实感受,大家可以看看习近平在第二次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会议上审议通过的《市县法治政府建设示范指标体系》规定的约100条指标。

3.劳民苦民愚民政策让百姓没时间没精力了解和推动“真法治”。中国民众的住房、教育、医疗等非常缺乏保障,加上相当部分人收入不高,缺乏公正的投诉救济渠道,缺乏民主法治真相的了解,因此活着已经不容易了,不用说追求民主法治了。在前几天的全国两会记着会上,李克强说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这还只是从经济收入看。

三、媒体领域:成为CCP宣传洗脑“假法治”的工具。

1. CCP宣称党管媒体。人民日报在2016年03月21日《如果管不住新媒体 党管媒体原则就会被架空》指出:“无论媒体的背景是什么、同党委和政府管理部门的关系是什么,党管媒体的原则和制度都不能变”。现在省领导、市领导对外的发言稿,还得事先经过CCP宣传部门的审查。

2.鼓吹“CCP法治”的虚假优越性。大量媒体都在宣传中国政治制度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包括习近平也在说“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但是为什么对于众多百姓住不起房、得不到好教育、缺乏好医疗条件、极少重大科技创新等一系列关系百姓切身利益和国家重大利益的领域存在问题,反而没能办成大事?只能说,CCP剥夺了百姓这些权益拿去办一些所谓的大事了。

3.片面宣传“真法治”的负面影响。例如言论自由肯定有负面影响,可能造谣、误传不实信息,官媒对这方面宣传非常积极,甚至加上一些阴谋论;但是没有言论自由,将会助长独裁体制和催生更多虚假,危机思想和生命自由,这些官媒就避而不谈或避重就轻。《人民日报》2018年02月05日刊载《“言论自由”背后的商业驱动》,就说“有专家指出,网络不良文化蔓延,不仅仅是网络管理问题,所谓维护‘言论自由’的背后,也有着巨大的商业利益驱动。美国是当今世界网络产业最发达的国家,掌握着全球最先进的网络技术,全球主要互联网科技公司大都来自美国,这对于维护其在网络空间的“霸权地位”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四、立法决策领域:难以体现民意,缺乏程序保障。

1.人大作为名义上的国家权力机关被CCP架空。有个非常形象的说法,即“党委挥手,人大举手,政府动手,政协拍手”,不是空穴来风。首先,人大也设CCP组织,也得服从CCP的领导。其次,人大代表产生过程就决定了其很难代表人民。省级和全国人大代表都是间接选举产生,有多少人参加过选人大代表的投票,有多少人投票的时候对候选人大代表有了解,你可以随便问问周围的人。第三,人大代表绝大部分都是兼职的,本来就有自己的其他事业或岗位,没有专门的时间和精力去调查民意、形成议案,何况很多都是基于CCP统战需求才入选的。第四,人大代表投票权缺乏安全保障。人大代表对某个项目进行投票的时候,可以被查出投了反对权,可能因此被清算。

2.立法内容缺乏民意、缺乏质量。立法项目的产生,主要来自CCP和政府的需求;立法项目征集到的社会意见只是作为参考,领导如果有不同意见,那得听领导的。很多领导缺乏法治意识,常常要求立法匆忙推出。所有,有很多的立法,缺乏足够的调研探讨和反复斟酌,常常出现立法内容繁杂、相互冲突又缺少操作性。

3.很多决策没有上升为立法,决策制定过程更加简单。很多管理制度和管理要求是以大量的规范性文件或决策文件的形式发布。这些文件数量巨大,不少文件担心社会争议大就列为涉密或敏感文件,并未认真落实征集公众意见和合法性审查程序。文件质量问题比立法质量问题更多。特别是很多重要的决策都是以ccp文件形式出台,比政府文件影响更大,但实际上走的流程反而更简单,更缺乏公众意见征集。

五、执法领域:难以实现普遍公正。

1.很多执法依据缺乏操作性。立法过程常常没有充分考虑研讨,制定的立法内容操作性不强,也导致执法不顺畅,不能实现普遍公平。例如执法裁量标准规定不科学不明确,各地执法就会不统一,同个执法单位也会出现前后不一。

2.压缩社会自治空间,执法力量变得不足。CCP强调大政府模式,本来市场能自己调节的也要管,相应的就出现执法力量严重不足,本该大力执法的领域难以保障执法力度。《人民网》2008年12月01日《1比20000,执法力量严重不足怎么办?》就提到:“东南亚国家劳动监察人员与从业人员的比例是1:8000至10000,而我国是1:20000。这样悬殊的比例,让劳动监察人员根本无暇顾及大多数用人单位是否严格守法。即使这些监察人员整天在外监察,也难免会出现监察不到的地方”。

3.经常存在运动式执法。有些领域日常执法效果不佳,容易积累产生大的问题,此时如果有领导发现提出要求,就会开展专门的运动式执法,此时执法还会经常要求加重处罚。例如在类似打黑除恶、扫黄打非以及整治安全生产等社会治安管理工作中,相关部门经常搞“大会战”,实行专项治理、集中整治等等,在短期内收到较好的效果,但缺乏长久之效。

六、司法领域:严重缺乏独立性。

1.设立纪检监察机构,严重侵蚀司法独立性。纪委是CCP的党内机构,规格高于CCP普通部门,是专司监督检查查处CCP机构和CCP党员的机关。监察委是专司监督检查所有行使公权力(包括党的机关和国家机关)的公职人员的机关。(2018年3月通过《监察法》,监察机构从原来的监察局上升为监察委,监察局隶属于政府,监察委独立于政府。)纪委和监察委实行合署办公,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纪委可以双规当事人,监察委可以留置当事人,直接涉及人身自由。(“双规”出于《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中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要求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

实践中,公职人员在有违法犯罪嫌疑的时候,基本上是由纪委监察委先来,然后才可能移交检察院审查、提起公诉。关键是如果纪委、监察委不认为有犯罪,不移送案件,检察院哪能提起公诉。看4月19日对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的调查,是纪委监察委先发布消息“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5月8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消息,国务院免去孙力军的公安部副部长职务。

2.设立信访机构,严重影响司法权威性。由于司法缺乏独立性,大量的矛盾纠纷不能公正解决,因此CCP设立信访机构这个怪胎,允许自然人或组织向各级行政机关提出诉求,就算是司法审判后的也可以提出,导致很多人“信‘访’不信‘法’”。官大一级压死人,上访者往往希望更上级机关来压下极机关,以维护自己合法或非法的利益,所以经常会看到他们“千方百计进京城”的壮观场面。相应的,各级机关也千方百计防止他们越级上访、进京上访。

3.法院检察院没有独立性。法院检察院系统的人事和财政管理都不独立,受制于CCP、人大和政府,吃人嘴软,法院检察院不敢得罪给自己发工资的部门。因此,法院法官检察院检察官难以独立办案。

七、军事领域:军队听党的。

CCP信仰“枪杆子里出政权”,宣称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军队行动听从CCP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指挥,而非国家权力机关。

结束语

CCP“假法治”的本质在于维护人数极少的盗国贼利益,70年来,国家财富不断向人数极少的盗国贼集聚,贫富差距惊人,百姓住房、教育、医疗、言论自由、人身自由极度缺乏保障,有多少人为生计疲于奔命、苦不堪言,有多少人被塑造成没有信仰、无法远虑、充满仇恨的“行尸走肉”!

感谢郭先生,感谢爆料革命,很感恩能够跟随您,我们一定会干倒防火墙(firewall),干倒CCP,一定会实现“真法治”,恢复中华的真善美,追求正义的力量和财富,造福自己,造福世界。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anyangyangdedede
1 年 之前

接地气!希望外国人也能了解!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