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中英对照翻译】

闻来源: 澳洲戰略政策學會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作者:Brahma Chellaney / 布拉马·切拉尼

2020年5月25日

翻译、简评:CharlesS

PR:海阔天空

简评:

本文描述了总加速师领导下的中共政权是如何一步步撕下面具、让全世界惊醒的。当然,作者说这些根源于专政体制,“从根本上说,习近平的举动凸显了一人独裁的政治制度如何容易造成代价高昂的错误。”

这些代价高昂的错误不仅毒害了全世界,更首先毒害的是本国民众:瘟疫之后的种种战狼举动、军事挑衅、医疗用品绑架使得中国的世界工厂不复存在、投资不复存在;对澳洲贸易惩罚准备加速饿死中国老百姓;继续屠戮香港,使得香港丧失了其自主地位,东方明珠光彩不在,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形象遭到严重损害。这些恶行恶果不单加剧了中共灭亡的过程,不知在中共倒台后还要遗害中国人多少年?

中共极权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是世界人民最大的敌人。

原文:

中共政权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近几周来,全球对中共国的强烈反冲趋势不断增强,因为它对致命的中共武汉冠状病毒在国际上的传播负有责任。中共国本身也火上浇油,最近对香港法治的镇压就是例证。从暗中寻求向其他国家提供医疗防护装备作为政治交换,到拒绝对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国际调查的呼吁,直至大多数国家都支持这种调查,习近平主席政府的欺凌策略已经破坏和孤立了中国共产党政权。

这种反弹可能采取西方制裁的形式,由于习近平的政权试图以其提议的新国家安全法来推翻香港的“一国两制”框架,而这个框架早已在超过一年的大范围民主抗议活动后破烂不堪。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习近平的过度扩张正在加剧中共国与邻国及世界各地之间的敌对情绪。

倘若习近平很明智,中共国本可以通过表现出同理心和同情心来修复大流行对其形象造成的破坏,例如向濒临破产的“一带一路”伙伴国家提供债务减免,并向较贫穷的国家提供医疗援助,而无需他们表态支持其抗疫策略。相反,中共国采取了破坏了其长期利益的行为。

不论是通过侵略性的“战狼”外交政策(以两部在中共国拍摄的电影命名,讲述特种作战部队击溃美国领导的雇佣军的故事),还是在中共国附近采取军方支持的的扩张主义行为,习近平政权都引起了国际警觉。 事实上,习近平,自封必不可少的领导人,他认为当前的全球危机是加强权力控制和推进他的新帝国主义进程的机会。最近他在中共国的一个大学演讲时告诉听众:“重大的历史进步都是在一些重大的灾害之后。”

中共国当然已经设法充分利用这一流行病。 一月份购买了世界上大部分的医疗防护用品后,它开始进行价格欺诈和明显的暴利活动。中共国出口不合格或有失效的医疗器械只会加剧国际愤怒。

在世界与中共武汉肺炎(Covid-19)斗争的同时,中共国军方挑起了与印度的边境冲突,并试图在日本控制的尖阁诸岛/钓鱼岛附近的海域进行海警巡视。 中共国最近还在南中国海建立了两个新的行政区,并加强了对该地区的入侵和其他活动。 例如,在4月初,一艘中共国海岸警卫队的船只撞沉了一艘越南渔船,使得美国告诫中共国“停止利用其他国家因大流行导致的干扰或脆弱性来扩大其在南中国海的非法主张”。

同时,中共国对澳大利亚提出的,对中共冠状病毒进行国际调查的构想威胁实施经济报复。 通过贸易行动,中共国政府有效切断了澳大利亚大麦的进口,并阻止了澳大利亚向中共国出口的常规牛肉的三分之一以上。

日本欣然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2011年福岛核灾难进行全面调查,此调查有助于该国改善安全治理,而中共国坚决反对任何中共冠状病毒调查,好像它有什么需要隐藏。 实际上,一些中共国评论员谴责要求进行调查是种族主义行径。

但是,当一项要求对中共武汉肺炎(Covid-19)的全球应对措施进行“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的决议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决策机构世界卫生大会中获得了超过100个国家的支持,习近平试图挽救颜面而对大会:“中共国支持全面审查的想法。”最后一刻,中共国共同提出了该决议,该决议无异议获得批准。

但是,该决议案由世卫组织备受争议的总干事谭德赛·阿德诺姆·格布赖耶索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决定,在“最早的适当时候”启动审查。 正如习近平所提议的那样,被指控一开始就协助中共国掩盖中共武汉肺炎(Covid-19)的谭德赛可能决定等到大流行“得到控制”后才开展调查。

毫无疑问:在这场战争般的危机之后,世界将不再一样。未来的历史学家将把大流行视为有助于重塑全球政治并重组重要生产网络的转折点。确实,这场危机已使世界意识到中共国对许多全球供应链的控制所带来的潜在威胁,并且已经在采取行动减轻这种控制。

从根本上说,习近平的举动凸显了屈服于一个无所不能个人奇想的的政治制度如何容易造成代价高昂的错误。中共国的外交和信息攻势混淆事实,以及转移对中共武汉肺炎应对措施的批评,可能只是其大肆使用指责和威胁来吓唬其他国家的最新例证。但这代表了一个分水岭。

过去,中共国依靠唇舌确保了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国际机构的地位,并帮助推动其经济增长。但在习近平领导下,传播虚假信息,行使经济影响作用,秀军事肌肉以及进行有针对性的影响力行动已成为中共国达成目标最喜欢的工具。外交是中国共产党(CCP)宣传手段的补充

习近平的做法疏远了其他国家,在此过程中损害了他们对中共国制造商品的渴求,吓跑了投资者,并加剧了中共国的形象问题。美国人对中共国及其领导地位的负面看法达到了历史新高日本美国等主要经济体正在向企业提供搬迁补贴,以鼓励将生产从中共国转移。 印度要求政府事先批准来自中共国的任何投资的新规定是同类法律中的第一个。

自1970年代末“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国目前面临最严峻的国际环境,而现在这种对其形象和利益损害的风险可能是持久性的。习近平的过度发展带来反噬的影响几乎不可避免。 起源于中共国的大流行病可能最终会削弱该国的全球地位,并束缚其未来的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讲,在中共武汉肺炎(Covid-19)阴影下挖空香港自治权的可能将是众所周知的压断中共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

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是位于新德里的政策研究中心战略研究教授,柏林罗伯特·博世学院院士,是九本书的作者,其中包括《亚洲先驱》,《水:亚洲的新战场》和《水,和平与战争:应对全球水危机》。 本文是与Project Syndicate©2020年合作发表的。

新闻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