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名学生集体发热,6名来自同一寝室,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作者:立武

5月25日,马鞍山市疾控中心发布通知显示,马鞍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先后有13名学生出现发热情况,并且出现一个寝室里有六名小学生集体出现发热的情况,对此,中共声称,该学校没有做出具体说明,没有及时上报出现的情况。

如果中共对疫情足够重视的话,如果包括马鞍山市政府在内的各级政府能够认真严肃对待疫情的话,相信没有任何一所学校敢在中共独裁体制下还敢隐瞒疫情情况。设想一下,如果现在回到疫情高峰期的时刻,学校会如此不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情吗?真实的情况是,正是中共政府故意放松了疫情态势,才导致各个层级对疫情把控不严。

而且,对待疫情,不应该像中共做的那样,先是隐瞒疫情,等待出现感染之后,再拿背锅侠开刀,不管是在疫情之初处理武汉市政府,还是之后对待黑龙江、吉林政府,中共永远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问题在于,人已经感染了,追责也不能够回到感染前。

而且,根据该学校的学生陈述,学校并没有落实声称的早中晚的体温检测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通知中涉及到另外一所学校,即马鞍山学院。在该学院的一名返校学生是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的情况下,该校没有对这名学生进行具体的各项登记排查,也没有做任何核酸试剂的检测。

据了解,该学生11日乘坐G1722高铁从湖北返校,该高铁最后的终点站是上海。5月20日,乘坐11日同班高铁的一名湖北籍人员在上海确诊,上海疾控中心通知,该学生是其密切接触者。

除了这名学生,该通知还陈述了另外一名同为上海确诊的密切接触者,到达安徽企业之后,也没有做任何核酸检测或健康排查的工作。而且,两人都是湖北人或者长期待在湖北,而上述的上海确诊病例同样也是湖北籍,可想而知,现在湖北感染的人数到底有多严重。

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在这两所学校还是在这家企业,都没有落实好中共声称的任何检测,那么我们可以推测,这样的情况在马鞍山、在安徽、在全国又会发生多少呢?尽管中共声称以上发热的、密切接触的,皆为核酸检测阴性,但一所寝室存在全体发热,这种发热显然是带有传染性的,那又作何解释呢?

而且,该学校在17日才开学,结果四天内13名学生发热,其中六名是同一个寝室集体发热,不开学没有问题,一开学就集体发热,难道不应该高度怀疑这些学生被感染了中共病毒吗?如果感染了,中共没检测出来,这不就说明了中共检测并不靠谱吗?何况中共连检测也没检测,从哪里感染也不知道,这不更加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吗?

很显然,疫情仍然没有过去,它可能随时在一个地方爆发,不管是武汉、黑龙江还是吉林,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撒谎蒙骗,都导致了许多不必要的感染,即使对于复学复工基本的检测,中共都落实不了,中共难道不该为疫情负责吗?

吉林感染至今没有找到感染源,是中共复工复学导致的;现在复工复学不检测,同样是中共政府掩盖疫情导致的;结果中共大言不惭地在文件里说“没有充分认识到疫情防控工作的复杂性和严峻性”,这些不正是中共一手炮制的吗?因此,我们更加不应该放松警惕,等待真正疫苗的出现。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 年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8010/ […]

0

热门文章

GM06

5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