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声援香港示威的澳大利亚学生被校方停学

  • 澳大利亚知名学府昆士兰大学的学生挺身声援香港民主、抗议中共渗透校园,被校方裁定停学到2022年。

据5月30日《纽约时报》悉尼最新报道,昆士兰大学哲学系在读的20岁学生德鲁·帕夫洛,距毕业只有6个月,在他挺身声援香港民主、多次抗议中共势力渗透校园之后,被校方裁定停学至2022年,这也是他担任昆士兰“大学学生议会”议员的在任期限。

日前澳政府要求中共提供病毒真实情报,遭中共反手加收大麦关税、削减牛肉进口。这个矛盾一直存在,这场疫情使留学生滞留在海外,澳大利亚的高等学府受到很大的震荡,不得不削减人员和研究项目,同时也向联邦政府请求援助。帕夫洛的坚持抗争迫使校方无法再把他看做一个普通的异议分子,而是如临大敌。在澳中关系频传紧张之际,有关帕夫洛的消息仍然占据了新闻头条。

澳大利亚宪法没有明确保护言论自由,帕夫洛的抗争使他成了一个言论自由的叛乱分子。校方听证会指控如下:

  1. 帕夫洛曾经用文具店货架上的黑色马克笔在一张便签上写字,被店员要求他购买这只笔后他把笔放回了货架。
  2. 还有在3月里,他曾经穿着防护服出现在大学孔子学院(中共在世界各地的校园文化前哨)。
  3. 他又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有自己照片的贴,指控中共政府“给了我们这场瘟疫”。
  4. 他在脸书里写,如果校方不关闭校园、阻止这场病毒的传播,只能说明相对于人命来讲他们更看重金钱。
  5. 帕夫洛曾在脸书发布了一张副校长彼得·霍伊(Peter Hoj)站在孔子学院讲台的照片,虚构校长参加一个“为什么维吾尔人必须被灭绝”的讲坛,影射中共一直在新疆拘留穆斯林少数人口。

该报采访时,帕夫洛坦承对大学领导的猛烈抨击、以及在学生留言板上的激烈评论,这些方式是不太好看、甚至激进。承认自己“不是那种优雅老道的人”。帕夫洛承认自己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会成为这场角逐中的一个主力。他指出学校做出的停学裁决实际上开启了一场犯罪调查。帕夫洛同时积极认为:这只能是吸引到了更多人关注他的奋斗目标。

帕夫洛认为校方是刻意阻止人权人士发声,并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措施避免得罪他们的中共伙伴。校方在29日晚间通过一个“纪律委员会”宣布的这个裁定,他们并未给出任何理由,当初的指控是基于11项 “不当行为”,主要集中于帕夫洛的另类行为方式和在社交媒体上的激烈言论。的确,澳大利亚的高等学府数十亿的收入都来自于中国留学生,帕夫洛的停学裁定说明,他所抗争的、中共势力在澳大利亚校园里的渗透和禁言,将持续成为争论的焦点。

去年7月,为声援香港民主运动,他和昆士兰大学的同学一起组织了一场和平集会,但意外遭到了亲共者的攻击。激烈争执中,帕夫洛被推到了前面,他本人虽然也愿意挺身而出,但也因为在中共的恐吓之下许多香港学生自感脆弱,同时还有学生签证可能被取消的担忧。周五晚上,在香港面临中共新《国安法》更大威胁的时刻,很多香港学生都更加地团结地站在了帕夫洛身边。去年曾和帕夫洛一起组织活动的心理学系香港学生杰克·姚(Jack Yiu)说,他曾为香港、以及澳大利亚的伙伴感到困惑无助,他认为帕夫洛为了言论自由和人权做到了挺身而出。他说,我们需要竭尽所能地让人们意识到中共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大学已经被中共侵蚀,校方想尽了一切理由想开除帕夫洛。

帕夫洛会继续上诉,也许最终停学裁定会得到缓期执行。昆士兰大学副校长彼得·瓦尔吉斯(Peter Varghese)过去就曾质疑澳大利亚对中国留学生的过度依赖,这次他发表了一份声明,表达了对纪律委员会部分调查结果和裁决的严重度的担忧,他也将就此在下周召集一个大学议会的会议。作为被大学35000名学生选举出的学生议员,帕夫洛却将无法参与议会。对于突如其来的大量关注,帕夫洛觉得都是力量太弱。他认为这是一场闹剧,停学裁定也许是出于中共的压力,也许是校方暗自揣摩到中共想要把“把捣蛋分子送上法庭”,然后自己做出的决定。

原文链接

署名:致敬香港!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