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参议员和外交官为中共摇旗呐喊为哪般?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QKYYj6lBJXzYL/

作者:ZACHARY EVANS / 扎卡里·埃文斯

新闻来源: National Review / 《国家评论》杂志 2020年5月25日

翻译/简评:CharlesS

PR:Julia Win

简评

人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有着悠久而杰出政府职业生涯的美国公民与中共国宣传家相处亲密。于是乎本文作者开始了深挖。甚至早到94年他的言论。从他的所说所作,不难看出他与中共国存在某些“关系”

看他所谋取到的商业角色,在中共国大公司担任咨询,在有兴趣对中共国投资的跨国集团往来,甚至是自己开了公司,这些都不过是作为政府关系说客的一个幌子。作者大量地揭露了鲍克斯对于中共与美贸易关系的保护,我想这是鲍克斯在中共国游刃有余的原因。

中共国的几大软肋:贸易、科技、现金。从鲍克斯为此所做的辩护,比如要把人权问题和贸易问题“脱钩”,认为让中共国加入WTO可以改变市场规则甚至政治形态。这不能叫一厢情愿,而是助纣为虐。他不是没有看到中共国有史以来在人权上的黑历史,在他任期内也不是没有发生。

然而他做的选择,不是为了保护美国人民的利益,也不是为了保护中共国人民的利益,而是维护了中共的利益。不要管他说了什么,看事情的最终得利者。是让美国人民增加工作机会了吗?是用贸易手段迫使中共改善中共国人民的人权状况了吗?都没有,不过是维持中共的吸血管道而已。

顺带一提,凡是帮中共洗地的,手法都和中共大外宣一样:混淆概念、颠倒是非、捆绑绑架。现在说川普是民族主义者,那么请问,谁把反共反极权绑架成反华?谁把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混淆成中美较量?如果这也叫民族主义,那我们都是,我们站在全人类这一边,与魔鬼作战!

为中共国宣传机器站脚助威的美国前议员及外交官

马克斯·鲍克斯(Max Baucus)在中共国国家电视台将川普总统比作约瑟夫-麦卡锡和阿道夫-希特勒。

Kim Kyung-Hoon/Reuters

2014年,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克斯在中国北京与美国商界领袖举行的午餐会上发言。

自从中共武汉肺炎(COVID-19)大流行以来,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克斯(Max Baucus)接受了中共国官方媒体的一系列采访,他在其中一次采访中以挑衅性的方式批评了美国对危机的反应。 值得注意的是,他声称川普政府所坚持的将中共冠状病毒大流行归咎于北京的作法,与1930年代的纳粹主义和1950年代的“红色恐慌”在言辞上是等效的。

鲍克斯是一名民主党人,从1978年至2014年担任蒙大拿州的美国参议员,他于5月6日在CNN上露面时,首次将川普对北京的抨击与约瑟夫·麦卡锡和阿道夫·希特勒相提并论。 随后,他在北京的宣传人员中非常受欢迎,并在至少四次接受中共国官方媒体的采访中重复了这一指控。

“乔·麦卡锡和阿道夫·希特勒都是基于民族主义发表声明的……激怒人们,让人们相信那些不真实的事情。”5月12日,鲍克斯对中共国家喉舌《中共国环球电视网》说,“白宫和国会中的一些人对中共国发表的声明太过夸张,太吹毛求疵了,它们不是基于事实,或者即使是基于事实,也纯粹是煽动性的,这就是麦卡锡在1950年代所做的 。” 这最早是由《华盛顿自由灯塔》所报导的。

鲍克斯几天前对中共官方的《环球时报》表示,美国正在进入“一个类似于乔·麦卡锡的时代”,并且“还有点像30年代的希特勒。” “今天,人们有点希望看到中共国受到批评,这是不幸的,因为我认为,基本上,美国人民喜欢中共国人民,就像中共国人民……喜欢美国人一样。”

鲍克斯在媒体的露面引发了一个问题,一个长期在政府工作的美国公民,为什么会和中国的宣传人员打得火热。在鲍克斯主持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曾担任民主党参谋长的鲁斯·沙利文(Russ Sullivan),于2013年发表的评论中暗示了答案。当时他告诉《华尔街日报》,参议员鲍克斯对这个国家(指中共国)抱有一种迷恋。

“有时候我会说,参议员,我知道你爱中共国,但是我们需要您在中共国和贸易问题上合理分配你的时间,” 沙利文说 ,可惜鲍克斯没有听从他的建议。沙利文说,其他方面也注意到了鲍卡斯对中国的兴趣。”如果你是对中共国感兴趣的跨国企业界人士,你就知道马克斯-鲍克斯要干什么了。”

2016年1月5日,美国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克斯阁下出席了在北京大学燕京学院举办的第三届大使系列讲座。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教育官陈南希女士也出席了此次活动。

在长期的政治生涯中,鲍卡斯将他对中国的熟悉程度转化为许多有利可图的商业角色。根据美国商会网站上的Baucus的传记,这位前参议员是阿里巴巴集团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他还经营着一家名为Baucus Group LLC的咨询公司,为美国和中国企业牵线搭桥。(该公司似乎没有网站,也没有现成的联系信息)。这位前大使还担任英格拉姆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是一家位于加州欧文市的信息技术公司,2016年被中国企业集团海航集团收购。面对2018年的财务困境,海航集团董事、创始人陈锋表示,公司将 “自觉维护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坚定不移跟党走”。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该集团已被中国政府完全接管。

2016-07-28美国驻华大使马克斯·博卡斯(Max Baucus)参观奥的斯机电,深入了解品牌如何通过借助物联网技术提升全球竞争力。

鲍克斯设法长期插一只脚在政府里:他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外部顾问委员会的成员。

鲍卡斯在其政治生涯中,对北京的同情心经常出现。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是民主党人中支持增加对华贸易的主要支持者之一,他主张将人权和贸易问题与美国对华政策脱钩。当时,美国给予中国最惠国(MFN)贸易地位,意味着美国认为中国是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但由于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华盛顿每年都威胁要取消这一称号。鲍库斯认为,取消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将适得其反,因为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将立即提高,与中国的贸易将被削减。

“也许更令人不安的是撤销中共国的最惠国待遇。”鲍克斯于1994年1月对《纽约时报》表示:“没有什么比撤消最惠国待遇更能使自由倒退了。” 这位蒙大拿州参议员主张,对特定的受瞩目的合同和企业施加有针对性的压力,以推动中共国进行人权改革,而不是威胁要改变中(共)美经济关系的地位。

鲍克斯继续推动使人权与贸易问题脱钩,这一立场越来越受到美国政府官员的拥护。2000年,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欢呼众议院通过一项法案,以使与中共国的贸易关系正常化。克林顿当时说:“我们的政府已经就一项协议进行了谈判,该协议将让在美国本土生产的美国产品对中共国市场开放。” “通过该协议,我们还将出口我们最珍爱的价值观之一,即经济自由。”

鲍克斯帮助推动了中共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工作,该协定于2001年12月11日完成。鲍克斯在2002年6月6日举行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听证会上展示了希望,声称中共国加入世贸组织将刺激美国企业 出现“更大机遇”以及促使中共国内部的治理改革。这个论调也受到一些怀疑。

鲍克斯在开幕词中写道:“中共国加入世贸组织对美国如此重要的一个原因,涉及中共国必须进行的改革可能带来更广泛影响。” 为使中共国符合WTO规定而进行的改革“将有助于发展一个更加开放,以市场为导向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不仅人民受到法律法规的约束,政府也将受到约束。”

2013年底,奥巴马总统任命鲍克斯担任美国驻中共国大使。 这是在鲍克斯强烈批评《可负担医疗法案》的实施之后,根据他的商会传记,蒙大拿州参议员是“首席建筑师”。 当时有人猜测,这项任命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阻止参议员的批评。

鲍克斯在2014年1月的确认听证会上告诉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我不是中共国的真正专家。”尽管鲍克斯声称缺乏专业知识,但最终还是被任命为大使,在中美关系的敏感时刻担任了这一职务。曾因实施强迫堕胎政策而起诉中共国家官员的人权律师陈光诚,逃脱了软禁,于2012年逃到美国大使馆,并最终与家人一起在美国获得庇护。鲍克斯在担任大使期间继续强调人权问题。

在川普总统替换掉他之后,2017年初,鲍克斯谈到他担任大使时期的时候说,川普决定与台湾总统蔡英文进行对话,并愿意公开质疑“一中”政策,这是“重大失误,重大错误。”(中共国视台湾为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台湾则捍卫其独立国家的地位。)

鲍克斯对《华盛顿邮报》说,“川普‘忘记了外交要复杂得多’, ‘他忘记了台湾问题,以及一个中共国’是无法妥协的……。西藏问题也是不能与中共国谈判的。” 但我们必须自问:“我们的底线是什么?”前任大使还批评奥巴马政府对中共国“软弱”且缺乏战略眼光,警告“专制”国家“正准备测试我们。”

这些言论揭示了鲍克斯对美中(共)关系理解的潜在倾向。一方面,大使并非对中共国的侵犯人权行为一无所知,并认为奥巴马政府没有足够强烈地谴责这些行为。另一方面,鲍克斯接受了 “不可妥协”的政策,迄今为止,这些政策巩固了中共国的独裁性质(关于“一个中共国”和西藏问题)。 他呼吁对中共国施加更大的压力,但始终努力保持美中之间的整体贸易关系完整。因此,鲍克斯暗中拒绝使用美国可用的最强大的牵制力量之一。

正是川普政府反对美中(共)贸易关系的前提。到2018年,美国与中共国的贸易逆差达到3786亿美元,而在2019年,两国在贸易战升级中开始对对方征收广泛的关税。在这些事态发展的中,鲍克斯认为中共国人可能比美国更强大。

“根据我的判断,中共国人是如此坚强,他们能承受的痛苦比美国人能承受的还大。” 鲍克斯对CNBC的财经论谈 (Squawk Box)说:“中共国人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尊重力量……,我认为他们比其他任何人都能嗅到弱点。”

美国目前正在努力扭转二十年来商业和制造业外包到中共国的形势。不可否认,这些政策给某些美国企业带来了经济利益。但是,引入美国商业惯例会同时“将”美国价值观“出口”到中共国的想法已经破灭了。正如美国国家篮球协会(NBA)在2019年秋季发现的那样,当你在中共国比赛时,你按照的是中共国规则。

随着中共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蔓延,美国选民的情绪已急剧转向反对中共国。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质疑为什么必需品的供应链,尤其是抗击中共冠状病毒所需的医疗设备,仍在中共国扎根。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共和党密苏里州,已让自己成为全球贸易体制现状的最主要怀疑论者之一,甚至呼吁解散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个曾经鲍克斯和无数美国官员帮助中共国加入的组织。

从这些事态发展来看,马克斯-鲍克斯可能认为自己可以在缓和中美紧张关系方面发挥作用。即便如此,把特朗普和希特勒、麦卡锡相提并论简直是太奇怪了。鲍卡斯是在投其所好向中共国家宣传机构提供他们想听的内容。

前大使没有回应《国家评论》的置评请求。

关于马克斯-西本-鲍克斯 是美国民主党政治家,1978年至2014年,他在美国参议院中代表蒙大拿州,曾任财政委员会主席(2007年起)和税务联合委员会主席(2009年起)。2014年2月6日至2017年1月20日,鲍卡斯担任美国驻中共国大使。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7005/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7005/ […]

0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7005/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