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关于保护老年糖尿病患者的演讲(全文)

川普总统在玫瑰园宣布通过大幅降低胰岛素的费用,来降低美国老年人的医疗费用。相关药厂机构代表被邀请发言。彭斯副总统和其他代表肯定了总统关于通过公私合作联合的方式,共同致力降低药价、减免保费和共同开发疫苗、治疗方案和保护老年患者的积极作用和意义。

白宫玫瑰园

美东夏令时间下午4:30

川普总统:你们绝对充分保持了安全社交距离。我从未见过像这样保持距离。真是非常非常令人印象深刻。欢迎来到玫瑰园,我们将采取有力行动降低美国老年人的医疗费用。今天,我很自豪地宣布,我们已经达成一项突破性协议,可以大幅度降低胰岛素的自付费用。您知道这些年来胰岛素发生了什么,对吧?(要价)高出天际。胰岛素-很多人(需要),所以有必要(降低价格)。

对于成千上万参加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的老年人来说,这是一个大问题,参与计划的费用上限为每种胰岛素每月35美元,有些计划可能免费提供。因此,代表每个曾经被敲诈、付出高额医药费的老年人,西玛(Seema),我要感谢您,因为您很久以前就提醒我重视这个问题,而您为了今天工作非常努力。媒体甚至不会报道,但是他们会报道一些不重要的事。


但这对老年人来说是重要的一天。这是意味着一个巨大的费用减免。计划让(更多)人使用-您知道的,如果您不服用胰岛素,会导致,我做了笔记: 失明,中风,截肢,肾衰竭等。因此,我们将价格降低了:每月35美元。之前可能每月需付50美元到150美元甚至超过200美元不等。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削减,我估计降低了60%到70%。很久没有看到这样了(大幅度的削减)。

瞌睡虫乔(拜登)无法做到这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实际上,正是他的奥巴马医改问题导致你们这些问题。这次协议将为受影响的美国人平均每年节省至少446美元。

我们很高兴有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卫生局局长杰罗姆·亚当斯(Jerome Adams)加盟。我还要再次感谢西玛(Seema)。非常感谢您所做的工作,帮助全国依赖联邦医疗保险计划的患者们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胜利。

过去,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禁止医疗保险公司竞价为老年人提供更低的费用。没有竞争,什么都没有,他们撒手不管了,老年人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许多人不能使用胰岛素;他们甚至想都不管想。


结果,拥有处方药承保的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的受益人平均每年要支付675美元购买胰岛素,有时甚至高达1,500美元。这些害人的法律还意味着,老年人每个月支付的金额不定。他们不知道是何项收费,账单就来了。每个月,他们都会被收取不同的医疗费,而且金额巨大。


有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老年人中三分之一都患有糖尿病,超过330万的保险受益人至少使用一种胰岛素。在过去的10年中,这些老年人看到这种救命药的自付费用几乎翻了一番。


我不使用胰岛素。我需要吗? 哈?我从没想过。但是我知道很多人受到非常非常严重的影响,对吧?难以想象。这就是我的政府采取果断行动的原因。我们大幅削减了奥巴马医改的非人要求,并展开了前所未有的竞价。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竞价。在透明度和我们正在做的所有其他事情上,从没有像我们所做的那样形成竞相竞价之优势。费用很快就会大幅下降。


然后,我们召集所有相关公司机构(保险公司,制造商和其他关键关联方),达成了一项协议,以稳定的、低得多的价格为我们的老年人提供胰岛素。我希望所有年长者会记住这一点,正是拜登让我们陷入这样困境,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无能。

很快,将向所有符合(联邦医疗保险计划中)D部分和联邦医疗保险优势计划(Medicare Advantage)优惠处方药计划条件的受益人,其中将近一半计划会提供这种低价选择,当我说“低价”时,我说的是真正的低价,给予老年人自由和选择挑选适合他们的(医疗保险)计划。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履行对美国老年人的庄严职责。我将竭尽所能降低药品价格,而我的政府将始终维护联邦医疗保险计划和美国医疗补助计划,顺便说一下,包括已有疾病(的保险计划覆盖)。而且我们去除了个人强制保险的规定,这个规定是一场灾难。奥巴马医改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个人强制保险。实话告诉您,当我们去除了个人强制保险的规定后,基本上就去除了奥巴马医改(Obamacare)。可以说这是最本质的部分。然而我们终于去除了这个万分糟糕的个人强制保险。我们将始终对您的已有疾病提供保护,比民主党提供的要多得多。


今天与我们一起的是布鲁斯·布鲁萨德(Bruce Broussard),一家大型而强劲的医疗保健公司:Humana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我想请布鲁斯出来说几句话。布鲁斯?谢谢你。那是一家大公司。看看你,他看起来多么年轻。相对经营这么大的公司,很年轻,不是吗?

布鲁萨德先生:好的,总统先生,非常感谢。

川普总统:谢谢你,布鲁斯。

布鲁萨德先生:好的,我们是, 我代表50,000名在Humana工作的队友发言,我们很高兴很荣幸能在这里。您刚才所描述的是对公私强强联合处理一些诸如处方药的可负担性等大问题 的一个例子。到目前为止,胰岛素是最突出的一例。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对新冠病毒(COVID)和危机的反应。我想起我们最近刚服务过的一位患者,绮雯(Gwen)是个盲人,没有食物。没有人可以帮她,因为附近没有人可以帮助她,此外,她也没有办法(看医生)开处方。通过公私强强合作,我们能够直接将食物和处方送到她家中。因此,我要感谢政府不断选择解决这样的大问题,并邀请私营企业来协助解决。所以,谢谢西玛(Seema),以及所有人,为每一人和每一件完成的工作,说声谢谢。

川普总统:您也做的很好。真是了不起。

布鲁萨德先生:好的,谢谢。

川普总统:您也选对的行业,对吗?

布鲁萨德先生:这么说吧,如果我们可以帮助任何一位老人,那么我们永远都在对的行业了。

川普总统:很好。那很好。您确实提供了帮助,我们非常感谢。

布鲁萨德先生:谢谢您。

川普总统:谢谢你,布鲁斯。美国糖尿病协会首席执行官特蕾西 布朗(Tracey Brown)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就糖尿病和其他方面而言,如果没有胰岛素,很多坏事都会发生。特蕾西,请。非常感谢你。嗨,特蕾西。

布朗女士:谢谢总统先生。感谢理事Verma的安排,今天下午我们得以专注于像我一样的3400万患有糖尿病的美国人,其中700万需要胰岛素才能生存。这些人中有25%告诉我们因为负担不起医药费,他们少配或不配药物。因此,此次-CMI-MMI [CMMI]示范项目, 汇集了来自政府、工业界和美国糖尿病协会的公共卫生倡导方面的各方努力,是件正确的事,我们很高兴面对这一挑战。今天,我们在一起,正在帮助数以百万计的老年人负担得起胰岛素。这是很大的事情。美国糖尿病协会是为糖尿病患者利益而战的领头组织。我们致力于与各方继续合作,以确保每个美国人,尤其是我们的老年人,都能获得他们所需要的药物。所以,谢谢您,总统先生。谢谢您,Verma理事。

川普总统:特蕾西,您对我们将价格降低了这么多感到惊讶吗?我们把价格下降到这样的程度和水平?

布朗女士: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一天。因此,只要能降低价格都是一个好消息。我们知道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但是我非常有信心,我们将能够一起帮助所有糖尿病患者的生命得以延续。

川普总统:很好。非常感谢你。

布朗女士:谢谢您。

川普总统:不胜感激,特蕾西。我还要邀请 礼来公司(Eli Lilly and Company)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维·里克斯(David Ricks)上台,这是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请。又是一个年轻人。

RICKS先生:谢谢总统先生。

川普总统:非常感谢,大卫(David)。

RICKS先生:很高兴来到这里。的确,很荣幸能成为本公告的一部分,以改善我们D部分计划中许多糖尿病患者的生活。几年来,礼来(公司)一直在努力降低胰岛素的价格,而这方面的不到位终于通过和来自我们各方的伟大合作得以实现, 包括像布鲁斯(Bruce)这样的公司,今天也在这里; Seema Verma及您的政府。彭斯副总统,川普总统,感谢您们的领导才能实现这一目标。这种合作可以真正解决患有严重疾病(例如糖尿病)的人的实际问题。

目前,如果您使用礼来(公司的)胰岛素,则除了在D部分(医疗保险计划)计划里的,您支付的费用不会超过$ 35美元。而且,我们很高兴将此前没做到位的补上,因此从明年开始,所有老年患者将享受同样的低价水平:即每天仅需一美元多一点用来购买胰岛素。

同样的合作精神也体现在应对COVID-19上。我想每个人都知道,我们行业中有成千上万的科学家以及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和其他专家,每时每刻全力以赴为COVID-19的患者研究新疗法,并致力阻止和消除这个流行病。我也为参与其中而感到自豪。相同的合作精神也在此事关重大的危难中体现。

我们一起,通过共同努力,我认为我们今天证明了我们可以解决长期问题,我也希望我有一天能回来并证明我们已经与政府一起工作,解决了COVID-19的当务之急。非常感谢您今天邀请我到这里。我很感激。

川普总统:很好。我想我们会的。非常感谢你。谢谢大卫。非常感谢。做的非常好。我也要感谢今天出席的公司,在这场与无形敌人的斗争中挺身而出。 Humana和其他保险公司已同意免去共付额(co-pays),这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是个重磅达成。非常感谢你们。(惠及)大多数参保者的共同保险、自付额、冠状病毒治疗,我的意思是,他们所做的确实,你知道,如果不在医保业内,甚至在业内,都不会意识到这件事有多大,这是个重磅达成,我们非常感谢。我们为大多数参保者提供冠状病毒治疗一直在进行中,我们一直在做,而且做得不错。我们将马上对此进行报告。

赛诺菲(Sanofi)正以惊人的速度研发疫苗。礼来公司(Eli Lilly)一直在开发用于冠状病毒的疗法和增加免费的免下车测试点。感谢大家的努力。太棒了。我们正全方位与该病毒作斗争,加速减缓一线医护人员的压力,并以创纪录的速度研发疗法和疫苗。

现在,我可以说,有很多公司和我们站在一起,坦率地讲 ,在疫苗开发,治疗手段和治愈方法上有了很大进展。我认为治疗方法很快会出台。(我们正在)制造大量高品质的医疗设备、物资,以及需要的所有不同物品。

我们增强了我们军队的力量。我们的军队在后勤方面准备就绪,随时受命待发。我想我们会达成很多事情。我们将会有治疗方法,而且我想很快就会有疫苗。我一直在说:很快。我认为我会被证明是正确的。如果不是,相信媒体定会告知我们。

我们正在安全地重新开放国家,同时积极保护易感人群,尤其是我们的老年人。我们要告诉我们的老年人耐心点,安心等待。等疫情过去。

我们不仅要确保老年人免受病毒感染,还要确保他们以负担得起的价格获得地球上最好的医疗服务。就像胰岛素这样。当他们刚听到胰岛素的价格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变化,西玛(Seema)待会儿会具体说一下。这不仅是下降10%还是下降5%的问题,虽然这样的幅度就已经够好的了。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下降。下降幅度真的非常大。

我们批准的仿制药创纪录新高,扭转了过去50年来药物价格飞涨的趋势。有史以来药价开始下降。

(联邦医疗保险计划)D部分的平均基本保费下调了13.5%,是七年来的最低水平。而我们在此基础上又将进行很大程度的下调。下调的幅度会非常非常地大。除非你有了新的政府班子,在这种情况下,保费将大大上升,这个我可以向您保证。(因为)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在这么做。

除此以外,联邦医疗保险优势计划(Medicare Advantage)的平均保费也已下降了28%,下调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这个通常是会上涨的。 我们可以看到,至今已提供1200多个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 Advantage)优势计划 。想想比比两年前。也就是说我们比两年前增加了1200多个联邦医疗保险优势(Medicare Advantage)计划。就是这样。

我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以打击医疗保险中的欺诈行为,并让受益人更快获得最新的医疗设备和疗法,并拿回所有被骗的资金。我们发现了很多(医疗欺诈),用所有这些被欺诈的金额来降低医疗费用。

在大流行病期间,我们批款了近10亿美元,用来给老年患者和残疾人提供家庭送餐和家庭护理。


我们扩充了远程医疗,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对吗?有人以前没想过这个,有人不喜欢这个主意。对吧,特蕾西? -(然而)他们正在喜欢上远程医疗。它速度快,而且费用低廉得多。

我们也扩充了针对联邦医疗保险受益人的远程医疗,使用远程医疗的患者数量从每周约11,000人增加到近130万人。从每周11,000人增加到130万人,很大的增长。


正如您将会看到的,我们要实现价格透明。有些人认为这堪比赌博,从您的角度来看,甚至比医疗保健更难。它将比医疗保健更难:实现价格透明。这大约是在九个月前签署的。一切都在进行中,预计将于今年第一季度实现。所以,万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希望您能记得我。

但是除了现任政府,没有人能实现价格透明。这是件超级大事。将会大大降低您的费用。的确,正如最精通医疗领域的人士说的那样,价格透明将是比其他一切都更具影响力,实际来说,比整个医疗保险业都大。

医疗费用将会大幅下降。我们一直致力于解决已有疾病的保险问题,降低治疗已有疾病的费用。只要我在位,您治疗已有疾病的权益始终被保护。

让人意外的是医疗费用总让人感到惊讶,且都不是正面的,我们已标注了这个情况,很快就不会这样了。您将不会对此感到惊讶了,那种感觉不好,非常负面的惊讶。这是一件大事。人们来求医,然后去做了个手术,结果最后他们实际上花掉了所有的钱,在本不该花钱的地方花掉了所有的积蓄。令人惊讶的医疗账单。

我们正竭尽所能来保护养老院免遭感染爆发。您看到了一些州长对养老院的糟糕应对,简直是灾难。他们所做的事实在可耻。一些州长的所作所为真是可耻。

我们已向各州提供了更多物资来增加检测,向所有15,400家获得美国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和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认证的养老院增运了个人防护设备,并发布了严格的新准则,即立即检测每位养老院居民和员工。所有工作人员必须每周检测。为此,我们正在严格推进这一点。

我执政的每一天,我们都在为我们的老年人而战,这是前所未有的。我们的老人们很特别的。我们所有的公民都是特别的,但我们的老年人尤其是,我们必须好好照顾他们。

我们的老人们花费了一生努力工作,为社区和家庭提供支持,并做出巨大贡献。在他们得到应有的照顾和支持之前,我们不会停止努力。


现在,我想请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讲几句话,然后是总理事维玛(Verma)。我还要再次感谢您所做的出色工作。


我们先请迈克(Mike)发言,然后您再说。非常感谢你。请,迈克(Mike)。谢谢。


副总统彭斯:谢谢总统先生。荣我先说下,这真是我的荣幸能一开始就和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站在一起,能和诸位业内领袖们以及和您一直站在一起的行动家们一同在这里。

确实,这是一种公私合作的伙伴关系,不仅构架整个政府的运作方式,而且也构架了整个国家的运作方式。今天,对于所有美国老年人来说,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这一点显而易见。让我与总统一道,对你们每个人和所有雇员满怀的为民服务之心表示由衷的感激。

总统先生,今天宣布的内容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如您在早期观察到的那样,我们认识到冠状病毒对有基础病的老年人构成特别威胁,糖尿病包括其中。今天的举措确保了我们在安全的基础上重新开放国家。我们将确保我们的老年人能够获得负担得起的医疗保险,胰岛素和治疗以和我们一起共度时艰。


总统先生,此时此刻消息称,我们已有98,000多名同胞死于冠状病毒。我们为他们的家人祈祷并关念。然而富有合作精神和同理心的美国人民在听从您的对国家的政策指南,并继续听从州和地方当局的意见,正因如此,我们知道有成千上万的美国家庭幸免于痛失家人。

因此,我们对全国人民全然的合作、社交安全距离的保持、一些举措的采纳、愿意以他人的健康为重而放弃自己的自由的态度表示由衷的感谢。

但好消息是,总统先生,由于美国人民采纳了措施,在您的领导下以及各州和地方官员的指导下,我们正逐步实现目标,正在如我们所言那样,以负责任的方式重新开放美国。

实际上,总统先生,美国每个州现在至少已经采取了一些步骤来重新开放经济。 52个州和地区已经部分开放了外卖零售。我们很高兴地注意到,44个州在医院和诊所中已经开放了非紧急医疗程序。 38个州和地区已经按照严格的卫生规程重新开放了个人护理。37个州已重新开放了餐饮。34个州重新开放了非必需行业。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总统先生,我认为对您来说最有意义的是,到目前为止,已有30个州和地区在减容减量的指导下重新开放了礼拜堂,使人们得以团契重聚…

川普总统:这很好。

彭斯副总统:和祈祷。

总统先生,这是因为您在1月份成立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时提出的全民全政府新理念而使这一切成为可能。


在我下去之前,至少让我分享下目前我们与州长们一起取得的令人鼓舞的进展。因为要继续安全地重新开放,我们认为通过在全国范围内扩大检测规模对提高能见度绝对至关重要,以便可以我们确保发现和确定爆发地点。


令人感兴趣的是,当您观察每天的病例数时,全国各地的新病例正在下降,而当您意识到每天有相当一部分新病例实际上是在特定行业的暴发时,正如如我们今天所讨论的那样,集中在养老院或肉类包装厂中,下降趋势将更为明显。 

总统先生,但我很荣幸地向您报告,由于您与全国各地的商业实验室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现已完成了1,410万次检测。今天,我再次从美国各州州长那里得知,在许多情况下,是如何超额完成检测需求的。


实际上,新泽西州的州长Phil Murphy告诉我,他已经向新泽西州人民保证,他将每天进行20,000次检测。但在他与联邦政府合作,在我们一断在提供检测试剂和物资之后,他告诉我说,他们实际上每天在新泽西州完成30,000人次检测。

最重要的是,在该州,曾经有近40%的被检测者的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现在新泽西州州长告诉我们不到5%。

总统先生,但他们并不是唯一这样的(州)。现在有42个州的阳性率低于10%,有20个州的阳性率低于5%。


实际上,在我们不断的支持下,照您的指示,每周向各州发送一次检测拭子、试管和培养基。现在,所有50个州检测都达到各州人口总数的2%以上。因此我们能更好地识别何时何地爆发并保护我们的公民。

取得的进展是显而易见的。全国范围内,我们发现住院人数持续下降。从四月到今天,如您所看到的图表中显示那样,新住院人数稳步下降。

最重要的是,尽管总统经常说死亡一个已是太多了,但我们愿意听到全国各地的死亡人数正在急剧下降的消息。


实际上,昨天在美国,只有505名美国人死于冠状病毒。自3月份以来,我们还没有看到过这么小的每日死亡人数。

现实是,因着美国人民的合作态度和同理心,我们正在达成目标。我们正稳步前进,美国。


而且,总统先生,在您的指导下,我们将继续与全国各地的州紧密合作,扩大检测范围和增加物质供给。我们将继续确保个人防护设备的运送畅通。


但最后,我们还将继续关注最易感群体。甚至当我们看到这种冠状病毒不再流行的证据初现,疫情将成为过去时的时候,我们仍将继续大量增加物资供给,并增加与各州和医疗机构合作检测关系,以确保我们的老人们和任何具有潜在免疫缺陷的人(任何易受冠状病毒感染的人)都将通过所有可能的措施得到立即识别和保护。

因此,总统先生,我感谢您提供的机会。今天,我们看到分属两个党派的全国各地的州长们都表现出同样极大的热情。我们正在取得长足进步,我确实相信,通过与各州及地方政府建立的持续合作的伙伴关系,在美国各地医护人员的巨大努力以及上帝的帮助下,我们将重新开放美国,并且我们将继续安全地重新开放我们的国家并一如既往保护我们最易感群体。


谢谢您,总统先生。


川普总统:非常感谢你,麦克。我想补充一下迈克所说的话:如果我们没有迅速而明智地采取行动,那么在我看来,在其他人看来,我们的死亡人数将是现在的10到20倍甚至25倍。


我们关闭了与中国的边界,这意味着我们将禁止来自中国的人入境美国。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正如Fauci博士所说,就这个决定,我们挽救了成千上万的生命。没错,我认为,如果我们没有这么做,而且如果我们没能迅速采取行动,死亡人数将是现在的10到20或25倍。因此,为我们的团队,工作组和Mike感到自豪。做得好。


西玛,请。


西玛:下午好。首先,我要感谢负责今天宣布的一个人,即川普总统。他坚定不移地致力于降低药物成本并维护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计划,并确保该计划最惠及老年人。

总统先生还知道,利用充满竞争和谈判的自由市场,可以为美国患者降低医疗成本并提高医疗质量。因此,我们一直在努力去掉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的反竞争法规。现在终于实现了。

正如总统先生所说,在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的 D部分计划中,我们看到的保费降低-七年来最低。在联邦医疗保险优先(Medicare Advantage)计划中,我们看到了13年以来的最低保费。


因此,我们将钱重新放回老人们手中。这意味着为患者节省30亿美元,为纳税人节省60亿美元。在国会没有提供解决方案的情况下,我们把这些相同原理应用于降低胰岛素的成本。我们废止了奥巴马医改方案,因为该方案禁止使用激励计划降低医疗保险受益人的费用。


这很关键,因为我们知道受益人难以支付其胰岛素费用。像纽约罗切斯特的辛迪这样的病人。她告诉我们,胰岛素的高价影响了她的健康,因为她被迫只能低配胰岛素。她说:“我知道这对我的健康根本没有好处,我也敢肯定,由于没钱购买使用胰岛素,我的某些器官已受损·。


但是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多亏了总统先生的领导,有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的老年人为他们的胰岛素支付的费用将不超过$ 35,这是每月的费用,是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 D部分中涵盖的各个阶段中所有胰岛素的费用。我还要说,有些计划甚至可以免费降至35美元以下,因此他们甚至可以看到更低的保费。


我还很自豪地说,我们有88多个其他健康计划参与了该模式,这代表了共有1,750多个计划将提供这种低成本胰岛素。这些计划将在今年10月开始保险预购中提供。


我要感谢制造商和健康计划提供者加紧努力,共同协商出炉这一伟大的“老人减免模式”。这将改变全国许多老年人的生活。我很乐观地认为这可以成为降低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计划中许多其他药物成本的模型。


再次感谢您,川普总统带来了低成本胰岛素。我们的老年人将平均节省66%的胰岛素费用,这简直是天赐之物。

因此,我想我们来听听的一位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受益人的感想。谢谢。


川普总统:太好了。谢谢你,西玛。

(播放视频剪辑。)

嗨,我叫艾伦·哈特菲尔德(ph)。我住在纽约的哈德逊河谷。我今年68岁,依靠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 )D部分。我患有糖尿病已有10多年了,在那段时期,我观察到胰岛素价格持续急剧上涨。我现在每月要为胰岛素支付400美元。我非常感谢川普总统能实施这项政策,帮助了像我这样的在胰岛素产品有需求的人。谢谢。

(视频剪辑结束。)

川普总统:非常好。 许多人也有同样的感觉。 他们实际上不敢相信: 35美元,甚至 更少。 他们以前被敲竹杠到了所未有的水平。在其他很多事情上也是这样,我们也都在处理。

我要对在这里的每个人表示感谢,尤其是这些高管们。 非常感谢你。 非常感谢你。 顺便说一句,你的演讲让人印象深刻。 非常感谢你。

约翰,请。

问:总统先生,您能告诉我们您打算对中国采取什么制裁措施吗? 您是否还打算限制给从中国来美国的学生和研究人员发放的F和J签证。

川普总统:好的。 您的问题有点早,我们现在正在做。 我们正在做这个事情。 我认为您会发现它很有意思,但是今天我不会讲。 约翰,我会在接下来的几天中谈到它,好吧? 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是的,请。 还有人有问题吗? 是的,请。

问:总统先生,关于您最近几天在推特上发表的几件事,有两个问题:您是批评拜登副总统昨天戴着口罩吗? 并且您能解释为什么您一直在发推特说一件已经被事实证明不真实的阴谋论吗?

川普总统:不,拜登可以戴口罩,但他和妻子站在外面,当时有完美的条件,完美的天气。 他们在里面的时候却不戴口罩。 所以我认为他当时戴着很反常。 但是我认为那挺好。 我根本不是在批评他。 为什么我要那样做?

你的第二个问题是?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你可以 …… 

问: 第二个 …… 

川普总统:你能把它摘下来吗? 因为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问:我会,我会大声说话,先生。 

川普总统:哦,好的,因为你想政治正确。 请吧。

问:不,先生。 我只是想戴着口罩。

川普总统:继续。 继续。继续。

问: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您的推文,关于您暗示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需对死者责任。

川普总统:是的,很多人那样暗示。 希望有一天,人们会发现真相。 那是一个非常可疑的情况。 很让人伤心。 非常让人伤心,也非常可疑。

还有问题吗?

问:先生,她的先生已要求您不要再发相关的推文了。

川普总统:请继续。 请。

问:不过,总统先生,您是否看到她丈夫写的那封信,恳求Twitter删除您的推文,有想过他的家人和他要应对这些(舆论)有多难吗?

川普总统:是的,我有。 但我敢肯定,他们最终想弄个水落石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

我还看到了一个视频里面Joe和Imus一起取乐,而我认为这完全不合适。

不,那是一个非常可疑的事情,我希望有人能够弄个水落石出。 那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如您所知,无时效规定。 因此,查清楚这将是一件非常好、非常好的事情。

好吧,下一个是谁? 对胰岛素有疑问吗?

是的,请。

问:总统先生,国会中有一项法案将与维吾尔族有关。 参议院通过了,即将在众议院举行。 您-您愿意签署吗?

川普总统:我们正在认真研究它。 他们今天下午要报告。 我今天下午要看。

问(听不清)您提到的关于中国的特别的,包括制裁还是……?

川普总统:不,这是您将在下周,本周结束之前,听到消息,我认为,它会非常有力。

是的,请。

问:好的。为什么没有糖尿病的人也要服用胰岛素? 有什么医学上的原因吗?

川普总统:我也想问这个问题,有人要讲讲吗? 你要讲吗? 请。 你知道答案吗? 你们之一或一起。 来吧。 让我们请这些拿高薪的高管来回答。 西玛?

请,杰罗姆。 我们选了一个好的。 我们做对了。

亚当斯:好的,总统先生。

川普总统:谢谢。 

亚当斯:是的,我认为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很重要,正如特蕾西·布朗(Tracey Brown)先前强调的那样,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实际上是糖尿病患者或糖尿病前期患者。 我鼓励大家去Diabetes.org/Risk 做风险测试。 因此,Diabetes.org / Risk-Test可以确定您是否有患糖尿病的风险。

就胰岛素而言,我们知道,再说一次,实际上有700万人依赖胰岛素。 我们知道,从1型糖尿病的角度来看,有160万美国人患有1型糖尿病,而且大多数人都依赖胰岛素。

总统先生,您的身体实际上是内源性产生胰岛素的。 而像您和我这样的人,我们自己制造胰岛素。 所以,是的,我们确实使用胰岛素,但我们自己制造。

川普总统:嗯。

亚当斯:其他患有糖尿病的人通常需要这里许多伟大的制造商生产的外源胰岛素,这样他们才能健康长寿。

毫无疑问,如果他们能够获得负担得起的胰岛素,他们就能健康长寿。 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这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因为,Tracey,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努力解决胰岛素的价格问题。 很多年。 这是重要的一天,总统先生,我要感谢您,也要感谢在座的所有人使更多人能够负担得起胰岛素。

川普总统:非常感谢。而且,特蕾西,你同意吗?

布朗女士:(听不清) (非麦克风)

川普总统:我发现这个问题很有趣。 但这是一个不寻常的问题或者不寻常的情况?

布朗女士:我不确定这是一个不寻常的问题。 许多人不清楚糖尿病的病因是 …… 

川普总统:对。

布朗女士:……(听不清)

川普总统:好的,很好。 实际上,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请继续。

问:谢谢总统先生。 我们看到,在欧洲, 慢慢地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他们正在开放国界,允许人们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 您是否正在考虑,为了美国经济的利益,您是否正在考虑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取消从欧洲起飞的航班禁令?

川普总统:好吧,正如您所知,我们在禁航,实际上是在立即执行, 几乎立即禁航巴西。 所以禁航从巴西到美国。 他们在巴西的处境艰难。

我们将对其他国家,包括欧洲,逐步发布公告。 他们在取得进展,我们也将开始开放,但前提是他们取得进展。 他们取得了一些不错的进展。

我认为我们正在取得很好的进展。 我们在经济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进展。 我们的数字比任何人预期的都要好。 当然,我认为这已经反映在股市上,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超过25,000点。 您可能认为 25,000点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当您认为该是29,000,现在是25,那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在过去六个月中,它的增长非常可观。 因此,我们度过了非常重要的一天。

但是人们正在看到发生了什么。 正如我所预测的那样,他们看到积压需求。 而且您将越来越多地看到它。 我们称其为“向伟大的过渡”,的确如此。 我们将有一个很好的第三季度。 第四季度可能会变得非常好。 我们将拥有最好的一年, 明年我们将拥有的最好的一年。 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

是的,约翰,请。

问:总统先生,您是否打算在感恩节之前将美军从阿富汗带回家? 五角大楼是否正在为此制定计划?

川普总统:嗯,我想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现在只有不到8,000名士兵在那里。 我们在那个国家许多不同领域和地方的领导层一起对付塔利班。 我们正在与他们的总统交涉。 总统现在已经和两位总统理顺了。 但是我们正在处理, 因为他们有, 如您所知,他们具有其他竞争因素和派系。

是的,我想我们想要,我们已经在那里19年了。 我们现在实际上不是在充当士兵; 我们在充当警察的角色。 而且我们不是派人去那里当警察的。 但是我们在那里已有19年了。 是的,我认为已经足够了。 他们理解。

我们的谈话非常积极。 我们想将我们的士兵带回家。 我们想带他们回家。 而且我们不仅在谈论那里,还在谈论其他国家。 我们把士兵带回家。 如果需要,我们可以随时返回。 如果我们必须回去,我们将回去,我们将回去攻城略地。 在那里,我们将以战士,战士的身份回去。 但是现在,我们正在维持治安。 我们并不是要成为警察部队; 我们原意是成为一支战斗力量。

问:感恩节是目标日期吗?

川普总统:不,我没有目标日期。 但是尽快。 要过一段时间,但尽快。目前,我们只有7,000多名士兵在那里。 在伊拉克,我们只有4,000名士兵。 因此,我们正在取得很大进展。

在叙利亚,约翰, 您还记得在边境上,我把士兵带出边境时,每个人都说:“哦,太可怕了。” 好吧,我昨天与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总统交谈。 没有我们,边界也很好。 他们一直维持边境治安2000年了。 突然之间,我们那里有成千上万的士兵在干他们的工作,为什么呢? 在边界上保卫叙利亚和土耳其, 那么长的边界?

不,我们要我们的部队回家。 我们把他们撤出来了。 那是一年前。 我被批评了。除了他们现在正在监视自己的边界,什么都没发生。 我们保留了油,但在某些时候,我们会照顾库尔德人,维护油,然后离开。

是的,请。 继续。

问:总统先生,很快,关于您明天与库莫州长会面 …… 

川普总统:是的,他会来。

问:您能说说要讨论的内容吗? 有特定的议程吗? 您认为他会讨论与哈德逊河隧道项目有关的Gateway项目吗?

川普总统:我想我们会,但他,是他要求会面的。 这样我们就看他想要什么。 但是他要求会面,库莫州长会在明天的某个时候来。

是的, 请继续。

问:关于Ric Grenell卸任DNI之前据报解密的文件,您能告诉我们什么? 您准备好发布Flynn-Kislyak对话的笔录吗?

川普总统:是的,我也想听听。 我的意思是,我想听听。 如您所知,联邦调查局说他没有说谎。 毫无疑问,那是一次很好的对话。 他那样做是合法的。

穆勒(Mueller)的人,已被证明了,非常糟糕。 他们所做的事情非常糟糕。 非常糟糕的事情。 关于那个骗局,很多坏事被发现了。 我们国家历史上最大的骗局。 这是非法的骗局,也是非常危险的骗局。 关于穆勒(Mueller)和他的团伙,很多坏事已经被发现了。

所以我想听听那个谈话。 是的,我想亲自听听。 所以无论他们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

我认为Ric Grenell做得非常出色。 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我一直都知道这就是答案。 这是一群肮脏的警察和其他人的一次未遂政变。 这些肮脏的警察,不诚实的混蛋。

好吧,其他的问题? 杰夫, 请。

问:先生,谢谢。 总统先生,上星期五,您宣布希望州长重新开放教堂、犹太礼拜堂和清真寺。 你说如果他们拒绝的话,你将否决他们。您能解释一下当您说要这么做时,您认为您有什么样的权限吗?

川普总统:如果我愿意的话,我绝对可以做到。 而且我认为我不必要这样做,因为它开始开放了。 我们需要我们的教堂、犹太礼拜堂和清真寺。 我们希望他们开放:教堂,犹太礼拜堂,清真寺等。 我们希望开放这些场所,越快越好。

现在,我可以告诉您,我认识很多牧师,很多拉比、阿訇,他们想照顾自己的会众。 他们想照顾他们。 他们不希望任何人受伤或生病,他们会照顾自己的会众。 我们需要,我们需要这些人。 我们需要,我们需要带领我们信仰的人。 我们正在让他们重新开放。

而且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否决想要耍花招的所有州长。 如果他们想耍花招,没关系,但我们会赢。 我们可以通过多种不同的方式来否决他们。 而且,如果需要,我会这样做。 但是,我们希望我们的教堂、犹太礼拜堂和清真寺等等,我们希望他们开放。

现在,顺便说一下,在某些地方,牧师或其他任何人可能都觉得还没准备好。 没关系。 没关系。 但是,让那成为会众和牧师的选择。

约翰,请继续。

问:总统先生,在决定为8月的RNC大会寻找其他地点前,您打算给北卡罗来纳州州长罗伊·库珀(Roy Cooper)多长时间,向您提供您和RNC要求提供的信息,?

川普总统:好吧,正如您所知,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因为如果我们要在会场上花费数百万美元,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想在北卡罗来纳州举行。 我爱北卡罗莱纳州。 我赢了北卡罗来纳州。 我们刚刚赢得,最近我们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国会赢得了两场竞选。 媒体不想报道的两个非常大的竞选。 如果我们输了,那将是政治历史上最大的故事。

但是我们刚刚赢了两场竞选。 对我来说,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我爱北卡罗莱纳州。 实际上,我的儿子埃里克(Eric)和劳拉(Laura)将他们的婴儿命名为“卡罗琳娜(Carolina)”,我认为他们两个都是。 但是,正如你所知,劳拉她出生在北卡罗来纳州。 因此,对我来说,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但同时,我认为人们都理解, 我们的州长不愿开放。 我们的日期定在八月,在八月底,在我们为会场花费数百万美元,举办盛大的聚会前我们必须知道。 我们有很多人。我的意思是,会给州里带来巨大的经济发展后果。 我们必须知道,当人们来参加的时候,会场的大门将是打开的。

现在,如果州长无法尽快告诉我们,很不幸,我们将别无选择。 这与我们毫无关系。 这是在州长和北卡罗来纳州与北卡罗来纳州人民之间的事。

但是人们需要它,我们必须看州长是否,他是民主党人,出于政治原因,很多民主党人不想开放自己的州。 因此,我们将看是否可行,但我认为不会。 我很想在北卡罗来纳州举办; 那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夏洛特。 但是我们要看看。我们要看看。 最后,我们需要州长做出快速决策。 他将不得不,因为他,他的行事非常非常缓慢,而且非常可疑。 但我们会找出答案。

好吧? 请问。

问:那么就“很快”而言,指的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吗?

川普总统:好吧,我们需要,是的。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接受,我们的时间很短。 这是一笔巨大的支出,所以我们必须知道。 是的,我想在一周之内一定要知道。

现在,如果他做不到,如果他觉得自己不会做,那么他要做的就是告诉我们,然后我们必须选择另一个地方。 我会告诉你,很多地方都想举办。 但是我之所以选择北卡罗来纳州,是因为我确实喜欢那个州,那将是一个理想的地方,现在仍然如此。

但是他必须说,您想,当成千上万的人来到会场时,他们必须能够进去。对吧? 我的意思是,您知道,我们将在这项宏大的设计上花费数百万美元。 但是最终,他们必须能够进去。我不想到时候,在花完所有钱之后,所有工作都完成了,所有旅行的人到了,你猜 怎样? 然后他们宣布,不能放任何人进入会场,或者只能放极少数人进入会场。 约翰,我们不能那么做。

是对。请继续。 

问:在这个国家,现在有超过十个州,感染数量还在增加。 因此,如果州长说:“看,我们不想迅速采取行动,我们仍然认为我们需要关闭,”那有什么可疑的呢?

川普总统:哦,我认为挺好的。 他们必须这样做。 你看,在某些方面,州长们必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他们得告诉我他们在做什么。 当涉及到教会等等时,它们会被我否决。 当涉及到其他事情时,您知道很多其他事情都不会。 如果我认为某件事不正确或做错了,那我就要去做。 但是有很多不同的州长,他们对自己的现状和去向有不同的看法。 因此,我们等等看会发生什么。

请继续。

问:我确定您在阵亡将士纪念日周末期间看到了人们外出的图片。 拥挤的游泳池、拥挤的道路。 您对这些人有什么说的吗?

川普总统:是的。 一定要安全。 你要安全。 我们正在开放,但一定要确保安全。

请继续。

问:谢谢。 关于邮寄投票,您一直非常反对,非常反对。

川普总统:你问的是邮寄投票,而不是选票对吧?

问: 是的。 您已经谈论了很多。

川普总统:是的。

问:为什么要那些害怕冠状病毒的人,去公共场所,排队,等等, 为什么他们不能 …… 

川普总统:首先… 

问:为什么不应该允许他们邮寄?

川普总统:好吧,首先,从现在到那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您知道,首先,还有很长的时间。

但是,当您进行所有邮寄投票,投票时,您是在自讨欺诈。 有人从邮箱中把它们偷走。 有人先打印出来,然后签名,然后交给他们。人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被重复计算。 有人把它们带到强迫人们投票的地方。 他们收割。 你知道什么是收割。 他们拿走非常非常多的投票,然后将它们放在一起,然后将它们扔掉,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诚实。

看,如果进行邮寄投票,缺席投票是另一回事,或者如果某人患有健康状况而需要经过一个程序并且得到缺席选票的话,没关系; 那不是一回事。

但是在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寄出了,或正在邮寄,全州数百万张选票。 数百万。 对任何人。 对任何人。 非公民的人、非法的人。 任何在加利福尼亚州散步的人都将获得选票。

我们不能允许发生这种事情来摧毁这个国家。 我们不能摧毁我们的国家。 这更多与公平和诚实,乃至我们国家本身有关。 因为当这种情况开始发生时,就没有了公平的条件,而是有了一个受操纵的系统。 就会有一个受操纵的系统,将可能发生那样的情况。

因此,邮寄选票, 比起我在解释方面能够做的,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的行为更能说明。 当他寄出或将要寄出时,我不知道,我想可能已经部分完成了, 向在加利福尼亚任何能走路或呼吸的人发送数百万张选票,其中许多人无权投票 。 好吧,他们将投票。 你知道吗? 我们不会让它成为现实,因为那样会颠覆我们的程序,并且使我们的国家成为笑柄。

民主党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从理论上讲,这对他们有好处。 尽管上周我们赢得了两场竞选。 我们在威斯康星州赢了,在加利福尼亚州赢了。 加州25。 我们在加利福尼亚赢得了一场伟大的竞选。 那是,非常有趣,因为在竞选结束的时候,他们请来了民主党人,民主党州长,同一位州长; 他带来了投票站,而不是邮寄投票,因为他们输了。 他们通过选票看到了这一点。

但是,不,你不能那样做。 不能进行邮寄投票,因为会遭受巨大的欺诈。 记住我说过的话:他们会从邮箱中抢选票。 他们甚至会打印它们。 他们将使用相同的纸张、相同的机器,并且将非法打印选票。 他们会派遣成千上万的人,没有人会知道其中的区别。 我们不能那样做。 你想投票吗? 你真的必须去投。

缺席投票没事。你生病了。 不在。 例如,我必须缺席投票,因为我要在佛罗里达州投票,但是我恰好是总统。 我住在那间漆成白色的非常漂亮的房子里。 没关系。 对于生病无法下床的人也可以。 有这样的事。 你知道有一些这样的事情。

但是投票是一种荣幸。 真是一种荣幸。人们喜欢出去投票,我想保持这样。 而且,如果我们不那样做,那么在这个国家,我们将会只有一个受操纵的系统,而我们不能那样做。

非常感谢大家。 谢谢。

【全文完】              

翻译:【一花一世界】【JoyJoy】

阅读英文原文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6818/ […]

0

热门文章

Isaiah4031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5月 2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