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文件泄密: 中共省政府公布“零号病人”信息遭质疑

据最新大纪元报道:当世界各国政府正在考虑在中共病毒疫情中该如何维持经济运转、何时解封时,对第二波疫情的恐惧之际, 疫情中心的中共国,新一轮的疫情爆发同时正加剧着人们心中的恐惧。

二次疫情爆发迫在眉睫

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别名中共冠状病毒。于2019年底首次在中共国中部城市武汉爆发。自从4月初开始,经过短暂的一段时间(中共国大部分地区几乎没有关于新发感染的公开报道),第二波疫情爆发在中共国几个省份同时发生,其中包括中共国东北的吉林。

随着第二波病毒在中共国部分地区爆发,中共国当局对公布病毒感染人数的报告一直回避。没有总的感染人数记录,地方政府也仅报告每天新的感染病例。除了把无症状感染者与“确诊”病例分开计算,有关确诊患者的背景资料也是少之又少。

大纪元的报道指出,他们从获得的内部文件得知,在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吉林省的吉林市,当地政府向公众隐瞒了有关“零号病人”的信息,同时也瞒报了有警察已感染了中共冠状病毒的情况。

吉林首当其冲零号感染者由来

自5月份以来,吉林省卫生委员会公开宣布,第二波疫情中的“零号病人”是一名45岁的清洁工,她在舒兰市公安局工作,姓李。 舒兰市是吉林市的一个县级市。

从《大纪元》获得的一批由吉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起草并报告给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内部报告得知。李某在被诊断之前,已有人被感染。

吉林当局为每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保留了一份独立档案。从李的档案得知,她在5月6日出现了发烧,这是一种典型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症状。 她在5月7日被确诊。然而,另一份日期为5月9日的吉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文件指出,在同一个局工作的一名47岁的黄姓警官在5月5日出现发烧症状,比李还早一天。 黄于5月9日被正式确诊。

文件显示,黄在刑警队工作,与李一家关系密切。李的丈夫是刑警队的一名工作人员,他的中共病毒检测结果也为阳性。

而在另一份文件中,吉林省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报告说,29岁的辅警郝,在舒兰分局工作,于5月3日开始感到发烧。 从5月5日到5月7日,郝每天都在当地一家私人诊所接受输液治疗。

5月7日,郝的病情恶化。 他来到当地的诊断中心。 然后,他被看作是疑似病例被隔离在不同的医院,直到5月10日被正式确诊。

黄和郝的案例让人们对当局声称李是病毒零号的说法产生了质疑。

吉林舒兰公安局内部集体爆发

泄露的文件还显示,舒兰分局还有多名工作人员感染了中共病毒。当地部门白旗乡(音译)派出所的3名警察也被感染。

除李之外,地方当局此前从未透露已确诊的中共病毒患者是当地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 但是,把确诊病人的档案与之前被中共当局确认为阳性的个人资料对比,两者基本相符。

在已获得的吉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档案中,详细记录了舒兰分局指挥中心接待处一名49岁的工作人员、机密部门一名46岁的工作人员和一名56岁的司机的感染情况。

当地居民此前透露,舒兰市公安局因集体爆发中共病毒,目前处于封锁状态。由于未能及时控制疫情,舒兰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职务耿建军,于5月17日被免职。

评:

经过文贵爆料革命的努力,让美国国务卿迈克.彭培奥终于站出,表示:中共政府的信息不透明常常使世界陷入危险之中。班农先生也曾警告:“中共对疫情处理不力,让我们对中共发起战争这一事实一目了然。”

在这次由于中共自身原因而导致的疫情爆发,中共不仅没有及时阻止疫情蔓延,反而变本加厉把自己制造的病毒扩散到全世界,其所作所为令人侧目。不仅如此,它还对严重的疫情进行隐瞒,让全世界上当受骗,使各国疫情不断扩大。

二次疫情的爆发,受害者还是最普通的中共老百姓,而始作俑者却依然逍遥法外。世界已经给了中共太多机会,如果我们想彻底解决中共病毒问题,就不应该再继续纵容中共,而是应该尽快让这个“最无耻的政权”彻底消失。

原文链接

翻译整理:Charles7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2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