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冷战早已开始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COy1xpjLCTzFq

新闻来源:Counterpunch.org

作者:Nicky Reid

翻译/简评:德妹

PR:Roberts

简评:

这篇报道非常尖锐地指出了美国目前的问题所在和真正的幕后黑手,俄罗斯问题只是表面,真正的问题在中共。美国如果不能正视中共问题,还将目光聚焦到俄罗斯身上,美国就会沦落为委身于中共的妓女。本文作者笔调反讽,带着强烈的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对美国昏睡的政客,为了利益出卖原则的暗黑势力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本文作者用笔甚至带着粗俗的脏话,似乎在她潜意识里,这些直接间接造成世界悲剧的“精英”不配她用优雅的词语形容。美国政客、媒体的短视、失明、有意无意的对中共国的绥靖,养大了这个危害全球的极端独裁、极端残暴政权。中共在美国眼皮底下壮大,美国却拿着放大镜紧紧盯着早就过气的俄罗斯吹毛求疵。如果美国还不听从班农先生的建议,不去福克斯那里了解中共的邪恶本性,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灯塔,将会熄灭,人类将进入无边黑夜。

最新的新冷战与旧冷战相差无几

还记得俄国人什么时候来的吗?似乎就在上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还在大街上的每个角落吹着苏联国歌。自从2016年对希拉里(Hillary)庞大的俄罗斯门事件后,每段新闻几乎都避不开背后的一个克里姆林宫巧妙阴谋。那些狡猾的混蛋才是让新自由主义者反胃的幕后黑手;

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 Black Lives Matter(黑人运动), Wikileaks(维基解密), Bernie Bros(支持伯尼•桑德斯 2016年总统选举的年轻男性), Jill Stein(美国绿党总统候选人), Sasquatch(大脚怪或北美野人), Tulsi Gabbard(夏威夷议员图尔西-加伯德:质疑虚假警报推特), Colin Kaepernick(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旧金山49ers队的橄榄球四分卫),女性高潮。

他们是幕后黑手!

普京无处不在,就像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在魔约·尼克松(Mojo Nixon)的歌里唱的那样,他总是在搞事情,一些卑鄙的新阴谋,企图破坏我们珍贵的灵魂,只有雷切尔·马多(Rachel Maddow)和六名永久匿名的情报专家才能拯救我们。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因为尿在一个打扮成亚伯拉罕·林肯(Abe Lincoln)、裹着宪法或类似的东西的俄罗斯妓女身上,一直处于被弹劾的边缘。这在当下是有道理的,我发誓! 在美国帝国时代,这是崭新的一天,一场全新的冷战正在向我们逼近,亚当·希夫(民主党众议员)将带领我们走向希望之乡,就像骑在英勇白马上的自由派的乔·麦卡锡一样。

现在,俄罗斯门感觉太遥远了。

希夫因自己粗心怠慢的文件被认为是个在诽谤的混蛋,虽然他比川普少了些谎言和性罪行,还有雷切尔·麦德(电视台主持人)高呼反对克里姆林宫的威胁, 呈现在穿着运动套装的Alex Jones(极右电台主持人)的令人作呕的神态。就连魔鬼自己,弗拉基米尔·普京似乎也不再显得那么可怕了。所以他宣布自己是“终身总统”,并把几个美国赞助的记者关到可怕的Lubyanka(苏联克格勃总部所在地,也是关押囚犯的监狱,现在为俄联邦安全局总部的所在地),还有什么呢? 新冷战已是旧闻。在中共病毒疫情后的美国,新的冷战正在上演。

有了中国人,谁还需要那些醉醺醺的俄国佬!(锣鼓声在背景响起)!一个鬼鬼祟祟的,传播疾病的人,他的钱比双层卫生纸还值钱,它比美元略贵一点。

川普和蓬佩奥对中共国邪恶的两面派做法,发表了一连串繁复晦涩并带种族歧视指控和含沙射影的指责。 这包括武汉的蝙蝠实验室到南中国海的岩礁,而乔•拜登(Joe Biden)和《纽约时报》都在这些事件背后。

爱出风头的老拜登没有高调地否认这些屁话只是川普为掩盖自己对中共病毒反应不力的借口,而是采取了他惯用的方式,在摇摆州的广告中抨击川普在中国问题上再愚蠢不过。他们回应,乔可能会更笨,但不知何故,我一点也不怀疑他们的想法。

但作为一个后坦克战争时代的书呆子,我不思其解。

那些白痴的美国的沉默力量的花了这么多精力来创造一个故事,说苏联正在从坟墓中崛起,就像一颗耀眼的红星, 然而他们却愿意弹劾自己人,他们愿意弹劾自己的一个人,只是因为他暗示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可能不是下一个希特勒(Hitler)。但现在他们愿意翻篇并让川普再行动起来。

我想说,我们可能在30天左右之后,会看到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保守传媒人和记者)在电视直播节目中向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前美国中情局局长)发飙,而布伦南却在滔滔不绝地谈论中共国黑客,以及保护他国自由的天赐权利。

在尽我所能解释这些该死的秃鹫一丝不苟的疯狂行为的同时,我建议我最亲爱的混蛋们仔细看看最初的冷战,你会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改变。替罪羊已经转移,但目标仍未改变。

与漫威赞助的美国队长中的邪恶帝国神话相反,旧冷战从来都不是关于共产主义的邪恶。它甚至与俄罗斯的影响没有太大关系,至少在依据上是没有的。

俄罗斯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一直被用作一个巧妙但不坚固的借口。说实话,是我们国家自己的宣传,让世界上一半人开始认真对待这个冷漠的石油国家的唯一原因。真正的目标一直是,也将永远是被称为欧亚大陆的地缘战略幽灵。

如果你想知道是什么真正使新保守主义者和他们的新自由主义的兄弟姐妹失眠, 那就是这不争的事实:一个汇集了欧洲和东方的集体力量的统一欧亚经济体,它将把美元如厕纸般摧毁,并把美国世纪埋在自己的尘土里。

当欧元区能够摆脱北约,并意识到未来是从东方崛起的那一刻,就是美国帝国梦迅速、反高潮地消亡的那一刻。

俄罗斯长期以来一直是选择的目标,原因很简单,它是链条中最薄弱的一环。它的本土是连接两大洲的大陆桥,随着1917年10月起义的到来,美国被赋予了一个不稳定局面的完美舞台。

真正的冷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当时美国及其各盟友从战壕里派出增援来帮助沙皇的敢死队用白色恐怖来重创新苏联农村,这种恐怖从未停止过。当我读到关于克朗斯塔特的报道时,我已经受够了那些卑鄙的布尔什维克,但只有上帝才知道,如果他们的新国家不是在血泊中诞生的话,列宁和他的伙伴们可能会炮制出什么样的共和实验。

如果俄罗斯人民不是被美国支持的野蛮行径吓得心惊胆战,因而不顾一切地希望有一个斯拉夫名字的强人来拯救他们,他们可能永远不会欢迎另一个像斯大林或普京那样的沙皇。

俄罗斯是完美的敌人,因为他们表现出了正统的斯多葛主义,即使是在他们跛足和大失血的时候。但中共国一直是真正的目标,它是欧洲在帝国婚姻中的巨大竞争者。随着俄罗斯唯一的摇钱树——汽油——价值飘摇不定,以及由中共病毒所导致的经济泡沫引发的新一轮萧条,美国已经没有时间去找替罪羊了。

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知道这一点,他的帝国主义者死对头比尔•克里斯托尔(Bill Kristol)也知道这一点。不管邪恶与否,那些变态的混蛋对暗黑帝国的长期目的知道一二,而长期目的要么是中共国完蛋,要么就美国成为中共国债务缠身的婊子的命运。

不管怎样,为什么像我这样的反帝国主义无政府主义者会在乎呢?毕竟他们都是嗜血的中央集权主义的渣滓。

好吧,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有两个原因。

  • 首先是一个简单的事实,我是一个美国人,我觉得作为一个反独裁的跟随者,我有神圣的责任去激怒和粉碎这些压制着我的权威。我会把中共国留给那些在香港的网络朋克,或者那些穿着带有明显东方宣言长袍的维族反抗者。那不是我的跑道。
  • 第二个原因是一个基本的战略事实:尽管美国一团糟,债台高筑,但它仍然是世界上唯一真正的单极超级大国。从长期看,中共国可能看起来很可怕,但正如我上面所指出的,他们只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一个他们几乎无法控制被自己的重量压得摇摇欲坠的警察国家。

中共国取得主导地位的最大希望在于伙伴关系而不是竞争。欧亚大陆世纪本质上是多极的,任何一个值得一提的无政府主义者都会告诉你,巴尔干化和征服才是关键。

所以,亲爱的混蛋们,来看看新的冷战,就像旧的新冷战一样。你可以说我是个爱较劲儿的混蛋,但我会鼓动美国在任何该死的冷战中灭亡。这就是我的工作。现在让我面对塔克·卡尔森。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来修理那些情绪化的混蛋。

新闻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