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EP-198:“香港的兄弟姐妹,美国要行动了!”

作者:starwar                文字编辑:flasher

主持人班农欢迎嘉宾,弗罗里达州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马特众议员主要来讨论参众两院对FISA(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外国情报监控法案,简称FISA)的投票情况。班农和其他主持人想要了解这个法案最新的进展,和在参众两院的意见情况。马特表示,现在最新消息是民主党可能要撤回法案,做更多FISA改革,而新保守派希望较少改革。

马特的意见是,在FISA当中,很多案件都是在调查人员与法官在秘密法庭进行的,这中间缺少“对抗性”的过程,以致缺少很多信息的核实,验证,监督等。FISA允许调查机构(FBI)在缺少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案件可以直接监控和搜集美国人的信息。主要是911恐怖袭击以后,美国政府部门希望能迅速应对恐怖主义,所以设立偏离美国司法程序的FISA。但美国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了。

班农补充,如果没有川普总统因为“通俄门”被不公正调查的事情,现在国会山不会有这个FISA的争论。马特解释说,在他看到的案例中,有政府机构用不实信息,甚至篡改信息,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和法官在秘密法庭办案的情况。这种情形就像是“正在运行的集权主义”(functional authoritarian)。班农问道,我们正在对抗中共的信息战,根据你看到的情况,如果没有FISA的秘密法庭,我们可以保护好自己吗?马特说是的,因为在法律范围内有很多其他工具可以对抗中共的信息战。拉希姆说,中共干的事就在每个人眼皮底下,根本用不着监视。

马特说,根据他看到的案件,很多都是那些调查人员违反了他们自己的标准。杰森问道,大的科技公司在这中间有那些影响。马特提到,中共的集中营关押着一百五十万人,而这就是利用人脸识别和基因测序这些高科技手段做到的。中共国可以看做是一个高科技和集权统治高度融合的案例。马特说,他认为最重要的三个FISA改革应该是:有缘由标准(去使用FISA);真正的对抗性程序(律师可以质疑最基本的问题);真正的惩罚(对滥用职权的违规者)。

班农讲到,中共监控他们的国民,还用防火墙控制信息。马特说,他最担心的就是现在川普代表的平民主义运动,(大机构或政府)会想要利用这场运动收集美国国民个人信息。像推特、脸书等公司有230条款的保护(平台而不是媒体)。推特实际在干涉美国总统大选,比如它把“事实检查”这项工作外包给一个明显的左派政治倾向机构。拉希姆补充,推特就是在编辑内容,它把不同来源的信息放到一起,发送出去,筛选别人的评论。这就是在编辑内容,它不是纯粹的平台。马特说要推动立法解决这个问题。班农问,这些大科技公司如何可以改变美国的舆论导向?马特说,虽然这些大科技公司有太大的权力,但是我们也有工具对付它们,比如反垄断法。我们要保护平民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

班农追问到,你是支持自由市场的,怎么去协调自由市场(竞争)和权力过度集中(大科技企业)这个问题呢?是不是每次都要通过政府干预,用反垄断法把它们拆分?马特说,自由市场是好的,但是如果大公司有特殊豁免权或特殊照顾,而很多其他的人和公司没有,那就不是自由市场了。因为这不是在对等的环境下竞争。我们要确保那些中西部的普通民众有同样有力的发声机会。(而不是大公司左右舆论)

广告之后,马特和主持人讨论了美国经济和商业活动恢复的问题。马特认为,政府注入很多资金,但是没有发生通货膨胀的问题,是因为全球性资金流通遇到问题,美元需求增加了。个人付款保护计划,有之前的申请人因为担心被追责而退回贷款。这些贷款的真正使用还要有后续的监督,希望能起到助推商业恢复的作用,而不是相反。比较各个州不同的政策和计划,马特和主持人都称赞佛罗里达州长的做法,效果也很好。马特说他没有只关注宏观数据,而是仔细查看了美国地区和社区的微观数据,看人口怎样流动,哪里有高危人群。而且佛州州长完全不理会媒体怎么评论他,而是制定周密的计划,紧盯数据,大胆执行。这和密歇根州州长形成鲜明对比,密歇根州州长把自己弄成媒体宠儿,一心想让拜登选她当竞选的副总统搭档,而没有很好处理本州的实际情况。

主持人最后讨论疫情的情况,他们欢迎听众对信息和数据的差错提出纠正,也欢迎批判的媒体提议。关于第二波疫情的预估,希望有专业人士如CDC给出模型,然后大家每天来评判(修正)。杰森通报即时新闻,彭培奥国务卿报告,香港不再符合自治区条件,建议国会取消其自治地位。

班农说:你知道吗?他们(中共)不会在乎的。香港有七百万人持有英国护照,现在他们全部要被挡在防火墙后面。中共知道,相比于缺少资金和技术,自由和民主对于他们是更大的威胁。拉希姆说:印度和中国边界的情况,和这个也相关,是吗?班农:绝对是的。这是关于整盘棋局的。这是关乎香港、台湾、南中国海,因为这意为着韩国日本(也将)沦陷。相信我,在澳大利亚他们完全撕破脸皮,在印度,极为关键。莫迪是这个区域他们(中共)最恐惧的人。要知道,印度尽管混乱,但有8亿人投票,拥有最大的民主政权,中共绝不能允许这些存在。彭培奥和美国总统做的一系列措施和步骤,将会有巨大的影响。我们第一天就说,这是中共,这是193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我们要站起来(反抗),但是中共不会在乎,他们会说“听见了,但无所谓,我们就是要控制亚欧大陆,我们不在乎10年经济不发展”。香港的兄弟姐妹,我们每天为你们祈祷,美国要行动了!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5515/ […]

0

热门文章

GM67

5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