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主流媒体像CCP的全资子公司。香港亚洲金融中心地位若不保,取而代之的不会是上海

作者:功夫熊猫🐼^文竹^🐼            文字编辑:flasher

2017年中国国家情报法》第7条,该条要求包括每个学生在内的所有人都要依法提供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Roger Kimball除了极少数例外,美国的媒体真的为中共做了贡献,主流媒体简直就像CCP的全资子公司。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O’Brien很难想象如果中国接管香港,香港将如何继续成为亚洲金融中心

奥巴马时期两次民主代表大会的前任代表为受迫害的中国人民泪目

Jack分享了War Room 一个长期听众对于节目的反馈,这位听众是奥巴马时期两次民主代表大会的前任代表,这位前代表听了“堕入地狱”专辑中大陆的中国人因宗教信仰受到中国共产党的迫害、文化大革命等这些后,他流泪了,发信息给Jack说他现在甚至觉得左派右派都不重要了。

War room 谈周末美国的媒体的糟糕表现   Roger:美主流媒体是CCP全资子公司

班农:香港在周末的媒体报道中很少被提到,他们正在忙着击败特朗普总统,什么失业、到处打高尔夫这些。你几乎听不到任何关于中国的事情,中国共产党、特别是香港,对吗?

Jason: “这个周末,CNN 关于国情咨文没有谈到任何关于香港的内容, ABC、 Fox News、克里斯,华莱士也都没有, CBS采访了 O’Brien,依然没有提及香港。

班农:“这太不可思议了,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也是头号人物,整个采访竟然毫无关于中国的内容。”

Jason:我要告诉你现在美国国家媒体界有多糟糕,听这段只有几秒钟长的视频,他们是如何报道这个周末来自中国的事实新闻的。”

播放录音“相比之下,在中国,昨天的新病例为零……”

Jack:“关于650万人(武汉9天650万人次检测)的非常有趣的事情,他们做的是批量测试,可以整栋公寓大楼的人一起测,他们把所有的样本放在一个测试中,如果得出一个阳性结果,然后他们隔离整栋楼再重新做测试, 所以这实际上不是650万次个人测试,这是一个典型的共产主义式的忽悠,试图让中共病毒看起来好像已经被控制住了。

班农:“靠近俄罗斯的中国东北像当时武汉一样,信息被隔离,CCP赶走了所有的记者,也已经控制了所有的记者,甚至是主流媒体的记者。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为什么像Roger Kimball这样的人必须写一篇文章,写着:主流媒体像CCP的全资子公司。”

“罗杰·金博尔,我认为他是知识分子中最重要的思想领袖之一,他是《新准则》的编辑和出版者,以及《相逢》的出版者。罗杰,你的文章《让我们追责中国》的副标题是主流媒体是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全资子公司,你知道把中国共产党从中国人民中分离出来,现在你能告诉人们是什么促使你写它,文章说了什么吗?

Roger:“除了极少数例外,美国的媒体真的为中共做了贡献,不仅仅是媒体,我们的政治家也是如此,我的意思是,我看到卡马拉·哈里斯提出了一项决议,禁止我们将CCP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我们给流行病起过这些名字:德国麻疹,埃博拉,我们也谈论了落基山热,等等。”

所以这太荒谬了,这是一种政治正确性,因为中国已经如此彻底地渗透了美国的许多机构,不仅是媒体,还有我们的教育机构。我们有近40万来自中国的学生,在不同的系里监视我们…

我想知道你们的听众是否知道《2017年中国国家情报法》第7条,该条要求包括每个学生在内的所有人都要依法提供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这就解释了为什么FBI目前正在调查超过1000起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案件,根据FBI调查局局长的说法,这一千起案件不仅仅是与国防相关的事情,包括从专有的大米和玉米种子到风力涡轮机软件到高端医疗设备的一切产品,他估计这些东西的价格在30006000亿美元之间。

班农和Raheem表示《2017年中国国家情报法》第7条鲜为报道,请Roger做更多的介绍。

Roger:“这条可以直接引用的法律,用谷歌搜索就会立刻出现。每个人都有义务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所以只要想想,假设你是一个中国学生,你在这里读哈佛的天体物理学,你被要求支持助理配合国家情报工作,我碰巧认识一些在这里的中国大学生和高中生。每隔几周,他们就要去见他们的看护人,他们会告诉他们的看护人什么呢?

我们必须清醒,极权主义政权总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使用和滥用民主自由,所以中国的罗杰斯从来都不是可靠的经济伙伴,他们从来不守约, 他们从来不尊重私有财产。事实上他们一开始就通过他们的全资子公司即世界卫生组织喉舌,传播冠状病毒不会大范围传播的消息给其他人。这是非同寻常的,他们知道这是为什么,例如在一月中旬,他们命令他们的领事馆购买所有这些保护设备,他们知道这将是一个大问题。

 Peter Morici博士——西方如何面对中共的挑战

班农请到了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的 Peter Morici博士,班农表示他是一个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人,认为他至少是这种民族经济主义的知识分子的建筑师之一,他在思考如何将制造业的工作带回美国。Morici博士在《市场观察》上发表了一篇非常有影响力的文章,这篇文章说的是西方可以如何面对CCP巨大的挑战(原文链接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how-the-west-can-overcome-the-chinese-juggernaut-2020-05-26?mod=peter-morici)。

Peter Morici博士主要观点:

CCP通过朝鲜向美国施加压力,如果朝鲜愿意,他们可以从那里获得核武器。诸如此类国家的清单还在继续变长中,不管是对香港的渗透,还是在东欧利用“一带一路”倡议,从本质上创造“附属国”,我们只需要认识到这一点,作为一个整体,而不是零敲碎打地处理它们,施加全面的压力,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盟友,美国无法独自做到这一点。Morici博士认为欧洲盟友面对现实吧(重视自由和美国的友谊,他们将无法再从与俄罗斯和中国的生意中获利,不能为共同的防御做得太少)。

CCP树立了提供多边主义竞争模式的路线,而不是融入美国领导的自由世界秩序,并对言论和互联网实施了更严格的控制(Morici博士文章)。

CCP正在加强对香港的控制,并煽动国内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生活在中国的非洲人被视为社交媒体上的动物,即使没有表现出感染COVID-19的迹象,也被围捕隔离。沈阳的一家餐馆展示了一条标语:“庆祝美国流行,并希望冠状病毒到日本旅行愉快”。 鉴于北京严格审查互联网和公众言论,其对腐败行为的容忍可以被视为中共教条的一种反语表达(Morici博士文章)。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O’Brien很难想象如果中共接管香港,香港将如何继续成为亚洲金融中心

一旦香港自贸区地位、亚洲金融中心地位被取消——班农认为:如果香港作为世界第三大资本市场关闭,那肯定是一件大事,班农表示取而代之的也不会是上海,当下甚至像Morici博士这样的人都在谈论12个航母战斗群和诸如此类的事情,如果美国想要避免一场动态战争,就必须站出来面对这些,自由民主国家也要联合起来。

谈到巴西,班农说“CCP把巴西视为他们的粮仓,他们也不会容忍美国人给他们施压,他们会把目光投向巴西,巴西绝对这个地缘政治棋盘上的中心国家。”

编者按:从镇压香港诉求、疫情非人道应对的大事件,到海外滞留民众回国这些小事件都很能看清楚CCP的邪恶贪婪、狂妄自大以及黑社会制度模式,CCP多存在一天,就会给中国以及世界带来多一天的灾难,而许多正义善良的中国人被绑架、被CCP强制代表,进而无法与世界建立诚信关系,会渐渐遭受自由文明世界越来越多的排斥。只有这种政治怪胎的消亡才能给中国带来法治自由的社会环境。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Sex
10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5102/ […]

0

热门文章

GM67

5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