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研究人员发现病毒人工操纵证据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O3gyeinxESZQn/

新闻来源:The Washington Times 华盛顿时报

作者:Bill Gertz 比尔·格茨

翻译/简评:Arron

校对:InAHurry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中共病毒的“自然说”和“人造说”是病毒起源的争论焦点。

虽然从中共病毒爆发开始至今,无数的证据和疑点直指中共就是荼毒世界的始作俑者,但中共为了推卸责任,一方面极力隐瞒,拒绝与国际社会合作和分享核心信息,另一方面千方百计编造证据,试图证明病毒源自自然界。

起初,中共准备像上次SARS病毒一样,企图栽赃到某种蝙蝠和某个作为中间宿主的野生动物身上。因为已知的能感染人的冠状病毒,除了2种舟山蝙蝠病毒,就只有SARS病毒,所以又把这次的中共病毒往SARS上靠,并疯狂地寻找“中间宿主”,以便再次建立蝙蝠病毒到人的传播伪证。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在未经全面调查的情况下,罔顾接近1/3感染病例与海鲜市场无接触史等重大事实,断然宣布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第二天,华南海鲜市场随即休市,随后进行了彻底的环境卫生整治和消毒。同日,国家卫健委第一个专家组在到达武汉金银潭医院调查,随后制定的诊断标准包括一定要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之后,中共用舆论铺天盖地造势,宣布病毒始发于华南海鲜市场,打造中共病毒的“自然说”。2020年1月22日,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声称来源是华南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宣布,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样本中检测到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分离出病毒,表明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至此,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发源地的说法成为官方定论,想让自然界背锅的急迫意图昭然若揭。

无奈这个版本的“自然说”很快被事实和众多的研究发现推翻。

2020年1月24日,中共肺炎指定收治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黄朝林等于在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论文里披露了一些早期病人收治的核心事实,如海鲜市场没有人卖蝙蝠,也未发现蝙蝠的踪迹;第一例病人发病时间是12月1日,与海鲜市场无关,也与后续病人未发现流行病关联;12月10日的3例病例中2例也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联;在论文统计总共41例病人中,共有14例证实与海鲜市场无关联,比例超过1/3,这些发现为推翻华南海鲜市场作为病毒发源地提供了客观数据。2020年1月27日,世界顶级学术期刊《科学》的一篇报导引用这些数据,驳斥了华南海鲜市场作为疫源地的说法。随后顶级刊物《柳叶刀》和《新英格兰杂志》发布的论文都有相当比例的确诊病例无海鲜市场接触史。中共栽赃海鲜市场的企图宣告落空。

在“海鲜市场起源说”彻底破产后,中共慌成一团,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巨大,各种起底中共制毒放毒的证据层出不清。中共一方面开始混淆视听,无底线地甩锅给其他国家,先后抹黑美国、意大利和法国,招致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另一方面,病急乱投医,捏造一个全新的“背锅病毒”基因序列——RaTG13。

2020年1月27日,石正丽把一个名为RaTG13病毒序列上传到美国的病毒基因库NCBI,声称是早在2013年就发现的一种新型未知冠状病毒。石正丽称该病毒是某种蝙蝠自然变异产生的,由于变异过程中获得了极强的与人类细胞结合的能力,无须中间宿主就能直接感染人类,从而解决缺乏合理的“中间宿主”的难题。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

姑且不质疑为什么石正丽在路德爆料后才急匆匆地披露一个七、八年前的重大科学发现,也不质疑她手里没有实际病毒株的事实,重要的是,病毒科学家对该病毒基因序列各部分仔细分析后发现,这个病毒序列根本不可能是自然变异的结果。

早在2020年1月19日的一期节目中,路德根据爆料科学家提供的专业分析资料指出,RaTG13不可能是自然变异的结果,因为进一步对比基因各部分的序列发现,中共病毒与中共解放军独有的ZC45和ZXC21两个舟山蝙蝠病毒的E蛋白100%相似,而在病毒传染人体最关键的S1蛋白部分只有69%相似性,不符合基因突变的渐进式分布的规律,人工编辑痕迹非常明显,这个RaTG13在自然界根本不存在,只是她在计算机上编出来的一个跟SARS相关联的假证据,石正丽根本拿不出真实的病毒株。而石正丽201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已经发现,只要调整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的两个蛋白开关就可以极大地提高病毒与人体细胞的亲和力,从而无须中间宿主而直接感染人类。因此,路德用严密的逻辑明确指出,“中共冠状病毒是在舟山蝙蝠冠状病毒基础上研发出来的生物武器”。

这个“核弹级”的爆料直接击中了中共的死穴,因为不但指证了中共病毒的来源于舟山病毒,而且是人工改造的生物武器,目的是增强对人体细胞的传染力,提高生物武器的杀伤力。这是一个可以置中共于死地的论断,因为一旦证实,中共就坐实了违反国际生物武器条例,犯下了国家恐怖主义犯和反人类罪,难逃国际社会的追责和最终灭亡的命运。

中共惊恐不已,只好宣称“病毒溯源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要以科学为依据,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研究”,随后动用国际组织和一大批被中共“蓝金黄”的科学家为其背书,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的福奇等科学家,希望堵住追求真相的科学家的嘴,继续混淆视听,撇清干系。

2020年2月19日,27名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医学专家在国际专业医学期刊《柳叶刀》上联合发表声明声称,对引发该疾病的病原SARS—CoV—2的全基因组进行分析后认为,该冠状病毒和其他很多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并得到了一些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医学院院长及其所代表的科学界人士的支持。

2020年4月21日,针对科学界、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广泛流传的有关中共病毒起源的讨论,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为中共站台,表示所有已知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不是经实验室人工干预或制造而来的。呼吁各国科研人员寻找新冠病毒的来源,而不要去追索病毒是人工干预的证据。

2020年4月30日,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发表的声明中说,美国情报机构同意该病毒不是人为制造或基因改造。

2020年5月4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公开为中共站台,否认该病毒来自中共国实验室人工合成或故意操纵。

这些响当当的国际机构和知名科学家公开为“自然说”站台,一定程度上的确让迷惑了大众,尤其是墙内得不到全面信息的国人以及世界上很多不了解中共邪恶本性的民众。然而,所有这些组织和科学家对“人造说”的最重要的几个方面从来不敢正面回应,包括:

  1. 爆料科学家分析发现的病毒各部分基因序列变异分布异常,基本排除自然变异的可能;
  2. 澳洲科学家研究发现的病毒与人类细胞的结合强度“远超”与其他动物细胞的结合强度;
  3. 自然界中至今没有发现相应的病毒,拿不出真实的病毒株;
  4. 实验室可以培养出SARS类冠状病毒,而且石正丽是这方面的专家,多年来一直从事国际社会禁止的“功能获得”类的蝙蝠病毒研究研究。

虽然澳大利亚研究小组承认没有发现基因工程痕迹,但技术上可以在实验室中用蝙蝠冠状病毒与具有人类受体的细胞一起培养来迫使其进化,就能培养出SARS冠状病毒。由于病毒突变是随机获得,仍然是人为干预的病毒,但不一定存在生物工程学的特征。

此外,支持澳洲研究结论的匹兹堡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助理教授乔纳森·库伊在一封邮件中指出,这些为中共站台的科学家很多都是这类“功能获得”研究项目的直接利益相关人员。并且所有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只是利用名声和职位为中共站台,断然认定病毒是自然变异的结果,但都不敢进行深入的科学辩论,这完全有违科学原则,尤其是考虑到这次中共病毒对世界产生如此重大损失的情况下,不能不让人怀疑他们的心虚。毕竟,科学界进行一场世界性的病毒起源大讨论很可能会发现更多的证据,最终证实病毒“人造说”这一对中共致命的结论。

现在,中共继续实施“不承认、不公开、不调查”的“三不”策略,继续通过国家媒体和大外宣跟世界打嘴仗,一幅“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那么,中共的伎俩能够得逞吗?

相信经过这次惨痛的经历,世界都看清了中共的丑恶嘴脸,不仅毫无透明度可言,而且作恶完全没有节操和底线。过去整个世界尤其是西方姑息养奸,结果反受其害,重蹈了SARS覆辙,让中共病毒今天再次戕害全球,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无国别差异的生化危机,直到现在都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世界就没有安宁。

目前,已经有超过120个国家联署支持由澳大利亚首先提出的对中共病毒进行独立调查的倡议,中共对此惊恐万分,一方面极力推诿隐瞒,继续拒绝与国际社会公开合作和分享病毒早期的相关信息,同时加强学术审核,打压国内相关的研究和发表,不让外界获得真实的信息;另一方面,在看到无法拒绝国际社会调查的情况下,尽量拖延时间,销毁证据,从而推脱责任。

虽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不太可能以直接发动战争的方式对中共制毒放毒进行问责,但无疑都看清楚了中共的流氓本质:中共实质上跟朝鲜一样,或者说就是一个实力更为强大的、大号的朝鲜,作恶的能力更大,邪恶程度更甚。宁愿自绝于文明世界,也要保住极权统治,以便继续奴役国民,绝不会主动还政于民。

那么,彻底切断跟邪恶中共的联系,停止对中共政权输血,是绞杀这个邪恶极权政府的第一步。

2020年5月2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向国会提交了一份长达20页的报告《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承认过去几十年美国的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美国放弃对中共国的民主改造的努力,决定改变对华策略,采取公开施压的方法,全面遏制中国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多个领域的扩张,加速与中共的全方位脱钩,通过全面遏制中共的发展促其早日灭亡。迟到的新冷战终于开始了。

中共灭亡正式进入倒计时。

澳州研究人员发现病毒人工操纵证据

在全球数以百万计的人遭到COVID-19感染后,一个研究小组认为冠状病毒的快速进化及其独特的感染人类的能力不是“非凡的巧合,就是人类干预的标志

澳大利亚一项即将发布的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引起全球大流行的冠状病毒具有独特的特性,表明该冠状病毒是在中共国实验室中人工合成的,而不是自然发生的结果。

进行这项研究的五位科学家发现, COVID_19病毒背后的病原体SARS-CoV-2具有不同寻常的能力:它很容易感染人类。

科学家说,到目前为止,没有迹象表明这种病毒可以在其他动物中发现这种病毒,包括蝙蝠或中共国武汉出售外来野生动物鲜肉的那个市场上。武汉是该病毒的首次发现地,并且中共国在该地有一个重要的实验室在研究这类病毒。

这项研究的初步报告目前正在同行评审中,它是基于该病毒感染各种动物(包括人)的能力的计算机模型而建立的。研究报告于5月13日发布在康奈尔大学网站arXiv.org上,该网站用于讨论出版前的论文。

首席研究员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说,他的团队之所以怀疑该病毒是在武汉人工合成的,是因为该病毒的突出的,无与伦比的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

他在即将发表的报告中说,这种病毒与人类细胞的结合强度“远远超过”了感染的其他动物的细胞结合强度。

“这个特性,加上自然界中没有发现相对应的病毒,说明COVID-19非常有可能是人为制造的病毒,”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弗林德斯大学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彼得罗夫斯基说。

“因此,这种病毒完全有可能是在武汉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中通过选择与人类ACE2结合的细胞来制造的,该病毒实验室一直在培养各种稀有蝙蝠冠状病毒。”

ACE2是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的缩写,存在于细胞表面。该酶是冠状病毒用来感染生物体和传播的切入点。

人体肺部的细胞含有ACE2受体,这些受体已被证明是SARS-CoV-2的关键靶标。

彼得罗夫斯基说,在实验室处理的冠状病毒也可能是由于一名工作人员的意外感染而泄露的,该工作人员随后前往武汉野生动物市场。其他潜在的病毒源包括在武汉实验室对医疗废物的不当处置,或通过与带病毒的废物接触过的猫或其他动物的传播。

彼得罗夫斯基先生说,研究小组认为,冠状病毒的快速进化及其独特的感染人类的能力,要么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巧合,要么是人类干预的标志”。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本月再次否认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病毒爆发的源头,该研究所是中共国研究病原体的高安全等级的实验室。武汉实验室负责人还表示,经过检查后,她确信自己的实验室在病毒传播中没有任何责任。

中共国外交部的另一位官员赵立建暗示美国军方将该病毒带到中共国。特朗普总统和其他高级官员愤怒地否认了这一指控。

这项澳大利亚研究与其他科学家的论断相反,即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起源于中共国实验室,或者是实验室进行生物工程的结果。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特朗普总统在“大流行”问题的关键顾问之一的安东尼·福西博士就否认了有关该病毒来自中共国实验室的任何暗示。

他说:“如果你观察病毒在蝙蝠中的进化以及现在的情况,[科学证据]会非常强烈地倾向于这个病毒不太可能是人工合成或故意操纵的结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演化的一切都强烈表明[此病毒]是在自然界中进化的,然后跨物种传播。”

“高度适应的”病原体

然而,即将发布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病毒的“刺突”蛋白(围绕圆形微生物表面的冠状突起)的结合能对人类来说是最高的,并且比所有其他受测物种(包括蝙蝠)都高,而蝙蝠被广泛认为是可能的病毒来源。

澳大利亚这份研究报告说:“这表明SARS-CoV-2是高度适应的人类病原体。”

研究小组分析了该病毒的刺突蛋白与其他动物结合情况,包括穿山甲,麝香猫,小鼠,仓鼠,猫,狗,蛇,马,虎和牛。

报告说:“总体而言,数据表明SARS-CoV-2特别适合感染人类,这引发了重大问题,即这是自然界中的罕见偶然事件产生,还是病毒其实a源自其他地方。”

匹兹堡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助理教授乔纳森·库伊(Jonathan J. Couey)说,他同意澳大利亚的研究结果。

库伊说:“了解这种病毒的确切来源,对于确保决策者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正确地解释所有科学和医学数据至关重要。”

但是,他说,有关该病毒实验室起源的辩论陷入了僵局,因为反对这种观点的科学家甚至不愿意去考虑这种可能性。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几位有明显利益冲突的科学家被允许继续发布日志,否认有可能在实验室中产生这种病毒,并特别指出SARS-CoV-2的病毒序列永远不会被任何‘基因编辑者’选中”。

“这两种否认都不是真正的科学反驳,而是一些与这些[功能获得]研究项目的资助最密切相关的人提出的语义上的假否认。”

“功能获取研究”是旨在提高病原体致病能力的实验室工作。它用于研究大流行病以及如何应对大流行病。

美国调查

研究机构和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调查该病毒的来源,该病毒目前已在全球感染了近500万人,并至少造成323,000例死亡。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在日内瓦说,周二有记录的106,000例新感染病例是自爆发以来单日最多。

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在4月30日发表的声明中说,美国情报机构表示,他们同意该病毒不是人为制造或基因改造的“广泛的科学共识”。但是公共和私人研究人员都表示,不可能排除武汉实验室意外泄漏出COVID-19菌株的可能性。

ODNI在一份不寻常的公开声明中说,间谍机构正在研究新出现的信息和情报,以“确定爆发是通过与感染动物的接触开始的,还是由于武汉实验室的事故造成的”。

研究人员说,了解病毒的起源对找到疫苗和治疗方法以及应对未来的爆发都至关重要。

澳大利亚的研究是第二篇表明病毒可能是实验室人工制造的科研论文。

一个印度科学家团队于1月31日发表了一篇论文,发现新的冠状病毒在刺突蛋白中含有四个SARS-CoV-2特有的插入片段,而在其他冠状病毒中则找不到。他们说,这些特征类似于艾滋病毒中发现的特征。

这些科学家得出的结论是,类似的结构“不太可能是自然界偶发的”。

这篇印度论文在中共国的压力下被撤回,但相关科学家拒绝否认他们的研究,并承诺最终将发表他们的发现。

彼得罗夫斯基同时还是位于南澳大利亚贝德福德公园的生物技术公司Vaxine Pty Ltd.的研究总监。他说,病毒的来源仍然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他说:“尽管COVID-19与SARS和其他蝙蝠病毒非常相似,但在自然界中,尽管进行了深入的搜索,但仍未发现与COVID-19匹配的天然病毒。” “这提出了一个非常合理的问题,即COVID-19病毒是否是人为干预的结果。”

与研究该病毒的其他科学家一样,澳大利亚研究小组也没有发现易识别的人造基因插入物,这些插入物可以表明是病毒进行基因工程的产物。彼得罗夫斯基先生说,有一些方法可以在没有这种插入的情况下操纵病毒。

例如,实验室技术人员可以用一种对人类没有传染力的蝙蝠冠状病毒,并通过与具有人类受体的细胞一起培养该病毒来迫使其进化。

该过程用于在实验室中培养SARS冠状病毒。彼得罗夫斯基说,结果是“你可以迫使蝙蝠病毒通过其刺突蛋白的突变来适应感染人类细胞。”

病毒的实验室开发也可以产生其他随机突变。

他说:“这些实验得到的结果是一种对人类具有高毒性的病毒,但又具有足够的差异,不再像原始的蝙蝠病毒一样。”

由于这些突变将在实验室中随机获得,因此不会存在生物工程学的特征,“但很明显,这仍然是人为干预造成的病毒。”

中共国政府最初表示,该病毒似乎起源于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但后来更改了官方口径,称病毒起源可供科学家研究。

北京最初反对国际社会呼吁对这一疾病如何开始暴发的进行调查,但本周表示,它将支持世卫组织对疾病爆发处理方式开展独立调查,调查日期未定。

批评人士说,中共国保密阻止了科学家了解这种病毒。

但是,“由于此事件的性质以及疫情爆发中心附近有高风险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必须要进行全面且独立的国际调查,以确定该实验室当初是否正在培养这种COVID-19病毒,并可能是意外泄露的。”彼得罗夫斯基先生说。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3432/ […]

0
Yinjieliming
1 年 之前

风向在转,中共,你慌不慌?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