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在2020年5月25日的采访中传递了什么样的信息

作者:Diago

5/25/2020路德时评(路博艾谈嘉宾黄博士):中共安排高福首次承认华南海鲜市场不是发源地意味着什么?看石正丽如何电视替中共撇清疫情责任站台接受采访;节目中提到——

00:25:17 【路德: 1,高福称,“可能最早,我们推测海鲜市场可能有,但现在看来,海鲜市场本身也是受害单位,在这之前病毒已经存在了”。高福强调,要给科学家时间做专业研究。[我们119就说是投毒,因为病毒之前就存在。][环境样本很关键,如果是有人得了,传播到环境,比如人感染后吐唾沫,进入到废水中,那肯定能检测到人的唾液样本残留物。现在说环境样本,那就是纯环境中存在]2,高福这两段话有点像爆料,国安也听不懂。高福之前还有三篇论文,一切完全揭露了。这次高福接受采访精神状态一般。】

00:29:53【路德: 1,高福表示,在新冠病毒溯源方面,中国政府与科学家一直在努力,一直在进行相关工作。新冠病毒具有跨种传播的特征,然而,截至目前,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仍未找到。在溯源方面或需要时间,高福说道,“新冠病毒推翻了我们好多认知,我们很多的知识积累‘走不动了’,很多已经不按这个规律来了。”2,时隔4个月之后,高福的这个发言很重磅。3,后面有多篇高质量论文已经证明,新冠病毒可以长时间残留在物体表面,所以海鲜市场多次消毒,以至于销毁。就是怕有人调查出来残留的病毒和线索。】

凤凰网  5月25日 11:02 来自 微博视频

【凤凰记者对话高福:武汉动物样本无病毒 华南海鲜市场或为受害者】 #高福称华南海鲜市场或为受害者#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表示,病毒溯源目前仍未有进展,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很可能是受害单位。高福证实,自己在1月初曾经到武汉亲自采集了一些标本,提取的动物样本中没有检出病毒,但包括下水道在内的环境样本中,有检出病毒。高福表示:“新冠病毒推翻了我们好多认知,我们好多知识的积累走不动了,不按这个规律来做了……最早推测海鲜市场可能有,但现在看海鲜市场本身也可能是受害单位,在这之前病毒已经存在了。”  L凤凰网的微博视频】,以下视频为微博原视频:

我们看看高福在视频中都说了什么:

【(视频旁白略)溯源问题呢,中国政府、中国科学家一直在努力,我们在做着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基于跨种传播的冠状病毒,我们推测,这个病毒肯定最早是从(这是人类对冠状病毒认知、知识积累推导出来的),它肯定是从蝙蝠来的,但是推导的呢,不应该是从蝙蝠直接感染的,它中间有个中间宿主,我们大家一直在找,但是中间宿主到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记者问话略),新冠病毒现在推翻了我们好多认知,对我们好多知识的积累走不动了,也就是这个规律不按这个规律来做了。(记者旁白略),可能最早呢,我们推测的是在海鲜市场,可能有,但是现在看来海鲜市场本身也可能是受害单位,在这之前,这个病毒已经存在了。(记者旁白略),我们并没有在这些动物里边发现新冠病毒,但确确实实在一些环境里面发现了病毒,就象目前好多国家报道说,在他们的一些sewage一些下水道找到了一些病毒,就是我们呢,当时也在一些环境的废水里边当时也分离出了病毒,所以呢,等于这个病毒呢,环境里边看来它持续的时间,比我们想象得要长。(记者旁白略)】

高福透露了以下几点:

1、新冠病毒是跨种传播;

2、新冠病毒来源于蝙蝠,但人类不是从蝙蝠直接感染的,是通过中间宿主感染的,但是中间宿主到目前还没找到;

3、武汉海鲜市场本身可能是受害单位,原因就是海鲜市场的动物里边并没有发现新冠病毒,而在海鲜市场的环境废水里分离出了病毒。

基于这三点,我来说一下我的分析,高福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海鲜市场可能是受害单位,也就是说它是新冠病毒的始发的,但不是发源地,关于发源地高福先生没说,但是说在环境废水里分离出了病毒,什么是环境废水呢?以笔者不专业的角度来解释就是,水分为上水和下水,也就是说从我们的生产、生活方面,上水是通过上水道输送的,下水是通过下水道输送的,而下水道输送的下水分类有:雨水、污水和废水,为什么要重点说下水的概念呢?因为下水分为污水和废水,而污水分为工业污水和生洗污水,而生活污水又分为厨房污水和厕所污水;那么废水是什么呢?废水包括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对于海鲜市场来说,它的废水就是地面清扫废水和海鲜贩卖过程的冰水,以及冷冻物品融化后的废水,请注意:它不是生活污水,不是粪便或者其他什么下水,它是海鲜市场的环境废水!作为生物研究方面的科学家,高福对于环境废水的这个用词是相当准确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SARS溯源只溯到了蝙蝠,对于中间宿主石正丽团队们有没有找到准确的证据?据前文高福在2020年5月25日的采访中传递了什么样的信息所附视频中,记者提到“高福反复强调溯源过程很复杂,2003年的SARS病毒的中间宿主找到了果子狸,但是之后的研究发现,果子狸并不是中间宿主,只是放大器,扩大了病毒的传播”,根据记者的这一段话,当年的SARS病毒溯源问题并没有完成。如果没有确证中间宿主,就不能说弄清楚了溯源问题,这一点想必作为科学家的石正丽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

0

热门文章

艾格

5月 2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