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提案政策立法为“国产奶粉”背书——凸显了中国危墙之下的三个“不自信“

By文荷

2020526

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素来被称中共统治的橡皮图章。那些尸位素餐的所谓“人民代表”,向来在代表人民利益,传递人民呼声上不求建树,即便是在修改宪法这样的关乎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面前也从未有征询过选民的意见,但在如何管控人民,维护利益阶层的政策上,却总能花样百出,令人目不暇接。近日在北京召开的两会上,一个用国家政策为“国产奶粉”背书,阻击 “洋奶粉”流入中国的提案,再次刷新了人们的三观。提案者来自伊利集团的质检中心主任李翠枝建议,将“一生饮奶计划”纳入国家战略,实现国家学生饮用奶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全覆盖。同时建议将跨境电商税率与一般贸易税率等同,将婴幼儿配方奶粉从跨境电商清单中剔除。抛开这位人大代表借提案之名强求财政输血,为本就垄断暴利的国产奶企再割一轮“韭菜”的司马昭之心不谈,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提案背后所凸显的中国危墙之下的三个”不自信“。

国人对国产品牌的不自信

这位人大代表的提案尽管普遍被人诟病,但其暗含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中国人热捧“洋品牌”,冷落“中国造”,尤其是在人命关天的婴儿食品药品上,如果能有选择,大多数人都会用脚投票,哪怕冒着在淘宝上买到假货的风险,也要海淘洋奶粉,这些人中也包括了那些信奉”爱国是生意,移民是生活“的权贵阶层和整天高喊”三个自信“的小粉红们。国产奶粉落到如此被人嫌弃的地步,李代表难道不知道原因何在? 共产党统治中国70年,摧毁了人们对正义和良善的信仰,取而代之的是从上而下的“假大空”,滋生出市场中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果,尤其改革开放以来,许多中国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只要能追求利润最大化,可以没有道德底线,无视市场法则,偷骗造假、无序竞争,使”中国造“成为价低质劣的代名词,而近年来不断被爆出的“毒奶粉”,“毒大米”,“毒疫苗”事件,更是不仅毁掉了中国品牌在国际上的形象,也成为国人挥之不去的阴影。

国人对监督追责机制的的不自信

也许有人会说,全世界都有食品药品安全问题,不能因为中国曾出现过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就对国产品牌失去信心。的确,这就是为何监督追责机制是对重塑国人信心如此重要。国外产品虽然也有瑕疵,但有完善的法制和市场纠错机制做保证。而中共的追责机制在强大的幕后黑手面前,尤其涉及到背后利益盘根错节的垄断行业和巨无霸企业,便形同虚设,完全失效。如果是小问题,用点钱就可以摆平,即便出现了人命关天的大问题,最多拿几个小喽喽当替罪羊,而提出问题之人更会被各种威胁恐吓最后不了了之。前有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因坚持维权而被捕入狱的“结石宝宝”父亲郭利;后有“毒疫苗”事件虽牵涉多家企业,但只有靠山不够硬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被问责,而问题更大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却因有央企国资背景和牵涉红色家族利益而被轻轻放下的前车之鉴。这些铁一样的事实映照出中国食品药品安全监督追责机制缺位的悲凉。与其说是国人对国产品牌的不信任是来自企业和产品本身,倒不如说是来自对中国监督制度的彻底失望。

独裁管理者对公民行为的不自信

近年来,随着爆料革命的深入,世界各国逐步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放弃了对其民主化的幻想,纷纷加速与其脱钩,让中共从获得全世界输血的黄粱一梦中醒来。由于独裁者的权力没有民意做基础,随着外部血管被切断,经济自信被摧毁,中共现在最怕的不是外部势力干预,而是自己统治下即将过苦日子的老百姓的觉醒。这种不自信是如今中共在政治上加速左转,进一步加强对人民管控,出台各种奇葩政策,开历史倒车的由来。从修改宪法取消任期制,到强推送中条例和香港国安法;从全民数字化货币,到人手一个健康码,形成一张无处不在的大网将墙内的老百姓牢牢困住,而李代表之流也正是看到了这个风向,迎合的提出进一步限制老百姓的选择自由乘势做大做强国产奶企再割老百姓一把韭菜的提案也就不足为奇了。照这样下去,管天管地管老百姓拉屎放屁的文革之风又将沉渣泛起,中国自绝于全世界而全面倒退回到公有制党天下的那一天也就不远了。

一个连买奶粉的自由都要剥夺的政府,给老百姓 “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也只会是一个连他自己的不相信的谎言。随着文革2.0的到来,当全世界被新冠病毒引燃的怒火射向中共时,中共一定会把14亿中国人绑在其千疮百孔的战车上去充当炮灰。危机时刻,是与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中共一起下沉,被淹没在全球不可逆转的平民主义浪潮之中,还是与爆料革命站在一起,完成与中共的切割,重塑中国自信和中国人形象,这是摆在每个手中还没有选票,却可以用脚投票的国人面前生与死的选择。这一点,香港人民给我们做出了最好的示范。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5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