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空城,上诺亚方舟!

By 八角棒槌

每次看到墙内媒体的报导,标题里但凡出现“定了!”的字眼,总让我有种得了痔疮的感觉。即便我身体状况一直不差,可在我的前半生中,关于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多少还是有几次亲身的体验。为此我特意备了马应龙软膏,以防下次不幸的降临。据说在防治病毒方面,这药还跟双黄连、洁尔阴有同等功效,此结论出自中共,因此我也没打算试。

此外出于习惯,每当行方便时,我都把门关得紧紧的。至于习惯的由来,也谈不上有啥深刻的道理,除了少不更事的细路仔,上厕所关门,恐怕乃天经地义。因此,就算我也有过不幸,却从不曾有中共的经历:蹲马桶上边使劲,边被观众们翘首期盼,等终于憋了出来,众人立马击节欢庆,并高喊“定了!”。类似的场面,记得《赤壁》里有过一回,不过跟中共比,萌萌显然要文明得多。何况人家完事只在片刻间,之后草照吃路照跑,压根勿需小乔因操碎心而害得两三年时间里,没法跟夫君动如雷震。

根据消息显示,管理办法早在2017年就有了,只是多少算大额,现在才总算有了界定。但以我过往的经验,不管什么领域,每次只要一“定了”,基本就没了后续。按常理来说,钻空子是不对的,故而量化指标一定得有;然而一旦量化完,却更有利于钻空子。这相当于做婊子不仅要立牌坊,立牌坊也更便于做婊子,拿吴思的观点做底,就能得出一结论:有利于潜规则的规则也是潜规则。既然是潜,就一定要树立潜的对立面,树立的目的无它,除了假正经,仅仅是为了更好潜。

二十年前,作为一刚入世的小伙,《潜规则》被吾奉为圭臬,如今我已胡髭扒叉,但每根都记载着出世时的连滚带爬。样子确实难看了些,却对吴老的发现和总结,总算有了些自己的看法。

总体说来,无论企业也好,个人也罢,倘若民间资本仍富足,中共权可让观众继续翘首祈盼下去。五年十年不过家常便饭,运气稍稍差点,直到盖棺也没个定论。当然,假如有人对中共爱割韭菜的本性予以否定,或许不仅不赞成我的观点,甚至还会与我为敌。照目前情况看,民间资本显然早已被榨干,常态状况下,如果说潜规则的目的是为自己牟利,那么在特殊时期,只怕会变成不让别人牟利。

据我多年的经验,为了不让百姓牟利,除了颁布规定,老实说,也没看到中共有什么高招。但话得说回来,没看到不等于没有,毕竟大数据在那摆着,你以为人家喝西北风?我的意思是,这其中存有阻遏其发挥高招的因素。如果我猜的没错,主要问题在于人手不足,另方面又因为我们人手太足,一旦群起而为之,规定便形同虚设。另外,虽然主子面前都装着孙子,却在平级面前都自认是爷,如此一来,部门间的协作也大有问题。除非上面亲自抓,可上面人手不足啊,于是又滚回到第一个问题上面。

据我多年的经验,这两点正是中共的死穴。它自己也再清楚不过,由此可以断定,颁布规定只是为了吓你,越严的规定,就越能证明这点。一个两三年前的破规定,两三年后又旧调新弹,只要你敢硬着脑袋干,可以想象那大山临盆,天为之崩,地为之裂,日月星辰,为之无光;房倒屋塌,烟尘滚滚,天下生灵,死伤无数……吓唬完自己后,太阳照常升起。当然,倘若你是久经沙场的老师傅,连想象环节都可以直接跳过。

豪不自夸地说,这几年来,我日夜醉里挑灯看剑,早把那贱看穿,深知终有一天,它会来这么一出。因此早在两年前,我就注销了自己名下的公司。回想起来,当初若没觉悟,现在我就成了砧板上的鱼,直挺挺躺在那,任由中共横竖切割。虽说我那公司只是个壳,但光壳就能要我的命。比方说我一用个人账户置房置车,基于壳的作用,我就得面临处罚的风险。偷漏税是个白招子,实际偷没偷漏,则得由中共定。有实业就更别提,讲白了,墙内老板都有罪,罪不在走个人账户,在顶有老板的名头。

不贵难得之货,则民不偷,按老子的意思,则罪在中共。战友发来消息时,我笑说这素材还挺应景。抛开文贵先生让利的初衷,大家抢购G币,本质等同于民间资本大逃亡,跟当初拖家携款的国民党相比,势头有过之无不及。此景一度令Sara姐激动,感叹大家全都豁出去了。以前中共唱得成空城计,是因为咱们误以为它无所不有,一旦清楚它一无所有时,管它娘的规定不规定,先上船再说。

此情此景下,相信多数人都能联想到港口,以及那艘正停靠在岸,即将起航的大船。值得一提的是,此船并非太平轮,而是诺亚方舟,这就意味着,老天并没拿我们开涮,相反,在上帝的庇佑下,我们正在抵达胜利的彼岸。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injieliming
1 年 之前

借用墨博士的话,你连自私都不会,就没人救得了你了。

0

热门文章

GM67

5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