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两会”期间,聊点“人代会”的幕后花戏!

作者:六月飞雪

5月21-22日,中共政协和人大“两会”召开,新华社发文称有七大看点,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策”。仔细一看,可归结为四点:继续抗疫、继续维稳、继续榨民、继续耍赖国际,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舆论上声势浩大的造势,人民大会堂的庄严隆重,代表们的器宇轩昂,一切都是那么神圣伟大,让草民们不得不诚服跪拜。我虽然没有当过什么代表,但担任过十多年基层“人代会”会务组工作人员,亲眼目睹了许多幕后事,那才是最真实的一面。

人民代表是如何产生的?

我刚参加工作,就被编入镇人民代表换届选举筹备委员会。我的主要工作是文秘和选民登记。很快,镇人大代表及县人大代表的候选人名单张贴出来了,大约有二十多人,将以差额的方式选出十几名正式代表,其中我负责登记的城镇选区将选出4名。

中共《选举法》第2条规定,县级及乡镇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而县级以上更高级别的是间接选举。法规还特别强调,直接选举相对于间接选举更为民主……哦!原来我现在参与的是直接选举+差额选举,是最民主最优越的选举方式!

接下来,选举日到来,全镇设置了多处分会场,而我所在选区和其他几个选区合并使用一个会场,在一个可容纳上千人的破旧电影院里。走进隆重的会场,便见一个高高的舞台上,拉起了巨幅标语,安上了大喇叭,领导们坐在了台上。

会议由一个女副镇长主持,而我坐在台下,和我负责登记的选民们坐一起。全部选民都按照选区划分而坐。整个选举会场像一个放鸭场,秩序混乱,人声嘈杂。电影院有两个大门出入,不断有人进进出出。

我肩负着记数和发放选票的任务。当女副镇长一声令下“报数”时,我绞尽脑汁数着颤动的人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我的区域人数弄清楚,急忙大声报出来。然而女副镇长要求我们这些各选区记数员唱报三次。于是,我数得大汗淋漓,每次勉强数清楚了进进出出、时增时减的人头,报了出来。

可是,别的选区每次报的数目都是一样的,唯有我每次报的数字不同。听到我最后一次报完数后,女副镇长脸色大变,严厉批评我每次报的数字有变,还嘲讽说一个大学生连数都数不清楚!

顿时,上千人的会场哄堂大笑!

我犹如遭遇晴天霹雳,恨不得地上突然出现一个裂缝,让我可以钻下去。这时,旁边有个好心人安慰我说:“别人都懒得数的,直接把登记数稍微减几个就报上去了,只有你认认真真地数,这进进出出的人,谁数的清?”

他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其他人报的数字前后一致,原来不是实际数来的,是自己编的。可是,选票是按照报上去的数字领取分发的,那领下来的选票多或者少,该怎么办?填选票的时候,我偷偷观察各选区的情况,原来有的一人填几张,有的一张也懒得填。

那位好心人又对我说:“大家都知道选举是走过场,这些选民,尤其是村上的,村干部都要承诺每人发两元钱,人家才会来开个会,不然谁愿意耽误这闲工夫?”

哦!原来这选票价值两元啊!后来,随着物价上涨,选票也涨价了,镇上的破电影院也重建了,只是《选举法》规定的最民主最优越的基层选举大会依然一片混乱,依然上演着群演大戏。

因为老百姓都知道“两元钱”比填选票实惠,候选人都是镇党委指定的。

代表职责是如何履行的?

人民代表选举出来后,不久就举行“人代会”。我又参与了会务组,主要负责会议材料和后勤服务。人民代表的职责归结起来有三点:选举领导干部、立法、参政议政。而基层人代会没有立法权。所以镇人代会主要两大议程,选举镇政府领导班子,和听取、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各种建议。

会议非常隆重,整个政府会议室张灯结彩,大幅红色标语高高悬挂,街上最豪华的酒楼里定下好酒好菜,给代表们准备的精美纪念品也早已齐备。

上午是又长又臭的各种工作报告,领导们拿着秘书写的稿件一字不漏地念。中午是觥筹交错,代表领导们推杯换盏,称兄道弟,大快朵颐。我们后勤组还给代表们送上礼物,派上红包。

下午举行选举和表决,一切进展如预期。问题是,代表们辛辛苦苦选举出来的镇长和副镇长,是一个多月前上级红头文件早已任命且就任的领导们,而且没有选错一个。

先选举后就任,这跟花开后才结果一样的道理,可是中共官员先任命再选举,就是先结果再开花的“逆袭”,而且还能确保不出半点差错。可想而知,这些人民代表能代表人民吗?他们连自己都代表不了,一切都得听党的安排!

后来,我参与了县级和市级人代会会务组,发现“人代会”的演戏本质都一样,只是级别越高,会议程序和细节安排越严谨,代表们吃喝、礼品和补助越丰厚。比如,选票会准备两套,做好选举失败补救预案;会场外配备公安、信访人员等,防止意外发生;会场内代表们投票路径提前演练彩排好……总之,党的安排要100%落实!

人代会在中共政权体系何地位?

总所周知,中共政权体系是“五套班子”,即党委、政府、纪委、人大、政协。党委管一切,政府落实和执行党委决定,纪委完善党内监督,人大按照“党管干部”意图选举政府等机关主要领导人、按照“党指挥一切”的原则参政议政,政协只议政。

关于人大的地位,其他不说,我们仅看一点,地方各级人大主席几乎都是党委或者政府“一把手”挪移过来的,也可以说是他们奋斗一辈子升不上去了,即将退休前的最好过渡。 这有点类似“年老色衰”打入冷宫的嫔妃。主子命运如此,那些散布民间的“人大代表”,还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呢?他们连自己都不能完全代表,岂能代表人民的意愿?

当然,也许全国人大代表的能力强一点,那也主要是代表他们背后“盗国贼”家族的利益,离广大的14亿中国人民利益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我们不能一竿子打死,正在举行的“两会”里也会有良知的代表,希望他们壮起胆子,多为普通民众讲几句话。

要想真正代表人民大众发声,只有取缔中共极权体系,建立真正的民主、自由、法制、信仰自由新中国,让人民一人一票直选“代表”,一人一票直选主要官员。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7707/ […]

0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7707/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