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8日川普总统致WHO的公开信

战友之家新闻译制组

2020年5月18日 晚10点55分,川普总统发推文,致WHO的公开信,详情如下:

白宫
华盛顿

5月18日2020年

阁下
谭得赛·阿德诺姆·格布雷索斯博士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瑞士日内瓦

尊敬的谭得赛博士:

2020年4月14日,我暂停了美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捐助,等待由我的政府对贵组织对COVID-19疫情爆发的失败回应的调查。 这次审查证实了我上个月提出的许多严重关切,并指出了世界卫生组织应解决的其他问题,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令人震惊的缺乏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独立性。 根据此审查,我们现在了解以下信息:

 世界卫生组织一直无视有关该病毒于2019年12月上旬或更早在武汉传播的可靠报道,包括《柳叶刀》医学杂志的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未能独立调查与中国政府的官方解释直接冲突的可信报告,甚至包括那些来自武汉内部来源的消息。

 早于2019年12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驻北京办事处就知道武汉有一个“重大公共卫生”担忧。在12月26日至12月30日之间,中国媒体强调了从武汉出现新病毒的证据, 根据发送给多家中国基因组公司的患者数据。此外,在此期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医生告诉中国卫生部门,新的冠状病毒正在引起一种新型疾病,即 当时,大约有180名患者已经感染。

 一天之后,台湾当局已向世界卫生组织传达了有关人传人传新病毒的信息,但世界卫生组织选择不与国际上其他国家分享任何重要信息,可能出于政治原因。

 《国际卫生条例》要求各国 24小时内报告突发健康风险。 但是中国没有通知世界卫生组织武汉的几例起因不明的肺炎,直到2019年12月31日。尽管很可能对病例早几天或几周就已知情。

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贞博士说,他于2020年1月5日对中国当局说,他已经对该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 直到六天后,即2020年1月11日,张博士将其研究结果自行在线发布后,该信息才发布。 第二天,中国当局关闭了实验室并对该实验室进行了“整改”。 甚至连世界卫生组织都承认,张医生的行为是的伟大的“透明”举动。 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对于关闭张博士的实验室以及他声明自己已在六天前就将他的突破性成果通知了中国当局这一说法显然的保持沉默。

 世界卫生组织曾多次针对冠状病毒发布严重不准确或误导性的信息:

 在2020年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无耻的重申了所谓冠状病毒不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这一现在已被揭穿的谎言,世卫组织声称:“根据中国当局的初步调查,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在中国武汉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会在人与人之传播。” 这一说法与武汉被删掉报告直接冲突。

 据报告,2020年1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您施压,要求您不要宣布冠状病毒爆发为紧急情况。 您第二天就屈服于这种压力,并告诉全世界,冠状病毒不是一个可以引发国际关注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 一个多星期后,即2020年1月30日,相反的压倒性的证据迫使您改口。

 2020年1月28日,在与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会面后,您赞扬了中国政府在冠状病毒方面的“透明性”,宣布中国设定了“爆发控制的新标准”并为世界“争取了时间”。您没有提及到那时中国当局对于几位吹哨人和医生的迫害和惩罚,以及当局禁止中国有关机构发布有关该病毒的信息这一事实。

 即使您在2020年1月30日迟来的宣布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之后,您仍未及时向中国施压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医学专家团队入场。 结果,这个关键团队直到两周后的2020年2月16日才到达中国。即使如此,直到他们访问的最后几天,该团队才被允许访问武汉。 值得注意的是,当中国拒绝了两名美国队员进入武汉时,世卫组织保持了沉默。

 您还强烈赞扬中国对国内旅行实行的严格的限制,但却莫名其妙地反对我关闭美国边境,即对来自中国的人实施的禁令。 无论您的意愿如何,我依旧实施了该禁令。您在这个问题上的政治小动作是致命的,因为其他政府依靠您的

指导意见,延误了救命的对往来中国的旅行限制。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您 在2020年2月3日强化了立场,声称由于中国在保护世界免受病毒侵害方 面做得如此出色,所以出行限制“弊大于利”。 然而彼时,全世界都知道, 在封锁武汉之前,中国当局已允许500万以上的人离开该市,其中许多人通 过国际旅行去往了世界各地。

 截至2020年2月3日,中国正向各国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暂缓或阻止旅行限制。 当天您向世界发出的不正确陈述,该病毒在中国以外的传播 “规模很小且缓慢”,并且“将其传播到中国以外的机会非常低”,进一步支持了中国的施压。

 2020年3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引用了中国官方数据来贬低无症状传播的严重风险,并告诉世界 “COVID-19的传播效率不如流感” ,以及与流感不同,该疫情并非主要由 “感染但尚未生病的人” 所传播。 世界卫生组织告诉世界,中国的证据“表明,只有百分之一的病例没有症状,而且大多数病例在两天内就出现了症状。”但是,许多专家援引日本、韩国以及其它地区的数据有力地质疑了这些论断。现在已明确,世界卫生组织向世界所重复宣扬的中国的结论是完全不正确的。

 截止2020年3月11日,您最终宣布该病毒成为全球大流行时,它在全球至少114个国家已造成4000多人丧生, 100,000多人感染。

 2020年4月11日,几名非洲大使写信给中国外交部,谈到非洲裔人士在广州和其他城市遭受到与疫情相关的歧视性待遇。您了解到中国当局正在对这些国家的国民进行强制隔离、驱逐并拒绝提供服务。 然而您没有对中国这种激进的种族歧视行为进行评论。 但面对台湾对您处事不当理由充足的投诉时,您却毫无根据地将其打上“种族主义者”的标签。

 在整个危机中,世界卫生组织一直耐人玩味地坚持称赞中国所谓的“透明”。 尽管中国根本就不透明的,但您始终如一地向它朝贡。 例如,在一月初,中国下令销毁该病毒的样本,从而使世界失去了关键信息。 即使到现在,中国仍在拒绝共享准确、及时的数据,拒绝提供病毒样本和隔离毒株,并隐瞒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的重要信息,从而破坏了《国际卫生条例》。 而且,直到今天,中国继续禁止国际社会上对其科学家和相关设施的接触,同时广泛而肆意地谴责并审查自己的专家。

 尽管最近已得到自身紧急委员会的背书建议,世界卫生组织仍未公开呼吁中国允许对该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世界卫生组织未能这样做促使了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们在今年的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了“ COVID-19应对”决议。该决议呼应了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为其对此次危机处理进行公正,独立且全面性的审查。 该决议还要求对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这对帮助全世界了解如何最好地对抗此疾病是必要的。

或许,比所有这些失败更糟糕的是,我们知道世界卫生组织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就在几年前,在另一位总干事的带领下,世界卫生组织向世界展示了它的能力。 在2003年,为应对中国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总干事哈林·布伦特兰(Harlem Brundtland)大胆地宣布了世界卫生组织五十五年来的第一份紧急旅行谘询,建议不要往返于中国南部的疫情中心。 她还毫不犹豫地批评,中国试图用惯用手法,以逮捕举报人及封锁媒体来掩饰疾病爆发的真相,进而危及了全球健康安全。 如果您以布伦特兰博士为榜样,本可以挽救许多生命。

很明显,您和您的组织在应对此大流行中一再犯下的错误对世界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世界卫生组织是否能够继续前进的唯一途径,是真正表现出对中国的独立性。 我的政府已经开始与您讨论如何进行组织改革。 但是行动必须迅速。 我们没有时间浪费。 因此,作为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我有义务通知您,如果世界卫生组织不在未来三十天内做出重大实质性改进,我将从原本暂时性转为永久性的冻结美国向世界卫生组织所提供的资金,并重新考虑我们在该组织中的参与。 我不能允许美国纳税人的钱继续资助一个,在目前的情况下,完全没有服务美国美国利益的组织。

此致

原推文链接: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262577580718395393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w88
1 年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6948/ […]

0

热门文章

GM10

5月 1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