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莱德被要求撤出其在中共国的所有资产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gt7NJyZv8lnrp/

新闻来源:ZeroHedge 零对冲

作者:Tyler Durden

翻译/简评:德妹

校对: Leftgun

简评:

本篇报道了NPLC要求贝莱德投资管理公司与由中共控股的公司剥离,切断业务往来。众所周知,中共国是最大、最没有人权的政府, 就是这样的政府,还想着统治世界、接管全球。与中共国合作无异于狼狈为奸。文中指出,贝莱德等投资管理公司完全不考虑人权因素,投资了100多家中概股企业,如不剥离其投资,贝莱德公司将面临巨大的道德灾难、责任灾难。NPLC、美国参议院、 川普政府在钳制中概股、打击中共方面不谋而合,体现了美国社会现在一致的灭共声音和灭共行动。本文中还指出,中美已由贸易战转为资本战,事实上中美之间没有冷战、只有热战。中共与强大的美国对抗,后果可想而知。中共现在要考虑的是,这么去死可能会更体面一点。

在经历了中共病毒,严重的侵犯人权事件后,贝莱德被国家法律和政策中心(NPLC)要求撤出其在中国的所有资产的投资

更新(1355ET):就在中共国发出“威胁”几分钟后,国家法律和政策中心(NLPC)发布了一份新闻稿,要求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从目前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137家中国公司中撤出其投资。

这封信是写给贝莱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的:

目前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137家中国公司中,有11家其至少30%股权为中共国政府所有,而所有这些公司都“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最终控制”。

全球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最近撤出了对某些生产热煤的公司的投资,以回应反化石燃料活动人士的要求。在信中,NLPC主席彼得Flaherty引用这个“先例”,认为那些中国企业”制造的设备是为习进行国家监控,或者是由中共人民解放军所控制的,这会引起更大的道德问题。”

“中共国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人权践踏者,通过其军事建设和日益增长的帝国野心,它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弗莱赫蒂写道。

一些投资经理认为,在投资决策中不应考虑人权等因素,因为他们对投资者负有获得尽可能最高回报的受托责任。当然,你对贝莱德的投资进行了一系列ESG石蕊试验,明确驳斥了这一论点。”

“鉴于你自封为美国企业的道德仲裁者,你现在无法选择哪些道德义务是你应该遵守的,哪些是你应该忽视的。除非贝莱德撤出对中国公司的投资,否则你们的‘领导层’将显得了无道德可言。”

我们怀疑这是一个试验气球,旨在提高川普总统的意识,因为我们注意到国家法律和政策中心是一个右倾、非营利组织,它会监控和报告政府官员的道德行为,也支持美国的自由事业和工会。该中心向政府机构提出投诉,对他们认为的滥用职权和腐败行为提出法律质疑,并发布报告。NLPC在本质上被描述为保守的。

NLPC还对将储蓄和退休金委托给贝莱德的美国投资者提出他们所面对的风险,指出“你将客户资金投资进去的中国公司是不透明的。”它们不提交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的审计标准。他们不符合多德-弗兰克法案。”

此外,美国散户投资者屡屡因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以偏低的估值被私有化后在外国重新上市中遭受重创。

简而言之,随着最近的升级,贸易战已演变成了资本战。

今天早些时候,我们发表了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迈克尔•埃弗(Michael Every)的最新报告,他警告称,随着最近美中外交(和军事)紧张局势急剧升级,“美中关系即将跌入悬崖”, 他以下详细说明:

美国参议院最早将于本周就采取行动通过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对被视为对新疆侵犯人权行为负有责任的中国个人实施制裁。参议院已经一致通过了《2019年维吾尔族人权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 2019)的第一个版本,众议院在9月通过了一份更强而有力的版本。因此,我们正一步步接近让川普投否决票以避免它成为法律。当然,在以香港为焦点的议案中,他并没有这样做。

此外,法新社报道另一群共和党参议员提出了COVID-19责任法案,如果法案被通过, 将会给川普政府60天时间证明给国会, 中共国已经对病毒的源由经过提供了一个完整解释给一个如联合国的独立机构,已经关闭了所有的高危海鲜市场, 已经释放了所有最近被捕的香港活跃人士。如果做不到这样,川普将有权实施资产冻结、旅行禁令、签证撤销等制裁,并限制中国企业进入美国银行系统和资本市场。(我们再一次回到了欧元武器时代,因为这意味着中国无法获得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几乎没有什么民意会阻扰这两项法案付诸行动,中国也不太可能在这两项问题上采取行动,试图平息美国的愤怒。(事实上,作为其一法案中重点之一的香港,政府正在紧急推进立法,将嘘唱中国国歌定为刑事犯罪,并将公民教育从学校课程中移除。)

正如迈克尔•埃弗的警告, 它呼应我们昨天说的,“每一条法案都将会严重影响已经削弱了美中关系——特别是在美国决定对中国实施实质上的资本控制,和《环球时报》的说法,“愤怒的海啸“已经导致一些人在考虑让中国宣布以不可抗力为由去解除“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背景下。同样,难道没人读过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写的那篇尖叫着“美国制造”的评论文章吗?正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一名前副代表曾对我说过的那样,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律师们有一条公函:无论是硅芯片还是薯片,更多的自由贸易总是更好。但如今不再了。”

虽然美元兑人民币的“市场”基本上没有变化……

…“雪崩前的雪花也是如此”,正如我们之前所说,“川普已经实行了零利率,美联储购买了数万亿美元的资产,他和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市场下跌,他们会做得更多。”那么,为什么不反击中国,以提供政治掩护呢?”

所以在我们正等待川普是否决定在选举之前“孤注一掷“地打出反共情绪的牌,不久前北京——通过其推特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出先发制人的警告,称“为抵消在COVID-19病毒上反华的滥用诉讼,北京已经准备对美国国会的一些成员,密苏里州,和相关的个人和实体采取必要的惩罚措施。”

虽然这篇看起来是文章的文章并没有说明采取了哪些措施,但它确实警告说,中国不会只是象征性地反击,而是会采取可能让他们感到痛苦的反制措施。

底线是,川普政府把中国课题放于其竞选连任活动的中心点,北京不会只是“站在那里”去接受它,这意味着,自一月贸易战休战以来的首次,由各方提出的额外要求将不会只是引起言辞争论,一旦说话转变为契约,在11月3日大选之前要缓和下来将是非常困难的。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7+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odblessAmerica
1 年 之前

太好了!令人振奋的消息!

0
jieke1949
1 年 之前

美国在行动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