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国计划监控整个互联网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c5cyBBaU73Z7r/

作者:Brian Almon, 14 May 2020 布莱恩·阿尔蒙 2020年5月14日

消息来源:the national pulse 《国家脉搏》

翻译/简评:1818

PR: 小明

简评:

本文从标题到正文内容,明确揭露了中共国意欲将审查魔爪伸向全世界的邪恶用心及行动,观点犀利,举证清晰。作者的矛头直指中共政权,而中国人民则是其禁锢和奴役的对象,甚至全世界的自由都受到中共威胁,这种清醒的认知令人赞叹。作者是我们的战友!

对于网络的审查及控制是中共计划实施所谓“高科技现代奴隶制“的重要手段,每年中共在网络安全方面的投入之高是常人不可想象的。可悲又可气的是,还是有非常多的西方人对中共的审查制度置若罔闻,不但如此,竟然还有人趋之若鹜,甚至想向中共取经,可见撒旦的力量真的是无处不在。中共正是利用人性的弱点用蓝金黄各个击破,才得以在西方信奉”精英主义“势力的庇佑下一边奴役着14亿人逐渐壮大,其野心自然膨胀到极致,甚至想要消灭美国一家独大。极度的狂妄下已经没有什么是中共不敢做的,这次的中共病毒就是此种狂妄的产物。而这些主动或被动与中共勾兑的人自然也是逃脱不了干系,像班农先生说的”他们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

与其说一个防火墙便隔开两个世界:墙内歌舞升平,墙外水深火热;倒不如说是墙内墙外沉默的大多数都在行使着“平庸之恶”。如汉娜·阿伦特(美籍犹太裔政治学家,原籍德国,以其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著称西方思想界)在二战后指出的,“六百万犹太人遭受屠杀,与犹太社区的领袖同纳粹的合作有密切关系。同时,整个犹太社会对于大屠杀也保持着一种沉默,没有勇气去反抗,这种对邪恶行为的沉默和纵容,也是一种‘平庸之恶‘”。物理的防火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思想上的防火墙。不管你在墙的哪一头,只要你无视,默认甚至为这样反民主、反自由、反法治的制度叫好,那你就是在反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你的良知也会逐渐泯灭,失去生而为人的灵魂重量。

希望爆料革命所迸发的巨大能量能唤醒越来越多思想上的“墙民”,能像香港年轻人那样勇敢地站出来与中共为代表的邪恶势力割席,用自己的力量去发声,哪怕是无声的抗议。不必等候炬火,你我皆星火,星火可以燎原!而那些装睡的人们,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注定要在历史的潮流中沦为恶的牺牲品,为自己的冷漠、愚蠢、傲慢、懦弱、自私付出惨痛的代价!

揭秘:中共国计划监控整个互联网

互联网的天才之处一直在于其开放性:任何拥有智能手机或笔记本电脑的人都可以参与全球性对话。然而,对于独裁政权来说,这种开放性反而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共的计划可能是永远封锁互联网。

互联网的核心是一种称为TCP/IP的通信协议。上世纪70年代TCP/IP的发明者无法想象的是,到2020年的某一天,互联网会成为几乎所有商业和社会交流的支柱。而随着每年数百万台新智能手机和设备入网,互联网的支柱作用更加突显。行业巨头们各自提出自己的想法,为万维网创造一个新的架构。

中共国国有科技公司华为最近公布了自己提出的取代TCP/IP的提案。这个被成为”新 IP”的标准旨在提高通信效率,为智能手机和联网设备,如灯泡和自动驾驶汽车等提供更快的互联网连接。

但新提案有更黑暗的一面。

“新 IP”提案中的第一个危险标志是内置的“一招杀”( kill) 开关,可用于切断网站或行为不端的用户连接。

虽然在一个充斥着垃圾邮件、骗子和黑客的世界里,这听起来似乎是个好消息,但中共这样的独裁政权无疑会利用它来禁言不同政见者、香港民主抗议者,甚至是外籍维权人士,因为中国共产党认为这威胁到他们在信息上的绝对控制权。

互联网的开放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去中心化的性质。今天,没有一个人或组织能够完全控制你在网络上看到或看不到的内容。

另一方面,中共国一直在努力控制其境内的互联网。

他们创造了所谓的”中共国防火墙”,这是一个在其境内合法和并有技术壁垒的系统,阻止公民获取任何未经中共审核的信息。

例如,以”天安门广场”为关键词进行普通图片搜索,你会看到一幅著名的画面,即一名男子只身挡在一排坦克前,象征着民主抗议者被中共政权残酷镇压。

然而,在中共搜索引擎百度(Baidu)上进行同样的搜索,你只会看到宏伟的广场建筑图片,图片中没有任何坦克或持不同政见者的踪影。

“新IP”将在互联网本身的结构中置入一个防火墙。

其另一个令人不安的方面是其内置的身份验证系统。

互联网从建立之初到现在拥有非常强的匿名性和隐私性。维权人士或持不同政见者可以在不透露其真实姓名或位置的情况下,在社交媒体上建立网站或发表评论。匿名和隐私对民主一直非常重要——回想一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詹姆斯·麦迪逊和约翰·杰伊最初以化名出版了《联邦主义者文集》。

然而,极权主义政权长期以来都威胁这类不同政见者的安全。

五年前,中共国开始强迫墙内的互联网用户进行实名认证,否则将不被允许使用社交媒体。中共国还有一个无孔不入的”社会征信评分”制度,通过禁止他们旅行或经商来惩罚那些有不当政治言论的人。

虽然大多数美国人旗帜鲜明地反对共产主义暴政,但西方一些人却认为中共的模式值得借鉴。

上个月,《大西洋》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敦促美国引进烂到家的中共式互联网审查制度。法学教授杰克·戈德史密斯和安德鲁·基恩·伍兹写道:”在过去二十年间关于自由与网络控制的大辩论中,中共国大都是正确的,而美国却大错特错了。大规模的监控和舆论控制是成熟和繁荣的互联网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政府必须在这些方面发挥领导作用,以确保互联网符合社会规范和价值观。

如果世界采用华为提出的新的互联网支柱计划,中共式的审查制度将不可避免地席卷西方。谷歌、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美国公司已经开始了对不同政见者的审查。

网站主机和支付处理方已将枪支销售商列入业务黑名单,几乎禁止他们出现在网络上。迄今为止,互联网的本质作用一直是防止政府武断地屏蔽未经审核的信息,但“新IP”计划或将改变这一点。

共控制的电信巨头华为否认“新IP”计划有任何恶意。

据首席执行官徐直军(Eric Xu) 说,“…多年来,IP技术一直跟不上工业互联网的需求,特别是在低延迟和安全性方面。这些活动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复杂或是政治驱动,同时在研究中的技术课题不应被政治化。”

但是,只有傻瓜和拿了钱的大外宣才会把中国共产党的话当真。

尽管华为声称自己是独立的,但许多行业专家认为,华为与中国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安全分析师蒂莫西 · 希思(Timothy Heath)解释道:”中共政府有权要求华为等科技公司交出有用的信息,或让华为提供旗下及分销的通信技术的访问权限。”

中共审查自己公民的网络的态度及野心昭然若揭,同时也利用此作为针对其他国家的武器。允许中共国建设下一代互联网就是饮鸩止渴。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5773/ […]

0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5773/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