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澳洲科学家新证据 直指中共病毒是使用人类细胞在实验室培植而出

  • 该病毒创建过程中的“重大巧合或人为干预的迹象。
  • 研究表明“中共病毒存在一些非常不寻常的特征:包括对人类机体最佳适应性

5月16日(LifeSiteNews)最新署名文章报道,一个澳大利亚科学家小组提供了新证据,证明中共冠状病毒是经过优化,可渗透到人类细胞而非动物细胞中,从而推翻了该病毒在动物体内随机进化的理论,并暗示它是在实验室中开发的。

报道指出这项研究提供了新的但尚未确凿的证据,但表明中共病毒并非如所声称的起源于食品市场,而是起源于实验室。

该小组的首席研究员说,结果代表了该病毒创建过程中的“重大巧合或人为干预的迹象”。该实验得出结论,COVID-19的病毒不是来自动物媒介,而是通过先前存在人体细胞中(很可能在实验室中)而专门用于人细胞渗透。

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的疫苗研究员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使用疫情爆发初期收集的新型冠状病毒,并应用计算机模型测试了其与某些细胞受体酶结合的能力。 “ ACE2”,允许病毒以不同程度的效力感染人和动物细胞。他们测试了中共病毒的刺突蛋白(用于进入细胞)与人型ACE2以及许多不同动物版本的ACE2结合的倾向,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人的结合力最强ACE2,并且对动物受体的功效不同。

作者写道:“这一发现尤其令人惊讶,因为通常可以预期,病毒在其原始宿主物种(例如:蝙蝠,对任何新宿主的受体具有较低的初始结合亲和力,例如人类。但是,在这种情况下,SARS-CoV-2对人类的亲和力要高于假定的原始宿主物种,蝙蝠或任何潜在的中间宿主物种。”因此,他们补充说,”不能排除SARSCoV-2是由重组产生的,该重组是在实验室处理冠状病毒时无意或有意发生的······。”

文章指出中共对COVID-19疫情的掩盖加强了这种可能性。在中国进行的研究,以及中共一再拒绝参加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国际调查。除非找到动物版本的病毒,否则证据将直接指向“人为干预”。彼得罗夫斯基教授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对LifeSite表示,他的研究表明“存在一些非常不寻常的特征,包括最佳的人类适应性,如果在可能产生COVID19的动物种群中没有鉴定出几乎相同的病毒,将会在COVID19的进化过程中指向人类干预的方向。”

评:

郭文贵先生多次指出,中共病毒是生化武器,它是人为的,不是来自自然的病毒,所以很难做疫苗。这种灭绝人性的生化武器是蝙蝠和竹鼠能干得出来的吗?更何况,代表中共喉舌的解放军权威军网的文章,早期就已经否定了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所说的“是野生动物传给人”的说法。在自然界环境中即使1万年也不可能实现如此精准的“4个关键蛋白”的替换!”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黑莓译评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ichren1920
1 年 之前

中共制毒放毒,危害国人和全世界,祸国殃民、泯灭人性、走火入魔、丧心病狂、十恶不赦、罄竹难书,它必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17日, 2020